作文大全作文大全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 粉嫩粉嫩看着都硬了[11p]

2020-08-07 11:36:17 写回复

宋南衣并没有去医院。

那点小伤压根不碍事,再说这是二月,寒意料峭,裹住围巾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打了个车,直接赶往学校。

早上的那节课,是外科孙教授的,孙教授最讨厌别人迟到,迟到一次扣五十分,期末六十及格,所以绝对不能迟到。

好在,她赶上了。

刚进教室,便听到有人招呼她,“南衣,这边。”

循着声音看过去,宋南衣看见了肖红,她上辈子的好闺蜜。

在前世,她被学校开除,沦落到去当小会计的时候,只有肖红还陪伴着她,鼓励她。

只可惜她那个时候自卑,见肖红大学毕业去外企工作,就觉得两个人之间太差距太大,躲着肖红不见。

后来,就断了联系。

现在回想起来,她是真傻。

把对自己好的人拒之千里,把对自己坏的人当亲人对待。

老天爷一定也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给她一次机会,来重新扭转这一切吧?

正想着,肖红就伸出手去,在她的眼前晃悠了一下,“傻了啊你?发什么呆。”

“没事。”

宋南衣不擅长煽情,摇摇头,开始从书包里掏外科课本。

这一堂课很快就上完了,对于没来上课的宋诗余会被记不及格,肖红表示幸灾乐祸。

她是真不喜欢宋诗余,觉得宋诗余处处都针对宋南衣。

有这样的妹妹,简直是人生大不幸!

下了课,心情大好的肖红便拍宋南衣的肩膀,“走,请你吃煎饼果子。”

“好。”宋南衣也不客气,点头道。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出了教室,穿过学校的小花园,往食堂那边走去。

气氛正好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很是不和谐的呼喊声,“南衣,等等我。”

但是听到这声音,肖红的脸色便垮了下来,撇嘴道,“你男朋友来了,我先走吧。”

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宋南衣的对象,沈在松。

“等我一起,”宋南衣却拽住她。

肖红不太愿意,“你知道我不喜欢就沈在松的,留在这里也尴尬,我去食堂等你吧。”

而后,便听见宋南衣表明立场,“我也讨厌他,你放心好了。”

听闻这话,肖红顿时间瞪大了双眸,眼神中满是愕然,“可他是你……是你男朋友啊。”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宋南衣居然会突然开窍。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沈在松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他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长款棉服,下面配着直筒牛仔裤,很是清爽阳光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温柔。

她以前可不就是被这样的温柔陷阱锁迷惑吗?

但现在,绝对不会了!

沈在松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很是着急的样子,“南衣,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不等宋南衣回答,他又赶忙问道,“你看到诗余了吗?我刚才去你们教室,都没看见人,你们同学说她旷课了,她为什么旷课啊?”

“既然你这么关心她,不如直接去我家当面问,岂不是更好?”宋南衣讥唇反问。

“不行,这样会被误会的。”沈在松便摇头道。

换来的,是宋南衣的冷笑。

眸底涌动着暗潮,看着面前的沈在松,问他,“你也知道避嫌啊?那你怎么没有想想,你和我谈恋爱,张口闭口都是诗余,这个时候,怎么不避避嫌,不怕别人觉得你脚踏两只船吗?”

轰然一声,沈在松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惊雷。

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惊慌。

可宋南衣却满脸平静。

 

这样的渣男,不配掀起她内心的波动。

何必恶心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点平静,让沈在松镇定下来。

他在心中暗暗的想,或许这只是宋南衣听到风言风语,随口胡说而已。

就她以往对自己的殷勤态度,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儿,沈在松便摆出失望的表情来。

他反过来训斥宋南衣,“南衣,你就算是这样想我,也不能这样想诗余啊,那可是你妹妹,你太让失望了。”

话音未落,边上的肖红实在是忍不住。

伸出手去,直戳到沈在松的鼻尖,“姓沈的你要不要脸,谁让谁失望啊,你和南衣谈恋爱,还天天诗余诗余,你要真这么惦记诗余,不如和南衣分手,直接和宋诗余谈恋爱啊!”

“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沈在松恼羞成怒。

这样大的动静,招惹来边上不少人围观,目光各异,让沈在松有些下不来台面。

他好歹也是文学系的系草,这样太丢脸了。

“南衣,我们两个人单独说。”他说着,伸出手去拽宋南衣的胳膊。

宋南衣轻松的躲开了。

目光坦然,神情悠闲,像是只晒太阳的猫儿。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全然被她隔绝。

既然沈在松要说,那么这个地方,就是最好的选择。

“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难道你是有些话被猜中了,所以当着大家,难以启齿?”

这……

沈在松脸上如同开了染坊一般,青一阵红一阵的,低声呵斥,“宋南衣,你不要太过分。”

她过分?

宋南衣不免有点想笑,眼角都有点湿润起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做了这种恶心事之后,还能理直气壮地说她过分?

脸皮太厚了吧!

笑过之后,她收敛起神色,声音提高,“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告诉你吧,我这么过分的人,压根就不适合你,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沈在松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有几分紧张起来。

如墨般的眸子,死死盯着宋南衣。

还能有什么意思?

宋南衣干脆利落,朝着沈在松摊手,“就是分手呗,沈在松,江湖路远,好聚好散!”

什么?!

沈在松顿时间慌了。

这,这怎么就晋升到分手的问题上去了。

而且,还是她宋南衣提分手。

凭什么啊?

无论怎么想,沈在松都没办法接受。

面对转身要走的宋南衣,他赶紧拦住,“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你总得跟我说个原因吧?”

肖红冷嗤,“姓沈的,分手就分手,要个什么原因啊?这下你能直接去找你的诗余谈恋爱,还不够满足的?”

“你闭嘴,我问得是宋南

小说文学

衣!”沈在松咆哮出声。

狰狞的脸上青筋暴露,看上去有几分可怖。

宋南衣将肖红护在身后,“你嚷嚷什么,要原因是吗?行,我给你。”

话落,便快步往前走去,然后挽住了路过的某人,“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是顾青裴,这样的原因,还够满意吗?

艳阳当空,光线强烈得像是入了盛夏。

宋南衣的手心,不免出了一层薄汗。

就这么说他是自己喜欢的人,顾青裴会不会觉得她太轻浮?

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真是第一次。

前世她和顾青裴相遇,是大学毕业之后,准确的说,是其他人大学毕业之后。

那时候她没有学历,想来学校求校长网开一面,没等到校长,却还在学校里面晕倒了。

那个时候,就是顾青裴送她去的医务室。

两个人从那之后,才渐渐地熟络起来。

扭转了前世的剧情,宋南衣还真是有些摸不准顾青裴的心思。

但好在,顾青裴并未做声,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只是收敛着眸底暗涌的浪潮,静静的看着她。

这边一片祥和,沈在松却抓了狂。

这算什么理由?

因为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就要和他分手?

“你……你这是劈腿!”沈在松咬牙切齿道。

宋南衣就无辜耸肩,“你搞清楚,我和你说过分手了,然后才说喜欢顾青裴的,在这之前,我和顾青裴有过任何越矩的举动吗?比起你人前人后都是诗余诗余的,到底谁劈腿啊?”

顿了顿,越发搂紧了顾青裴的胳膊,“而且,我现在跟你分手了,我和顾青裴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踮起脚尖,毫不避讳的,就一下子亲在了顾青裴的唇上。

蜻蜓点水般,飞快的移开。

眼中带着挑衅,“瞧见了吗,我现在单身,想怎么追求爱情都没关系,等毕业之后,我还打算和顾青裴直接结婚呢,你管不着!”

“你……”

沈在松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以往的宋南衣,对他是百依百顺,突然这样反驳起来,他就不止该如何是好,愣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肖红都忍不住,上前拦在宋南衣跟前,“你什么你啊,这下你可以随便去找宋诗余了,好走,不送!”

面对周围人群的指指点点,沈在松扔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便直接落荒而逃了。

他真不敢再继续留下来。

宋南衣跟变了个人似的,他怕会更加丢脸!

瞧着沈在松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宋南衣这才回过神来,又看向边上的顾青裴,“那个,谢谢。”

只是谢谢?

顾青裴微不可闻的蹙眉。

比起现在这幅低眉顺眼的样子,他倒是更欣赏刚才那张牙舞爪的小猫儿。

果断起来,别有须眉之意。

宋南衣也捕捉到了这个蹙眉的小动作。

但她会错了意,还以为顾青裴不满意他们还紧靠在一起,便赶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改天等你有空,我请你吃饭吧。”宋南衣说道。

顾青裴微微颔首,“就现在,我有空。”

现在?

宋南衣愕然,回过神来,便看向了边上的肖红。

肖红立马会意,“你们吃你们吃,我正好要回宿舍一趟。”

……

两个人就去了学校外的苍蝇馆子。

怎么说她都不问自亲,应该好好补偿一下顾青裴的。

拿到菜单,她就递给顾青裴,“你点菜吧,看看你喜欢什么。”

顾青裴倒也没客气,点了四五个荤菜,而后才将菜单递还给宋南衣。

宋南衣倒是不怎么饿,而且目的不在于吃饭,故而随便点了个拍黄瓜就结束。

两人对立而坐。

再一世见到顾青裴,宋南衣难免激动。

她前世蠢顿,错过了这个男人,回想起他最后执行任务离开时,留下来的遗书都是给自己的。

可那时候,她为了向沈在松证明,她和顾青裴并无私情,便连信封都没拆开,就直接撕个粉碎。

她后来也后悔了,想知道顾青裴的遗书到底写了什么,无奈再也找不回来那些碎片来拼凑了。

现在,活生生的顾青裴就在自己面前。

上辈子错过的美好,可以扭转。

还有那什么遗书,也去见鬼吧。

她要的,是一直健康安全的顾青裴。

正想着,便听到顾青裴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小说文学

因为我们前世就认识啊。

这样的话,宋南衣想要脱口而出。

但到底忍住了。

换了个说法,解释道,“因为我关注你啊,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是国防生,毕业之后就要到南城的军队之中去当中尉。”

有点意思。

顾青裴便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手反扣,在桌上轻敲了两下,这才再次抬眸,“所以,刚才说的喜欢我,也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但宋南衣却犹豫了。

她摸不准顾青裴的想法。

毕竟,她认识了顾青裴两辈子,可顾青裴却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她。

她说喜欢,顾青裴会觉得她怎么样?

轻浮,随便,还是以为她不过是随口说的气话。

但说不喜欢,顾青裴又会不会觉得她在把他当挡箭牌?

一时间,饭桌

小说文学

之上寂静下来。

而后宋南衣才想到了最好的回答。

她勾起了那双杏眸,回答顾青裴,“不如,让时间来证明一切,怎么样?”

在时间面前,任何回答都会显得苍白,唯有行动力能诠释所有。

那双藏着小小狡黠的眼中,又多了几分笑意,波光莹莹,像是荡漾开的一池子春水。

层叠的涟漪,同样激荡着顾青裴的心。

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是有点意思。

也没再多问下去。

等菜都上齐,他却起身要离开,“我还要回去训练,你自己吃。”

本来就不是为了吃饭而来,宋南衣也表示理解。

目送顾青裴离开,她夹了两筷子拍黄瓜,也吃不下去。

起身去柜台跟前结账,才听到老板娘说,顾青裴已经结过账了。

“对了,你等等。”

老板娘说着,又往饭厅里面走去。

没多一会儿,她拿着铝制饭盒出来,好几个,一股脑的塞在了宋南衣的手中。

“你小男朋友说,让你多吃点,没吃就打包带走,太瘦了不好!”

小男朋友……

宋南衣心中微动,也没纠正,抿着红唇轻笑,“那饭盒也带走吗?你就不怕我不还给你?”

在八三年,各种票还是限量供应的,三个铝制饭盒,还是挺值钱的。

“他压了这个在我这儿。”老板娘便掏出一样东西来。


 

是个亮闪闪的徽章。

宋南衣有点印象。

这好像是他们国防生参加集训任务时候,颁发的奖章。

整个南城大学,也就这么一枚。

可现在,却为了能让宋南衣打包饭菜回去,就随便的压在了老板娘手中。

宋南衣起初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

其实他拿学生证也是一样的。

在八三年,成为大学生是十分光荣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给自己抹黑的。

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顾青裴到底是什么主意了。

她停住去摸钱包的手,朝着老板娘轻笑道,“那我明天来还饭盒。”

踏出门去,脚步都轻快几分。

在学校里面绕了一圈,她才找到肖红,正好也快到中午,就一起分了饭盒里的菜。

肖红吃得满嘴流油,含糊不清的问她,“你不会真的和顾青裴在一起了吧?”

“会在一起,但不是现在。”宋南衣回答。

闻言,肖红便赫然瞪大了双眸,“那你为什么要亲人家啊,你不知道,学校里面都传疯了,说你喜欢上了铁面阎王顾青裴!”

铁面阎王?

没这么夸张吧!

宋南衣禁不住有些想笑,没想到外冷内热的顾青裴,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存在。

见宋南衣笑了,肖红更是焦急,“你别不信,他在国防生里可出名了,训练的时候一丝不苟,对别人也十分苛刻,一提到顾青裴,他们国防生脸色都要变的。”

“他只是希望能当好一个军人而已。”宋南衣感慨道。

前世不就是这样吗?

不管做什么,顾青裴都力求最好。

在保家卫国这方面,他始终冲在前头,故而才会年纪轻轻就牺牲。

哎,不想这个了,这辈子,她阻止这一切发生,不就好了吗?

既然她都能重生,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么顾青裴的命运,也一定可以扭转的。

边上的肖红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又狠狠道,“你都还没和顾青裴在一起了,就开始这么维护他,以后可怎么办?”

顿了顿,又道,“你先别想顾青裴了,想想沈在松和宋诗余吧!”

“他们又怎么了?”宋南衣询问,在饭盒里面挑出拍黄瓜,喂进了嘴里。

肖红便道,“我不是回宿舍去找人一起吃煎饼果子吗?路过尚思楼的时候,瞧见沈在松和宋诗余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什么呢,不过瞧着沈在松那火烧眉毛的样子,肯定再说你当众甩他的事情。”

嘴中嚼了一半的黄瓜,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宋南衣掏出一张纸来,吐出来扔掉。

又问,“你确定是宋诗余吗?”

“我能看错吗?再说除了她,沈在松还会和哪个女生走得那么近啊,他简直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贴在宋诗余身上。”

这倒是真的。

沈在松满心满眼,都是宋诗余。

不过这不是让宋南衣讶异的点。

她之所以反复确认,是因为得知了宋诗余回到学校的事情。

想想前世,她被抓到偷钱之后,被打得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

而宋诗余呢?不过半天功夫,便毫发无损的回到学校来上课。

因为什么?

因为有一个好妈妈呗!

想到这点,宋南衣的手下意识的攥紧,继而又松开。

没关系,如果这一次就扳倒了宋诗余,那么老天爷给她的逆袭,未免也太没成就感了。

来日方长,他们走着瞧!

撇开这点恶心事,宋南衣继续和肖红吃东西。

……

尚思楼。

宋诗余极为火大。

在听完了沈在松描述的经过之后,她的心情就久久的不能平静。

难不成宋南衣这个贱人,真的察觉到什么了?

“在松哥,你是不是让她发现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了?”宋诗余烦躁的问道。

沈在松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怎么可能啊,我每次见你都偷偷摸摸的,跟捉贼一样,而且她昨晚还跟我通电话,那时候还一点异样都没有,你说一晚上,怎么就翻脸了呢?”

不仅是翻脸,还当着那么多人甩了他,然后和顾青裴在一起了。

他那个时候真想上去揍顾青裴。

可瞧着顾青裴一身军装,又面色冷冽,瞬间就怂了。

本来就够丢人了,要是再被打一顿,他就不用在学校里继续混下去。

听着沈在松这些话,宋诗余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因为不光是沈在松,她今天也被宋南衣给摆了一道。

狠狠地!

摆了一道!

她甚至有种错觉,以往宋南衣都是装出来的。

就是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玩死他们。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想自己的计划都达成了一半,现在被搅黄,实在是太可惜了。

“诗余,我看要不然就算了吧,既然她现在不想和我谈恋爱,那我们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啊,我早就想给你一个名分了。”沈在松退而求其次。

“不行,”宋诗余却狠狠拒绝,“我们之前说好的。”

要让沈在松和宋南衣结婚,这样才能拿到宋南衣那部分嫁妆,然后再进行转移,最后一脚踹开宋南衣,两个人双宿双飞。

说到这里,宋诗余真是恨得牙痒痒。

同样是宋家的孙女,宋爷爷却在遗嘱上交代,所有的遗产都交给宋南衣,而且是在结婚之后给她。

不然的话,她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非要将宋南衣圈在她和沈在松的圈套里。

“可是现在宋南衣已经跟我提出分手了啊。”沈在松无奈道。

噌的一声,宋诗余就从石椅上站起来。

星眸之中闪过恶毒,“你最近就不要来见我了,多哄哄她,怎么浪漫怎么来,让她感受到你的真心。”

“就这样?”沈在松觉得并不靠谱。

当然不止这样。

宋诗余继续交代,“不管她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站在她那边,百分百的相信她,让她觉得你是她可以依靠的那个人,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你还要做什么事情啊?”沈在松极为不解。

但她却并不回答,斜睥着眼神,嘴角止不住得意的上扬,“你不用管,等着看结果就可以了。”

前头那么多棋都走得漂亮,到头来收关,她必定要搞定宋南衣!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