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人生哲理

小雪日记,少妇孙倩

2020-10-16 15:35:17 写回复
“霍桐?”

  灵仰剑院的这些修行者原本都带着些难言的欣喜,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在过往的一年里,已经将对王惊梦的同情变成了绝对的崇拜。

  然而此时,他们的欣喜却变成了难言的愕然。

  “王兄,在下灵仰剑院周启山,您真的是要和我霍桐霍师弟比剑?”一名身穿青色袍服的年轻剑师对着王惊梦行了一礼,满心疑惑,他怀疑王惊梦是否搞错了对象。

  “正是霍桐。”王惊梦看着他,回了一礼。

  周启山更是愕然,他转身朝着身后看去,此时王惊梦所说的霍桐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这是一名身穿黑衫的年轻剑师,他此时脸上诧异的神色更为浓烈。

  “你真是找我霍师弟比剑?”

  周启山犹豫了一下,他的声音轻了很多,“只是…我霍师弟…”

  他生怕丢了霍桐的脸面,这句话终究还是没说得完全,但所有的人却都已经听出了他的意思。

  按照之前王惊梦的战绩,霍桐也根本不可能是王惊梦的对手。

  在整个灵仰剑院里,哪怕在同年入门的师兄弟里选一名才俊和王惊梦对敌,应该也轮

被抵在阳台上律动

不到他。

  看此时霍桐所站的位置,就知道灵仰剑院的所有人,都不会觉得王惊梦会找他比剑。

  “他和我是同境的修为,我找他比剑,也很寻常。”

  王惊梦当然也听得出周启山的意思。

  只是这件事,原本就是周启山和灵仰剑院的人不明白他的意思。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周启山听着他这句话,也终于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他震

大学就被男朋友天天做

惊起来,认真问道:“王兄一定要找霍师弟比剑,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在内么?”

  “或许这原因,应该你霍师弟自己来说。”王惊梦平静的说道,他的目光落在了霍桐的身上。

  霍桐的脸色骤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霍桐说道。

  “你真的不知道么?”王惊梦看着他,缓缓的说道:“你是真的要我来说?”

  灵仰剑院的所有人都脚步微移,他们很自然的分开了一些,他们就像

  是给王惊梦让出了一条道路,让他可以直面霍桐。

  虽然霍桐是他们的师弟,但他们现在很想弄清楚,到底是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我还是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霍桐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样的话语,只是他将“您”字变成了“你”。

  “你是叫霍桐,但你并非灵仰剑院的霍桐。”王惊梦淡淡的出声,“当初关中三槐村获得灵仰剑院入试资格的霍桐并不是你。他自己都并不知道自己获得了灵仰剑院的入试资格,而你,关中关山城霍氏的子弟,你依靠家中的实力,便轻易取代了此人的入试资格。这些年来,原本通过一些测试取得这灵仰剑院修行资格的寒门子弟霍桐却成为了一名皮毛小贩,直至今日,他都只道是自己资质不足,未被录取。”

  “什么!”

  王惊梦这些话才刚刚说完,灵仰剑院内外顿时一片哗然。

  “原本灵仰剑院会有一名更出色的修行者,但现在这名修行者却只能成为了一名被蒙在鼓里,为了生计日夜奔忙的皮毛小贩。而原本不够资格进入此处修行的富贾门阀子弟,却是成了一名剑师。”王惊梦看着前方的霍桐,“你让我说了,我便说了,你现在想要说什么?”

  霍桐的身体不断颤抖,他的额头上全部都是细密的汗珠,他摇了摇头,道:“你有什么证据?”

  “我说的这些,便是证据。”

  王惊梦摇了摇头,看着他,道:“今日我既然说了这些,你的真正身份,自然有无数人去查实。难道你还觉得,你能蒙混得过去么?”

  霍桐张了张口,他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无法面对任何人的目光。

  “霍…”包括周启山在内的数名灵仰剑院修行者同时出声,他们想喊霍师弟,但一个霍字出口,接下来的师弟二字,他们却是再怎么都喊不出口。

  “你想要和我一战么?”

  王惊梦平静的看着抬不起头的霍桐,说道。

  霍桐感到无比的屈辱,他抬起头来,眼中有泪水流下,但他的面孔却是扭曲起来,他愤怒的尖叫起来,“王惊梦,你以为你是谁,这些事你都要管吗,这是

  你该管的事吗?”

  面对着他的尖叫,王惊梦缓缓的抬起了头,“你大概忘记了,我来长陵是为了什么。”

  霍桐的尖叫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去想王惊梦的这个问题。

  王惊梦来长陵,自然不是要来长陵求取功名富贵。

  他来长陵,只是要为师报仇,寻找真相。

  没有什么人能够光明正大的杀死顾离人,天下没有什么剑师是顾离人的对手。

  然而顾离人死了。

  他死在长陵某些人的阴谋之中。

  王惊梦来长陵,追求的就是公平。

  这种不公平的事,他知道了,怎么可能假装不知道。

  “没有人能够阻止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每日里,这个世上都有无数不公平的事情发生。”

  王惊梦知道霍桐不敢和自己比剑,他转身离开。

  在离开之前,他缓缓的说道:“只是我们至少可以做到,让人知羞耻,让人有可以追求公平的勇气。身为剑师,手中有剑,若逢不平,自然一剑斩之。”

  没有人阻拦王惊梦的离开。

  除了霍桐之外,灵仰剑院这些年轻的修行者们看着王惊梦的背影,心中没有任何的不快,反而生出更多的敬意。

  这些灵仰剑院的年轻修行者们,感知到了王惊梦的剑意。

  宁折不弯,便是王惊梦的剑意。

  马车继续在长陵的街巷之中穿行。

  王惊梦第三处要去的修行地,是心间宗。

  在心间宗的山门门口,他看着迎接自己的心间宗众人,平静的说道:“我找陈流云。”

  “

文学

难道我陈流云师兄也有什么问题么?”

  一名心间宗的修行者失声惊呼。

  王惊梦摇了摇头。

  “陈流云师兄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他之前败给了莫萤。”一名心间宗的修士看着王惊梦,他认真行了一礼,道:“我想知道您的用意。”

  “胜败有很多种原因,胜败有时候并不重要。”王惊梦摇了摇头,“勇气最为重要。”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