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摘抄好文章摘抄

淫逼逼,japanese voise在线

2020-12-26 15:46:19 写回复
  噔噔噔!

  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邹辉出现在宣政殿的大门口,神色凝重,但最为让风无尘侧目的,还是其手上提着一头飞鹰。

  通体赤红的飞鹰!

  飞鹰身上是血沾染的颜色,虽然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但是还是惊的风无尘险些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险些失色。

  啼血飞鹰!

  它身上的血是传信之人特意染上去的,不仅代表着军报的急切,更是无尽凶险的象征!

  最紧要的军报!

  何处出大事了?

  不止是风无尘,就连一旁的莫虚也是眼瞳一凝。啼血飞鹰并不是南楚特有的,东神州其他王朝也有这样的约定,他身为紫龙宫坐镇此地的话事人当然知晓。

  这时。

  “说。”

  李云逸平静的声音响起,其中的镇定让风无尘不免再次一惊。

  如此淡然?

  可不等他思索其中原因。

  “回王爷,宁国焦国急报,大周于今日清晨突然发难,数十万大军突进,边城告急!”

  “其中黄石城,疃安关等要塞已经告破,宁国焦国特传书请求王朝支援!”

  宁国。

  焦国!

  大周破境!

  邹辉此言一出,风无尘脸色大变。

  来了!

  来自大周的报复!

  来自周庆年的报复!

  昨天回来之后,风无尘其实就想到了这一点,既然周庆年发现有莫虚的护佑自己杀不了李云逸,必然会掀开新一波的攻势,但他怎么没到,这一刻来的如此之快!

  两天!

  仅仅两天而已,大周发动了如此攻势,足以证明,周庆年在大周的话语权之重!

  周武王。

  大周第一人!

  他的命令,没人能拒绝!

  但是,这是战争!

  如果大周本没有这份心思的话,短短两天时间,真的能做好大战的准备么?

  肯定不能!

  即使,它是东神州最强王朝,是大周!

  “他们早就暗暗准备这些。周庆年的命令,只是一个引子!”

  风无尘虽然不擅带兵,但是这些基础的东西他还是明白的,一瞬间脑海里闪过这些信息,不由绷紧嘴唇。

  边城告破!

  虽然不是南楚王朝这边的边城,而是各大诸侯国固守的防线,这样的情报也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王朝大战,再次打响!

  并且,这次绝对不是试探那么简单!

  压力来了!

  邹辉的想法和风无尘的一样。对方毕竟是大周,体量摆在那里,虽

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

然现在遭遇重创的只是焦国和宁国,但是一旦他们守不住……

  不!

  不是一旦。

  是他们肯定受不住!

  王朝军队必须支援!

  可就在这时。

  “王爷……”

  当邹辉抬起头,准备向李云逸提议之时,突然看到,后者神色平静,就仿佛根本没听到他说的那些话一般,施施然坐在王座上,道:“支援?”

  “路途遥远,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请邹首座你拟旨一份,传给宇文元元帅,命他即刻派兵,固守高森连廊一道,绝对不能让大周踏入我南楚半步!”

  高森连廊?

  邹辉闻言一愣,下意识望向自从南楚进去一级戒备状态就挂在宣政殿上的一面东神州地图上,惊讶骇然。

  高森连廊。

  高,是高云山。森,是古韵森

gar280

林。因为两者形成的山脉地形连成一片,所以有高森连廊的称号。

  但。

  它不在宁国,也不在焦国,而是两大诸侯国同南楚王朝所属之地的分界线!

  固守?

  李云逸这不是支援,只是固守南楚之内?

  他要放弃宁国和焦国了?

  “王爷,这……”

  邹辉大急,下意识就要提出质疑。而这时,李云逸轻轻抬头。

  “怎么,你有异议?”

  邹辉下意识垂头,道:“臣不敢!”

  “但如今宁国焦国局势危急,难道我南楚就看着他们被摧毁?”

  “他们,可是我南楚的诸侯国啊!若是任由他们灭亡,那我南楚的北境……”

  邹辉已经极力克制自己心里的惊骇了,他是万万没想到,李云逸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紧接着。

  “正如我说的那样,路途遥远,大周来势汹汹,已形无敌之势,想要阻挡,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当然,这不是舍弃,只是稳扎稳打而已。诸侯国可以覆灭,但我南楚绝对不能因此自乱阵脚。”

  “放心,你就这样传令下去,其他自有我决断。”

  放心?

  这样我怎能放心?

  宁国焦国一旦得到这样的军令,岂不是要瞬间炸了窝?

  但听到李云逸话语里的坚定,邹辉知道,自己刚才的反问对身为臣子的他已经犯了李云逸的忌讳,哪敢多言,连忙下去编纂回复和军令去了。

  当然,他给宁国焦国的手书肯定不会像李云逸说的那么直白,只是让他们竭力抵挡,隐晦指出南楚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但即使如此。

  半天后。

  当啼血飞鹰再次回到宁国焦国,两国早已充满文武百官的议事殿立刻炸开了锅。

  固守高森连廊?

  让我们也且战且退,退至南楚境内?

  因为路途遥远无法支援?!

  这是人说的话么?

  “他李云逸想要害我焦国?!”

  焦国国主大怒,面色潮红,险些吐血,下面的文武百官更是乱成一团,人人脸色苍白。

  且战且退?

  退的了么?

  数座边城被破,那是啼血飞鹰飞往楚京时的局面,可现在已过正午,焦国北边的边城几乎已经全部告破,大周的铁骑甚至已经逼近各大郡城了!

  退?

  只怕他们撤退的速度都比不上大周铁骑破关的速度!

  这一次,大周的突袭实在是太猛烈了

sm公司有多恐怖

,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还是次要的,更关键的是,直接撕裂了他们焦国固守的防线!

  在这个节骨眼上,南楚赫然成为了他们唯一的希望,可传来的文书……

  “他是故意的?”

  “对!”

  “肯定是故意的!”

  “都是因为老五那个孽畜!”

  焦国国主骂的是鞠王,眼瞳一亮,如看到了希望,大吼道:“老三,出来!”

  “你们再去楚京一趟,这援兵,一定要给我引回来!”

  “否则,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你们?

  除了三皇子之外,还有谁?

  满堂文武百官一愣,旋即想到了一人,脸色纷纷变得精彩起来。

  那个人。

  在当年东齐进犯的时候,他是焦国唯一派出的王子,因祸得福,随虎啸军回来之后地位暴涨,但是在前些时日,地位又骤然大降,不得不说也是焦国历史上的一件奇闻了。

  但所有知道其中因果的人都知道,他是自作死不可活。

  而现在,显然就是他迎来自己作死的教训的时候了。

  “是!”

  三皇子领命冲出大殿,仅仅一盏茶后,一头飞行灵兽冲上云霄,直往楚京而去。

  而这样的一幕不仅发生在了焦国,还有宁国。

  ……

  楚京。

  宣政殿。

  李云逸和莫虚还在交谈,风无尘坐在一旁坐立不安,脸色凝重,狐疑之色不断在李云逸身上扫过。

  不正常!

  李云逸的表现绝对不正常!

  宁国焦国遭遇大周突袭,这件事甚至已经传到楚京市井了,不少大臣都送来了奏章,可李云逸一个不看,还在和莫虚说着一些有的没的,这都整整一天了。

  难道,李云逸真的要公报私仇,因为鞠王宁武侯在叶向佛死后所做的那些事报复不成?

  不对啊!

  李云逸不是这样大题小作的人。更何况,宁国焦国一旦失守,北境即使有宇文元坐镇也绝不安全,李云逸又岂会犯下这么大的错误?

  和何况,之前南楚管辖边城,东齐西晋大周试探,李云逸每次都能提前知晓,如未卜先知一般,可这一次……

  李云逸难道没有任何知晓

文学



  从李云逸的诸多举止中,风无尘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手里的杯盏举起来又放下,早已冰冷。

  正在这时,突然。

  李云逸似乎看出了他的坐立不安,笑道:“国师稍安勿躁。”

  “本王自然不会放弃焦国宁国,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南楚的江山。”

  不放弃?

  那为什么避战?

  风无尘见李云逸主动提及,正要开口询问,突然。

  “嗯?”

  莫虚眉头一扬,李云逸也微微扬起笑容。

  “呵呵,果然来了。”

  来了?

  谁?

  风无尘正惊讶,立刻感受到,两道强大的气息从北方而来。

  飞行灵兽!

  是宁国和焦国的!

  上面有人!

  呼!

  一会儿功夫,两头飞行灵兽已经不分先后的落在宣政殿前。按照平日,这肯定是不合规矩的,但是现在……

  “王爷,宁国太子和焦国太子来了!”

  邹辉进来通禀。

  对于李云逸的王令,他也是一头雾水,但一直忙着应付楚京雪花般飞来的奏折和欲要入宫的官员,忙的一塌糊涂。

  “让他们进来。”

  李云逸点头,邹辉这才连忙去引,不一会儿,两张哭丧的脸已经映入眼帘。

  宁国太子。

  焦国太子!

  只见他们一进大殿,就直接跪了下来。

  “王爷,请救我宁(焦)国啊!”

  “我宁国千万百姓,可就指望王爷您了……”

  哭喊惊天,他们是真的急了。

  甚至。

  “微臣知道先前我五弟做的不对,今日特地将他缚来,是生是死,全凭王爷发落!只要王爷愿出兵救我焦国,我焦国上下感激涕零,绝不敢有半句怨言!”

  宁国太子惊讶看了一眼焦国太子,同样以头抢地不止。

  “宁武侯就在殿外,全凭王爷一句话,我亲自为王爷掌刀!”

  这个时候,宁国焦国竟然想到一块去了!

  邹辉风无尘闻言惊讶,只有莫虚有些意外,不懂其中玄机,但也能看出两国太子言语中的迫切。

  这时。

  “他们?”

  “此事和他们没有关系。”

  “无论飞鹰传书还是你们亲至都一样,你们两国太远,大周来势汹汹,实在无法直接相抗,否则,你们两国必然会成为一片死地,这个道理,你们的父亲不明白?”

  战场中心。

  死地?

  焦国太子宁国太子闻言,两人脸色顿时大变。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