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摘抄好文章摘抄

建军节是哪一年,我的天使我的爱

2020-12-26 10:13:24 写回复
  威哥问话,小黄毛不敢不答,垂着头低声说道:“我……我刚刚不知道……骂,骂了房老师……”

  “你特么!”

  常威没等他说完,直接就一巴掌扇在了小黄毛脑袋上,力气很大,发出“砰”一声有点闷的声音,小黄毛被打的一个踉跄,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

  老板娘没想到刚刚才安稳下来,忽然又动手了,也吓了一跳,赶紧扬声喊:“不准打架啊!”

  常威也意识到不是地方,喘了口气正要说话,房长安已经带着笑容歉然道:“姨姨不好意思啊,不是打架,开个玩笑。”

  “对,对!”

  常威也赶紧附和,“开个玩笑。”

  老板娘并不在意是不是玩笑,见他们没有要打起来的意思,也就不管了,倒是刚刚进来的两个学生有点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在这里吃。

  房长安冲常威摆摆手,又对小黄毛道:“坐下,坐下,先吃饭。”

  小平头见小黄毛已经在道歉了,顾不得加辣加醋,赶紧也端着自己的碗过去了,房长安示意他也坐下,这才对常威笑道:“威哥,一点小事,别生气,不至于。”

  常威道:“长安哥你是脾气好,心胸大,但这种人不吃教训不长记性……尤费,是不是也有你?”

  小平头低着头辩解道:“我……我就骂了高老师……”

  “高老师就不是老师了吗?”

  常威义正辞严,“对老师要尊重,我没跟你们说过吗?人家整天起早摸黑的给我们讲课改作业,是为那点工资吗?做人要懂得感恩

文学

……”

  房长安有点好笑地打断道:“威哥,行了行了,其实我也烦老师拖堂,大家都一样,行了行了,先不说了,正吃饭呢。”

  “诶,诶。”

  常威立即应了下来,又看一眼小黄毛俩人,“还不给长安哥道歉,说谢谢?”

  “长安哥,对不起。”

  “对不起,长安哥。”

  俩人乖的跟小宝宝一样,立即低着头语气诚恳地道歉。

  房长安摆摆手:“没事没事,过去了大家都是朋友,吃饭吃饭。”

  俩人又道:“谢谢长安哥。”

  房长安摆摆手,笑道:“小事,以后说话注意点,不要总是说脏话,不文明,要有素质。”

  “我以后不敢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也不敢了。”

  俩人赶紧表态。

  房长安又摆摆手:“吃饭吃饭。”

  小黄毛心里面大

爸不行我还是处

大地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么轻易地揭过去了,真有点感激了,赶紧道:“谢谢长安哥。”

  小平头也赶紧跟着道:“谢谢长安哥。”

  房长安刚从饿,吃得比较快,现在垫了垫,就没那么着急了,边吃边问常威道:“威哥,你之前说认识一中三中的人,关系怎么样?”

  常威想了一下道:“一中的关系不算太好,但也挺好,三中有我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弟……长安哥,咋了?”

  “你星期六联系一下,星期天一块吃顿饭。”

  房长安朝他使了个眼色,“沈叔叔请客。”

  “诶!”

  常威大喜,赶紧答应下来,又问:“要多少人?”

  房长安笑道:“人多人少不重要,别超过一桌就行,不然沈叔叔以为我们宰他呢,主要是靠得住。”

  常威成绩不好,但人情世故上确实要比普通同龄人成熟许多,房长安觉得这个“靠得住”他应该能理解一些,反正事情不难,哪个方面理解都可以,都能做好。

  常威点点头,道:“长安哥你放心,我肯定办好。”

  一群学生亲眼见着平日里牛气哄哄的威哥简直是任凭吩咐的架势,更

makelove

觉得深受冲击,小黄毛和小平头俩人也愈发觉得没遭到像电影里那样悲惨的待遇简直太幸运了。

  房长安又问:“你家有电话吗?给我留个号码,这样有什么情况也好联系。”

  “有,有。”

  常威转身想找纸笔,房长安笑道:“你念就行了……”

  心里一动,意识到王珂还在,犹豫一下,又道:“算了,念一遍我也记不住,你回头给我吧。”

  “行。”

  常威自无二话。

  郑莉莉吃饭比较快,王珂比较慢,不过她不说话,就专心吃,房长安一边吃饭还一边装逼,点的又比她多,自然就慢了。

  俩小姑娘吃完又等了一会儿,房长安才吃完,于是摆摆手道别,在一片“长安哥慢走”的声音里跟王珂郑莉莉一块走了。

  看着房长安三人的背影离开,常威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收了起来,也不说话了,埋头吃东西。

  小黄毛和小平头也吃得差不多了,原本房长安在没敢动,这时候见威哥明显心情不好,互相看一眼,小平头道:“威哥,我们俩先走了。”

  “走?往哪走?”

  常威夹了块火腿肠塞进嘴里,拿着筷子盯着两人,一只脚下意识抬起,随即又放了下来,“等老子吃完再收拾你们。”

  小黄毛和小平头本以为平安渡过一劫,哪里想到他还要算账,都有点慌了,忙哀求道:“威哥,我们都道过谦了,长安哥也说没事……”

  “你特么哪听见长安哥说没事了?”

  常威瞪着俩人,“长安哥说的是小事,懂吗?小事,不是没事!”

  俩人愣了一下,低着头都不敢说话了。

  “你们俩特么什么表情?怕我走你们啊?劳资是那种人吗?”

  常威见俩人这怂样,又忍不住骂了起来,“长安哥刚刚说完要讲文明,有素质,骂脏话都是没素质,打架能行吗?”

  刘承从头懵到尾,这会儿勉强跟上点思路,小声问:“威哥,那咋办?就这样算了啊?”

  “算个毛。”

  常威抱着碗呼噜噜喝了口汤,放下碗道:“回操场罚跑步去,劳资看着你们跑。”

  不论上学还是上班,通常都是周一周二沉浸在上周末的休息时间里面,周三开始期待下周末,而过了周四,基本就可以畅想准备周末了。

  周五一早,整个教室里面又是熟悉的期待和急切在空气里面浮浮跃动,早操之后,房长安去领包子的时候,从沈诚言那里得知昨天晚上房禄国给他打了电话,敲定了徐静娘家外甥来干活的事情。

  “你大爷没好意思问工资,我也忘了说,我想了想,肯定不能比张哥他们夫妻俩高,那不合适,找你问问。”

  今天是张飞骑着三轮车送包子,沈诚言开着宝马来宣传,张飞是个干实事的人,而且他骑车慢,送完包

扒开b

子就回去,沈诚言则倚着车跟房长安闲聊起来。

  房长安笑道:“我连面都没见过,再说沈叔叔是花钱做生意,公是公,私是私,该怎么给怎么给。”

  沈诚言笑道:“那我就说了啊,第一个月试用,肯定得少点,不过每天都要早起,太少了也不合适,我想是第一个月五百或者五百五,转正后再加五十或者一百,反正正式工资六百。”

  房长安道:“那就五百,省五十是五十。”

  沈诚言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笑骂道:“小屁孩还跟我玩心眼!叔叔是在乎这点钱的人吗?”

  房长安撇撇嘴,“对了,下星期其他学校也可以开始了吧?我让常威他们找了熟悉的可靠的同学,一中三中的都有,说你星期天请他们吃饭,沈叔叔有空吗?”

  沈诚言笑道:“我要是说没空呢?”

  房长安朝他伸出手:“那我替叔叔请。”

  沈诚言忍不住大笑起来,觉得这种明明身处成人、儿童两个不同世界却类似于同龄人般的交流方式好玩而有趣,同时又忍不住惊奇,拍拍房长安的脑袋叹道:“真不知道你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房长安笑道:“越长越帅。”

  沈诚言忍不住又笑起来,边笑边道:“我大学的时候听人说古时候有个十二岁的孩子当丞相,简直觉得像神话传说,不过神童好像一直都有,那个……谁和谁来着……呃……”

  他想了想,一个想不起来,房长安也不解围,就看着沈诚言在那想。

  沈诚言“呃”了十几秒钟,还是想不起来,于是又一巴掌排在房长安脑袋上,“算了,想不起来,反正你好好学习,别以为你爸要出去打工就没人揍你,考不好我饶不了你啊。”

  这次没人来接,下午第三节课放学,房长安回寝室牵了自行车,食堂旁边等房殿秋,然后再一块等房影。

  期间不时有学生经过,有的看起来比较稚嫩,也有的看着已经比较成熟了,或拘谨或装作镇定,但都很有默契地打招呼。

  “长安哥,走了。”

  “长安哥,还没走啊?”

  “长安哥!”

  “长安哥,你怎么不走啊?”

  “长安哥。”

  “长安哥再见。”

  ……

  第一个人招呼的时候,房殿秋转头看着房长安笑着调侃:“长安哥?不是班长啦?”

  第二个人招呼的时候,房殿秋有点惊奇睁大眼睛,然后调侃:“你什么时候成长安哥了?”

  第三个人招呼的时候,房殿秋更加惊奇地睁大眼睛,没有再说话了,

  第四个人招呼的时候,房殿秋上下打量着他,开始怀疑眼前这个房长安是不是那个从小就被自己追着揍的叔叔……

  房影过来的时候,房殿秋转头冲正对着王珂背影道别的房长安喊:“长安哥,走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