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摘抄好文章摘抄

2pm朴宰范,11k

2020-10-16 15:35:31 写回复
薛岚微微仰头看着他,年君姚的眼神格外温柔,仿佛透过这不熟悉的面容,看着他曾经熟悉的人,薛岚曾经是那么活泼热烈的性子,宛若一朵向日葵,每天都充满了希望和活力,如今,却是沉静地坐着,仿佛一潭死水。

  她非常喜欢交朋友,好客。

  当年在学堂时,她人缘很好,因锦书才会被很多人疏远,却很讲义气,若是有人和她打招呼,必然有回应,若把她当成朋友,她也会真心把人当成朋友。

  她对年家兄妹都很好,和年君姚更是一直都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情愫,等身份曝光后,那情愫就显得更明显。

  可当时情况危急,又和魔族有关,薛岚压抑自己所有的情感,也放弃了一切,且开窍得特别晚,一直等她死了,她都没开窍。

  等她开窍,人鬼殊途是一条横沟,怎么都跨不过去!

  她看着眼前的年君姚,唇角微微一勾,“大哥,我不想重新认识,我们已经不是朋友的关系了,你回去吧。”

  “为什么不能当朋友?”年君姚温柔地问她,“魔族和西洲大陆几百年的仇恨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魔族和西洲大陆也有了通婚,为什么鬼城的你和西洲大陆的我就不能当朋友?”

  薛岚冷笑,“你是想和我当朋友吗?”

  自然不想。

  “所以,三十多年前的旧人,你都不愿意再相交吗?”

  “命运只不过回到了正轨,大哥也不必觉得可惜,若当年琉璃真人没撞破我和素鸢交换的事情,这辈子都没人知道,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魔族公主。若我爹娘当时不是误入秘境,惊扰了我,我就不会和素鸢同时出生,也不会阴差阳错被雪永夜调换到东林堡,若我不在东林堡,我和你本就不认识,我在魔族当公主,当雪永夜入侵西洲大陆时,再也没有一个雪素鸢来阻拦,只有我会全心全意帮着我哥哥,我们会是死敌,或许在

无翼乌之另存在感消失的帽子

大战中,你会亲手杀了我。如今,命运回到了正轨,你是你,我是我,殊途不同归,这就是结局,天道自有安排。”薛岚声音淡静又冷漠,“大哥莫要强求。”

  “该认识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认识。”年君姚问,“阿岚,听过一期一会这个词吗?每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相遇的机会,时光不会倒流,永远只有这么一次,所以,我一定会认识你,也会……”

  他喉结轻轻滚动,“你到底有什么难隐之言?”

  薛岚一笑,“没什么难隐之言,就是单纯地觉得……当鬼修很好,一闭关就是几十年,人事不知,不想交什么朋友。”

  “我等你!”年君姚说,他的眼神格外的执着,也有一点点疯狂,“不管什么样,我等你,等你闭关,等你结丹,等你回到西洲大陆的那一天,好吗?”

  薛岚垂眸,平静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点点龟裂,她倏然仰起头来,直视着年君姚,“大哥,阿岚死了,你认清楚事实,你喜欢的是过去的薛岚,不是如今,如今的薛岚,最讨厌和大哥这样一本正经的真君子来往,很烦,也很累。”

  年君姚握紧了长相思的剑柄,手指轻轻颤抖,薛岚这句话太重了,打得他有点措手不及,最讨厌他!

  如今阿岚,最讨厌他!

  薛岚无视了他的神色,站起身来避开了年君姚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大哥,再会,既然是一期一会,就让美好的相遇留在回忆里吧。”

  不必有第二次相遇了!

  薛岚走出厅堂,半眯起眼睛,终究是不忍心,回头看了一眼,厅堂内光线昏暗,年君姚背对着她,站得笔挺,可背影却那么的寂寥和孤远。

  薛岚一转头,大步往外走。

  她一出来,年锦书就迎上来,“阿岚……”

  “各位,鬼城寒气重,不宜多走,请回吧。”薛岚淡淡说,打了一个响指,那些被定格的鬼魂,开始活动起来,四处散去。

  年锦书看着她平静无波的模样,担心地往年君姚的方向看去,也没看到年君姚出来,“大哥呢?”

  “他在接受事实。”薛岚简单地说,微笑地看着年锦书和凤凉筝,雪素鸢……都是她曾经很熟悉,也很亲密的人,“你们也接受事实,不要再来打扰鬼城,这些鬼……并不

变形计死人事件

喜欢你们。”

  “阿岚……”年锦书难过极了,她意识到薛岚和大哥谈崩了,薛岚最听大哥的话,大哥不管说什么,薛岚都当成圣旨。

  那是曾经了吗?

  凤凉筝问,“你快结丹了吗?”

  薛岚摇摇头,“不知道,随缘。”

  雪素鸢一笑,“鬼城里的其他的鬼修,都被林不坏吞噬了吗?”

  薛岚一怔,转而轻笑,“是的呢。”

  众人,“……”

  她的语气格外轻慢,还带着一点放嘲讽,众人也没想到是这态度,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一阵灵性沉默后,薛岚头也不回地走了,等纳兰果再一次睁开眼,已经是纳兰果了。

  纳兰果说,“主人和你们说清楚了,请你们离开吧。”

  年锦书慌忙去找年君姚,她担心大哥大受打击,无法接受这件事。

  雁回问,“最后一件事,是谁在宛平城作恶?”

  “失控的厉鬼,你放心,我们已经处理了,槐树林是混沌地,失控的厉鬼偶尔会作乱,你放心吧,以后宛平城不会出现厉鬼伤人的事情。”

  按理说,问

文学

到这一地步,也算停住了,薛岚已是鬼城主人,他们也算是熟人,不会刨根究底,至少纳兰果是这么认为的。

  可雁回没有!

  雁回说,“薛岚不是鬼城的主人吗?鬼城所有的鬼魂,都听她的话,为什么还会在宛平城伤人,且不是一两次,上一次鬼城伤人,嘉雪在槐树林里和一只鬼打起来,还是薛岚出来阻拦,宛平城是年君姚的地盘,就算薛岚如今六亲不认,就凭那些画,她也不会让鬼在宛平城作乱,怎么回事,是鬼失控,还是鬼修失控?”

  纳兰果冷笑,嚣张一摊手,“该说的,我说了,你若不信,你随意,那你有本事杀了我们吗?你要找我们算账吗?那些厉鬼,已经死过一遍,就算交给你,你要让他们魂飞魄散吗?”

  雁回,“当鬼原来这么嚣张!”

  他顿了顿,“受教了!”

  纳兰果不和他多言,淡淡说,“知道就好,没什么事情,请你们离开吧。”

  她飞到高处,也不愿意和他们多言,等着他们识趣离开,雪素鸢和凤凉筝对视一眼,也有点无奈,这情况没人想到。

  他们一开始以为薛岚被控制了,或者有什么难隐之言,从未想过,是薛岚不想见他们。

  “为什么会这样?”雪素鸢问。

  没有人能回答。

  雁回说,“她当了三十多年的鬼修,或许……真的不是他们认识的人。”

  雪素鸢心想,“就算性格大变,她是薛岚啊,变成什么样,都是她,难道你们会因为她性格大变而不愿意接纳她吗?”

  凤凉筝说,“你别问他,他和阿岚不熟,关系还不好。”

  雁回,“……”

  若不是担心锦书,他都不会一起来!

  厅堂内,年君姚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年锦书过来,“大哥,没事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年君姚失落和悲伤肉眼可见,年锦书心疼得不得了,她也想问一问薛岚。

  阿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可薛岚,不会回答她。

  她甚至,不肯和他们相认,若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来逼迫,薛岚不会出面相见,若不是他们执意要揭穿这一幕,若不是他们觉得阿岚还活着,上一次薛岚就用已经死了来打发他们。

  若他们感情没那么深,不来试探,也没人愿意用命来试探,或许,他们就真的以为阿岚死了,再也不会来鬼城了。17

  又或许,阿岚狠心一点,真的杀了年君姚,那他们也相信,薛岚真的死了。

  年锦书说,“大哥,阿岚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你不要难过,你看她画了那么多的画,心里肯定有我们,不可能如她所言的,不愿意和我们相认,一定有苦衷。”

  我们不知道鬼城发生什

水泥工老头把校花

么事情,所以无从知道。

  “我知道。”年君姚又何尝不明白呢,可他心里难过的是,薛岚并为告诉他,她的苦衷是什么,他伤心地看着薛岚如此冰冷地和他划清界限,也自责自己这几十年来的疏忽,导致阿岚变成如此,又担心阿岚到底遭受什么,不敢和他们相认。

  她的态度,太坚决了。

  好像他们留在鬼城多一天,就会多一天危险,恨不得他们从未来过鬼城。

  真真假假,他们分不清楚了。

  薛岚的话也好,纳兰果的话也好,鬼魂的话也好,都像是临时编织的故事,每一个人都在撒谎,或者半真半假地告诉他们一些事,他们根本无法拼凑起鬼城内这三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林不坏到底是不是结丹出去了,是不是吞噬了那些鬼修,没有人知道。

  他所有的等待,痴念,都被阿岚一句不成熟封印了。

  被一句对不起,击垮了,破碎了。

  年锦书说,“大哥,我们先出去吧。”

  年君姚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们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吧。

  纳兰果目送他们离开,轻声说,“主人,他们走了。”

  “知道了!”

  “城门还要封印吗?”

  “不必了。”

  纳兰果微微蹙眉,“可若不封闭,必然会有新的鬼和鬼修进来。”

  鬼修是少,可鬼一定不少。

  “随他去吧,我们也需要新鲜的血脉。”

  “是,明白了。”

  上一次年锦书等人一离开,城门就关闭了,如今他们走出鬼城大门,鬼城并未关闭,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只鬼,进了鬼城。

  那只鬼看到他们,还打了招呼,“门主,大小姐……”

  宛平城一名修士,死后竟变成了鬼,找到了鬼城。

  年君姚,“段一连,你怎么来了鬼城?”

  这是上一次在槐树林故事里死的修士,已过了一段时间,竟找到了鬼城的大门,不是每一只厉鬼都能找到鬼城的。

  “啊……”这小修士,也没想到会遇到自家门主,肯定是心有执念不散,所以前来鬼城。

  年锦书说,“你可知道进了鬼城,若心愿不能完成,多半要被困在鬼城内,成为浑浑噩噩的厉鬼,你没见过鬼城内的厉鬼,他们永生被困在这里,你有什么心愿,你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达成,去转世吧。”

  段一连若是有眼泪,早就红了眼睛,原来,他是相见自己未婚妻一面,今年夏天,他本来就要迎娶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没想到会死在宛平城。

  全村就他一个人天赋极佳,成为宛平城仙门的内门修士,前途无量,难得的是没有忘本,也没有看低过他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两人感情甚笃,情投意合,本来马上就要有幸福的生活,却死在厉鬼之手。

  所以,他相见自己未婚妻最后一面。

  头七的时候,灵魂会出现在灵堂里,可她没见到自己的未婚妻,听闻她惊闻噩耗一病不起,都不能来祭拜,段一连伤心不已,在灵堂上盘旋一夜,终究成了怨鬼。

  年锦书只觉得好可惜,年君姚心念一动,刚想问问年锦书还魂铃能不能救人,可他终究没问,还魂铃每救一条人命,年锦书要经历一个死劫,年锦书从未提起过,是十几年前年君姚一名很亲的师弟过世时,留下一对刚出生的双胞胎,年君姚想问年锦书救人。

  是还魂铃告诉他的。

  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用还魂铃复活。

  从那以后,年君姚就没再提起了。

  年锦书这些年来用还魂铃唤回的,也就玄冥真人。

  若每一位相识的人,都能死而复生,那这世间就乱了套。

  救玄冥真人的死劫是十年前经历了,九死一生,差点在幽冥山死去,躺了整整三个月,命悬一线,就算如此,她也没告诉旁人,这是为玄冥真人经历的死劫,最难过的莫过于雁回,他以为自己要失去年锦书。

  年锦书后面也没再有要用还魂铃救人的意思。

  死劫没跨过去,那就是她要一命换一命。

  经过年君姚和年锦书相劝,修士也想通了,留了一封信给年君姚,让他带给自己的未婚妻,他转身离开鬼城。

  纳兰果在城墙上看着,冷哼一声,多管闲事。

  几人离开鬼城后,先回了幽州城,年君姚和年锦书心情欠佳,一路上都提不起兴致上,雪素鸢也不好说什么,她也要想办法哄着凤凉筝开心起来。

  年君姚怎么都想不通,薛岚到底有什么苦衷,不肯和他们相认,也不肯见他们,非要划清界限,是因为鬼城内非常危险?

  他们在鬼城内,要失去性命吗?

  可她已经是鬼城的主人,难道鬼城内,还有比薛岚更恐怖的鬼修?

  这不太可能!

  若是如此,薛岚也不可能控制整个鬼城。

  为什么呢?

  雁回和年锦书也在谈论此事,撇开了感情,雁回的思路就清楚多了,“若是我死了,被困鬼城三十多年,我不知道这三十多年里发生什么事情,那我来做一个假设,你听听就好。第一,我性情大变,那就经历过很惨烈的事情,可再怎么惨烈,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执念,这一点可以排除,仅能让我性情大变罢了。第二,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觉得无颜面对你,比如说,我爱上了另外的女人,和她相爱相知几十年,因为三十多年的鬼城生活太孤独了。所以,我希望你觉得我已经死了,不想让你知道,原来你心目中那么完美的人,其实是一个懦夫。第三,鬼城内,有非常大的危险,我不希望你们常去,这个危险我无法控制,所以,希望你离得越远越好,不要靠近。第四,我本身很危险,是一个不可控的存在,所以,我希望你离我越远越好。”

  他基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雁回说,“无非就是这几种,也没有其余的可能性了。”

  年锦书想的也就这几种可能,若不然,好端端的,阿岚怎么可能会和他们划清界限,第一次最明显,不管如何逼问,都一口咬定了,她死了。

  薛岚还短暂地上过纳兰果的身,只不过她并不知道罢了。

  她在城门送她离开时,分明笑得那么温柔,她不相信,那是纳兰果的笑容,那一定是阿岚的笑容,她分明是欢喜的。

  见她一面,让阿岚觉得欢喜。

  可阿岚却逼迫她离开,不愿意她靠近鬼城,狠绝地告诉她,她已经死了。

  “她明知道,她若死了,我们一群人都会很伤心难过,有什么比我们伤心难过还重要呢?”年锦书淡淡说,“我不相信阿岚真心想和我们划清界限,她只是不愿意我们冒险罢了。”

  鬼城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阿岚,到底有什么苦衷?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