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摘抄好文章摘抄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琵琶公主

2020-10-15 10:56:54 写回复
  偷偷抬眼看容铭佑,那大爷一手端碗,一手拿筷,吃得那叫

被农民工玩酥的黄小婷

一个欢快啊。

  眨眼间,她喜欢的蜜豆芋就剩下一点点了,还有辣子鸡,也是她爱吃的,老男人竟然一口都没给她剩!

  看着自己面前的紫菜蛋花汤,再看看他面前的清蒸蟹,付静言的眼神变得幽怨起来,暗暗叹气,到底是一家人啊,明知道她手不方便,还做了那么多她没办法吃的食物。

  她想回家找妈妈怎么办?

  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左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味道确实鲜美,可她喜欢肉啊,她要吃肉!

  没有手控制碗,只能慢慢地舀饭,一举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一动真是淑女吃法,她现在可算知道什么是数米下肚了!

  夏日很喜欢这个爱笑爱闹的儿媳妇,儿子上小学以后就和她不亲近了,弄得她的母爱无处释放,郁闷极了。

  自从发现付静言这个跳脱的性子以后,她把爱心尽数转移到儿媳妇身上,真是把她当亲生女儿疼。

  儿媳妇吃饭不方便,原本要进去帮忙的,可看到儿子那不高兴的脸色,又打消了念头。

  付静言没有抬头再看他,耳朵却听着声音呢,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又听到筷子放下的声音。

  自己碗里的饭还有一大半,不想吃了,可肚子还饿,只能噘着嘴一点一点地吃。

  这个小气的男人,不就是逼他道歉吗?至于放任她不管吗?平时喝个咖啡都要她喂,自己胳膊是他弄坏的,本着负责的态度,也应该伺候她吃饭啊。

  早知道就不告状了。

  付静言越想越后悔,越想越生气,一点胃口都没有了,饿就饿吧,一顿不吃也饿不死,明天回家去找妈妈,妈妈会照顾她的。

  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放下手里的勺子,起身就走。

  一只大手伸过来按住她的肩膀,把她老老实实按在椅子上,随即端起碗,舀了一勺饭给她,“张嘴,老公喂你。”

  付静言是小孩子脾性,那张马上要下雨的小脸顷刻间布满阳光,眉眼笑得弯弯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吃口老公喂的饭,好吃。

  容铭佑觉得自己有当好奶爸的潜质,以前老二就说过他,找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女人,等于提前实习准爸爸。

  当时还以为他那是嫉妒,现在看来,都是经验啊。

  他喜欢小女人,可不喜欢她说话掐头去尾,什么能博同情说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一概不说。

  既然那么想说,就应该从头说起,你听听她刚才的那番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蛮横霸道呢。

  辣子鸡口味重,小女人喜欢吃,可她受伤了,尽量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明明是为她好,她却不领情,以为自己是故意吃掉的。

  算了,看在她是小孩子的份上,就原谅她的不懂事吧。

  舀了一勺蜜豆芋,“言言,这里没有旁人,你跟老公说实话,

文学

你不开灯是真的想省电吗?”

  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男人,付静言就知道他会找后账,可没想到还没回家呢,就开始了。

  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闪呀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容铭佑耐心没多少,不说是吧?勺子里的蜜豆芋直接转了方向,送进他自己的嘴巴。

  付静言傻了,本来就没有多少,还被他吃了,气得挥拳就打,忘了自己受伤的手臂,动一下就传来钻心的疼。

  疼得她脸都变形了,也可能是气的,“哇”地一声,张嘴又哭上了。

  “妈妈,我要找妈妈......我要回家,你欺负我……呜呜呜......”

  夏日偶尔伸头看看餐厅里的小两口,看见自家儿子喂媳妇吃饭,很是欣慰,转身笑道:“爷爷,铭佑知道疼媳妇了。”

  “媳妇娶回来就是要疼的,他做得还不够。”老爷子一点都不向着自家孩子,可见小丫头是多么讨长辈欢心。

  夏日又转头和自己老公说话,“刚才我看见言言那破涕为笑的

短文集合

小模样,身为女人,我都喜欢得不行,更别说你那儿子了。”

  容承耀的目光从电视上转去餐厅,什么都没看见,又转了回来,“言言年纪小,不算太懂事;铭佑性子闷,有话不愿意说出来,两个人的性子若是互补一下就好了。”

  儿子刚道完歉,言言脸上就露出笑容来,小丫头是真的开心,儿子呢,明明就是被迷住了,却不自知。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但他还是看见了,有时间要找儿子谈谈了,否则再这么下去,有他们苦头吃。

  男人疼老婆是应该的,可他不希望儿子被拿捏住,但愿是他多虑了。

  付静言哭得声音很大,夏日第一个冲进来,“怎么了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铭佑你怎么回事儿,怎么又欺负言言?”

  老爷子也跟着数落他,“我看你是真想尝尝马鞭的滋味!”

  容铭佑一晚上被骂了两次,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啊?更何况他本身就没什么好脾气。

  那张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看还在委屈大哭的小女人,再看看不停嘘寒问暖的妈妈,真是烦死了!

  “妈,我们之间的事情,您能不管吗?”

  “我再不管,言言都要被你欺负死了!”

  夏日瞪了儿子一眼,拿纸巾给付静言擦眼泪,“言言,跟妈妈说说,铭佑怎么欺负你了?妈妈给你做主。”

  “他,他不给我吃……不给我吃蜜豆芋。”

  为了一口吃的都能打起来,这两人真不是一般的出息!

  容承耀和老爷子都是男人,理解不了女人对美食的钟爱,嘴角抽了抽,悄没声息地走了。

  “他明明知道我,我喜欢甜食,他……他还不给我吃……还和我抢……”

  付静言不想把大家招来的,可她就是心里难受,就是想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那个可怜哟。

  夏日是又好气又好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咱不理臭小子啊,喜欢吃,妈妈给你做,别哭啦,眼睛都肿了。”

  “谢……谢谢妈妈,我,我现在吃不下,就不要麻烦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