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摘抄好文章摘抄

位面佣兵,阿娇不雅视频

2020-10-12 16:25:24 写回复
  手下人早被他骂烦了,巴不得快些离开这里,好让耳朵清静清静。

  秦熺一发话,三个手下马上跑出去了。

  另外两个照顾他起居的,一个说去端些热水来给他洗洗脸,一个说要去找身衫子给他换换,耳朵上的血,流了不少到衣袍上,难看着呢。

  秦熺疼得脑袋嗡嗡直响,想事情有些迟钝,他挥挥手,“去去去,都去吧。”

  他也想静一静。

  两个手下得到吩咐,各自跑走了。

  屋里,只有秦熺一人了。

  李娇娘拍拍灰毛卷球的小脑袋,“替我守在外面,不让人发现我,我把这厮带走!”

  “龇——”小甜甜龇着牙,跳到外面去了。

  原先院中被困的三十来人,有一半是不愿意投钱的,刚才骆诚打开门时,他们趁着乱,跑走了。

  余下的十几人,因为投了钱,不想离开,还想着发大财。

  都在院里或蹲着,或坐在地上,或几人站在一起莫名其妙看着大家。

  一只小兽只咬管事的人,不咬他们,他们觉得,这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兽咬人还挑着人咬?

  这时,不知谁惊呼一声,“那只东西又来了!站在台阶那儿!”

  大家定神去看,可不,刚才咬人的小兽,又跑来了,正坐在台阶那儿,龇着牙,看着众人人。

  大门关着,跑不出去。

  正门被它守着,也进不去,院中的人,瑟瑟发抖。

  赶觉自己成了它瓮中之鳖的对象。

  “滚开,别咬我,我是好人!”有人了捡了根子,护在身前。

  有人抓了扫把,防范地盯着它。

  小甜甜:“愚蠢的人!老子又不咬你们,一个个吓成什么似的!”

  它打了个哈欠,趴在台阶那儿躺下来,眯着眼,打起盹来。

  虽然如此,但还是没人敢进屋去。

  里屋里,秦熺正在犯迷糊。

  这时,后脑勺那儿,冷不防被人打了一下。

  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李娇娘抖开一个大口袋,将秦熺装了进去。

  口袋是在这宅子里找的,而且,这宅子里的大口袋还不少,好像是用来专门装人用的。

  李娇娘冷笑,以彼之身,还彼之道,你装别人,今天姑奶奶我装你!

  扛是扛不动的,李娇娘没那个力气,她便将秦熺拖着走。

  小甜甜在门外守得很好,没一人敢闯进屋来,李娇娘没费什么周折,就将秦熺拖出了宅子的后门。

  将大口袋放在马背上,有些困难,太重,李娇娘

qijiejie

可扛不上去。

  她灵机一动,抖开另一根绳子,将麻袋系在马鞍上,叫马儿拖着走。

文学


  捆好后,李娇娘拍拍袖子,爬上了马背。

  接下来,她要去审这个若干年后,让人恨得咬牙的大恶人秦熺!

  秦桧是阴着坏,他儿子秦熺则是明着坏!

  还有秦桧的老婆王氏,那是阴着明着轮着坏。

  仗着老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秦相公,秦熺在临安城里欺男霸女无恶不做!

  甚至,还威胁过后来的孝宗帝,要孝宗帝封他为丞相,他要继承他爹秦桧之位。

  为了将这厮斗倒,年轻的新皇帝很是费了一些力气。

  万一将来是赵琮继承帝位,这厮不成了赵琮的强劲对手吗?

  不行,先整为快!

  人到手了,李娇娘摘了片树叶子,吹起了叶笛,提醒着小甜甜可以收爪了。

  小甜甜的耳朵听力极佳,声音并不大的叶笛音,它仍听到了,它马上从地上跳起来,龇牙怪叫,“老子不陪你们玩了,老子走了。”

  三下两下窜上屋顶,眨眼便不见了。

  院里的人,长长松一口气。

  “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可千万别来了啊。”有人长声抱怨。

  小甜甜跳上李娇娘的马背。

  李娇娘踢踢马儿肚子,马儿缓缓往前走去。

  她不能让马儿跑快,马一拖死了,可就麻烦了。

  秦桧那老匹夫掌着大权呢,她现在可惹不起。

  她现在,先将儿子扶上太子之位,再来整整秦桧一家子!

  回到医馆,小甜甜快快乐乐地直窜后院。

  赵琮看到它回来,惊讶道,“咦,你回来啦?”

  “老子不能回来吗?哼,老子才是娇娘的儿子,你娘的哪儿来的?滚滚滚滚——”

  赵琮眯着眼,伸出两根纤长手指要捏它的耳朵,“再说一遍?”

  好兽不吃眼前亏,还是溜吧。

  这傻子居然听得懂它的兽语,真是太恐怖了。

  小甜甜吓得一抖,飞快窜到屋顶晒太阳去了。

  骆诚往屋顶看去一眼,皱了下眉,“怎么回得这么迟?”

  侧门那儿,李娇娘的声音说道,“骆诚哥,帮下忙哦。”

  骆诚便没再理会小家伙,往侧门外走来。

  李娇娘骑着马儿来了,马后面,还拖着一个大袋子。

  他走上前,将李娇娘扶下马背。

  “我只不过给琮儿打了点洗脸水,回头就没看到你了,发现马也不见了,这是去了哪儿?这又是什么?”他指着大口袋问。

  “装的是猪吗?”好奇心重的赵琮,抬脚就去踢大口袋。

  他见过对门酒馆里买回的猪,都是这样用大袋子装的。

  李娇娘慌忙拦着他,“别踢,里头装着个重要的人,踢死了就麻烦了。”

  “咦?里面装的谁呀?”赵琮问。

  “什么什么呀,表婶婶?”在正堂里玩的陆琴陆瑜,也一起跑来了。

  不仅有她们,向二宝春丫,还有柳家兄妹二人,也一起来了。

  李娇娘眯着眼,看着他们,“想知道?”

  “当然呀,里面装着谁呢?”五岁的陆琴又问。

  李娇娘正要回答,正堂里,有人大声说道,“表少夫人,表少爷?夫人来了!”

  骆诚眉头皱了皱,“听脚步声,似乎来的人不少。”

  李娇娘淡淡说道,“走,我们一起看看去。”

  她让向二宝和春丫暂时守着袋子,不准任何人靠近,又朝其他人招招手,“都来吧,接你们的人来了。”

  先让他们见见这些熊孩子们,回不回去,另说。

  陆琴和陆瑜听到了唐氏的声音,惊喜道,“是祖母呢,是祖母的声音。”

  柳姑娘这时也说道,“我娘也来了。”

  李娇娘带着大家,进了正堂。

  她看到,来的人确实不少,除了唐氏

王爷桃儿泻了

,还有柳夫人,还有一个少年和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那个少年长相,和赵琮十分的相似,眼神气质比赵琮要沉稳一些,年纪约莫着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中等个子,看他走路的样子,似乎会武。

  两方人一汇合,正堂里更热闹了。

  唐氏看到自家的两人小孙女,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搂进怀里,口里连连念着小心肝。

  柳夫人自去查看自家的一双儿女,发现都安然无恙,长长松了口气,“你们两个,差点吓死我了,你们究竟上哪儿去了?”

  赵琮眨着眼,看着朝他快步走来的少年,愣愣地,不知所措。

  “二弟?可算找着你了!”赵圭两眼泛红,将赵琮一把抱住。

  挺大个子的少年,竟哭了起来,“要是找不到你,我就……”

  哽咽了几声,说不出话来。

  他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但赵琮却是一脸茫然,回头看着李娇娘,“……娘?他是谁啊?”

  李娇娘温柔笑道,“快叫大哥。他是你亲大哥,他来看你来了。”

  “大……大哥?”赵琮还是一头雾水,被一个男子抱着,这感觉不太好,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推赵圭,“你……你松开我,我不喜欢被人抱着。”

  赵圭松开他,抹掉眼泪,哽咽着道,“二弟,跟我回家吧。”

  他打量着赵琮,虽然赵琮比走失时,长胖了些,高了一些,脸颊的肉明显地多了些,眼神也明亮了,但这打扮……

  实在没法看。

  衣裳的料子不及宫里不说,还浑身脏兮兮的,跟个叫花子似的。

  赵圭心里,很是心疼弟弟。

  他们从小没了父母,以为可以长久做伴,一辈子相护扶持走下去,可没想到,官家将二

超女刘莹

弟抱走了。

  才六岁的年纪,就要学习枯燥冗长的宫规,卯时起就要练字习文,而别的小孩,六岁的时候还在娘的怀里撒娇。

  他的二弟,记错宫规的下场是挨界尺!

  娘的怀抱,他没有享受到,哥哥的庇护他得不到。

  好不容易有个张嬷嬷对二弟好点,上头却说张嬷嬷太过于溺爱二弟,对他的学习成长有害,一根白绫处死了张嬷嬷。

  听说,张嬷嬷死的那一晚,二弟就高烧不止,险些死掉。

  那无情冷血的地方,为什么要他的二弟去?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