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文章友情文章

我被困在同一天十万年,千山暮雪2

2020-10-31 15:30:44 写回复
雨卿回头,看见一个和她年纪相仿,衣衫褴褛的少年怀里抱着几个雪白的大馒头一路狂奔。

  

kolybelnaja乌克兰

那少年一只手还拿着个馒头拼命往嘴里塞。

  吃得太急,再加上在奔跑,噎得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了,那模样甚是可怜。

  那少年没跑多远就被后面馒头铺的东家追上,拿着手里的棍子对着他就是一顿毒打:“老子叫你偷馒头,老子打死你这个偷馒头的贼!”

  那少年被打得惨叫连连,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却紧紧抱住怀里的馒头不松手。

  雨卿虽然觉得小偷该打,可这般打下去肯定会出人命。

  小偷之罪,罪不致死。

  可她向来明哲保身,怕惹麻烦,所以尽管心有不忍,但并未多事。

  倒是雨洁小孩心性,单纯善良,拉着她的衣襟乞求道:“四……姐……哥,你救救他好吗?”

  见雨卿犹豫不决,小雨洁跑过去对那个馒头铺的东家道:“大叔,我四哥有钱,让我四哥帮这个小哥哥把钱付了,你别再打他了好吗?”

  这小家伙,当她四哥开钱庄吗?

  雨卿只得走了过去,道:“大叔,放过他吧,你的损失我承担。”

  那个馒头铺老板闻言停了下来,脸上余怒未消,对她道:“这位小公子,你好心救了他,下次他还会来偷,他并不是第一次偷我家的馒头了。”

  雨卿只想尽快把事情解决了,息事宁人道:“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一共要付你多少钱?”

  馒头铺老板看样子是个本分人,掐指算着账:“这家伙一共偷了我们家七次馒头,每次至少要偷五个。

  就按五个计算,一个馒头两文钱,一共是……”

  雨卿已经心算好了:“一共七十文钱。”说着话,从身上掏出一大把铜子,数了七十文给馒头铺老板。

  馒头铺老板接过铜子,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替自己辩解:“我也并非那种心狠手辣之人。

  只是我小本生意也不容易,背后十几张嘴要吃饭,这小子隔三差五的偷,谁受得了哇。

  之前他来偷,我只是骂他一顿,从未动手打过他。

  这次他来偷,正赶上我老父病了,拿不出钱给他老人家

华伊沫素颜

治病,心焦得紧,所以才打了他。”

  说罢,叹气,转身朝自己的店铺走去,明明肩上什么都没有,可每一步好似负重一般沉重。

  雨卿摸了摸袖子里的碎银和铜子,追上去,往那个馒头铺老板手里塞了一小块四五钱重的碎银。

  馒头铺老板红了眼圈,郑重的向雨卿拱了拱手:“谢谢小公子~”

  雨卿心中五味杂陈。

  那么点碎银,恐怕只能给他老父请一次大夫、抓一次药,却值得这个中年汉子感动得几欲落泪。

  只能说,百姓的日子太困苦了!

  雨卿带着沉甸甸的心情转身,见那个偷馒头的少年抱着馒头,泪光闪闪的看着她。

  两人在骄阳下隔了两三丈的距离就这么两两相望。

  雨卿没有一点要责备他的意思。

  人饿得活不下去了,自然会铤而走险。

  那个少年忽然跪了下来,对着雨卿磕了几个响头,说着一口外乡口音:“公子的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请公子留下姓名住址,等小的给我娘送了馒头就来寻公子,从此

777mi

为公子做牛做马!”

  雨卿帮他纯属迫不得已,从未曾想过让那个少年报答,忙摆手道:“不用了,你赶紧去看你的娘吧。”

  那个少年又磕了个响头,这才站起身来,目光坚定道:“公子不肯告诉小的姓名住址,小的哪怕翻遍整个南平县也一定要找到公子,报答公子!”说罢,转身就跑了。

  站在不远处的沈兆涵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为自己误解了雨卿而深深自责。

  雨卿在现实社会里会买房,可在古代却对买房流程一无所知。

  思来想去,去了威远镖局。

  这类跑江湖的,黑道白道全都路子野,若得他们帮助,她就不会上当了。

  总镖头见雨卿一身男儿装束,笑着道:“你这模样俊俏得像仙童似的,若果真是个小郎君,不知要迷死多少小娘子。”

  雨卿笑了笑,说明来意。

  总镖头见她要房子要得急,皱眉道:“匆忙之间哪里能买到好宅子?即便能买到,价格也肯定不会便宜。”

  沉吟了片刻,道:“我看不如先租房住下,我再慢慢帮你寻摸合适的宅子,你看可好?”

  雨卿点头称谢:“有劳总镖头大叔了,那个……要多少佣金?”

  总镖头白了她一眼:“在你眼里我是不是掉到钱眼里爬都爬不出来了?这点小事我还收你佣金?”

  总镖头虽然和雨卿只打了两次交道,可这孩子给

文学

钱爽快,给他留下了好印象。

  所以给她帮点小忙他心甘情愿。

  雨卿知道跑江湖的人都讲义气,只要对了他的眼缘,别说帮忙买宅子了,哪怕两胁插刀他们都肯。

  因此道了谢,带着雨洁告辞。

  临走时,雨洁把手里的葡萄揪了几颗下来,鼓起勇气递给总镖头。

  总镖头因为常年走镖,身上充满了杀气,再加上相貌长得有些凶狠,小孩子们都很怕他,几乎没小孩敢跟他亲近。

  现在一个粉嫩漂亮的小女团子给他葡萄吃,他颇感意外,问:“你不怕我吗?还给我葡萄吃?”

  雨洁奶声奶气道:“怕,但是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我要给葡萄你吃。”

  总镖头笑了,接过她的葡萄问:“你怎么就认定我是好人了?”

  雨洁道:“你帮我们,你就是好人。”

  总镖头笑了,扬了扬手里的葡萄:“谢谢你的葡萄。”

  然后送了一粒葡萄到嘴里,觉得这葡萄分外甜。

  伪兄妹两个出了威远镖局,雨卿问雨洁:“怎么不吃葡萄?”

  雨洁道:“吃过啦,这些带回去给娘还有姐姐们吃。”

  雨卿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见了沈夫人也要给沈夫人吃,她帮了我们很多。”

  雨洁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回去的路上,姐妹两个边走边采摘柳条、叶子很长的青草。

  姐妹两个快要走到府衙时,那个偷馒头的少年忽然出现在她们面前,脸上有悲痛之色。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