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文章友情文章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100字

2020-01-11 12:54:51 写回复

《现实的社会建构》是一本由[美] 彼得·伯格 / [美] 托马斯·卢克曼著作,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8.00元,页数:284,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一):中国周刊好书榜-《现实的社会建构》

《现实的社会建构:知识社会学论纲》是二十世纪最杰出的社会学著作之一,是与《新教伦理与资本E义精神》和《自杀论》齐名的一部

原创文章

经典作品,是一部值得一读再读并且收藏的书。“对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西方人文社会思潮来说,‘建构主义’占据了近乎垄断的地位。人们普遍认识到,一些看上去刚性、客观和自然的制度、观念和知识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它们分明就是前人基于特定的历史因素和利益因素创造出来的,却蒙蔽了一代又代人。妨碍或引导人类解放进程的,原来不仅仅是那些给人们带来强烈价值感受的事物,那些看上去无关和无害的东西,往往更为要紧。 彼得伯格与托马斯卢克曼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完成的这本著作,开启了上述建构主义时代的简章。他们俩用清澈迷人的笔触,揭示了人是如何创造社会现实的以及社会现实又是如何创造人的。借助这种知识社会学的视角,当代人拥有了看穿物化、打破宿命的能力,也真正得以在理性的花园里树立起对于历史和他人的尊重与敬畏。”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二):给予人认识世界认识社会认识自己的一本书

我是断断续续读了一个月,所以 讲结构,讲重点

1.首先作者提出了问题,什么是现实?什么是知识p3,提出了知识社会学的分析对象是现实的社会建构p6,绪论说明了不同学者对知识社会学的内容性质的观点与学科研究内容对象的推进,提出知识社会学的理论来源来自于涂尔干的把社会事实视为物和韦伯的主观意义从结是认识对象,当然,在文中的后半部分,我还发现了马克思的辩证法

2.日常生活,每个人对日常生活都有不同的理解,此时此地,日常生活有日常生活现实,强调我们生活的日常生活具有时间性,日常生活中的互动意味着每个人都有特定的环境与文化内涵,而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在构成日常生活的知识尤为重要,语言可以被符号化,这个符号化也可以被称为客体化,人的经验通过语言跨越时间空间社会p51被客体化,语言对于社会经验被客体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3.在日常生活中,在社会环境中,人的有机体发展会受到社会因素的干扰p65,“在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中,人类有机体完成了自身的发展,这一过程也是人类自我的形成过程”,自我形成过程与有机体持续发展和社会过程有关

4.人的稳定秩序来源于制度化,也就是人的行为被不断重复后形成模式p70,但人和人相处的背景情景不一样,所以,当不同类型的行动者之间的惯例活动呈现为交互类型化时,制度化就出现了p71,对于人而言,制度社会是可见的,现实的,当人类活动的外化产品获得客观性的过程叫客体化p79

5.人的经验可以被留存下来,通过语言进行新一轮的传递,如果旧的经验不再重要产生了新的经验,就产生了新的正当化。人传递知识,不同的角色传递不同的经验,所有的制度化都包含着角色p94,不同角色有不同的知识的社会分配p97,制度化的模式和范围对应着不同的人

6.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三):随便记记

彼得伯格的现实的社会建构

这本是真真真真难找,第一次看划过笔记的影印版书,重点都标出来了适合懒惰的我,也莫名有一种和人有联系的感觉。虽然已经在各种地方知道了八九不离十,但社会构建主义者怎么能不读呢?

时间非常当代,也非常容易读,都是一些很基础的观点。

将现实定义为独立于意志之外的现象的性质。将知识定义为真实的,拥有特定特质的现象。绪论说比起哲学社会学更关注人,包括对于定义的问题的讨论,实际上就是说遵循的是人类主义和经验主义。处理的问题就是「知识」如何成为「现实」,也就是知识的「正当性」。

日常生活会将有问题的部分整合入没有问题的部分,细思极恐。客观化的事物构成了生活现实,其中包含符号和语言。日常社会知识由社会分配。

人建构了自身的本性,人创造了他自己。这完全是马克思说的人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习惯化和定型化形成制度,制度的客观性是人建构的,各制度间趋向关联。制度具有区隔性。语言为客观的社会世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强置性逻辑,并且是大量经验的沉积。提到社会自我,即习惯化的角色,类似佛洛依德超我。物化,即将人为的事物非人化。

合法化以正确性解释制度。合法化的第一阶段为语言体系,第二阶段为理论命题,第三阶段为理论,第四阶段为符号意义共同体。神学,哲学,科学都起到了维持共同体的作用。讲到作为共同体的知识分子,可以选择退回知识分子的亚社会中,从而形成情绪避难所哈哈哈哈。

社会从外化,客观化,转到内化。社会化即是个体融入客观世界的过程,是主观现实和客观现实的统一,次级社会化是一个已融入客观世界的个体进入社会新的部分的过程。从具体重要他人态度和角色中抽离的过程被称为概化他人。这时,人的外在内在事物开始相符合。重要他人在维持主观现实中起到重要作用。主观现实可以转变。这一部分逐渐心理学。

最后一个问题最近一直没想明白,逻辑是社会的经验的吗?还是先验的?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四):扫雷

1.前言页2行4:“我们在本书的最后也做了一些总结”应为“我们在绪言的最后也做了一些总结”。 2.前言页2行19:这里漏译but we want it to be judged on its own merits, not in terms of its exegetical or synthesizing aspects。 3.前言页4行5:“一位约德尔歌手”即Jodler,据原文作“约德尔”。 4.页8行5:“价值观”应为“价值”。 5.页9行22:据原文,“这种背景所孕育的精神气质”即the mood within which it arose,应为“孕育知识社会学的精神气质”。 6.页15行5:“有意识作用和无意识作用”应为“有意识功能和无意识功能”。 7.页17行18:“思想”应为“观念”。 8.页18行8:据原文,“科学知识的认识论问题”即epistemological questions concerning sociology itself as well as any other scientific body of knowledge。 9.页18行13:据原文,这里不是问句。 10.页19行14:“在理论层面重新界定它的经验研究任务”应为“在经验层面重新界定它的任务”。 11.页20行13:“神学”应为“神话”。 15.页30行14 16.页37行7:“紧迫性”即anxiety,据上文页39作“焦虑”。 17.页45行20:“身体语言”即induces,据上文作“指标”。 18.页49行50:据原文,“脱离此时此地的直接的主体性表达来传达意义”即to communicate meanings that are not direct expressions of subjectivity 'here and now',应为“将脱离此时此地的主体性的直接表达的意义传达出来”。 19.页53行2:“从象征系统一词中已然能够看出”即too name these is already to say that,应为“从这几个系统已然能够看出”。 20.页80行21:“事实”应为“现实”。 21.页83行21:据下文页113,“功能性前提”应为“功能性要求”。 22.页85行137:“把世界收纳进那些具有事实性的食物,即orders it into objects to be apprehended as reality。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五):学者推荐语

经过半个世纪了,这本著作依旧是理论性极强的经典作品,值得阅读。

透过现象学家阿尔弗雷德·舒茨的概念,两位作者让马克斯·舍勒和卡尔·曼海姆所经营的知识社会学传统有了巨大的转折,“知识”回归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世界被表述,显得更加贴近现实的生命情境。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本著作让原具德国风味的思想涂染上了美国实用主义与以塔尔科特·帕森斯为代表之主流社会学的色彩,深具反思性。译者文笔流畅、平实且中肯,可读性强。

——叶启政(台湾大学社会学系退休教授)

《现实的社会建构》是知识社会学的经典之作,也是社会建构论的扛鼎之作,更是社会学领域影响最大的著作之一。该书不仅将知识社会学的考察范围,从少数人关心的科学和理论知识,拓展到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用以指导行动的知识,而且以清澈、迷人的笔触,揭示了作为“客观现实”和“主观现实”的社会,到底是如何构成的,又具有怎样的特性。

细心品味,不难发现,该书融汇了现象学的洞察与人文主义的关怀。对于矫治社会学理论的退缩,该书至今仍有警示和启迪作用。

——成伯清(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该书虽然被视为“知识社会学”的经典之作,但实际上讨论的是社会学理论领域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即社会现实与个体存在之间的关系问题。该书也被视为20世纪中后期以来西方“社会建构论”思潮的经典之作,但在我看来,“社会建构论”这个概念已经由于被泛滥使用而失去了其明确的内涵和外延,因而也不能准确地用来描述该书在理论取向上的特点。借用一个更为适当的概念来说,该书应被视为社会理论中“互构论”取向的开山之作。作者在书中所做的全部论述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社会是人的产物,人是社会的产物,人和社会是相互建构的。这正是“互构论”的基本命题。因此,凡欲学习社会学理论、理解互构论者,都应当将本书作为必读之书。

——谢立中(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在那些被奉为学术经典的作品中,《现实的社会建构》并非系统缜密的鸿篇巨制,但其影响自出版以来一直在持续增长。它将舒茨关于生活世界的现象学思想融入社会学的话语体系,使现象学社会学摆脱了现象学哲学的印记,成为“人文社会学派”的宣言式文献。它主张社会学理论与知识社会学的同一性,在考察日常生活世界这一首要的社会现实如何被建构起来的同时,阐释了日常知识在现实的社会建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不仅如此,它对现实的社会建构逻辑的阐释,已被当代社会建构主义者奉为圭臬,深刻影响和改变了我们对贫困、教育、性别、越轨与犯罪、阶级或阶层、环境等新老社会问题的洞察方式。显然,无论是正在训练“批判性思维”的学子,还是致力于“理论创新”的学者,这本书都值得仔细品读。

——赵万里(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学系教授)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六):读彼得·伯格&托马斯·卢克曼《现实的社会建构》

作为一本理论书,本书对读者真的非常友好,很容易跟上作者的理论逻辑。

作为舒茨的学生,两位作者的观点跟舒茨可谓一脉相承。在讨论现实建构理论之前,作者用不少的篇幅介绍了所谓“现实”、“日常生活”等概念,为后面的理论阐述奠定论域基础、锚定方向。而在这部分中,常常可见舒茨的影子,例如现实的多重性以及日常生活现实作为“至尊现实”(paramount reality)、多重现实之间的跃迁(leap)过程,以及主体间性如何通过“面对面情境”建立,又如何在非面对面的同时代人或前代人/后代人中达成共享。对这些内容,作者的论述并不拘泥于其背后的哲学分析,以我对现象学社会学的有限理解,足够支持我较顺畅地消化这些观点。值得一提的是,本书副标题为“知识社会学论纲”,而作者之所以要先论述这些内容,是为了拓展“知识”的边界:试图将舍勒、曼海姆、默顿等人关注认识论和思想史问题的知识社会学传统,拓展到常识性的知识问题,即将知识社会学的焦点引向日常生活知识,要回答的是,作为支撑我们日常生活的那些知识是如何产生并维持的。

社会过程在这里被理解为3个步骤的辩证过程:外化(Externalization),客体化(Objectivation)和内化(Internalization)。这三个过程就是“现实的社会建构”过程,也是人们与支撑社会现实的知识之间的互动过程。在本书的论述中,表现为“制度”的建立和维持过程。

“外化”大致为制度的产生,作者在这里极力消除制度的先在性、自然性,而认为制度是人们在互动中,通过惯例化、类型化而形成的产物,有强制性的同时也有历史性。“客体化”发生于制度在代际之间传承的过程中,为了让下一代接受“我们”所创造出的制度,需要借助正当化机制,加强制度的客观性、外在强制性,使制度“硬化”。人们客体化制度时,在内容上常借助神学、哲学、科学;而在形式上借助“治疗”、“虚无”——尤其体现在对越轨现象的转译、吸收、纠正。“内化”则是初级社会化(获取日常生活知识)、次级社会化(获取“角色专属知识”)甚至再社会化(面对社会现实更替时)的过程,容易理解,在论述中常可见Herbert Mead的影子。

可见本书内容其实不难,而且本书抽丝剥茧非常清楚。可以看到的是,本书其实已超越了“知识社会学”范畴,所论及的是奠定整个社会学理论的终极问题:社会与个人的关系。而本书有明确的超越二元论的意思,如在最后提出要综合韦伯和涂尔干的传统,且要避免唯社会学和唯心理学的扭曲等。简而言之,作者的取向是互构论的(但更偏建构),并且他们认为“(日常)知识的生产与维持”就是透视这种互构关系的最佳棱镜。或许可以说,知识是社会学的一个常量,或者说,知识就是社会。所以,就像韦伯认为历史社会学不是社会学的一个分支学科,而是社会学研究最基本的必经之路一样,本书作者似乎也认为知识社会学也不是一个社会学分支,而是社会学理论的担纲者,是社会学理论的核心问题。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七):“理所当然”与“社会建构”

写书评之前先抛出两个问题:

频繁且大量的接触就一定能够消除偏见吗?

不同文明之间能够对话的基础在哪里?

如果以知识社会学的视角来看,我们认为自己所处的现实是“理所当然”的,因而当面对他人“理所当然”的现实时会感到质疑和难以理解,这时候就出现了沟通的障碍。

以一个新闻学子的角度出发:理想的、合格的新闻工作者不是要强化差异和隔阂,而是尽可能地搭建互相理解的渠道,这种互相理解不仅仅是多元声音的呈现,这远远不够,会流于纷繁嘈杂的声音而让大家不知该相信谁,这种渠道的搭建是更细致的呈现“为什么这个社会会把这种想法视作理所当然?”

以最近的香港事件为例,国内媒体称呼“暴徒”,外媒报道称呼“抗议者”,那么这两种称呼强调了什么,又遮蔽了什么?

媒体是不是要解释一下这种认知差异来自不同的政治背景、是否有历史渊源,去试图为不同文明搭建沟通的可能,赢得相互理解。

此外,偏见仅仅通过接触就能消除吗?

不一定。

一个很重要的角度是:本人是否放下自己的“姿态”而尝试去理解他人。

按照知识社会学的说法,我们应当时常反思自己的知识,保持一种相对的自我审视,不能仅仅把自己的当成最好的、理所当然的,高筑心房是很难得到共识性理解的。

[这也是为人处世的自我反思,曾经是不是太过于“孤傲”,而对团队的人不够信任,大包大揽,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所做的最好,以后应当尝试“主动”的反思,而不是等到某一个事件的冲击而“被动”的改变,那时候就已经伤害到一些人了啊~~]

延伸

一、《北京折叠》就是一种社会现实的割裂,这种割裂导致了不同群体思维的严重差异,而当“折叠产生”,剧烈的冲击往往会出现大乱子,因为各个群体的眼中的“现实”不一样,如何沟通,如何理解,如何谋求共处的和平?

以香港的“有房者”和“无房者”为例,有房者觉得自己的生活还蛮好的,回归大陆保持这种平稳很好,无房者觉得自己没有好的工作买房,租房压力很大,漫漫前途没有希望,都是现有的政治状态不合理,年轻人没有未来。

这两种“现实”而导致的“知识”一样吗?很明显不一样,这也就出现了“亲中”和“反抗”两种趋向,反观当下,未来国内对房产的处理依然值得关注,因为是否有房很可能不是居住这么简单,它也在建构我们的知识。

二、社会学研究人与人的交流,传播学也研究人与人的交流,那么传播学科的独特性在哪里?安身立命之本在哪里?

也许传播学研究的交流,其中之一的独特性就在于“媒介”。

传播学可以研究人们如何利用媒介交流,如何与媒介交流,媒介如何影响人的交流等等,这些都是其他学科较少涉及的,反观当下,媒介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一方面是我们通过媒介与对方的交流,了解到的是“真的”对方吗?还是人设?商业团队?

另一方面4G时代的媒介,抖音快手短视频已经让普通人与媒介的接触越来越频繁,大量普通人的生活被呈现,被观看,如果说最早的电影电视为传播1.0时代,有了微博以后明星的“日常生活”被表演后展示为传播2.0时代,那么如今传播的主体更大,影响范围更广,所有人都知道流量的价值,这个传播3.0时代又呈现着怎样的特征呢?这时候媒介的意义是不是就更值得被研究了呢?传播学科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呢?可以设想未来5G到来,网速快,流量多,可以支撑我们使用更多的“媒介”,从视频发展到虚拟物品,智能化家居联动,媒介的外延和内涵可以被拓展,那么人与媒介的关系就更值得被探讨。

读书漫想 | 以上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八):《现实的社会建构》一些梳理

本书作为社会建构论的开山之作,在社会学学者当中地位相当之高,这次重译也实属“千呼万唤始出来”。再版之后立刻就买了,一直听说翻译质量极高,可拖拖拉拉直到十月才开始读。这里打算将主要观点梳理一遍,并非为了澄清概念,而仅仅是尝试着运用多重视角以实现整体把握

一、日常生活现实-理论

本书在开篇即指出,“知识社会学必须关注社会中所有被当作‘知识’的事物”,而这些事物显然不仅仅包括“思想”领域,“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往往才是“知识”最具影响力的部分。日常生活的概念直接继承自舒茨,它是前理论的或者是非理论的、不证自明的。自此,本书作者就与曼海姆、马克思·舍勒等人的知识社会学区分开来,因为作者更关注人们“知”“日常生活”的过程。

首先是日常生活现实。

这的确是“客观现实”,它有自己的历史,并且这历史外在于个体经验,个体无法通过“自省”来理解,必须“走出去”加以认识。不过,这个现实并不是先验的,

原创文章

而是通过一系列“制度化”过程实现,这个过程内嵌于社会过程与社会互动之中。制度经由人的反思而表现出整合趋向(作者反复强调了这不是依据所谓的“功能性前提”)。

当然,日常生活现实也同样会通过社会过程与社会互动来确立自己在主观层面上的“不可抗拒”与“理所当然”,即通过于个体是“社会化”于现实是“内化”的步骤。

最终,个体是在客观化的日常生活(妻子、朋友、早餐、电车)中不断确认自身,进而不断增强对这一现实的主观认同(“世界即是如此”),这一主观认同反过来又强化了现实的客观性(经验上“可靠”的即是现实的)。

然后是理论。

在作者看来理论不是日常生活现实的对立物,而是用以在宇宙论的意义上在客观与主观两个层次中安置日常生活现实的工具。因而日常生活与理论就作为同一个过程的两个方面共同服务于一种现实的建构。

在客观化过程中,象征世界在最高的普遍层次上将制度秩序予以正当化,由于其天然的理论特性,当制度秩序的解释出现问题时,象征世界则会演化出一系列概念装置用以维护自身的正当化,神话、宗教、科学等知识体系属于这一行列。

另一方面,在社会化过程中,“所有宣称能够全面解释经验现象的认同理论”都属于某种“心理学”范畴,“心理学

原创文章

”同样构筑在一定的宇宙论前提当中,不过,相对于维护象征世界的概念装置,心理学更关心现实维度,并且“以一种可被察觉的方式直接地、强烈地影响着个人”--个人的主观认同。

二、微观互动-宏观结构

本书作者对微观互动的强调来自于米德符号互动主义的启发,只是作者将其放置在了宏观社会的框架之下。通过阐释了两者的辩证关系,实现了米德学派与涂尔干学派之间的打通。

一方面,微观互动既是客观化的起点又是内化的终点。以面对面互动为例,在面对面情境中对方是“完全真实”的,“他人甚至比自己显得更真实”(因为在互动中人对自我的反思不会像对方一样“共现”在眼前)。因此,我们会监控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并实时调节自己的行事,这使面对面互动极具弹性,关系也能保持着很高的灵活度。而这都导致了影响制度化的“惯例化”和“交互类型化”过程。

与之对应地,在初级社会化阶段,与其说孩子与重要他人之间的关系是通过面对面互动建立起来的,不如说是面对面互动决定了孩子初级社会化阶段的重要他人,在这个过程中重要他人向孩子中转了现实世界,使孩子获得最初的身份认同。

当然,即便脱离了面对面互动,这种日常生活现实的建构过程依旧依靠在微观互动,因为日常生活在本质上就是“主体间”的。

另一方面,正如制度化在正当化的过程中发展出了象征世界,社会也发展出了维护现实的相应宏观结构,作者在正式化一节的第三部分进行了阐释。

“现实是社会定义的,但这种定义也是具身的”,它依赖于一定的社会结构。同时,社会结构通过劳动分工和知识的社会分配与现实的客观定义互相影响。相应地,“对内化现象的微观社会学或社会心理学分析必须以内化现象的结构特性所做的宏观社会学解读为背景”。社会结构中的劳动分工与相应的知识的社会分配与个人的社会化成功与否密切相关,而个人的社会化结果又会通过制度化的方式对社会结构产生影响。

三、辩证法

前面已经表明,理论与现实、微观互动与宏观结构都是硬币的两面,两面之间存在着辩证关系,这种辩证关系实际上是文章想要表达的核心,作者在文末已经给予明示:“韦伯和涂尔干的理论立场可以通过一种社会行动的综合理论来统合,这种理论并不会伤害各自的逻辑”。外化-客观化-内化是持续的辩证过程,任何象征世界来源于日常生活又服务于日常生活的建构,正如几乎不会有完全成功的社会化但每个个体又都“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不仅在人的社会性范围内甚至在人的动物性与社会性的关系中都应用了这种辩证法,不得不感叹这区区二百余页展现出的理论雄心。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九):关于知识的三个小故事

01

2010年的一天,The Paper of Record的头条文章探讨了英国石油公司(BP)钻油平台的故障保护机制何以会失效,从而污染了墨西哥湾的原因。文章清清楚楚地解释了什么叫做“全封闭闸板防喷器”。“全封闭闸板防喷器,是两块坚固的切削装置……能够割穿钻管,封住油井挽救局面……”那么,这个防喷器怎么就差一点发挥了作用,以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文章扎扎实实无懈可击,对设备失效的那些时刻的描写细致入微,对石油行业抛出的那些借口予以了广泛的审视,并且也对因管理机构松弛而产生的内部流程问题进行了讨论。文章最后得出的结论颇具争议:故障保护机制,虽然听起来万无一失令人放心,但实际上却造成了一种非常危险的“单点故障”的可能性。

这篇头条真正的主题,其实是专家知识在解决复杂问题时的局限。

文章试图告诉我们,我们本可以为阻止灾难做些什么,但是要想知道哪些事情有用实在是太难。

人类的完美理论和理论的实际缺陷之间,存有多么大的不可避免的差距?

我们的知识中,有多少是依赖于我们愿意去相信的东西?

有哪些制度性的偏见,阻止着我们按照自己的所知去行事?

对那些腐蚀知识的力量,能否予以阻遏?

还是我们早该意识到,知识向来都被政治和贪婪所贬损?

02

约翰·厄普代克是一位优秀的美国小说家,作品包括“兔子四部曲”、“贝克三部曲”等,两度获得普利策小说奖。关于他的调查表明,厄普代克对自己小说中的场景做了详细研究,从丰田特许经营店的销售数字,到佛州汽车牌照的样子,每一项细节他都力求准确。厄普代克一向非常注意自己在公众之中的形象,用文章中的话来形容他就是“一个人把关的封闭社区”。但是,档案中透露出了厄普代克私人生活的大量细节,他保存下了自己所有的信件,甚至连他在哈佛大学读本科期间小测试的分数单都留着。这一切好像表明他准备好了在自己死后向世人端出一切。档案所展现的厄普代克,和我们自以为认识的那个厄普代克,两者存在很大的不同。例如,厄普代克留给外界的印象是,他几乎不怎么修改自己的文章,但是我们从档案中看到的他,却是一个会一丝不苟地修改自己手稿的作家。

这个故事留给我们的思考是:一旦艺术家们不再留下书面记录,我们将如何去理解他们?

正是厄普代克收集和保存的这些书面记录让我们看到,他虚构的小说其实是深植于他对事实的研究基础上的。

而且,正是他笔记下的这些勾勾画画,让我们看到了他在那些貌似毫不费力的著作后面,其实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然而,当作家们的草稿、标注都消失在虚无缥缈的比特洪流中时,我们将依赖什么去理解作家们?

没有这样的记录,我们怎么能够观察到厄普代克在早期的信件中,对朝鲜战争和麦卡锡主义其实甚少关注?

而假如个人的档案以后变得如同老化的硬盘上的那些磁性一样脆弱,那么我们又怎么能够仅仅通过观察里面没有提到什么,就可以了解一个人更多?

03

接下来是世界杯时一个足球运动员通过假摔来获取任意球机会的故事。文章指出,其实只要裁判去看一下视频回放,就能很容易地逮住这些“演员们”。不过那就会牺牲掉这项运动的流畅性和自发性,所以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文化上,国际足联都不愿意做出这样的改变。

我们当然可以将这篇特稿视为一个体育故事,但它同时也讲了知识在我们如今这个世界扮演了何等复杂的角色。

准不准确,到底有多大关系?

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让专家们介入,以便得到一个更好的裁决?

人类知识的不可靠,有什么好处?

我们愿意让专家们涌入每一个字面或者比喻(隐喻)的领域吗?

专家的意见难道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就让事情存有一丝模糊、一丝未知,会不会也带来什么益处呢?

《现实的社会建构》读后感(十):笔记(ing…)

绪论:知识社会学问题

本书的基本观点:现实是社会建构的,而这一建构过程正是知识社会学的分析对象。

关键概念:“现实”(reality)与“知识”(knowledge):“现实”是某些现象的属性,这些现象都是独立于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不能凭主观愿望使其消失);“知识”则是一种确定性,它确证了某些现象是真的并且包含一些具体特征。社会学对于“现实”和“知识”的研究旨趣,正是基于此二者在不同社会中所表现出的相对性。

“知识社会学”不仅事关人类社会的“知识”在经验上所表现出的多样性,而且事关一切“知识”在成为“现实”时所经历的社会过程。不管什么样的“知识”都是在社会情境中被发展、传播和维持的。在这样的过程中,一种理所当然的现实就凝结(congeal)在普通人面前,而这一过程正是知识社会学的关注点。换言之,知识社会学的分析对象就是现实的社会建构。

沿革与回顾:最早由马克斯•舍勒提出,德国特定的思想史和哲学语境是知识社会学的摇篮,直接的思想源头要归属于19世纪德国思想的三大发展:马克思主义、尼采哲学和历史主义。

知识社会学从马克思那里获得了它的基础命题: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一些核心概念也来源于马克思,例如“意识形态”(ideology)和“虚假意识”(false consciousness)。最重要的是,马克思的“下层结构/上层结构”(substructure/superstructure)概念,在马克思那里,人类思想扎根于人类活动(最宽泛意义上的“劳动”)以及这些活动引发的社会关系。只有将“下层结构”理解为人类活动,将“上层结构”理解为人类活动创造的世界,我们才能把握这对概念的意思。这一概念被舍勒吸收进知识社会学之中。

尼采的观点更多地隶属于广义的思想背景以及这种背景所孕育的精神气质(mood),尼采的反唯心论为人类思想的斗争工具论提供了更多的视角:思想是人类谋求生存与权力的工具。通过剖析“欺骗”(deception)和“自欺”(self—deception)的社会意义,并把“假象”(illusion)视为生活的必要条件,尼采提出了自己的“虚假意识论”。尼采将知识社会学称为“怀疑的艺术”。

以威廉•狄尔泰的作品为代表的历史主义是知识社会学的前身,历史主义重在强调,关于人类事物的所有看法都被相对性所笼罩,人类思想具有不可避免的历史性。历史主义者坚持认为,离开了其自身的历史脉络,任何一种情境都不可能被理解。

舍勒研究知识社会学的目的是带有哲学色彩的,他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门哲学人类学,以此来超越历史或社会本位观所包含的相对性。他的知识社会学服务于这一目的,其主要任务是清除相对主义的障碍,以便进一步开展真正的哲学工作。

舍勒强调,人类知识在社会中是以先验的形式呈现的,它先于个人经验并为其提供意义秩序。这一秩序尽管与特定的社会—历史情境有关,但对个人来说是一种看待世界的自然方式。这种秩序被舍勒称作“相对化的自然世界观”。

曼海姆相比于舍勒,带有更少的哲学“包袱”, 他认为,社会不仅决定着几乎所有人类思想的表象,而且决定着内涵。因此,不论我们要研究人类思想的哪个方面,知识社会学都大有可为。

理论创新:研究的是社会理论,而不是方法论:以前的研究过于局限,忽视了日常生活中的“知识”,常识性的知识才应该是知识社会学的焦点。

P24

第一章 日常知识的根基

日常生活现实是理所当然的,它简单地存在着,并不需要额外的论证。它就在那儿,不证自明,是一种不可抗拒的事实,我知道它是真实的。

第一节 日常生活现实

本书旨在对日常生活现实进行社会学分析,更准确地说,就是对那些指导人们日常行为的知识进行分析。

“现实”:社会中的普通人通过常识就可以感受到的现实。日常生活是人们所理解的现实,是一个具有主观意义的规整的(coherent)世界。主体间(intersubjective)的常识世界通过主观过程的客观化(日常知识的根基)才得以构成。

我们能意识到的现实是多重的,日常生活现实在其中最为突出,被称为至尊现实(paramount reality),日常生活现实是井然有序的,遵从安排好的模式,这种秩序对我们来说是客观化的,是一种客体。日常生活现实是围绕着我身体所处的“此地”和我当下的“此时”被组织起来的。

对个人来说,日常生活现实是一个主体间的世界,一个由我与他人分享的世界。这种主体间性将日常生活现实与我所意识到的其他现实鲜明地区分开来。

同日常生活现实相比,其他类型的现实以有限意义域(finite provinces of meaning)的面目出现。它们是至尊现实的飞地,至尊现实全方位地包裹着其他现实,其他现实中的意识不断回溯到至尊现实中。

日常生活现实具有时空结构,其中空间结构具有社会维度,时间结构具有强制性,在时间结构设定的坐标中,个体才能获得对每天的日程和整个人生的理解。

第二节 日常生活中的社会互动

在面对面互动中,通过“类型化图式”来理解他人,我们依据图式来理解他人、对待他人。所有类型化都带有匿名性,当社会互动越来越远离面对面的互动,类型化的匿名性会越来越强。

日常生活的现实可以被理解为“类型”的一种连续体,越是远离“此时此地”的面对面情境,“类型”的匿名性就越强。在连续体的一端是那些经常与我在面对面情境中深入交流的人,他们是我的“内部圈子”。在连续体另一端是具有高度匿名性的抽象类型。连续体中的所有类型汇聚到一起,搭建起社会互动的循环模式,社会结构由此形成。

第三节 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与知识

人的表现性可以被客体化,它们延展了制造者的主体过程,在面对面的情境中,这一过程为人们直接理解,超越了这一情境,它依然能够留存。在客体化中,符号化(signification),即人类社会对符号的生产,相对特殊且重要,因为符号的独特性在于它把刻画主观意义当作自己的明确任务。不同符号会聚集成各种系统,因而我们可以见到手势符号系统、各种人工制品系统等。

语言可以被定义为声音符号的系统,是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符号系统。特点:可分离性;“在场化”;

由于语言可以跨越多个维度(时空、社会),因此可以在日常生活现实的不同部分之间搭建桥梁,并把自己整合成一个意义整体,借助这种跨越,语言可以把远离“此时此地”的事物“在场化”(making present)。

语言搭建起意义的语义场,在语义场中,个人经验和历史经验被客观化并被保存和积累,形成一个社会知识库(social stock of knowledge),其中仅有实用功能的处方知识(recipe knowledge)占有显著地位。社会知识库可以为日常生活提供类型化图式,这种日常知识具有关联结构(relevance structure),这由个人的实用旨趣和社会中的位置决定。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