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文章友情文章

王爷不要了好深马背上,乱战门

2020-10-14 14:35:29 写回复
  弗洛雷斯·旺达教主的私人冥想室,自然也是这个瑟罗古城中防备最森严的地方。譬如说,大门明显就是用军用装甲做的,而且还不知道设置了什么机关。哪怕是现在已经没有守卫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暴力破解的。

  至少,余连穿着的这身杂兵小队长级的龙骑兵装甲,是没什么能破坏它的武器的。

  想到这里,他便直接摸出了光剑。雪亮的光刃就如同烤烫的餐刀切割豆腐似的,几乎没有感受到任何迟滞感,便轻而易举地深入了装甲大门之中。

  装

美女禁区

甲的大门开始发红,冷硬的金属就像是融化的蜡烛似的一点点剥落。半分钟之后,足够身披动力甲的人穿过的通道就形成了。

  大门之后却竟然是一个装修得相当雅致的门廊,而且还是联盟的海洋风格,像极了一个高档会所或度假别墅的门厅。

  在古朴沧桑的瑟罗古城搞出这么个档次的居住环境,还是颇费点功夫的。弗洛雷斯·旺达教主还真是不委屈他自己,不过本质上也是个不矫情不做作的人啊!

  “左边,第一个……”石AA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刚才的悲伤只是一个错觉似的。

  余连没有停留,直接推开左边的小门,便又露出了一段阶梯,走到了尽头,便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实验室了,总体也有个三五百平的样子,很有条理地安置着各种一看就很有科技感的设施。忽略掉那些电脑、试管、培养皿和别的高大上的机器,最显眼的便是房间中央的一个大号的水晶柜,里面装满了浑浊的液体,其他的便看不真切了。

  余连抽动了一下鼻子,叹息了一声。他的身体素质和感官现在已经很难算得上是普通人类了,嗅觉也在强化的范围之内,自然闻到了那里面的臭味。浓酸和腐蚀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形成的,让人作呕和心悸的气息。

  旺达不可能任由这些充满了未知信息和大量知识的寄体原虫落到敌人手中,在撤退之前一定会做出安排,。他或许没办法带走这么多寄体原虫,但只要派上一两个死忠往水晶柜里添上一点料,就能把首尾彻底处理干净了。

  “水箱里被倒入浓酸。”余连对石AA说。

  “这样啊,确实,这样就不可能还有同族活下来了。”石AA道。他的情绪依然非常平静。

  “我觉得……现在这个场面,对于你来说,怕是太恐怖了吧?我还是把视觉共享关闭了吧。”余连道。

  “……放心吧,我和您们哺乳动物的道德观还是不同的。通过神经元,我们是可以共享知识和信息,某种意义上,我们所有的族人都是一心一体一德。所以,只要还有一个个体存在,我们的族群就没有灭亡。只要族群没有灭亡,它们就也没有死亡。”

  何必把嘴硬都说得那么问题呢?余连想。

  别逗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寄体原虫吗?知识和信息只能代表客观的资讯,又不能代表主观的认知。共享信息只是你们交流的方式,但每条虫却又有着不同的意识,不同的三观,不同而独立的个体。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们和我们这些直立行走的社会性智慧生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么,你又为什么不能悲伤呢?

  “我觉得,你大可以哭一场!反正这里只有我在,男人哭了也不是罪。”

  “第一,我没有泪腺。第二,我也不是男人。我们原虫是没有性别的。”

  “哦,那你就用你自己希望的方式缅怀一下吧。不要拒绝,也不要故作坚强!共情心和同理心其实也是智慧生物的标志,你应该明白的。”

  石AA沉默了一下,这次没有反对:“……多谢。”

  余连再次感受到了这条寄体原虫深沉的悲伤情绪。它确实在悲伤,但和人类不同的是,这样的悲伤中带着一种恳切的思念,却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思念。至少在死亡这个问题上,这些软体动物,是比直立行走的哺乳碳基生物要坦然得多。

  它也没有怀念太久,很快就恢复了情绪:“这里,还有旁边的观星室和资料室,应该会留下一些对你有用的资料!我带你去。”

  余连点了点头,却又道:“你以前告诉过我,旺达只是挖出了你们一部分,大部分应该还成眠在萨尔文伯爵留下的秘密实验室里。那地方在哪儿?鲁米纳星球的某个地方?还是新塞维利亚?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在过往的一段时间里,石AA非常配合地愿意回答余连所有的问题,但唯独只有这个例外。余连没有主动问,石AA也没有主动说,一人一虫在这方面好像还挺有默契的。

  可到了这时候,也确实是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我能问问吗?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研究工具?试验品?还是武器?”

  “呵,我已经是第三环了,而且还掌握了灵魂迷宫。虽然我们是在用精神直接对话的,但想要骗过您还是挺容易的。”余连道。

  “我知道啊。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您的品格了。”石AA的情绪有些波动,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哀求和凄凄惨惨的悲伤。

  余连觉得,就凭着情绪感营造的水品,这家伙在自己的同族中就一定是个顶级的“话术”大师和外交家。

  不过,大丈夫又有何事不可示于人呢?自己原本就不准备欺骗对方,便道:“大概是非典型的研究员吧。你们同族自身的神经元网络就是最大的共享数据库,另外,我知道你们的专长是在生物方面,还有相当优秀的天生计算能力。这样的能力,放在其余科学领域方面,也会非常得力的。”

  “我们可是没什么想象力的,只要见到的事,才能架构。正因为如此,造物主才觉得我们其实是失败品。”蛞蝓虫道。

  “啧,你们都已经有了这么鲜明的认知和个性,还管那劳什子造物主说的话做什么?你们还在之类,他现在在哪儿呢?”

  石AA陷入了沉默。

文学



  余连却继续道:“我一直有个异想天开的梦想,希望这个宇宙回到科学发展的正轨上来……是的,我认为,就算是灵能也应该是属于科学的一部分。可偏有人将它神秘化和玄学化了。所以,你难道不觉得,宇宙其实已经陷入了停滞了吗?你上次苏醒的时候,是萨尔文伯爵的时代,是伊兰瑟尔大帝刚刚登上帝位的时代……那也真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啊!可是,一百五十年后的今天,当你苏醒了以后,有察觉

陆玲老公

出任何质的变化吗?”

  石AA继续沉默中。它觉得,自己只是个寄体原虫,让他研究一下正经的自然科学也就罢了。那些不正经的社会科学和哲学,实在是超出能力范围了。

  当然了,他至少明白,对方并不是把自己试验品了。

  “每个时代的先驱者和探索者都是有一颗迫切希望改变的心的!你们的造物主应该也是如此……所以,达瓦里希石AA,要一起来吗?”

  “……没有太听懂。”石AA的情绪显得无比诚恳。

  “……”

  “我说过了,我们没什么想象力,没见过的东西就是想象不出来。那么,就请您让我们见识一下吧。”

  “……剩下同族成眠的实验室,在鲁米纳星球的霞丘附近,具体坐标是,这是帝国星球地图的坐标。你到了那附近,应该可以看到三座直挺的山峰,当它们的影子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入口激活程序才会启动。口令是‘万灵皆虚,万物皆实,真理唯一’,要用帝国宫廷语来念。”

  “……”好特么中二的口号,另外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嗯,会是在哪里呢?余连的心沉了下去。他的经验告诉自己,反是听起来有点熟悉却总是想不起来的言语、口令乃至于,十有八九是有蹊跷的。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石AA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更多了。

  余连选择相信对方,便暂时将疑虑压在心里,便开始在石AA的指点下,忙碌了起来。

  旺达教主确实是派了自己的部下收拾手尾,但或许还是太长促,还是没有收拾干净。余连就破解了对方的信息终端,找到了一些不是太重要的文件。

  譬如说,两个秘密银行账号总共4亿3000万信星的存款;再譬如说,万灵教和一些共同体政商之间的来往证据和交易流水;再再譬如说,远岸星云的一些不稳定重力井的参数列表和开启周期。

  “真是帮了大忙了!”余连欣喜若狂,觉得这个参数列表绝对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

  某种意义上,这甚至可以被视为一幅数据化的星图。

  “……这其实只包含了远岸星云很小的一部分数据,我知道的比这详细多了。”石AA道。

  “我知道的说不定不会比你差。可这是最好的借口啊!不明白?呵呵,我的蛞蝓虫朋友,你要学得还有很多呢。”

  随后,余连又找到了三瓶没开封50年的圣尊酒和一盒抽了两支的顶级绿庭湾鱼雷,再次确定弗洛雷斯·旺达教主真的是个尊重自己欲(喵)望的大俗人真汉

凤凰成仁

子啊!

  相比起来,在沙发底下某格暗格里发现的一小袋帝国金龙币,都可以被视为添头了。

  收获颇丰啊!

  此时此刻,弗洛雷斯·旺达教主当然不知道自己残留的家底都被搬空了,当然就算是知道也无计可施了。

  现在,刚刚从光和热的冲击波中逃过一劫的他,悲切地看了看浑身冒着烟倒地不起的柯尔摩一眼,还想要迅速退回到通道里面,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

  在地雷爆炸的瞬间,一发爆矢弹也呼啸着击中了他身后的通道入口,坑道顿时当场塌方。

  紧接着,便又是一阵密集的弹雨,雨点一般砸在了纳米机器展开的盾牌上。

  对于一个五环大师,这点射击带来的动能冲击根本不痛不痒,可却足够憋屈了。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弗洛雷斯·旺达!你已经被包围了,请放下武器,马上投降!”一个声音从远处伴随着枪声飘了过来。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