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轻点人家被你日出水来了

2020-08-07 11:36:06 写回复

时临渊:“……”

男人眉梢微抬,眸色更加晦暗的看她。

众记者第一次感受到“打脸”两个字怎么写。

“临渊,我是被陷害的,是安好她骗我来这里的!”祝念晴立即被祝安好的举动激怒,委屈的指着她控诉。

祝安好抬起眼眸,看着此刻委屈巴巴的女人,浅笑:“姐,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平时我背锅背惯了,但这件事……你想让我背锅,也得提前通知我一声啊!”

“祝安好,你还敢狡辩,明明是你打电话让我来的!”

祝念晴脑子反应过来,变得理直气壮。

“哈?”祝安好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明明是你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啊,通话记录可不会撒谎哦!”

“不可能!”

祝念晴在床上扒拉一下,找到自己的手机,“明明就是你给我打……”

等她打开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就没声了……

“哎呀,这通话记录明明是从祝大小姐这拨出去的啊?”伸长脖子的记者插嘴。

“不是的……明明是……”

“没想到祝大小姐是这么随便的人啊!”

“祝小姐,方便回答一下,是怎么跟床上这个男人认识的吗?”

“你们只有肉体关系,还是存在什么交易?”

记者们的问题再次蜂拥而至。

“临渊,帮帮我……临渊……”

祝念晴裹着床单从床上滚落,扑向时临渊,准备去拽男人的胳膊。

“哎呀,我脚腕疼得都要站不住了,老公,你真的忍心的哦?”

祝安好适时的一倒,整个软绵的身躯就倒进了男人的怀中,把祝念晴隔绝在外。

此刻,时临渊目光如剑,根本没有理会从床上滚落的祝念晴,只垂眸盯着她。

祝安好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的男人,高大挺拔,英俊深邃。

不知怎的,看的深了,心跳竟跟着快了起来,脸颊泛起了热气,就是这一刹那,她在害羞什么?

上一世,跟他夫妻那么多年,祝安好竟没发觉时临渊原来这么好看,对上那古井般的眼眸,仿佛瞬间就能让她沉溺……

“临渊,求……”

下一秒,男人手臂一抬,将祝安好打横着抱起,看都未曾多看祝念晴一眼。

心跳又漏了半拍。

她原本只是想抱一抱时临渊气祝念晴,没想到这男人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主抱她。

上一世,她面对顾州泽好像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脸颊的热气蒸腾起来,她觉得丢脸,干脆把脸埋进了男人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淡淡的薄荷味。

在记者围攻下,顾州泽知道事态失控,早早的就先撤了。

祝念晴成了媒体围攻的对象,但谁都没在意,躺在床上一直晕着的那位许总早就醒来了,他在装晕。

妈的,顾州泽这小子敢算计他,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祝安好被时临渊有力的手臂抱进车里,心里正美滋滋的冒泡。

“回海棠公馆。”

时临渊吩咐周燃开车。

 

周燃一愣,抬头看后视镜:“不回医……先生,你的伤!”

周燃脸色一变,扭头看着先生肩头被血浸透的白衬衫。

一定是抱祝小姐的时候伤口又崩裂了。

这个祝小姐就是个灾星!新婚之夜,竟然拿水果刀捅伤先生!

这才新婚第二天,在外面闹腾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害得先生伤没好就从医院出来“捉奸”!

虽然情报有误……

“什么伤?在哪里?”

没想到,祝安好反应更快,慌乱的松开男人的腰,一抬头就看到时临渊肩膀上被鲜红的血液浸透的白衬衫。
 

猩红的血,刺痛她的眼睛。

她一共拿刀捅过时临渊两次,一次是新婚之夜,一次是她被烧死前。

&ldqu

小说文学

o;轰”的一声,画面重叠!

新婚那天,祝念晴塞给她一把水果刀,说只要她坚持到第二天,顾州泽就带她一起私奔。

偌大的婚床上,被时临渊的血染红,一片狼藉。

“医院……快去医院啊!”

祝安好一片慌乱,冲周燃大叫。

对不起,对不起。

她心里默念了无所次对不起,时临渊,这一世她不会再犯浑了。

周燃被吼的一愣,立刻准备调转车头。

“回海棠公馆。”时临渊却语调冷郁的吩咐,脸上比刚才更加阴沉。

“回公馆干什么,伤口在流血,去医院,我们去&

小说文学

hellip;…啊……”

祝安好肩头一沉,被男人用力的压在了车窗前。

“祝安好,你给我安分点!”

头顶,一道阴影垂下,时临渊瞥了一眼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声音冷沉的笼罩下来,带着怒火:“我没有被你捅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嗯?”

她仰起头,几乎能闻到血腥的味道,眼眶迅速红了。

“时临渊我没有想杀死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dquo

小说文学

;

所有的情绪像是开闸的洪水,瞬间迸发,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祝安好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情绪崩溃,上一世她错过了太多人,被祝念晴欺骗,一直冤枉时临渊,现在回想起来,她怎么能做出那些事情来……

为了一个心理阴暗歹毒的顾州泽,她做错了太多。

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摆。

时临渊一怔,看着忽然哭得很凶的女人,手臂抬起,条件反射的想拍她的肩头安慰,最后却垂了下去。

“祝安好,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他不信她。

祝安好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知道,时临渊现在不信她。

周燃看着眼前这迷幻的一幕,脑袋冒出无数个黑人问号。

这祝小姐又憋什么坏招儿呢?

“先生……去医院吧?”周燃再小声提醒,打破车厢里的平静。

时临渊余光淡淡瞥过女人脚踝的红肿,冷声吩咐:“回公馆,把家庭医生叫来。”

“好的!”

周燃松一口气,开始往海棠公馆的方向开。

一路上,祝安好乖的跟小猫似的,她心里怀着愧疚,眼睛红红的也不敢说话。

车,停在公馆里。

她自己推开车门下车,外面的空气有些凉,忍不住吸了吸哭红的鼻头。

清冽的气息拂下,很快将她笼罩。

祝安好刚抬头看到男人完美的下颌线条,脚下一空,就又被打横着抱了起来。

“时临渊,你放开我,你的伤在流血……”

“闭嘴。”

男人脸色微冷,轻声斥她,心里又觉得一片柔软。

他从未见过祝安好这么乖巧,像极了姜沉家养的那只宠物猫。

祝安好不敢再动,在周燃要杀死她的眼神中,就这样被时临渊抱着穿过客厅,上楼回主卧。

“别……不用,时临……”

“不用什么?不是脚腕疼的站不稳?”

时临渊抓着她的脚踝,检查了一遍,见只是稍稍有些红肿,强势的帮她擦药酒。

温热的手掌在她的脚踝来回的摩擦,像被羽毛波动了心脏。

他的侧脸真好看,鼻梁很挺,睫毛黑长,剑眉上散落几缕短发……

“看够了么?”

猝不及防的,时临渊抬起头,四目相对。

祝安好愣了半晌,尴尬的瞥开目光,不承认:“我没看。”

她觉得,自己上一世好像漏掉了什么,整日在忙着惹怒眼前这男人,闹着跟他离婚,从没好好看过他一眼。

“先生,家庭医生到了。”陈姨领着医生上来,脸上有点为难:“……祝大小姐在楼下,说要见您……”
 

祝安好一听祝念晴来了,脸上的笑微敛,甜甜的开口:“老公,我帮你包扎伤口好不好呀?”

她这话一出,站在一旁的周燃和陈姨立即慌了,满脸复杂。

这祝小姐又想做什么?难不成嫌先生伤的不够重?

“先生,医生在这呢……”

周燃硬着头皮提醒。

“那让医生先检查,然后我来帮你包扎嘛,刚才你也帮我涂药酒了,礼尚往来,对不对?”祝安好立即道。

总之,就是要拖住时临渊,让祝念晴慢慢在楼下等去吧!

男人抬眸,看了医生一眼,默认。

周燃往前半步,幸好被陈姨偷偷拽住了。

祝小姐可真是个祸水……红颜祸水……

…………

祝念晴此刻已经换了一身漂亮得体的淡粉色连衣裙,焦急的在客厅里等着。

这次一定要洗白自己。

只是,她都等一个小时了,时临渊还没来。

“临渊怎么还不来,那我自己去楼上找他吧!”

她一副公馆女主人做派的就要往楼上走。

陈姨拦住:“祝大小姐,抱歉,先生说了,让您在客厅等着。”

祝家这两姐妹,可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让开!你算什么东西,敢拦我!”

祝念晴脸色一沉,一个佣人也不敢这么跟她说话!

“陈姨,我老公刚睡下,什么阿猫阿狗的在楼下吵闹啊!”

祝安好余光轻慢,脚下踩着毛茸茸的软拖缓缓从楼上下来。

祝念晴仰头,不见时临渊下来,有些不甘心,高声道:“临渊,你在楼上吗?”

她说着作势还要往楼上去。

“站住!”

祝安好脸色一冷,“祝念晴,不是你的东西,就少妄想,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

祝念晴看着她突然一寒的眸子,竟有一瞬间觉得她像是换了个人。

不是她的?怎么不是她的?时太太应该她才对!

“祝安好,今天酒店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祝念晴狠狠拽住祝安好的手腕质问。

“酒店什么事情?不就是你跟一个油腻男人睡了嘛,你要是怕媒体报道你乱搞,你就对外宣布那个胖子是你男朋友不就好了!”

祝安好眉眼含笑,只是唇角挂着明显的嘲讽:“大家也只会觉得你品味比较差而已!”

那个老男人,哼,休想!

祝念晴气的扬起手臂,就要给她一耳光。

“啪——”

祝念晴一侧脸颊瞬间火辣辣的红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祝安好。

“死丫头,你敢打我?”她捂着脸颊,眼中有怒火迅速蹿升。

“怎么就不敢了?难道我要一直当个受你们母女欺负的傻妹妹!”祝安好一把甩开她的手腕,脸庞冰冷的弧度晕开。

“祝安好!”

祝念晴咬牙切齿的一声,就要上前冲过去还回这一耳光,抬头却看到男人朝她们走过来的身影。

“临渊,救我……”

祝念晴声音忽然变温柔可怜,身体一仰,往后摔出去。

时临渊下来了。

祝安好看着眼前这情形,简直不屑跟她玩,多老套的方式,还想跟她斗?

“姐……你推我干什么……”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