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日本屎宴,rct699

2020-12-26 10:13:09 写回复
  和正在滑入深渊的大英帝国相比,南部非洲就像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富有生机,罗克理想中的南部非洲正在变成现实,每一个南部非洲人都能深

蔡康永男友

刻感受到。

  不过英国政府比罗克想象中无耻很多,八月份,温斯顿被斯坦利·鲍德温任命为不管部部长,然后出访南部非洲。

  这已经是温斯顿第二次担任不管部部长这个职位了。

  “恭喜你重返内阁——”罗克的恭喜听上去更像是揶揄。

  “又不是重新担任首相,有什么好恭喜的——”温斯顿不以为意,不管部部长位置再低,那也是内阁大臣之一。

  温斯顿来到南部非洲的目的还是为了法瓦尔特钢铁集团,斯坦利·鲍德温除了温斯顿,也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这个问题你得去找亨利,找我没用。”罗克推得一干二净,劳工联合会都起诉法瓦尔特钢铁集团了,法瓦尔特钢铁集团自然也有权利反击。

  “我要是直接找亨利有用,还来找你干嘛?”温斯顿也知道亨利不好惹,对罗克还可以明之以理,对亨利那就只能诱之以利

被学生砸伤老师离世



  可是英国政府又拿不出可以交换的利益,这就很尴尬。

  也不能说拿不出,亨利也提出过要求,只要本土企业承诺只使用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钢材,那亨利就同意恢复到以前的价格。

  这种要求英国政府是不敢答应的,先不说现在还推崇自由贸易的英国政府有没有权利代表本土企业做出这个承诺,斯坦利·鲍德温也明白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要不然英国本土企业就只能任由法瓦尔特钢铁集团宰割。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劝亨利被攻击了也不要反击?做人不能太劳工联合会——”罗克冷嘲热讽,也难怪温斯顿不想直接去找亨利,这样的要求,确实是需要脸皮厚到一定程度才能提得出。

  问题是英国政府还真就这么认为的,大概在斯坦利·鲍德温意识里,南部非洲还是英国的殖民地,会满足英国政府的任何要求。

  “你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劳工联合会造成的,和内阁没有任何关系。”温斯顿咬牙切齿,劳工联合会装个那啥就跑,结果还得英国政府擦屁股。

  如果擦得不干净,那又再次证明本届政府能力不足。

  “谁说没关系,难道伦敦地方法院就一定要受理这种案件吗?就算是受理,难道也要一定判定劳工联合会胜利吗?”罗克才不信英国政府在这起诉讼中什么都做不了呢,只是不想做罢了。

  既然当初坐视法瓦尔特钢铁集团被劳工联合会攻击,那么现在就不要怪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反击让英国政府难受。

  难受就对了!

  “你也知道,政府不能干涉司法系统

文学

的运行——”温斯顿也是很无奈,这又是三权分立的锅。

  “哈哈哈哈,亨利可是南部非洲司法部长,现在你说政府不能干涉司法系统的运行——”罗克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英国的三权分立,也就那么回事儿。

  英国的政治制度,只证明一件事,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三权分立和两党制多党制一样,都是既得利益集团维护统治地位的手段,要说多先进那也未必,可是现在英国人自己都信了,而且还深信不疑。

  英国的两党制形成于17世纪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对于曾经的英国,确实是起到了积极作用。

  可现在都已经20世纪了,还抱着17世纪的东西不放那就说不过去,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总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进行一些调整。

  调整不过来怎么办?

  那就只能推倒重建。

  现在英国人肯定不认为他们那一套到了必须推倒重建的地步,不过没关系,时间会逼着英国政府做出改变的。

  “好吧,好吧,在这起案件上,内阁的反应确实是有点迟钝,不过别指望内阁会承认错误,大英帝国永远没错。”温斯顿也找不到说服罗克的角度,干脆直接耍赖。

  “呵——”罗克不怕温斯顿耍赖,晚上直接安排温斯顿和亨利见面,见面的地点就在基钦钠的总督府

任娇跳楼



  这是温斯顿要求的,基钦钠再怎么说也是英国驻南部非洲总督,在这件事情上,基钦钠应该比较倾向英国政府。

  结果基钦钠的态度比亨利更恶劣,骂完斯坦利·鲍德温骂拉姆齐·麦克唐纳,骂完国会骂伦敦地方法院,在基钦钠嘴里,现在的英国国内,除了英国国王之外没一个好人。

  这个地图炮开的有点猛,基钦钠虽然没有直接骂温斯顿,温斯顿却听得满头大汗。

  这老军痞骂人的词汇还是挺丰富的,罗克听了都大开眼界。

  “——亨利,你在怎么样也是大英帝国的法瓦尔特勋爵,所以适当的退让是必要的。”基钦钠总算没辜负温斯顿的厚望,发泄完之后果然还是帮英国说话。

  “我的爵位是国王授予的,又不是本届内阁授予的,和内阁有什么关系?”亨利也是态度坚定,在金钱面前,总督的面子也不好使。

  基钦钠直接向温斯顿摊手表示无奈,话我是说了,亨利不听我也没办法。

  “亨利,你得知道,如果工党上台,那么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利益会受到更大的影响。”温斯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座的各位其实都是贵族,严格说起来都是保守党立场。

  “呵呵,你太高看工党那帮人了,就算工党上台,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利益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亨利看不起英国工党那群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真有本事向俄罗斯人学习啊——

  别看工党口号喊得震天响,上了台之后还是和保守党一样,要讨好英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否则英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就会让工党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

  这也真不是开玩笑,另一个时空拉姆齐·麦克唐纳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提出的各种政策,居然在英国下院没有赢得过任何一次通过,能做到这一点也是不容易。

  所以英国首相这个位置也是很憋屈的,尤其是在英国下院没有多数优势的执政党,就算当上首相也是摆设。

  “不不不,亨利,我们要警惕这种趋势,不能给工党任何机会。”温斯顿是个坚定地反那啥主义者,一辈子都是,尤其是对工人罢工上,温斯顿的态度非常坚决。

  世界大战期间伦敦工人举行罢工,当时还担任海军部长的温斯顿曾经建议首相用机关枪对付罢工的工人,幸好当时的英国首相没有疯。

  当时的首相劳合·乔治,现在依然是英国自由党党魁。

  “就算没有拉姆齐·麦克唐纳,也会有菲利浦·斯诺登——”罗克冷笑,俄罗斯人推翻沙皇之后,又挺过了多国联合干涉,现在已经成为整个欧洲警惕的对象,这才是温斯顿讨厌工人运动的真正原因。

  温斯顿虽然是最伟大的英国人,也有他自身的局限性,他并没有打破常规的勇气,只能随波逐流。

  “如果工党上台,那伟大的大英帝国就完了,我们绝对不能任由这种事发生。”温斯顿态度坚决,他出生于贵族阶层,具有天然属性。

  “那就不要给劳工联合会扩大影响力的机会啊——”亨利也冷笑,英国政府坐视劳工联合会起诉法瓦尔特钢铁集团,肯定也有试图摘果子的意思,只不过这个果子不好吃,而且上面还满是毛刺。

  可是自己摘的果子,就算再不好吃也得硬着头皮吃。

  “亨利,如果你退让一步,内阁会从其他方面给法瓦尔特钢铁集团该有的补偿。”温斯顿主动让步,英国政府需要一个台阶。

  亨利还没有说话,罗克就很不爽。

  噢,法瓦尔特钢铁集团让步,英国政府就可以从其他方面补偿,那之前罗克也让步了,英国政府为什么不补偿?

  一碗水要端平,做人不能太双标。

  “比如说——”亨利不见兔子不撒鹰。

  “比如说会增加从法瓦尔特钢铁集团采购原材料的比例,这样单位利润虽然下降,总利润还是不变的。”温斯顿自己也很无奈,他也是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股东——

  “怎么可能不变,明明一吨钢材能赚100,为什么只赚99?”亨利冷漠,这才是标准的资本思维,少赚一个大子儿都不行,罗克那种已经超脱了资本思维这个范畴。

  罗克是在将整个南部非洲当做一个企业去经营,所以赚多赚少真的无所谓。

  说这话也是因为金钱对现在的罗克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罗克有更大的追求,所以才能这么洒脱。

  亨利和小斯、欧文,就没有罗克这么明确的主人翁思维,如果不是南部非洲在很多方面做出了明确要求,那亨利和小斯、欧文,就是那种宁愿把牛奶倒河里也不卖给穷人的资本家。

  ps:抱歉晚了点,差点犯了个大错误,码字的时候码得爽,然后就忘乎所以,还是要警钟长鸣——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