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超熟女,千山暮雪2

2020-11-05 10:08:06 写回复
“麻烦两碗羊汤两张金丝饼。”

  白勍扫码付了钱,落座。

  “多少钱,我给你。”荣长玺拿手机。

  白勍笑了两声:“这点东西我还请得起。”

  荣长玺皱皱眉头。

  要是说他觉得白勍哪里不好,就这股劲儿。

一洞两棒15P



  自来熟不说,还带着一股不应该属于女人的劲儿,叫什么?豪爽?

 

文学

 回头他得买点什么叫他奶转手替送一下,这种欠人钱欠人情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愿意做。

  他个性,一就一二就二,可白勍呢总是在这方面稀里糊涂,他又没办法说,只能私下想办法把所谓人情尽量填平。

  一顿饭而已,他不是花不起这个钱,明明AA就好,她偏要请。

  叹口气。

  “晚上没吃?”他问了一句。

  “吃了,侯延搬家请我去他家坐了坐。”白勍也就那么一提。

  手艺是差的有点多,饭菜做的不香。

  可能人真的就没有十全十美的。

  饭菜做的不好呢,她也还是愿意。

  “那还吃。”

  “一点点而已,不碍事。”

  荣长玺:……

  也不能理解吃过晚饭还要吃的女人。

  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吃过饭白勍把他送到橡树庄园那里,荣奶奶拉着孙子免不了又是催婚。

  “医院或者学校里就没个合适的?”这不能够吧!

  荣长玺:“没有。”

  “差不多就得了,人的感情也是相处出来的。你只是凭眼缘看那谁都看不上。”

  自己养的孙子她知道,喜欢好看的喜欢小女人味儿的,还要不能粘人实力还得够。讲句良心话,现在这世道男人挑女人,可女人也挑男人啊。

  真的各方面条件都合适,人就奔着更上一层去了,何苦往你身上扑呢,图你啥?图你冷冰冰,图你不顾家?

  “有缘分就遇上了。”

  “那什么时候有缘分?你这年纪可不小了,谈恋爱谈个两三年就直奔三十去了,你等到四十你更是一个像样的都找不到。”

  现在有本事的姑娘,人自己都能过,就她孙子这样的,除非是相处时间长,不然那条件各方面都特别好的人也瞧不上。你觉得自己好,那还有比你更好的人呢。

  “说点别的吧。”

  “我可不和你说了,明天我问问小白,看看她身边有没有合适的。”

  “这种事你也找她。”

  “白勍啊比你想的能办事的多,别瞧不起人家,我就这么跟你讲,人活动些没有坏处,清高了呢倒是坏处不少。”

  荣长玺没吭声,瞧得起瞧不起都是你说的,他可什么都没讲。

  中间隔着年呢,他和白勍就没怎么见面,倒是挺荣奶奶提过两句,说白勍的那对象好像要出国还是怎么着,当时荣长玺也没认真听,白勍的事情他才懒得听。

  大年三十,白庆国给白勍打电话,要求白勍必须白奶奶那吃饭。

  “给你大爷打个电话,叫他们过来吃饭。”白庆国吩咐白勍。

  隋婧恶狠狠瞪了白庆国一眼:“他自己不知道来啊,还得别人三请四请的。你自己怎么不打你叫孩子打?”

  “一个电话你看看你一堆牢骚……”

  白勍看着也就笑笑不做声,拿着手机打,结果果然没人接。

  “没人接。”

  “不可能啊,大过年的他能去哪里,再打……”

  白勍继续打,依旧没人接。

  摊摊手。

  白国安从外面晃进来,走到白勍身边一个大红包强制塞进白勍手里。

  “三叔……”

  她都工作了不能要叔叔的红包。

  白国安下手使劲按,不许白勍还回来:“你要是和三叔撕,三叔甩你卡了啊。”

  崔丹在旁边笑:“拿着吧,你三叔愿意给。”

  “谢三叔三婶。”

  “这孩子。”白国安看自己二哥:“你亲自给他打。”

  白国庆嫌烦,谁打不是打啊,听了老三的话给老大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那头就接了。

  白庆国这心里也是纳闷,白勍怎么就打不通呢?是不是电话号码弄错了?

  “哥。”

  白国凡在家呢,陶贵霞在厨房忙忙活活的正在弄年夜饭,陶贵霞的姑娘也在,晚饭肯定是要回婆婆那吃,但白天的饭她就在娘家吃。

  “嗯……不去了你们吃吧,我这孩子们都回来了买了挺多吃的……”

  白国凡的意思,不去!

  白庆国劝了几句,见他哥实在是不愿意回来,那就算了吧。

  撂了电话,道;“说孩子都回去了,就不过来了。”

  白国安:“你打这通电话都多余。”

  来不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呗,你心里没装这个妈,谁能逼你。

  平时平时不来,过年过年不来,白国安现在都懒得和白国凡计较,老大就不是个男人。

  白庆国呢,也不是不晓得老大一年到头什么都不给买,可能讲什么?哥们之间处着,那有大方的就得有小性的,你计较太多了这还能走动吗?你怕花钱那东西我都提前给买好,结果就这样人也不肯来。

  隋婧端盘子进屋,见白庆国那样儿就晓得白国凡不肯来。

  “白勍电话怎么打不通啊?”她问白勍。

  白勍就笑:“那谁知道了呢。”

  “电话号错了吧。”白庆国随口讲了一句。

  隋婧在这种事情上是非常认真的,你说电话号错了是吧?随手拿过来白勍的电话,掏

杨过干小龙女

出来自己的手机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对。

  “这也没错啊。这是不接吧,哎你说说你这个哥,他有点样儿吗?当大爷的和一个孩子过不去,他要不要脸啊?”

  知道白国凡是为了什么生气,隋婧可不让份儿,她骂白勍是她骂,白国凡算老几?

  老娘生的孩子,你说甩脸子就甩?

  臭德行!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大过年的,白庆国就不愿意和她吵吵。

  你说叫老太太听见,这不是叫老太太为难吗,这人什么样大家都清楚,你少搭理不就完了,也没让你打。

  隋婧冷哼:“不行,凭什么他那么大的人就得别人让着啊?白琳琳结婚请不请谁是白勍能说了算的?你当爹的就连抚养费

我等你永远为期

都舍不得给,人能请你干啥?”

  真是见了鬼,自己做的事情从来不检讨检讨,就在别人身上找错处。

  白国安和崔丹在一边下五子棋,白国安笑了两声:“你这要输啊。”

  崔丹也只是笑笑没讲其他的,这头隋婧才收敛些,进了厨房又是一通和白奶奶掰扯。

  “……孩子打电话不肯接,我们家白勍怎么着他了?还叫他这个大爷烦成这样儿……”

  逮住一点,隋婧死也不肯放过。

  白蔷吃过饭和王志就回去了,白勍一直看着她姐姐夫的背影,被隋婧抓了个正着。

  大家在客厅里下棋的下棋,看电视的看电视,隋婧喊白勍:“你帮我洗几个碗。”

  白勍进了厨房,隋婧随手把门带上。

  “你姐怎么了?”

  白勍眨眼睛:“什么怎么了?”

  “你盯着她看什么啊?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

  隋婧不信。

  老二不会无缘无故盯着白蔷看,白蔷私下和白勍讲什么了?又吵架了?打架了?

  “你姐夫又打她了?”

  白勍挑眉:“你就不能盼她点好。”

  她是想和她姐说两句都说不上,要么人多,要么白蔷人就走了。

  又想了想,白勍觉得白蔷也不傻。

  有些事儿点到即止就差不多了。

  “我不盼她好,我现在连家用都不要了。”说起来这个隋婧就悔的牙疼。

  这孩子结了婚啊,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多好,什么钱都交给她来管。

  “她都有自己小家了,你还和她要钱,说得过去吗?”

  隋婧目光一闪:“你姐是结婚了,那你呢?你给过我家用吗?”

  实在是白歆这头烧钱啊,毕了业还得找工作呢,她自己手里也得留两个吧?白勍结婚她也得给出东西,没钱拿什么买?

  “我可没有啊,我自己都强活。”白勍叫她妈赶紧打住。

  她有也不给!

  她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加上就她妈这个性,她给多少也买不了好,何必呢。

  隋婧定定看了白勍一会儿,她就摸不准老二现在到底有没有钱。

  干销售干的好的她知道也赚大钱,可白勍是干得好还是干不好呢?你说不好的话,那可连车都买了啊,你说干得好她现在还是住宿舍?

  “我和你爸这一年交医保社保杂七杂八的钱……”

  确实钱不够用!

  也不是她故意坑女儿,那你算算,这些开销都在在一块儿得多少?

  她自己也没有能力赚钱,现在出去找活儿也都是一些卖苦大力的,赚的少不说还累。其他的活儿人也不要她啊,白蔷的钱又不给了,白勍要是能给点,也能缓解点。

  “那些你和我说不上。”

  隋婧咬咬后槽牙,摔手里的抹布:“你那心才狠呢!就恨不得我早点死吧。”

  白勍叹口气:“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出去了。”

  “碗你都洗了。”

  白勍笑笑:“我可没说我要洗,我帮你叫人洗。”从厨房出来喊白庆国;“爸,我妈找你。”

  白庆国一头雾水,喊他干啥?

  往厨房去。

  隋婧恶狠狠瞪了白勍一眼。

  没良心的死丫头!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