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高级表白密码,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2020-10-15 15:32:34 写回复
出租车停在了马路边上,司机师傅转头冲着宿山问道:“是这里么?”

  司机师傅这一路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头一次开这么长的路并且没有觉得不糟心。因为他除了赚了钱之外和宿山聊的也很投缘,两人天南地北的吹了一路牛币,到了目的地儿要分手了,开了这么多年车的司机居然心头中涌现出了一丝不舍。

  还是那句老话,你和人相处多捧捧人家,别都是和人家抬杠,说点好听的又不浪费钱,好话是拉近人之间距离最便宜的方式,宿山一直都是这样想的,用到一个司机的身上那怎么可能没有效果。

  宿山掏出了手机,打开来翻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头,就是这里!”

  说着伸头看了一下表,然后开始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数,一沓子一千块,很简单的把账给结了,并且还多给了司机师傅两百块钱。

  司机师傅点了一下:“多了两百!”

  “我知道,给你凑个整,这几个小时开下来也不容易”宿山大气的说道。

  “还是您讲究!”

  师傅很开心,见宿山要下车,立刻把钱揣进了口袋,抢着过来把车门打开,然后把宿山的行李从后箱里拎了出来。

  “您到这里找人?”

  宿山道:“小时候的玩伴在这里工作”。

  “当大老板吧?”师傅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奥迪4儿子店说道。

  宿山摇头笑道:“还真不是老板,是打工的!”

  “我帮您送进去”司机师傅很热情的说道。

  宿山道:“不用,就一个麻袋一个包嘛,老爷们出来没那么多东西,一个人怎么对付都行,都没有多重”。

  一边说一边伸手接过了东西,把双肩包背在了身上,把蛇皮口袋拎在了手上,宿山大步流星的向着4s 店走去。

  奥迪的4s店服务还是可以的,虽然宿山这一身比从工地上下来的农民工好不了多少,但是门口的接待人员还是弯了一下腰,正儿八经的说了一句欢迎光临石花朗驰奥迪4S店。

  “我找人,张红桃在不在?我是他的同学!”宿山说道。

  听到宿山这么说,门口站在服务台前的小姑娘,示意宿山跟着自己往张红桃的办公室去。

  张红桃是宿山的小学同学,以前不光是同学还是光着屁股长大的玩伴,听张红桃这个名字你就知道他老子是个什么水平了。

  对了!你猜的没有错,张红桃的红桃就是扑克的红桃,而且他的哥哥叫张黑桃,他的弟弟叫张方片,他有个姐姐叫张草花。一家四孩子凑齐了扑克牌的四个色儿,也算是另一种圆满。

  临回来的时候,宿山就找以前的同学想偷偷给家里一个惊喜。于是想起来小时候有两个玩的好的,一个是张红桃,现在4S店做个小经理,另外一个吴世涛则是自己开了一个房地产公司,两人在市里混的都还算不错。

  宿山找他们干什么呢?买车!

  宿山这边是美国籍,在国内自然也是可以买车的,但是他想用自家老爸的名字,主要也是给老爸开,这样的话以后有什么违章啊之类的也好处理。

  这时候宿山有点对自家的老族爷不满了,怕自己跑回国居然把自己的中国籍给注消了,害的宿山连个伪'双国籍'都搞不成。要是有个双国籍那多好,在美国是美国人回到国内摇身一变又成了中国人啦。

  可惜!可惜!别人能摇,宿山摇不动了。

  找到了吴世涛,那边推三阻四的说这个不行,那个也不好操作,总之就是事儿,宿山也就在电话里客套一下,他知道这个事情有点让人为难,不过宿山可不是仅仅想让人为难一下,他是想通过这事看看,以前的玩伴还能剩下多少香火情。

  吴世涛这边还没有想着去办呢,就开始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而且宿山还从中听出了所谓的好处费的问题,于是便装听不明白,哈拉了两句就给挂了。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发生变化那真的太正常了,别说是小学好友找办事,就算是亲老子想帮人办点事有些人还要先收钱呢,何况一个小学好朋友。

  所以宿山也不生气,但是心里已经给这人划分到了另外一种朋友之中去了,那就是吃吃喝喝可以,除此之外什么也别提。咱们谁也别讨谁的便宜,这辈子也就在点头之交上了。

  让宿山觉得还有点人情味的是,张红桃一口答应了下来,也没有多问,直接就同意帮宿山订了两台车子,并且保证等宿山回来,车子一准能到。

  这的确是让宿山有点意外惊喜,想着自己

文学

的同学中还有张红桃这个有人情味的,把以前的一起渡过了时光当回事的。

  小姑娘带着宿山到了楼上,刚走两步呢,宿山便透过透明的玻璃隔断,看到自家的玩伴张红桃站着,而在他的对面,一个约四十岁左右带个眼镜的中年人正隔着老板桌冲着他训话。

  “你自己做主订了这两台车子,什么都没有,你要是收点押金什么的我也不说什么了,要是那人买不了,或者变了主意我看你怎么办,两台车子快两百万,你自己买下来啊?……”。

  这位一边说一边敲着桌子。

  宿山这一听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了,自己让人家张红桃订的两台车子给张红桃带来麻烦了。

  “我那朋友不是这样的人,他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他要买那肯定就会买的,差不多今天最多也就是明天人就过来了……”。

  咚!咚!咚!

  宿山没有等张红桃把话说完,伸手敲了一下玻璃。

  张红桃一扭头,一下子还没有认出宿山来,两人从上次宿山回来已经差不多四年没有见面了。

  宿山这些日子可能是因为那个什么玩意,也可能是因为没像以前那样风吹日晒的,皮肤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黑了。

  二十来岁的人白白嫩嫩的跟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似的。

  “我,宿山!”

  宿山看到张红桃愣神都快一分钟了还没有认出自己是谁来,于是只得自报家门。

  张红桃一听脸上立刻散发和出一种从土底透出来的开心劲儿。

  这时坐在对面椅子上的中年人看了一下玻璃门外的宿山。他干这行几十年了,并不会因为宿山这身打扮而看不起宿山。

  相反,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看的就不是衣装,而是精气神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都不用看只需要用鼻子嗅一嗅就知道这人是真有钱还是装大款的。因为有钱是装不出来的,装出来的只能是币。

  再说,要是没有这点本事,他也不会从一个业务员被老板提拨成一个4S店的总经理,而且一坐就是十年,现实中靠自己能拼出点成绩的,你想打脸还真不容易,因为个个都活的跟个猴似的,哪个也不傻。谁也不会没事去杠一个人。

  刚才还说张红桃这事办的不靠谱,转身看到宿山,这位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也没有人五人六的坐着了,直接站了起来,并且把敞开的西装扣上,然后走出了办公桌,和张红桃一起迎了出来。像是接待什么了不得的大客户似的。

  两人把宿山带到了小会议室,经理又让带着宿山过来的业务员给仨人倒茶。

  “订车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说着宿山便从旁边的麻袋中拎了一瓶子路易十三出来,直接摆到了面前的小桌上,然后轻轻的推到了总经理的面前。

  这么一推,宿山顿时感觉到那股子说出来的骚气了,一下子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顿时领会了骚包说的那句:这酒再值钱也没有人认识,国内你还得送路易十三这种大通货,谁都认识的才有币格!

  总经理直接愣住了,说真的他自己给人送礼也没有送过这么贵的酒,一瓶五万多快六万块钱。

  张红桃就算是不认识黑盒红面的包装,但是上面的字母也能拼的出来。

  的确是这样,张红桃不知道这酒值多少钱,但是知道这酒一定贵,自家一个月工资一准换不了一瓶。

  看到总经理的表情,宿山心里有点小满意都快开花了。

  顿时体会到了一丢丢古大款爷的那种爽劲儿,心里琢磨道:怪不得古大款爷整天看着都是开开心心的,原来用钱砸人的确比被人用钱砸要爽太多了!唯一不好的就是太费钱!

  “这个我不能收,太贵重了”总经理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没帮什么忙,这瓶酒你还是送给张红桃吧”。

  总经理也是要脸的人,刚才训张红桃可能被宿山听到了,所以他就不好收这东西了。

  宿山道:“张红桃有!”

  说完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麻袋:“里面还有几瓶呢”

欧美男同videso



  总经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五万九一瓶的酒你用麻袋装着到处跑?你们这些有钱人是不是都有点不作不开心啊?

  他是认得这酒的,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这玩意只要去专柜一看便

最漂亮的av演员

知道,而且张红桃就在自己手下,他的朋友给自己送假酒?那就有意思了。而且经理也相信,眼前的男人有钱,把酒送出去的那种自信与目光中的张扬那是真有钱人才会有的。

  总经理说什么也不收!

  宿山推了一会儿便明白了,这位不是不想收,而是现在不好收。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还在4s 店里,让人看到非常不好,而且他自己又不是大老板,说白了只是一个打工仔,只不过比站在那里卖车的工资高一些罢了。

  公司里收客户的酒,你要让大老板知道怎么想?

  什么?没人告诉,那你活的真是太单纯了。

  于是宿山便把酒收了回去。当然了也不是不给,而是准备留着交给张红桃,让他有时间送到经理家里去,这样也算是帮着张红桃拉个关系了。

  宿山送酒装币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给张红桃长脸。人家给自己担风险订了车,自己这边自然要回报一下,不能腆着脸来,夹着腚说句场面话就走了,那不是宿山的风格。更不是发了财宿山的风格!

  “看看车?”总经理这边看到宿山把红盒子揣回到了麻袋里,同时也发现了像这样的红盒子麻袋里全是,心中带着一点失落说道。

  宿山道:“看看车!”

  于时乎三人一起下楼去看车。

  宿山订了两辆车,一辆是奥迪的Q7。一辆是奥迪的A7,没有办法宿山的老爸一辈子就喜欢上奥迪了,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奥迪车可不光是车,而是官车,那时候从县到市再到省领导们清一色都是奥迪车,所以奥迪对于宿爸这辈人来说有种难以磨灭的情怀。

  到了宿山这一辈,奥迪早就不是官车了,从官车降到了普通的豪车行列,可以说奥迪的币格是远不如以前了。

  两辆车一辆给老爸,一辆给自家的姐夫,为什么给姐夫呢,那是因为宿山不在的这十来年,姐姐姐夫两口子一直就代替宿山在尽孝。

闷油瓶的育邪日记

宿山虽然年轻,但是思想却是传统了,父母有自己这个儿子,姐姐姐夫那只能算是搭手,但是这些年一直都是姐姐姐夫照应,没钱罢了,有钱那肯定得表示一下。

  宿山也不可能脸皮厚到可以彩衣娱亲的地步,所以只能很俗气的花钱!

  而宿山也喜欢这种俗气,俗到骨子里的俗气就成了豪气,不信的话请看宿山的偶像古大款爷。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