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喜爱夜蒲2演员表,动图gif动态图污

2020-10-15 15:10:33 写回复
  【为书友“小书童的陪伴”加更】

  陈闲怕被抓狂的书迷们“追杀”,一路狂奔回家,到现在还没顾得上数钱。听老爹开口,他连忙把钱袋搬到石桌上。

  哗哗的响声从里面传出,光听就知道,今天赚大发了!

  陈敬梓喝过酒后,面颊本就红润,此时眼见儿子赚回一袋

曲婉凌慕白情深缘浅

子钱,更加兴奋不已,脸色如夕阳晕染一般,光彩照人。

  他搓了搓手,大把往外捧钱。

  陈闲负责数钱,像看见泳装美女一样,眼眸精光四射。

  “十文、十五文、二十文……”

  像徐公子那样出手阔绰的土豪,毕竟占少数,大部分观众是掏出随身携带的零钱打赏,因此,整个钱袋都被装满了。

  月光下,父子

文学

俩手忙脚乱地配合着,跟盗窃得手的团伙似的,笑得合不拢嘴。

  世上还有比数钱更幸福的事?

  不存在的!

  越往下数,陈敬梓的笑容越精彩,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闲儿说书这招绝了!爹做这么多年生意,还从没在一天之内,赚过这么多钱!”

  在酒和钱的双重猛攻下,他将平常的严厉姿态抛到脑后,流露出真实心情。没办法,今天陈闲带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陈闲陪着父亲傻笑,手上数钱的动作不停,“我也没想到,钱赚得这么容易!”

  前世他就知道,写书这一行没有门槛,看似赚钱轻松,实则艰难,成名的大神只是凤毛麟角,底层的扑街写手不计其数,往往一扑就是一辈子。

  今早出门时,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把期望值调得很低,没指望能赚太多。但万万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就是要大火的节奏!

  必须感谢某颗土豆,让他顺利收获穿越后的第一桶金!

  爷俩忙活半天,累得浑身是汗,终于把这袋子钱数完了。

  陈敬梓目光有些恍惚,仍不敢相信,眼前这副景象是真的,“总共是多少?”

  陈闲伸了伸懒腰,“你猜。”

  陈敬梓一愣,沉吟片刻,不自信地试探道:“八十两?”

  陈闲笑着摇头。

  陈敬梓目光骤亮,“一百两?”

  陈闲又摇头,“爹,敢不敢大胆一点?”

  陈敬梓愈发惊喜,“一百二十两?!”

  极度激动之下,他连语调都变了。

  瞧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陈闲只好放弃卖关子,“算了,我还是直说吧!不多不少,刚好一百八十两银子。”

  “多少?”

  陈敬梓怀疑自己听错了,身躯狠狠一抖,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一百八十两!这怎么可能!”

  一百八这个惊人的数字,瞬间把他的世界观碾压成渣。

  他开店卖书多年,自诩精明能干,富有商业头脑。但是,即使是在行情最好时,他也得用一个月时间,才能赚这么多钱。

  毕竟,如果放到地球上,一万八千块的收入,要在一个月内挣够,也太不容易,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而陈闲,只用了短短一天……

  还只是出道第一天!

  日薪就完爆别人月薪,如此恐怖的成绩,怎能不令人惊叹。出道即巅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商界鬼才吧!

  被老爹用诡异的眼神盯着,陈闲感到不自在,无奈地耸了耸肩,“爹,你要是不相信,就再数一遍……”

  “不用了!”

  陈敬梓一摆手,从震撼情绪中缓过来,为儿子的表现感到骄傲,“不愧是咱们陈家的种,既通文采,又懂经商,这回干得漂亮!”

  不能再省略赞美之词了,大堆银钱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服。

  “额……”陈闲有些尴尬。

  如果没记错,刚才是谁嫌弃小白文低俗幼稚、侮辱智商来着?怎么一转眼功夫,就变成有文采、干得漂亮了?

  另外,这跟谁的种没关系好伐!

  陈敬梓兴高采烈,乐得直拍大腿,“等你的名声传扬出去,未来几天,来听书的人绝对会更多,赏钱超过今天不成问题!”

  面对金钱诱惑,他的反应很真实,无需经过任何思想斗争,就已经坚定地支持陈闲继续说书了,哪还管什么俗不俗。

  不俗能当饭吃么?

  他起身来回踱步,盘算道:“一天一百八,十天就是一千八,凑够欠款不在话下!周家的利息太高,咱们连本一起还清!”

  陈闲看在眼里,百感交集。

  果然,就算是在异界,也逃不过真香定律。爹,您别叫陈敬梓了,不如改成陈境泽吧!

  陈敬梓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体贴地道:“你今天的布置太寒酸,哪有点说书人的风度?明早我跟你一起,把书桌和椅子扛过去!”

  不等陈闲答话,他继续说道:“另外,你长时间说书,得多喝茶润喉。这些小事,你就甭费心了,明天我都给你安排妥当!”

  陈闲哭笑不得。

  这时候,一阵寒风吹过,陈敬梓打个冷颤,略微恢复清醒。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酒后的表现未

泡良经历

免太直白,尴尬地干咳起来。

  “咳咳,虽然你的书有些俗,但爹岂是那种不知变通的老顽固?为了救急,你能想出如此有效的主意,已经难能可贵!”

  “继续奋进,不要停!”

  陈闲怕他没面子,立即点头附和,“明白,明白!”

  他总算明白,某土豆为啥换汤不换药,同样的套路重复到吐了。妈的,买卖这么赚钱,当复读机跟当印钞机似的,鬼才舍得停下来!

  折腾了一天,他身心俱疲,再加上这副皮囊酒量不济,没过多久,就睁不动眼皮了。他懒得洗漱,直接回屋睡觉。

  这一夜睡得很死,也很香。

  他梦见了大江东去。

  也梦见百万雄兵。

  ……

  次日,天刚亮,陈敬梓便匆匆冲进屋,神情焦急,一把掀开陈闲的被子。

  “快起床!”

  陈闲冻得打哆嗦,不情愿地爬起来,揉着睡眼道:“这才几点啊……”

  他迷迷糊糊,忘记已经穿越了,这个世界是不论小时的。前世上大学,他哪天不是十点起床?指望他连续两天早起,怕是在做梦。

为什么女的会操出水


  陈敬梓把衣裳丢给他,慌张地道:“来不及解释了,快出去!”

  陈闲一愣,这是啥画风?

  陈敬梓其实也没睡醒,大步往外走,朝着街上怒喝道:“还有没有公德心啊?一大早又吵又闹的,街坊们不用睡觉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