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章莹颖事件是怎么回事,白领小说

2020-10-15 14:39:48 写回复
对李公树的决定,胡孝民其实是不太满意的。上海区的会计,难道就不能换一个么?一个人负责整个上海区的财务,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诚然,能担任上海区会计,忠诚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可他手里的单据、账簿,那可不是不用开口的证据。一旦落到日伪手里,整个上海区全部完蛋!

  王淑珍看到胡孝民望着电报久久不说话,诧异地轻声问道:“怎么啦?”

  胡孝民叹息着说:“区里不换掉会计,总觉得是个隐患。”

  王淑珍劝道:“会计哪那么容易换的?在敌后工作,找一个对党国忠诚的会计非常难得。不能因为他与敌人打过照面,就让他走人吧?孝民,我知道你一向谨慎,但也不能草木皆兵。”

  上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的人见过一面后,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

  胡孝民将电报烧掉,轻声问道:“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一向喜欢从最坏处考虑问题。伯母,有件事我想问你,如果你之前联系的人叛变,会不会牵连到你?”

  王淑珍犹豫道:“这个……应该不会吧,我之前交换情报,都是以打牌的方式,用的也是化名,也不知道家里的地址。”

  胡孝民问:“你的薪水是向谁领?”

  王淑珍说道:“区部拿情报时一并领取。”

  胡孝民沉吟道:“不管如何,你还是撤离比较好。”

  王淑珍身为内交通,要与电台译电员和区部的书计助理,甚至齐兵直接见面。如果这些人被捕甚至叛变呢?如果他们认出了王淑珍呢?

  自己的岳母竟然是军统的交通,这要是被特工总部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暴露?

  王淑珍说道:“上面不会批的。而且我走了,志仁怎么办?”

  胡孝民开始写电码:“就算你不撤离,至少表面要批准,要给人一种你已经离开上海的假象。”

  他与上海区的密码本,早就熟记于胸,只要看到电码,就能知道电报内容。回电也一样,不用密码本,直接写电码就可以了。

  这一手,让王淑珍第一次见到时目瞪口呆。她这才明白,胡孝民能担任新二组组长,并且潜伏在特工总部,确实是有其过人之处。

  王淑珍不以为然地说:“有这个必要么?”

  她现在已经是半隐蔽状态,已经不与上海区发生直接联系,所有的情报,一般都是通过电报传达。与区部也有个死信箱,但还没启用过。

  胡孝民说道:“很有必要,防患于未然。”

  胡孝民的这封电报,很快得到区部的批准,请示的电报不留档,区部“同意”王淑珍撤离上海的电报,留在了档案里。

  也就是说,在上海区部,王淑珍已经回了重庆。

  胡孝民看着回电的电码,终于稍稍放心,叮嘱道:“区部同意了,以后你不得再去原来交换情报的地方,最好是那些方向都不要去。出门时,如果能稍稍再改变一下形象就更好了。”

  王淑珍嗔恼道:“你现在比我还啰嗦。”

  她很欣赏胡孝民的才干,还有他敢打入76号的勇气,以及对党国的忠诚。可胡孝民太过小心翼翼,他的所谓防患于未然,在她看来简直就是草木皆兵。就算是在敌后工作,如果每件事都作最坏打算,那什么工作都不用干了。

  施健吾接到万千良的电话时很是意外,得知万千良想跟他谈点事,马上找了个机会,溜到了愚园路818号四大队的驻地。

  施健吾原来是行动一处情报科副科长,当时的行动一处处长,正是万千良。按关系,他是万千良的真正老部下。

  “万处长,找我有事吗?”

  施健吾身材高大声音洪亮,但在万千良面前,却谦卑地苟起身子,声音也很是卑微。他故意喊“万处长”,也是想表明自己还是他老部下的意思。

  万千良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热情地说:“健吾,过来坐。”

  施健吾受宠若惊地说:“好。”

  在胡孝民那里,何曾享受过这样的温言细语?

  万千良亲自给施健吾倒了杯水,又拿

冷s风油精

起桌上的烟递给他一支,温和地问:“自从离开一处后,就没怎么联系了,现在到了情报处还好么?”

  施健吾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烟,微微鞠了一躬才坐下。烟没有点,叹息着说:

  “情报处当

999jjj

科长,真不如在万处长手下当个副科长。情报一科都是胡孝民的人,我身边能用的人不多。”

  万千良拿出火,先给自己点上后,又伸到施健吾面前:“胡孝民嫉贤妒能,比他强的人,都不会重用。我这里没有合适的位置,否则请你来四大队共事。”

  施健吾连忙俯低身子,双手扶着烟,迅速大吸了两口:“只要万处长一声号令,健吾当誓死追随。”

  万千良随口问道:“胡孝民刚招揽的张曦,正式上任了吗?”

  施健吾不知道万千良的意思,谨慎地说道:“张曦现在很尴尬,手底下一个人也没有。”

  万千良突然问:“你在情报处也有一段时间了,觉得胡孝民怎么样?”

  这才是他找施健吾来的真正原因,周锡贤被杀后,他当时很惊讶。回来之后,突然觉得不对。

  张挥被捕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何周锡贤一直没暴露。而胡孝民从自己这里探知周锡贤的身份后,马上就出事了呢?

  还有张曦,原本很滑头,假意提供情报,实则消极怠工。周锡贤一死,张曦就答应到情报处。如果落到自己手里,免得了要好好折磨一番。

  施健吾像是找到了知音似的,马上说道:“胡孝民的

王全安 嫖娼

手段很厉害,在笼络人心、排除异己方面,特工总部估计没人能比得上。但要说真正的特务技能,就不见得怎么样了。”

  万千良问:“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暗中与重庆有联系?”

  施健吾马上说道:“当然有。他通过五福公司,与中统勾结走私,这是众所周知的。”

文学


  万千良摆了摆手:“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施健吾吃惊地说:“你怀疑……胡孝民是……”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