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翁熄系列乱老扒,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2020-10-15 14:37:58 写回复
伊言不知道某个霸总为了收集“免死金牌

李玉刚范小宁

”,不惜可耻地听墙角,甚至录音这种不要脸的手段,也用上了。

  于世卿录完“免死金牌”也不敢多待,怕伊言发现怀疑到他头上,踹好手机心满意足地溜了。

  她在给倾城解释,为什么要忽悠罗迦给孩子改名。

  罗迦身上的毒还没解利索,心态非常重要,她现在那么执迷于找小飞侠,偏偏求而不得,必须要转移她的注意力。

  只要用笃定的口吻告诉她,给孩子该个名就能活下去,罗迦就会信以为真。

  给她点信心让她支撑下去,哪怕是个善意谎言

蛋糕门

也好。

  母亲如果倒下,那病童就一点希望也没了。

  倾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我觉得你跟我哥有时候特别像,可

经典黄书

有时候又不一样,就有点像我们做数学题,不同的解题思路,但是结果是一样的。”

  倾城古灵精怪地转了下眼睛,想起亲哥托付的重任来了。

  “嫂子,我太期待你和我哥的宝宝了,我觉得一定是非常聪明的小孩,你快点生一个吧。”

  伊言拿着扇子扇汤药,闻言一顿。

  “你就那么期待小孩?”

  这好像不是倾城头回催她了。

  倾城点头如捣蒜。

  “我刚跟罗飞玩了一会,他好聪明也好漂亮哦,我本来想教他一点国学的,可是他母亲不同意耶。”

  倾城有点遗憾,她本来想拿人家的娃实验下,这样以后监督侄子(女)就容易了,可惜没成功。

  罗飞身体不好,罗迦怕他过度用脑伤身,没有让他学很多东西。

  “我觉得如果是你和我哥的孩子,一定会更聪明,更可爱,到时候,我就把...”

  把所有的习题、作业、功课、兴趣班资料等,除了手办以外所有的“不动产”都给小侄子或是小侄女。

  倾城野心勃勃,她这满腹经纶可算是有用武之地了,从乐器到马术再到国学百科,全都教侄子侄女。

  脑补自己可以用哥哥一般阴沉的口吻对侄子(女)说,作业写完了吗?

  超爽的。

  “嫂子,我觉得罗飞有点可怜耶,刚我哥去看他,他就很想让我哥抱抱他。”这话不是于世卿教倾城的,是倾城有感而发。

  倾城的这番话说到点儿上了。

  伊言想到刚刚罗迦跟自己哭诉的情景,不免联想到自己身上。

  她倒是不信训练营的那一套,什么于世卿的基因强大,可能会出超人之类的无稽之谈。

  可她也确实是馋人家的...那啥。

  一开始是觉得他聪明品行端正为人可靠,绝对是优质基因,繁育自然要挑着良种下手。

  经历了这么多,良种在她眼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之前想着生个孩子自己带,现在看“未来孩儿爹”又有点舍不得了。

  罗迦和倾城这一前一后说的,对伊言也有了影响。

  她只想着生个孩子不缺她吃喝就行,原来幼崽也是需要感情浇灌的,父亲这个角色不能缺少。

  霸总又不是那种不靠谱的父亲,她看着霸总也不讨厌,有没有一起育儿的可能?伊言心活了。

  这正是于大腹黑想要的结果。

  “倾城啊,我问你个事儿,你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男人也行。”

  伊言迂回问道。

  “他喜欢个高的、苗条的、能打的、学识渊博、长得漂亮、魅力惊人...总之,你啥样他就喜欢啥样。”倾城照着伊言的条件说了几条。

  伊言眼睛一亮。

  “真的吗?”

  “如果我有半句假话,就罚我一天做五十张卷纸。”这誓言,不可谓不毒。

  伊言信了。

  她看霸总十分顺眼,霸总也表示出对她的兴趣,在直肠子的伊言看来,合体养娃比自己带更好。

  目标生娃,然后合体育儿,这个大方向定下来后,伊言看汤药都觉得咕嘟出了爱心的泡泡。

  有了目标,就是手段问题了。

  伊言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儿——霸总是不是还有个神秘心上人来着?

  如果她跟霸总愉快地制造了个小人,养娃正开心,突然跑出来个白月光,她优质的娃岂不是要没爹了?

  这不成。

  必须要牢牢抓住霸总的心,锁住他的人——纯直男思维的

文学

伊言脑子里瞬间出现一堆强取豪夺、囚身霸心的剧情,不过于世卿扮演的,都是被夺的那个角色。

  摇摇头,不行。

  违法的事儿答应过姑姑,不能做。

  限制人身自由那是违法的,小说里瞎鸡儿写,现实谁做谁脑残。

  那该怎样把他的心拿下呢...

  伊言有点迷茫。

  之前俩人差点就那啥,但总是有事儿发生,现在不怎么忙了,又不想太过直接。

  正常人谈恋爱,不是应该有个过程么,伊言就怕委屈人家于世卿,毕竟他长了一副纯情花美男的脸...

  伊言思来想去,决定求助外援。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掏出手机翻了一圈,落在了地儿哥身上。

  家族里最花最浪的于伊地,交过的女朋友至少有一个加强排,问他是最合适的。

  “哥们,你都是怎么追人的?”伊言直接了当地问。

  “咦,你家那位想追你?”地哥来了兴致,八卦兮兮地问。

  “我想追他啊,你就告诉我怎么做,最好给我个模板,我照抄。”

  地哥下巴都要掉了。

  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他们家族的团宠,怎么沦落到追男人的地步?要追也是于世卿内小子追着他妹,凭什么?

  护妹狂魔恶向胆边生,故意给伊言往歪道上领。

  “追?追什么?我还用追?想当年我没认识你嫂子的时候,随便勾勾手就糊上来一堆女人,真是的,一天换一个都换不过来——啊?老婆?”

  吹牛到天上的男人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危险,直到耳朵被女友揪住才发现大事不妙。

  伊言还在那等着听呢,电话那头只传来一直嗷嗷。

  听起来,她地哥被揍得不轻啊。

  指望不上他了,换一个...伊言的视线扫了一圈,决定找沉稳的天哥。

  天哥沉稳,一定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

  伊言一边拨号一边琢磨,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她就不信她找不出良方拿下于世卿。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