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将军不要吸乳汁了昂,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2020-10-15 13:42:35 写回复
把刘备、关羽的事儿交代清楚之后,李素也不得不很快上路,跟徐荣回一趟辽东,把辽东那边的工作交接彻底搞定。

  要交接的不仅是民政,更重要的是人事安排。只有让糜竺熟悉人事、强化威望,他才能长久坐镇一方。

  这个道理不仅刘备懂,皇帝

狗狗爽到浑身抽搐

也懂,所以尽管内心很想立刻把李素留下当京官,但是在卢植的劝说、以及蹇硕的拿钱吹风双重夹击下,灵帝还是选择了让李素的“护乌桓校尉”官职多放几个月再撤换。

  也就是说,刘备从中平五年九月开始,辽东太守的职务就已经去掉了,换成宗正少卿。而李素在辽东的一切行政职务可以一直保留到刘备查完案子。

  到时候皇帝如果派刘备讨张鲁,那李素就以文职身份为使,入益州查问刘焉的近况。

  谁让李素这两年表现出来的外交天赋太可怕了呢,以至于皇帝一想到“安抚远人”这种任务,第一个就觉得李素最能胜任——

  一纸书信能让羌渠单于派兵勤王,又凭三寸不烂之舌说降丘力居,连跟青州贼乌苏交战的时候,那些原本名义上归附乌苏的贼酋都会莫名其妙反正重归朝廷。

  这三桩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外交胜利太可怕了,以至于皇帝但凡想要和平解决刘焉问题、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把刘焉的野心扑灭于未萌,那就肯定要用李素。何况李素还跟刘焉有点交情呢,在灵帝心中肯定觉得让李素去安抚刘焉可以让刘焉老实一点,既往不咎。

  另外还得说句题外话,刘备虽然表现得放弃了地方上的根基,但他度辽将军的头衔倒是可以保持不变。

  因为杂号将军跟你的行政本职是没关系的,好比孙坚灭了区星之后,就得到了破虏将军。那他只要没有新的将军位、也没有特地撤换他,就一直是破虏将军。

  后世刘备的左将军头衔,更是挂了几十年,一直挂到他自称汉中王。

  “度辽将军”这个名号之所以让人觉得特殊,是因为名号里有个“辽”字,显得是跟地名结合的,但实际上你在外地一样可以当度辽将军。

  ……

  九月二十一,雒阳东郊的旋门关。

  刘备亲自带着几个亲随,护送李素一直到成皋,接上了早就在成皋等候的徐荣,然后李素和徐荣自去辽东。

  临别之际,刘备亲自开了一坛美酒,跟李素各斟三碗作别。

  刘备还用说悄悄话的语气吩咐:“贤弟,此回辽东,幕下诸文臣属吏,谁能调动,谁要留在辽东,乃至曲军侯以下诸武官去留,也都要仰赖贤弟处断了。糜竺威望尚浅。

  这徐都尉是朝廷派去的,又是祖籍辽东。全靠贤弟费心设计,让糜竺能镇得住徐荣才好。实在不稳,多留一些咱嫡系心腹的武官也无妨。”

  刘备这番话,等于是把整个阵营的人事任命大权彻底交给李素了。除了关张赵是始终带兵跟着刘备跑,其他人将来谁能“从龙”谁得留下,全看李素一句话的事儿。

  这权柄,可比后来荀彧在曹操手下还要说了算,荀彧都没法说让谁跟曹操就跟曹操呢。

  李素也推心置腹地低声安慰:“兄尽管放心,依我之意,武官诸人,为稳妥之见,不如留太史子义在辽东。子义如今只是曲军侯,朝廷不会在意他留下,也不怕他在军权上架空徐荣。

  我设法让他在这几个月里再略微立些军功,在徐荣到任辽东都尉后,子义再因功升为别部司马,如此一来朝廷定然会以为子义是徐荣简拔于行伍的典范,是徐荣的人。但实际上子义却绝对听命于糜子仲,如此必可保辽东绝对无虞。

  且子义籍贯东莱,未来徐荣与子仲相处日久、若能确认徐荣并无野心已然收服。还可让徐荣、子义分守辽东、东莱,隔海守望相助为掎角之势。子义的老母之前已经安置于辽东沓氏。此番回去,我会关照子仲再好生在沓氏修建庄园、礼遇奉养子义老母,如此将来子义出镇东莱也依然会听命于子仲。”

  所有人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刘备听了心里很踏实,都想不到还有什么好关照的,最后只是拉着李素的手拍了拍:“贤弟办事,我放心。”

  ……

  告别刘备之后,李素终于有时间跟新同事徐荣认识一下。

  其实之前以刘备礼贤下士的脾气,他也是想要套套近乎的,但最后避于朝廷的猜忌,才没有那么做——徐荣是去接管刘备离任后辽东的兵权的,刘备跟他套近乎算怎么回事?想拉徐荣下水么?

  徐荣是个身高将近八尺半的大汉,比张飞还高几寸,只比关羽矮。考虑到他出身玄菟(沈阳),是典型的东北大汉,这种身材也还算正常。

  只不过,经过近两年注重体育锻炼与营养搭配的李素,如今实际年龄刚要十七周岁,身高也才堪堪长到七尺,跟徐荣并马而行还是有点压抑的。徐荣站着起码比李素高三十厘米,马背上都能高出至少十五。

  外貌方面,徐荣方面阔口,有钢针一样修剪整齐的短络腮胡子,一看就是咬合肌发达、法令纹深峻,有种修炼蛤蟆功的人那样的双下巴。

  只不过这种双下巴不是肥肉导致的,而是咬合肌发达过度肌肉溢出的表现。(可以参考火云邪神的下巴)

  这种容貌在汉朝不讨喜,哪怕有络腮胡子遮掩,也不是大将之相。

  李素

5555se

一开始跟对方聊天,也有些不习惯,但一起赶了一天路之后,就发现徐荣这人似乎在京军中人缘也不是很好,就只是那种杀敌立功不会处关系的。

  大致摸清了这方面的情况后,李素也知道怎么跟这种人套近乎。

  这两年各种性格形形色色的武将他也见得多了,总有一款话术适合。

  第一天的行程,他们从成皋经荥阳赶到中牟附近——这也是自雒阳东出必经之路,所以后来曹操东逃才会在这儿被抓住。

  不过到了中牟之后,去辽东的路应该沿着黄河走封丘、濮阳、鄄城一路而去,但李素却建议稍微多绕几十里路,途径一下陈留:

  “徐都尉,我恩师蔡公,年初原在幽州客居,夏天的时候南迁回了老家陈留。上次还给我书信,说是有心报效朝廷,回陈留便于陛下征辟。

  我这次进京,原本还指望在雒阳拜望他,谁知到了雒阳才知道他至今还不曾回来做官。此去陈留绕路也不远,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这些钱,就当是辛苦弟兄们多跑几十里,买些酒肉、马料。”

  李素原本还担心徐荣是个严肃不爱钱的,主要是被前世一些穿越小说误导,经常把徐荣的人品跟高顺相提并论。

  不过略一试探之后,李素就发现纯熟多担心了——徐荣似乎在私德方面没什么洁癖,毕竟正史上也没记载他的任何个人人品嘛。

  “弟兄们,李校尉赏赐,回头路过村子杀两只羊,寻摸些野味买。”徐荣很干脆接过李素的几枚金饼,随手抛了一块给自己的副官,让他一会儿到了地方操办酒肉。

  武将嘛,贪点财怕什么。连岳飞都说了,要“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武将不爱钱才可怕呢。

  几枚金饼,几坛美酒,关系很快就熟络起来。

姑娘明天就要嫁人了


  而且李素很快就注意到,徐荣这人还挺尊重大儒文士的,本来看李素谈吐不凡、以知天命闻于京师,就对他客客气气。听说要去拜见蔡邕,甚至还有些不好意思,怕他一个粗鄙之人跟着一起会不会麻烦。

  李素大包大揽说有他在,带谁去蔡邕都会礼遇的,徐荣这才放心。

  大伙儿说说笑笑赶了一天路,抵达陈留后,李素熟门熟路找去蔡邕老家。

  仆人通报之后,李素刚踏进门,就看到蔡琰优雅轻快地碎步趋行而来,走到门廊边看到李素身边带着些不认识的粗鄙武夫,才微微失惊止住了后续的无礼举动。

  “……师兄,怎得有暇来此?我们都搬回来好几个月了。”蔡琰

文学

恢复很有礼貌的样子,以袖遮口跟人说话,不让外人看到下半边脸。

  李素:“师傅还好吧?早知道你们还未进京,我从青州来的路上就该拜会,是到了京师后,才听说师傅托疾拒绝了朝廷征辟,其中可是有隐情?”

  旁边的徐荣听说有隐情,便有些尴尬,想要回避。

  但李素早已看穿,让人如沐春风地说:“无妨,我素知徐都尉治军严谨、为官坦荡,不是搬弄是非之人。”

  徐荣不知不觉就感受到一种深受信任的舒坦:跟着李校尉,无论与什么当世大儒谈笑风生,别人都不会避讳你,也不会看不起你。这种氛围,他在朝当了多年武官,都没有感受到过。

  尤其是他出身辽东,那些中原名门看辽东乡下人的鄙视程度跟看凉州人是差不多的。

  这边闲聊着,蔡邕也已经出来了,一行人让到内堂置酒叙话。

  蔡邕也才有机会谈起,他为什么至今还没做官——本来么,按计划年初上元节时,李素在皇帝面前献功、舌战群儒大大扬了一次名,他以为蔡邕毕竟名义上是他恩师,之前《驳灾异论》贡献也在李素之上(到了《殿兴有福论》时,李素的署名才排到蔡邕前面)

  所以蔡邕开春后稍稍暖和一些的时候,就已经南下了。李素也知道他本心是想当官的,跟其他“真隐士”不一样。

  但四月份到了陈留之后,如今都九月了,还没当官,肯定是出了些变故。

  蔡邕跟李素实言相告:“六月份的时候,朝廷倒是征辟了我一次,但其意不诚,我也不好堕了威名,就再等等吧。那一次,朝廷一次性征辟了郑玄、荀爽与我,等共计十五人。

  他们其他人都不就,尤其郑玄托疾。要是就我去了,岂不是很贪慕富贵。其实大伙儿不就的心思,我也大致猜得出来,他们是不满陛下削夺大将军权柄、而设蹇硕为上军校尉节制诸军。蹇硕如此得势,岂不是说明阉宦当道愈发炽烈,我辈读书人怎能同流合污呢?”

  李素恍然大悟,原来,历史上的蔡邕应该是明年才被董卓征辟,然后被武力逼得不得不就。

  但现在既然提前了一年,却不小心跟历史上的“中平五年朝廷征辟十四名儒不就”事件撞到了一起。

  这个事件原本就是发生在中平五年年中,本来应该征辟郑玄、荀爽、申屠蟠、襄楷、韩融、陈纪等十四个“大儒”。蔡邕被蝴蝶效应之后,也加进来了,名单变成了十五人。

  也怪朝廷办事粗放,不肯给蔡邕单独下诏特事特办。结果其他人不去,蔡邕要面子也只好先不去了,不然岂不成了“别人都很有气节,唯独你对蹇硕低头”,太丢人了。

  只好再等明年征辟吧。

  李素估计,蔡邕至少要等到灵帝病重到躺在床上完全啥事儿都干不了、蹇硕被何进再次压制住,才有机会做官了。

  这么一想,李素觉得做名士也真是挺累的,稍微坏点名声的事儿都不能合作。

  哪像他李素,给蹇硕送钱办事都毫无心理障碍,所以他升得快啊。

  “也罢,再闲散几个月也好,想必过完年朝中风气就能有所转变,也不急于一时。我要回几个月辽东,年底之前料理完也会回来的,到时候可能会去河东,恩师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河东关都尉投书。”

  蔡邕留李素、徐荣、典韦等人住了一夜,也跟徐荣客套了一会儿,第二日一行人便告辞启程,往濮阳去了。

  就这般在路上行了十余日,在濮阳时还遇到了刚刚陆路赶到濮阳、准备等筹备船队走黄河水路去河东的关羽,聊天交代了一番,各自做别。

  十月初,李素终于跟徐荣从渤海坐船赶到了辽东。糜竺早已在那边等候了。

  “辽东长史糜竺,见过李校尉,见过徐都尉。哎呀呀,徐都尉当世名将,怎得甲胄如此陈旧,岂不是让胡人小瞧了朝廷。来人,这套明光铠还请徐都尉收下,日后辽东防备鲜卑、扶余,可都要靠徐都尉的威名了。”

  糜竺是超级富商出身,所以他笼络人心的最快办法就是拿钱开道,送礼买好感。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