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北京海天盛筵,第一次ml经历

2020-10-15 13:42:11 写回复
  “隐蔽!”麻杆在大吼的同时纵身前扑,几乎就在同时,手雷发生了爆炸,而那名特战队员没有来得及躲避,瞬间就被炸成了血筛子。

  不过,麻杆的反应足够快,在爆炸的同时躲到了一排铁皮柜子之后,不然也是在劫难逃。

  “春水……”麻杆悲痛欲绝,已经有两个兄弟在这次的刺杀任务中牺牲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里屋的人竟然再次向外发射了暗器。

  屋外,要不是麻杆反应及时,便会再次中招。

  下一刹那,麻杆伸出右脚,用力一蹬左侧的铁皮鬼子,整个身体便贴着地面倒着滑行到了门口,再接着,他掏出一颗手雷拔掉保险,在地上磕了一下,延迟三秒后便骨碌碌地扔进了里屋之中。

  这次没有给武藤璋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手雷轰然炸开,只听到里屋里传来一男一女两声惨叫声,接着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时,另外一个小组的三个队员也赶了过来。

  一个队员看到队员春水惨死,咬牙启齿就往里屋闯,麻杆从地上爬起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人刚刚进入里屋,便大叫不好,急忙后撤,人虽然是退出来了,可埋伏在里屋的铃木杏子手中的王八盒子发射的子弹也跟着追逐了出来,砰的一声枪响,那个队员就被击中了面门,惨叫一声仰面倒地身亡。

  麻杆眼睁睁看着又一名队员牺牲了,却毫无办法。武藤璋这个老鬼子竟然使诈。

  不过麻杆已经没心情也没时间替他这个手下叹息,因为他已经听到了里屋里再次有了动静,手枪射出的子弹和不明暗器再次破空而至,正好

骚彤彤

朝着他和另外两名队员射来。

  “隐蔽……”

  麻杆大吼了一声,身体向后一个铁板桥,倒地的同时,双脚连续蹬地,就

顶楼里的大象张紫妍

跟踩风火轮似的连续的猛蹬地面,与此同时,双手还不停的在地上扒拉,整个人就像是背部躺在滑板上向门口的方向滑过去,这也就是麻杆的身手矫健,愣是躲过了铃木杏子的子弹和武藤璋的暗器。

  麻杆浑身都

文学

吓出了冷汗,好在另外两名队员所在的位置,让里屋的铃木杏子和武藤璋难以攻击,不然麻杆觉得他们两个人肯定没有自己这么幸运。

  “快,撤出去!”

  麻杆在下达命令的同时,一骨碌便从地上爬起来,两步就跃出了房门,另外两名队员紧随其后。

  就在这时,负责在外面望风的队员喊道:“杆子哥,雷子他们来了。”

  雷子在解决了遭遇的鬼子兵之后,迅速过来增援。

  但是麻杆并没有高兴到哪里去,因为他知道面对武藤璋这样狡猾、身手又好的鬼子,人多有时候并不能够解决任何的问题,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忽然之间,麻杆的目光落在了墙角的四五个大油桶之上,信念移动,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冷笑,立即向两名队员道:“用汽油烧死狗曰的。”

  两名队员上前用匕首撬开了油桶,里面装的果然是汽油,原来这是一处陆军医院的汽车修理厂,而武藤璋和铃木杏子藏身的地方就是平时鬼子司机用作休息的屋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似乎像是废弃了很久的样子,又不知道为什么院子里的汽油尚未搬走。

  两名队员将开了盖子的汽油桶滚到了房子前面,刺鼻的汽油顺着桶口汩汩地流出来,很快就将小北房前面的土地浸漫了,两名队员又将一些汽油泼洒到了门窗之上。

  一切准备就绪,麻杆一声令下,一个队员掏出洋火,点燃之后扔进了汽油之中。

  下一刻,火苗高幅度窜起,时如群蛇乱舞,时如醉汉撒疯。,瞬间就将小北房给包围了,这北房虽然主要是砖石结构,但是门窗、房檐多为木料,又是多年的老房子,见火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大火着开之后,就听到里屋有女人惊慌失措地喊道:“武藤阁下,支那人放火了。”说话的正是铃木杏子,不过说的是日语,麻杆在外面也没有听清,但是却听出了这一男一女两个鬼子想必是急了。

  之前麻杆在追杀中连连受挫,连着折了两名弟兄,听得铃木杏子的声音中带着恐惧,心中大喜,便知道火攻这一招是用对了的。凭你功夫再怎么高,面对这熊熊的大火总该是要逃命的吧,只要你从屋里出来,就会被立即射杀,否则就等着葬身火海吧。

  但是,过了片刻之后,并没有看到屋里有人出来,他已经命人将小北房围住,哪知道里屋之中竟然没了声响,一个队员道:“杆子哥,鬼子是不是已经被烧死了?”

  “哪有那么快,这会儿火还没有完全地着到里屋去,把眼睛瞪大了,一旦人出来就给我开枪!”

  “是!”

  火越来越大,火苗就像是毒蛇一样攀上了门楣和窗棂,像是吐着芯子在舔着房檐,发出木材烧焦爆裂的声响。麻杆心想:“武藤璋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实力不可小觑,若是逃了出来,肯定不好对付,最好是能够烧死他!”

  火势凶猛,但是里面的鬼子是否烧死麻杆并不确定,鬼子的援兵即将到达,情势对于他们而言是越来越不利,他心中恼怒异常,暗道:“若是不能亲眼看到武藤璋这老鬼子葬身火海,这任务便是没有完成好,对不起团长的信任,更加对不起牺牲的兄弟。”

  他狂怒之下,心想:“只要把牢了这小北房,再加火填柴,就不信烧不死这两个鬼子。”于是大声呼喝队员们,急速多加汽油焚烧。

  一个个装着汽油的瓶子被队员们顺着窗户就扔了进去,瓶子落地之后,汽油四溅,紧跟着火苗便燃烧了起来。

  里屋里都是一些木制的家具,早就干透,遇到汽油之后,立即起火。

  武藤璋见霎时之间风助火势,浓烟火舌卷进屋里来,自己双腿几乎不能行走,敌人又守在门口,暗道:“难道我一世英雄,今日竟活活烧死在这里不成?”

  此时,铃木杏子已经被浓烟呛得不停地咳嗦,一头长发也被四处乱窜的火苗烤得焦黄。

  外面的几名特战队员眼见烟火围门,这个号称忍术当世无敌的武藤璋势必葬身火窟,众人心中大喜,相视而笑,只有麻杆心中有一丝的隐忧。

  里面的武藤璋道:“快,赶紧干掉守在外面某处的一个支那人,也许我们还能逃出去。”

  铃木杏子一边剧烈地咳嗽着,一边微微将手中的王八盒子抬起,苦笑道:“没子弹了。”

  “八嘎!”武藤璋低声咒骂,他刚才发射暗器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力气,纵然再发力,也不如之前那么犀利准确了,现在大火围困,又无力反击,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这时房间里焦臭渐浓,先是两人的头发、胡子鬈曲烧焦,接着衣服边缘都卷了起来,呼吸也渐感艰难。

  铃木杏子抵受不住炙热,人已半晕。

  武藤璋情急之下,在墙壁上上下摸索,结果真的找到一个破洞,伸头拼命向这个狗洞一样的地方硬挤,但洞小头人

校园性故事

,如何钻得出去?

  这洞显然是房子年久失修留下的,四周都是极厚极重的石料,他双手扳住用力摇撼,若是在平时或许还有一丝的希望,但是此刻他体力大不如前,虽然石块出现了摇晃,但时却没有掉下来。

  他当即在地上乱摸企图寻找趁手的工具,骤然摸到了一件铁器,但早已烤得炙热无比,他一抓之下,登时疼得大叫一声。

  这是一件一尺来长的扳手,已经锈迹斑斑。

  他忍着手上烫伤,撕下一块衣襟,裹在扳手之上,用力在那个洞口的石块处撬动。

  铃木杏子也跟着他一起来发力,只是那扳手即使被衣襟裹着也是奇热无比,女人家的皮肤又嫩,惊呼一声,捂着手掌惨叫起来。

  武藤璋顾不上训斥,只能是忍着疼痛继续撬动石块。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一分钟之后,挡在洞口的石块终于被撬掉了。

  武藤璋扔掉扳手,正准备钻出去的时候,一颗子弹带着劲风呼啸射来,他背后冷汗直冒,猛地向后夺去,面颊俯地,正好碰到地上的扳手,嗤的一声,跟着一声惨呼,半边脸庞上已烫出一条长长的焦痕。

  “八嘎,这里也出不去了!”武藤璋有些绝望地说道。

  屋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人被炙烤得几乎透不过起来,武藤璋和铃木杏子的剧烈咳嗽声、柴火爆裂声,响成一片。

  一根手臂粗细的檩条从房顶坠落,正好砸在了铃木杏子的肩上,顿时砸得她肩骨碎裂,惨叫了一声便晕死了过去。武藤璋见到这种情形,有心相助但是又无可奈何,以他现在的能力自保都困难,更加不用说是救人了。

  正在寻思如何脱身之际,又有一根檩条坠落,他紧躲慢躲,还是被打中了额角,疼得险些儿晕去。

  这时,一个装着汽油的玻璃瓶又从外面扔了进来,玻璃瓶一碎裂,汽油顿时溅到了他是身上,火苗紧跟着蹿了过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