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亲情文章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2020-10-10 17:27:32 写回复
魏朝阳对于宿山的热情感动不已,虽然说现在美国的华人越来越多了,很多也都是近二十来年才移到美国的,但是像是宿山这样热情的,并且有切实表现的还真不是太多。当然中其中有一部分是想帮忙但是帮不上忙的,不是每个到美国来都能发财的,很多混的还不如国内时候的好。

  美国梦成功的少,破碎的多,这是正常现像,因为你在国内是主体民族,在美国你的少数裔,而且是受歧视的少数裔。

  但可以明确的是,美国人不会歧视有钱人,无论什么肤色,有钱人有特权。

  话说回来,虽然是自助烧烤,大家也算是宾主尽欢,作为客人魏朝阳对于住在宿山这里一点不习惯感都没有,因为宿山这里讲的是中文,雇员一个老外那中文说的也比自己大多数的队员都溜,大家这边还带着牧区的口音呢。

  人家那叫唐娜的姑娘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让魏朝阳有的时候都微微感觉有点惭愧,一个以中文为母语的人被一个老外在中文上超过了,对于一些要脸的人来说是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宿山仨货都不属要脸的范围,所以说仨人也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也就是魏朝阳这种,心思活络的人才会想那么多。

  宿山的热情让魏朝阳发出了小感慨,这一感慨加上换了新地方,而且也为以后在这里的学习生活有点担心,于是魏朝阳自然而然的就失眠了。

  大约十二点钟的时候,在床上如同贴烧饼似的魏朝阳就起来了,虽然这边的白天的气温很适宜,但是在晚上的时候还有点凉意,所以魏朝阳披了一件衣服在肩上,轻轻的推开了自己的房门,站到了外面。

  外面的月色很好,银白的月色把整个大地都泼出了一身银装,虽然不如白天的光亮,但是依稀也能看清目力所及范围内的情况。远处的牧场与建筑都可以很清楚的呈现在月光之下,珠目之中。

  一站到了外面,魏朝阳就听到了隔壁房间内传来了呼噜声,仔细一听,魏朝阳都能分辨的出是哪个队员的。

  “年青真好!”魏朝阳笑着感慨了一句。

王韵壹身高

  作为过来人,魏朝阳年青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不过以前可不是为了赛马,而是为了别的体育项目,自家的老师曾经带着自己到欧洲考查,那时候的自己也是这样,二十来岁什么都不用担心,每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陪着领队们跑东跑西的,这一眨眼二十来年下来,自己居然也混成了领队,再着队员们踏上取经之路了。

  感慨了一下,魏朝阳抬脚向着马厩的方向走了过去,作为一个搞马业的,他自然而然就对赛马感兴趣,他也知道现在宿山的马厩里除了四匹骑乘的阉马之外,都是繁育母马。

  临来的时候魏朝阳就了解过宿山,一开始的时候宿山这个名字让他很陌生,在赛马圈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这让魏朝阳觉得有点那个啥,就是觉得不给力,觉得自己会遇到一个业余的牧场主。

  为什么会让魏朝阳这么觉得呢?

  主要是因为别看国内的赛马业搞的不怎么样,别说不怎么样这么好听的话,直接用业余来形容都不为过。

  但是中国马主们在国外可算是妖的很,拥有的马匹素质可不低,最著名的就是GHC马主俱乐部,旗下曾经有过美国的三冠王马,还有一批世界级的冠军马,

  更别提港市的赛马了,因为就一个港市的赛马业就位于世界前六,所以说虽

文学

然赛马运动国内搞的不怎么样,但是国内的马主现在至少也是世界前列了,不说世界一流,但是整体水平也在准一流这一层上。手上更是不乏世界级名驹。

  玩马最主要的是什么?

  有钱!

  是不是听起来有点俗气?其实答案就是这么俗气。

  玩马主要就是有钱,没钱你玩个蛋的马啊?一匹马几十万美刀都算是一般的,上百万美刀也不稀奇,你要是没钱的连个房子都还在还房贷,怎么养一匹纯血马。它可比一般人养个媳妇贵多了,别说是养媳妇,养的起四五六奶的都不一定养的起一匹纯血马。

  但是到了洛杉矶的时候,魏朝阳听到了宿山的事,就觉得这人不简单了,一共就送上了赛道两匹马,一匹卖了一千多万美刀,而且买主还觉得赚了。

  另外一匹买来的老马重新上了赛道居然也重新暴发出了活力,这哪里是一个入门级马主的表现?明摆着就是老谋深算的马圈老鸟嘛!

  所以现在魏朝阳就对宿山马厩里的马有些好奇,正好也睡不着,自然就准备去看看。

  到了马厩,魏朝阳发现马厩的门大敞着,伸头进去好加的看了一下,发现马厩里是灯火通明,但是隔间里一匹马也没有。

  “有人么?”

  魏朝阳冲着马厩里喊了一声。

  见有没人回答,魏朝阳一边往马厩里走一边继续向着四周张望,边张望还边问道有没有人。

  喊了几声,魏朝阳便知道马厩里没人也没有马,于是不死心的魏朝阳又换到了另外一个马厩,而另外一个马厩更直接,大门锁上了并且还黑了灯,很显然这个马厩并没有启用。有马的马厩可不是这样的。

  魏朝阳就不明白了,他也不是初入行的小白,不光不是初入行的,还算是一个老手,和赛马业几乎打了快十年交道的魏朝阳怎么可能不如道纯血马一般都是怎么喂养的。

  正想着这边的马都去哪里了,忽然魏朝阳听到了一阵马嘶声。

  魏朝阳转头顺着马嘶声传来了方向望了过去,使见到一群马正在牧场里撒开了四蹄聚成了一群在月光下奔跑着。

  看到这样的情况,魏朝阳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就觉得大事不好了,肯定是今天大家酒喝的多了,唐娜这个员工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睡着了,于是让马儿们跑了出来。

  想到这里,魏朝阳立刻转头,带着小跑来到了唐娜的宿舍门口轻轻的拍起了门来。

  “唐娜,唐娜!”

  唐娜这边正睡的美着呢,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东西,嘴角还挂着点晶莹的口水,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一起身下意识的吸流了一下口水,然后用手背抹了一下。

  “谁啊!”

  唐娜的起床气可不小,就算是现在宿山站在她的面前都要挨上一脚,更何况是个听来不认识的声音。

  “我,今天来的老魏!”

  魏朝阳在门口说道。

  听到里面传来唐娜的声音,魏朝阳就不再拍门了,而是张口说道:“你快点起来,马儿都跑到外面去了,马厩里一匹马都没有……”。

  唐娜一听愣了一下神,然后又躺回到了床上:“到外面就到外面去吧,你这人操的哪门子心!”

  魏朝阳一听这人怎么这么个工作态度?心

水浒英雄本色三级完整孙二娘

头不由的火起来,这些马放在牧场上乱跑乱蹦的,还没有人照应万一要是伤到了怎么办?这可都是有了驹子的繁育母马,一出差错那就是几十万美刀的问题,换成软妹币怎么说也得有两三百万。

  宿山这么帮着自己,自己可不能不管!

  魏朝阳自然是有担当的汉子,他也不怕得罪人,而且他觉得也不能对不起宿山,一定要把这事告诉宿山,这样的员工就算是漂亮也不能留着,至少不能这么托付重任。

  魏朝阳能当上领队带着几个人来美国这边学习,自然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他一看便知道宿山与这个漂亮的唐娜没什么,而且宿山看唐娜的眼神也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欲。就算是有,魏朝阳觉得自己有些话也得说,这样才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至于宿山听不听那是他的事情,他魏朝阳只求一个问心无愧就好。

  带着这样的心思,魏朝阳往宿山的屋子那边去,一边走一边还挺胸抬头的不住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我不是挑拨离间的人,我只是实话实说……”。

  就这么样,一路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的魏朝阳来到了宿山的屋子门口,开始拍宿山的门。

  “宿先生,宿老板!……”。

  魏朝阳到了门口还没有伸手,宿山就感觉到了他,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在这里没有东西能逃脱他的意识认知一样。此刻无论是魏朝阳的神态还是动作,宿山都尽收眼底,仿佛站在上帝视角一样,只是没有办法得知魏朝阳的心理活动。

  收回灵马,宿山瞬间回到了现实形态中。

  “有什么事么?”

  打开了门,宿山冲着魏朝阳问道。

  魏朝阳现在没有注意宿山脸上一点没有刚睡醒的样子,反而是精神十足,目光炯炯亮的如同今晚的皓月似的。

  魏朝阳说道:“马厩里的马跑出来了,一群马凑在一起马牧场里瞎跑,也没有个人在旁边看着……”。

  “没事!”

  魏朝阳道:“是这样,我想……你说什么?”

  “我说没事!”宿山笑着说道:“我们牧场的马就是这样的,你是第一天来,以后就知道了,每天晚上我们牧场的马都是没有人看的,就这样随意的放在牧场里,任由它们自由活动充份展现它们的天性”。

  懒就是懒,现在宿山居然还想到了这么光明正大看起来币格还高的话,内心不由的有点粘粘自喜,没文化的人就这样操性,一觉得自己话说的漂亮就觉得神清气爽的。就像是某位主持人,文化不行苦补了之后动不动就会曳个古文古句的,这是下意识的补偿心理作用。

  “这样也行?”魏朝阳有点傻眼了。

  玻璃马就这样放牧,任由它们在草地上瞎几巴跑?

  魏朝阳几年所见所得的知识没有一种是支持这样养马的。

  一般纯血马是怎么养的?你见过把狗当儿子养的吧,纯血马差不多也是这么养的,比狗儿子的待遇可好多了。

  稍微有点实力的马厩一匹马都几乎得有一个半人伺候着,而且二十四小时马厩里都必须有人,各种精料辅料什么的隔上一段时间就得有人喂,时不时的还要做个身体检查什么的。

  至于那些名马厩,一匹马得两到三个人伺候着,这还是只多不少的,想想看一个马厩中关了几十匹马,你还闻不到异味的,这特么的得多少人工?也就是说马只要尿了拉了,半分钟之内就得清理掉。估计杰克马家佣人都没有这么专注的。

  至于随意在牧场上跑,不能说没有,像是那种废马自然是可以让人骑着玩的,但是成绩不错的,重要的繁育母马怎么可能这么放着牧场上随意跑,那一脚要是踩进坑里去,报销掉的就是票子,少说几十万,多的几百上千万美刀,豪横到不把这些钱当钱的,那肯定不是创一代,也不是富贵延几代的人家!

  “就这样就行了,我这边养的方式和他们不一样!”宿山说道。

  魏朝阳实在是想不通,如果说不知道宿山的事迹那魏朝阳一定不多劝,因为这就是一养马小白,这样的人如是不让他吃点亏他是得不到教训的。

  但是

云上的日子 苏菲玛索

现在他知道宿山的本事,那这时宿山如此的养马法,在他的眼中就有那么一丢丢神秘感了。

  随着宿山的门关上,魏朝阳就开始琢磨了起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