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情感文章

宝贝∼都湿成这样了 太爽了再快点爽死我

2020-08-07 11:36:34 写回复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高高盘起的秀发,给整个人增添了一分清冷的意味。

看着女子无恙,徐哲不再看女子一眼,治疗花费了太多的体力,他随手抓起一床被子胡乱的盖在女子身上,然后他倒头就睡。

丝毫没有美人在旁难入眠的情况,跟个死猪一样,不一会儿,就传来他呼哧呼哧的呼噜声。

而此时,苏宣却很难受,被真气催发的汗腺,让她燥热难耐,还被徐哲盖上了一床被子。就像个保温层将体温锁在被窝里,瞬间汗水顿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身体,热的苏宣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脸色阴晴不定,充满了纠结,想要离开,又全身无力,估计走不了多远就会倒在地上,被不知道什么人捡去;想要打电话,电话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唉,真是二十多年的霉运碰到一块儿。”

幽怨的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始作俑者,她决定奋起反抗,轻轻的将被子踢下床去。

第二天一早,徐哲大早上就起来了,可能是太累了,苏宣到现在也还没醒,看着眼前的睡美人,徐哲心里跟吃了苍蝇似的。很后悔没有收到诊疗费。

看着苏宣并没有醒来的意思,徐哲写了张纸条放在苏宣身旁,拿起行李,跟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匆匆往林氏医馆赶去。

匆匆行走的徐哲脸色越来越冷:“林春天,你完了。”

满江红宾馆。

苏宣渐渐从噩梦中醒来,想到昨天的经历,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对于苏宣来说,简直就是场噩梦,先是被两个小混混轻薄,差点失身,但是在危机关头,一个男人犹如白马王子从天而降。

哪知王子医术虽然高明,但是突然来了一出被子蒙头杀,还被白白看了自己胸。真是20几年的霉运撞到一起了。

苏宣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徐哲不知去向,心里大舒了一口气。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不尽对徐哲产生了一丝好奇。

 

女人就是这样,容易对神秘的男人产生好奇心,就犹如一只猫,连自己也不知道会何时陷进去,

小说文学

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决不会善罢甘休,即使知道可能撞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辞。

而徐哲就完美的符合神秘的所有要素,武力强大,医术高明,为人正直。苏宣心里不尽有些期待起与徐哲的再次见面。脸上浮现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突然一张纸条映入了苏宣的眼帘,那是一张药方,起初她还觉得很温暖,但是药方下写的一行字却让苏宣气的牙痒痒。

“美女你好,你昨晚酒精中毒,这张药方或许可以帮到你,桌上有早餐,记得吃早餐。‘’

‘’昨晚为了救你,情急之下看了你的身体,如果你硬要以这为理由,以身相许的话呢,我就吃点亏,勉强把你娶了。”

“最后一句,诊疗费我就给你免了,房钱也不用你出,你赚到了。你也不用找我,我是雷锋。”结尾处,还有一个栩栩如生的雷锋头像。

“什么叫勉强娶了我,追我的起码有个加强连。最好别让我找到你,要不然一定要你好看。”苏宣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恨恨的想到。
 

林氏医馆。

林春天正拉着个躺椅,老神自在的躺在大门口,沐浴着出升的太阳,想着今天可以洗白多少人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徐哲正在杀气腾腾的赶来。

林春天小时候家里很穷,初中毕业后,他就被父母送到镇上,徐老爷子那里学习中医,以图以后可以安身立命。后来徐老爷子看老

小说文学

实忠厚,就资助他继续求学,直到大学毕业。

大学期间,徐老爷子也是个开明的人,考虑到中医越来越不景气,西医如日中天。

便让林春天选了个西医专业,学起了西医,毕业后林春天经过顺利的开了个小诊所。

至于为何叫林氏诊所,而不叫林春天诊所,那是林春天觉得,他的名字太Low了,用他名字来当招牌,估计没人敢来,用林氏当招牌,可以给人一种祖祖辈辈行医的感觉。生意或许会好一些。

然而结果并没有任何卵用,生意一直不温不火,一天没几个病人。

临海路,徐哲杀气腾腾的奔向林氏诊所。

还在藤椅上神游太虚的林春天,不知怎么的感觉到一股杀气,吹的背心凉飕飕的,眼睛一睁,就看见徐哲脸色发黑,青筋鼓起,一副要吃人般的样子,这可把林春天吓着了,一溜烟,直接跑进医馆将玻璃门关了起来,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徐哲看见林春天这个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强忍着笑意,板着长脸,“林师兄,你昨天可把我害惨了。这事不放点血,可翻不过去啊。”

看见徐哲的脸色缓和下来,打着哈哈说道“师弟啊,那是肯定的,走走走,我们回家,我给你们做一桌满汉全席。”

徐哲拎着箱子,和林春天走进堂屋,这箱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古朴沧桑,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老物件,外面一层红漆,上面有一个金属提手,箱子的两头各有一只铜铸小环。四个侧面中,有一个侧面有三个深深的划痕,暗红色的箱子上边雕刻着悬壶济世四个大字。

看着药箱,林春天感慨万千,记得当年徐老爷子每次出诊,都会背着这个行医箱,而此刻这个代表着中医传承的行医箱,传承到了徐哲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传统中医薪火相传的历史。

他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一丝悲情,曾几何时,他也以弘扬中医为己任,但是由于中医本身的局限性,动辄需要长达十数年的经验积累,导致现在年轻中医根本没人敢信,中医馆倒闭的不计其数,林春天也很许多人一样被残酷的现实击败,想着想着他眼眶有些湿润了。

他深吸了口气,才抑制住这股情绪,擦了擦眼角的湿润,伸手拍了拍现在的肩膀:“以后可能用不着医箱了,现在都是坐班,基本没什么机会出诊了。”

&ldqu

小说文学

o;背习惯了,没背着,反倒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徐哲笑着说道,

“唉,不说了,我们回家。”说着他砰地一声将大门关上。

“晚上咱们不醉不归。”多年未见的师弟,出现在面前,林春天很高兴。特别是看到徐哲身上背的行医箱,他就觉得自己的理想好似又重新活了过来,中医依旧可以继续传承。

 

他一手搂着徐哲,一手在天空中挥舞着,好似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嘴里还唱着汤头歌。向着林家老屋走去。

林家老屋,处于东海市北部郊区,离诊所大概1小时的车程,是林春天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这里没有

城市的喧嚣,秋风送来的空气里面,夹杂着泥土的清香,那清香沁人心脾,给人以爽朗,看着田里嬉笑忙活的人们,可感受到他们生活是多么美好。 

站在林家老屋门前,徐哲愣住了,他的目光被院子里的事物吸引住了。或者说是被里面的一个绝色美女所吸引。

此时那女人,正专注的浇着花。丝毫没有感觉到,门外正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她身穿着白色休闲服,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摇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遮住了她的半边的容颜,可是那若影若现的侧颜,足以倾倒众生。

她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龄,成熟,知性。

“御姐,我爱御姐。”徐哲心里大声的高喊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口水就像决堤的黄河,哗啦啦的往下流。

“嘿嘿,回神了。”林春天用手戳了戳徐哲,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师哥那是嫂子?”徐哲疑惑的问道。

“你嫂子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哩。”林春天没好气的说道。

“那她是谁?”

“那是我妹妹。”林春天说道。

看了看林春天的长相,在看看院子里的美女,徐哲有些疑惑了,这能是一个妈生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记忆突变?

这道不是林春天长的有多么难看,只是和院子里的女人一比,高下立见。

“师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大舅哥了。”徐哲舔着脸的说道:“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师弟我,人品又好,长得也好看,不介绍给你的妹妹真是可惜了。”

“你确定要我介绍给你?”林春天问道。

“恩恩。”徐哲点点头说道。

“可是我怕你受不了。”林春天叹息的说道。

“放心,我一定受得了。”他做出一个健美动作,鼓起手臂上仅有的二两肌肉。

林春天见徐哲信心满满的样子,他也不好在打击徐哲的自信心。

林春天摇了摇头,打开铁门径直朝女人走去。

开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那女人还是被惊到了,转过脸瞪了林春天一眼。

而此时的徐哲正在门踌躇,在御姐面前,徐哲必须要保持好男人风度,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手摆弄着头发,这才朝院子里走去。

可是刚走两步,徐哲就停顿了下来。

冷,实在是太冷了。那个女人仿佛是从冰雪世界走来,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投过来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般,即使是现在温度30几度,徐哲依旧感觉身上凉瘦瘦的。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说起这个妹妹,林春天怎么会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这就好比一个冰雕,虽然远观美丽绝伦,但是走进就会被冻伤。

徐哲感觉他的身体都要被冻住了,脸部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着。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