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情感文章

陪你看细水长流,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2020-10-15 12:49:38 写回复
  这不是盯梢自己的,就是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

  那人也就是这样的性格,看谁,可能都是露着阴霾的眼神。可不单是看他,才是露着阴霾的眼神吗?

  要不然,他都想不起,现在还有谁会盯梢他?

  只是,他觉得自己的第六感,都验证了啊。

  那,那……

  那会不会和女儿突然喝了大量的可乐有关?

  是啊,可能在这方面的原因。

  今天在见到女儿醒来了,一时急着给女儿喂药,就忘记问女儿了。

  不过,他现在想想,也不急着问女儿,等女儿基本上稳定情况了,转到普通病房了再问。

  那么,真的有人给了女儿大量的可乐喝,会是谁?

  是有意的给他女儿大量的可乐喝,想把他女儿喝出病来吗?

  那么,那人为什么要害他女儿?

  是跟他谢江有仇吗?

  真的是有仇的,那会是谁?

  刘娟丽?

  谢江立即想到了那个一边对他下黑手,一边来找他要钱帮他打压键盘侠的刘娟丽。

  这次,刘娟丽算是栽在了他的手里。那么她就有可能会这么干吧。

  如果真的是刘娟丽,那这个人,就太狠毒了。

  然后,除了刘娟丽,还会有谁?

  或者是,女儿贪嘴,自己大量喝了可乐,喝出了病来了?

  面对这一系列的疑问,谢江觉得还是要问女儿,就知道了。

  当然,他也怕女儿撒谎,得想出一个好办法问,让女儿实实在在的说出来。

  到了傍晚五点钟的时候,重症室开放探视时间,谢江就没有去探视了,让前妻去探视女儿。看看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好转一些了。

  顺便就让前妻去给女儿喂药。

  当钱晓曼从重症室出来,谢江就亟不可待的问情况。

  钱晓曼是摸着眼泪,伤心的说:“女儿身上插那么多管子,看着都难

女朋友个子小抱着做

受。”

  “这中医治疗,还插什么管子啊。”

  谢江忙问:“女儿把药都喝了吧。”

  钱晓曼抹着眼泪,很伤心的说;“喝了。”

  “她说不想喝。”

  “太苦了。”

  “我说,喝了药,病就好得快。女儿才坚强的喝了。”

  “说话好无力的

堀咲

。”

  谢江就安慰前妻,现在已经是很有希望了,把心情放稳了,好好的医生把女儿的病治好。

  这总比那西医放弃了治疗要强。

  关键是,小慧已经醒来了。这比昏迷着让他们放心。

  三天后,小慧的病情基本上稳定了,但是,主治医生还是把小慧放在重症室里,继续观察两天。

  谢江和钱晓曼继续等着,江曼就没守在医院了,要亲自打理公司的事务,让刘泉水他们多负责一些事务,暂时不让谢江去分心。

  这时,通达公司的运行,渐渐恢复了正常,铁矿的改造也接近尾声。

  就是这大半年多时间,因为那元月份的那一次矿难,产生的影响,使公司的铁矿基本上出于瘫痪状态。同时,也影响了煤矿和金矿在正常运行,对煤矿和金矿,都采取了停业半个月进行安检。

  然后,在生产上也是减低了产量和工作量,没有像以前那样,满负荷的运行。

  如此一来,上半年,公司就是处于了亏损的状态。还让谢江跟着遭受了巨大

文学

的舆情风波和压力。感觉这半年多时间的遭遇,超过了这人的一生的遭遇呢。

  甚至,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件大事,真的是平平淡淡的度过了一生。

  而她和谢江两人似乎今生同病相怜似得,撒落在茫茫人海之中,却姻缘相识相聚相爱,又因人生中命运的叵测,遭受着巨大的灾难。

  一桩接一桩,似乎在考验着他们的意志似得。

  现在,江曼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灾难挡在了他们人生路途。

  还有,小慧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被治疗好?

  对于肾衰竭,还是严重的肾

zuoaishipin

衰竭,那可都是很难治疗,甚至是无法治疗。只有换肾,才能让人继续活下去。

  而且,换了肾后,也不是万事大吉了。还怕会出现排异现象,让患者苦不堪言。

  现在,中医院的中医说,不要换肾,用中西结合治疗,有很大的希望的。江曼虽然相信了,但是,心还是悬着的。

  特别是离开了医院后,就悬得更高。

  她因为和谢江有了那深刻的爱,就把小慧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了。特别是,她一直还没有生孩子呢。更是对小慧视如己出。

  想到自己还么有生孩子,江曼就突然想到,自己在半年多前,就和谢江有了几次的欢爱,开始两次,是谢江醉酒,她做了措施,不会怀孩子的。可是,后来一次,谢江没有喝酒,她就没有做措施啊。却怎么也没有怀上孩子。

  这就让江曼有些不自信了。

  以前以为是丈夫的问题,现在,谢江可是没有问题的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怀上?

  难道是次数太少了?

  那这次以后,会不会怀上呢?

  江曼就摸了摸小腹部,真希望能怀上谢江的孩子啊。

  突然,江曼听到电话响,马上一看,是刘泉水打来的,就立即接了起来。

  然后,江曼听到刘泉水说,找到了一个肾源了,是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

  江曼当即有些愁眉:“快六十岁的人了,他那肾也快老了吧。”

  “要找年轻的吧。”

  “年纪大了,暂时不要。”

  “保持联系吧啊。”

  江曼也是看考虑到,小慧年纪还小呢,配上一个爷爷的肾,不知道能起多久的作用。他不是医生,不懂这些。只想着年纪的问题,也是关系到人的身体器官的寿命。

  左右是挨一刀,也是准备换肾,那就要换年纪相当的肾。

  再说,现在中医院的杨老中医,已经在给小慧用中药治疗了。虽然,还不知道能不能治疗好。但是,江曼也还是看到了效果似得。把昏迷不醒了两天的小慧,给救醒了。这就让江曼看到了希望。

  只是,江曼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贫穷的人,买彩票中了大奖,在等着领奖,却又担心会出现意外似得。不知道能不能把奖金顺利的领到手似得。

  不过,心中的那股穷酸味,还是一扫而尽似得呢。

  她就不急着乱找肾源,就是一边找年纪相仿的,一边等着看中医的治疗效果。还有,就是看小慧能不能尽快的稳定病情,转到普通病房来做常规的治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