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章青春文章

男朋友当过兵又大又持久 女生看了会湿的细节小说

2020-08-07 11:36:43 写回复

王管家毕竟是经过大场面的人,很快摆脱金针引起的共鸣。

他起初觉得徐哲也许只是医术高明,直到徐哲使出扁鹊神针后那种匪夷所思共鸣,以及那扎针时凌厉的气势,使得徐哲的形象在他心中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小姐没事了?”

“我以扁鹊神针将郁结的血气疏通,她过一会就会醒来。”徐哲摊坐在椅子上虚弱的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

小说文学

,我代表王家谢谢徐兄弟仗义相助,以后在东海市无论遇到什么麻烦请直接来找我。在东海的地头,我们王家还是可以说上话的。”王管家话语当中透露出无与伦比的自信。

“好的,那就先谢谢王叔了。”他声音很小,显得有气无力。

“徐哲由于施展扁鹊神针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他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

扁鹊神针,是徐哲祖传针法,从战国时期流传下来,一共九针,一针一重天,九针逆生死,相传扁鹊施九针,叫那阎王莫上门。

这充分说明了扁鹊神针的强大,但是施展扁鹊神针,必须以气行针,因此扁鹊开发了一篇功法,名叫“扁鹊心经”。

扁鹊心经相传是扁鹊通过模仿鸟鹤的动作,以达到人与自然融合的一种气功功法。扁鹊神针极为消耗真气。徐哲的心法修行的并不到家,施展不了几针。便会由于力竭而陷入脱力状态。

徐哲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已经到了下午,从窗外依稀已经可以看到,东海市的轮廓。

放眼望去,纵横交错的交通,构成了城市了血脉和骨架,推动着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大踏步的迈向国际化大都市,这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旁的金贸大厦,在夕阳的余晖之中,散发出金色的光芒,直冲天际,反射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砰”房门被推开,王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我家小姐已经醒了,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徐老弟。”王管家恳切的说道,看得出他十分感激徐哲。

“没事,治病救人,是医者的本分,我相信每个有良知的医生都会挺身而出的。”

徐哲淡淡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多谢你,这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说着王管家拿出一张20万的支票,硬塞到徐哲的手里。

“这个太多了。”徐哲双手连连摆动,拒绝了王管家的好意。

“这哪行啊,你不仅救了我家小姐的命,还有我的肩伤也要麻烦你,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不行,最多收200块。”徐哲说道。

“真的只要200?”王管家满脸诧异的问道。

“只要200。”他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好小子,不为财帛所动,那这张卡你拿着,在东海王家的产业消费全部免单。”王管家拍着徐哲的肩膀说道。他见没法说服徐哲也就没有强求。于是便拿出一张金属卡片强行塞到行针手里。

这张卡片样子十分普通,上面没有花哨的装点,只是在卡片中间印上了一个王字,普通的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扔在地上都没人捡的那种。

“好的,那谢谢王叔。至于你的肩伤,我在林氏医馆,相信在东海你找我也不难,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他顺手将卡片收到包里。也没太当回事。

“好。”
 

半小时之后,徐哲站在东海火车站的门口。

东海是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拥有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蕴和众多历史古迹。江南传统吴越文化与西方传入的工业文化相融合形成东海特有的海派文化,东海人多属江浙,民系使用吴语。早在宋代就有了“东海”之名,是中国重要的的经济、交通、科技、工业、金融、会展和航运中心,是世界上规模和面积最大的都会区之一。

“啊,终于到站了,好累啊。”从火车上出来的徐哲站在车站门口伸了个懒腰。

寒紫依拉着个行李箱,从车站里走了出来。

车站门口,一辆白色的宝马X5准确的停在寒紫依面前,从车里下来了一个男,“紫依,真巧,在这里遇见了。”

男子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显尤其出众。

徐哲作为一名帅到惊动党的帅哥。每次见到有人比自己更帅而且还比自己有钱的时候,他就压抑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想上去就在对方脸上揍上两拳。

不巧,宝马车上的男子正属于此列

听到男子的声音,寒紫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到徐哲面前,将手穿过徐哲的臂弯,在徐哲耳边轻轻说道:“帮我一个忙。”

徐哲也不是傻瓜,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收臂一弯,将寒紫依搂在怀里。没想到徐哲会上手,寒紫依身体微微一顿,但是很快恢复回来。

“徐清风,你怎么会在这。”寒紫依不悦的说道。

“哦,这位小哥是谁啊。”徐清风好似没有听见她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这是我们的事,和你没什么关系。”寒紫依憋了憋嘴,不屑的说道。

“是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紫依,你找个挡箭牌,也要找个上档次点的吧,就这种款式的,我都不想正眼看他。”徐清风看着徐哲不屑的说道。

见徐清风将矛头转向了自己,让徐哲很不舒服,都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凭什么就不拿正眼看我?

“哦,眼睛长在屁股上当然不能拿正眼看人。都是倒着看的。”徐哲看着徐清风说道。

“没想到,紫依你的眼光这么变低了,找的挡箭牌也太差劲了。”徐清风轻蔑的笑着,指着徐哲对寒紫依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徐哲的话而影响自己。

“徐清风,我跟你明说,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你真当自己貌比潘安?人见人爱?”寒紫依火辣的性格暴露开来,指着徐清风说道。

“寒紫依,别以为我不敢动你。”徐清风寒声说道。

 

“那我就等着看你的表演。”寒紫依无所谓的说道。

“好,你有种。我们走着瞧。”徐清风气的浑身颤抖,指着寒紫依和徐哲,说道。随后他转身离开。

临走之时眼神中充满了仇恨,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与寒紫依分开,此时的徐哲正提着行军包一个人走在东海的街头,他给师哥林春天打了个电话。

“师哥,我东海市了,快来接我。”

“八筒,别慌别慌,我胡了,哈哈,这下子你们还不放血。”电话里传来噼里啪啦打麻将的声音,以及林春天得意的笑声:“师弟啊,我

小说文学

这边还有病人走不开啊,你自己去临海路288号找个叫林氏医馆的诊所吧。”

正在得意的林春天说话声戛然而止,三秒过后传来。“喂~喂~,师弟我这里信号不好就先挂了,记住临海路288号。”

知道自己露馅的林春天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额~~”徐哲脑门上浮现出黑线,有些无语。

九月的华夏早已立秋,“秋老虎”的威力开始初现。太阳虽然已经

小说文学

下山,但是经过高温炙烤的沥青路,好似个保温桶似的将太阳的能量完全保存了下来,依旧散发着阵阵热浪。细看之下能够看到一阵阵青烟从路面上冒出。徐哲觉得放个鸡蛋上去都能烤熟。

煎熬的等待了十几分钟,终于在徐哲盼星星盼月亮之下终于等来了一辆出租车。

“临海路288号。”徐哲说道。

“好嘞。”司机爽快的答道。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街道上拥挤不堪,各种型号的车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缓慢地向前爬着,只是在字典中看到的“川流不息”一词今天算是找到了注解。

经过3个小时如蚂蚁般爬行,徐哲终于站在了临海路288号门前。

可是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黑漆漆的大门,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林氏医馆早已关门,在门上还贴着一张纸条:“徐哲师弟,见字如见人,因老弟电话不通,久久未至,兄甚为担心,导致精神不振,只得回家休息,明天兄定大摆酒席为你接风洗尘。”在纸条的右下角还画了个丑萌丑萌的笑脸。

徐很很懵逼:这就关门了?狗日的林春天!

“砰”徐哲气愤的踢了卷帘门一脚。

徐哲很苦,被忽悠来了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说,连师哥也不靠谱,手里握着打车剩下的80块钱。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作为东南,经济文化中心的东海市,素有“不夜城”之称,临海路也不例外,霓虹灯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将整个临海路衬托的灯火辉煌。

10几分钟后,在徐哲问遍了临海路几乎所有的酒店价格之后,徐哲站在了一家名叫满堂红宾馆的门前。

这家小宾馆在临海路这条繁华的街道上显得很不起眼,没有霓虹灯的招牌,没有亮堂的前厅,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中年妇女,趴在桌上上打着瞌睡,见徐哲进来中年妇女立马来了精神。

“小伙子,住店啊,标间一个人50,两个人150,豪华间一个人150,两个人300,双人间有惊喜哟。”中年妇女朝徐哲甩了一个媚眼。

徐哲心里想到:哇,难道双人间有那种服务?

想着口袋里打车剩下的80块钱,徐哲很心痛:“那要一个标准单人间吧。”

听到徐哲只要个单人间,老板娘顿时没了兴致,慢吞吞的拿出房卡:“2楼左转11号。”

徐哲倒也不管老板娘高不高兴,自顾自的拿起房卡朝房间走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