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章青春文章

ADXXXXX,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2020-12-26 10:13:05 写回复
  “默,考核呢?你怎么睡着了?”

  “我那是……”

  “别叨叨了,你看看你,才写了几个大字,你看看人家,三四张大纸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

  转场前往炼器考地时,林默差点没被赵千山的话噎死。

  他修炼的本源法经为《天地乾坤经》,七百年下来,尤其是五百年囹圄生活的沉淀,他对本源法经的见解已然到了一个登堂入室的阶层。

  他有着十足底气与那些活了数万年之久的金仙、真仙讲经论道。

  可在读到《天道经》之时,他却陷入了对天地,对道对法的重新思索中。

  《天地乾坤经》核心是天地、乾坤、阴阳、内外相伴相生,讲究的是动静相宜。

  《天道经》讲究却是另外一层意思,因为接触时间短暂,经文都没读完,他并没有参悟经文中的道理。

  “道法自然,清静无为”,是他对《天道经》字面意思纲领式的理解,要想吃透其中的道韵,林默认为自己至少需要参研几十

黄图男在上女在下

年乃至几百年的时间。

  而且林默有一种预感,《天道经》和《天地乾坤经》皆是高深道法经文,两者有相通互补之处,但比较而言《天道经》中讲述的应该是一种更为贴近道法真意更为适合修士修炼的本源法经。

  “一定要好好参悟那部经文。”林默心中思索。

  第一次,青阳小世界有了让他震惊的东西。

  “破锣,你那朋友怎么搞得?那可是考核,怎么睡着了?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不对,不对,林师怎么会吓傻呢?他那是晕了,被我们青阳世界的功法震晕了……没见过世面啊!”

  “对对,蔡兄你算是说到点上了。”

  耳边传来了武凉和蔡冠的揶揄声,赵千山当即暴怒就要对骂,却被萧云湖拉住,没见曾画书阴沉着脸走在前面吗?谁敢在其面前喧哗?

  对于这种讥讽,林默懒得理会。

  小世界的人,就不知道修行中有一种高深境界叫“顿悟升华”。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哥叫你们知道什么叫打脸?什么叫仰望星辰?

  “林师莫急,“法”的考核你不一定落后,再说接下来还有四场考核,只要有着精彩表现,一样可以得到认可。”

  齐简不是赵千山、萧云

驸马与通房h

湖那等修为境界低微的小修士,他自然知晓林默刚才陷入了“顿悟”,只是他不明白,一部他参研半辈子都没顿悟过一次的《天道经》怎么会引起林默的顿悟?

  要是顿悟可以来的那么简单,那青阳小世界修仙阶层就不会是如今这幅现状了……虽然第一场考的不怎么样?但齐简对林默依然满怀信心。

  第二场,考“器”。

  同样的炼器台,同样的原材料,不一样的是考评团成员,退出两个,新进两个,齐简赫然在列。

  这就简单明了了,后来加入的齐简和另外一人必是专攻炼器一道器学院大佬。

  “你们面前有六种金石炼材,请你们用这些炼材炼制一柄刀,期限为两个时辰,现在开始。”

  曾画书一如既往的冷着脸,扫过林默的眼神带着些微愤怒,很让林默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得罪了这位大佬。

  反观齐简,则就让人心境舒畅多了,一直笑眯眯的望着自己,想想之前其对自己大加招揽的恳切言语……好人啊!不能让他失望了。

  “这位林兄弟,你炼过器没有?要是没有,朱某劝你早早退出,免得难堪。”

  “对啊!这次你可不要睡着了。”

  朱康和于北冥走过身边各自“提醒”了林默一句。

  不鄙视人能死,都说了个人考个人的,又没有竞争,犯得着这样挤兑人吗?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

  林默决定好好露一手给他们看看,堵上他们的臭嘴。

  “乌金、玄铁、铜精、火精、风石、水云沙……不错,都是精炼好可以直接上手的精品材料。”

  林默看完桌台上的炼材,搓了搓手。

  五百年囹圄生活,他没少研究器、丹、符、阵四大修仙辅助手段。

  对器道,从耗材到炼器理论,他都熟悉,却缺乏实践操作。

  没办法,前二百年高光时刻,他从不缺武器法宝,自然也就用不着亲自下手打造炼制,后来身陷囹圄,理论丰富了,却再也没机会实际操作了。

  “到底怎么开始呢?”林默皱着眉头看看左边的于北冥,望望右边的朱康。

  “赵,林兄是怎么搞得?怎么还不动手,那朱康都开始调配炼材了。”

  “我,我也不清楚。”

  “你整天和他在一起,就没搞清楚?”

  “搞什么?之前我问过他,默说他精通炼器,能炼丹,会制符,知晓一些阵法常识……”

  “这叫精通炼器?”

  萧云湖一指连地火开关都找不到的林默,脸黑成了锅底。

  赵千山亦是脸色大变。

  第一次觉得无所不能的林默似乎水平很了了,极有可能连他都不如。

  “怎么办?”赵千山急了。

  “我能怎么办?”萧云湖毫无办法。

  做为主考的曾画书自然发现了林默的不妥之处。

  “林默,你为何还不动手?”

  “曾副宫主,林某界外之人,对这里的炼器器具并不熟悉,操作起来难免生疏,所以请副宫主派一助手协助一二,否则今天这器恐怕难以炼制了。”

  林默话音未落,立刻遭到武凉等人的揶揄,就是齐简也是大皱眉头。

  那朱康更是大笑起来:“林兄弟,你不用着急,等朱某成器之后就去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你,过去助他。”

  曾画书一指赵千山,赵千山脸色顿时耷拉下来。

  武凉、蔡冠两人则是捧腹大笑,林晨阳等人也是暗自窃喜。

  要是让萧云湖相助林默,他们定然极力反对,可赵千山,他们就不怎么在乎了,

  谁不知道赵破锣是个武痴兵痴,打架带兵是一把好手,可说到炼器……让他打造一柄普通战刀都是勉强了,指望着他炼制出高品质武器法宝……比母猪上树都难。

  “看什么看?过去啊!”萧云湖推了赵千山一把,赵千山只能挪着脚步来到林默面前。

  “默,我的炼器水平不是一般的差,只能勉强达到器学院的合格线。”赵千山直接招供,他不想拖林默的后腿。

  “会不会沟通地火?”

  “会啊!”

  “会不会帮我拿炼材。”

  “会啊!”

  “会不会抡锤?”

  “会啊!”

  “那就足够了,发什么呆啊!先把火给我点着了。”

  林默算是看明白了,赵千山这狗熊就不会炼器,好在他也没指望其出多大力,能让曾长手允许其相助已算是格外开恩了。

  怎么说自己理论十足,实践经验是欠缺了不止一点,但炼制一件低品质的法宝……应该问题不大。

  “乌金三斤、玄铁十斤、铜精一斤、火精十斤,风石和水云沙先不要放,火,大火,最大的火……”

  随着林默的口令,赵千山甩开了膀子跑前跑后的忙碌着,林默则在心里仔细的推算着耗材的比例,生怕有一点的失误。

  活了五百年,他还是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心力炼器呢?

  半个时辰悄然过去。

  于北冥的长刀已然初具形态,朱康面前一柄赤色重刀已然成型,至于林默面前……还是一个铁疙瘩。

  一个时辰之后。

  于北冥的刀完全成型,朱康则催动法力小心的打磨着刀锋。

  林默和赵千山两兄弟,则是抡开了膀子,正在叮叮当当的不停敲打一块四四方方的铁块,那场面与凡人铁匠没什么区别。

  如此一幕,看的曾画书、齐简等人瞪直了双眼。

  曾画书很想一巴掌将林默扇的远远的,顺便告诉他一声,我们考核的是修士炼器,不是凡人打菜刀。

  至于萧云湖,已然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头都不

文学

敢抬一下……实在丢不起那人啊!

  随着一声狂笑,朱康催动法力从炼器炉灶中扯出一柄赤色重刀,刀背厚重,刀锋明滑,一看就不是凡品。

  朱康之后没有多久,于北冥也催动法力从炼器炉灶中扯出一柄长刀,刀身瘦长,刀锋明亮,同样也不简单。

  在看林默和赵千山……那就没法看了。

  “快点,快点打啊!风石,风石,把所有风石全都加上。”

  “默,风石是加剧火势的,我们的刀快成型了,不应该……”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把所有风石全都加进去,快点啊!给我水云沙。”

  

bigbbw膨胀了

“默,咱这是刀吗?我怎么看着像板砖?”

  “少废话,火,将地火调到最大……行了,行了,靠边,靠边。”

  “这刀离成型还早呢?”

  “滚、滚,滚一边去看着。”

  林默一把将赵千山推到一边,屏气凝神,以法力包裹着水云沙弥漫开来而后裹挟着风石压向炉灶中那个长方形的……板砖。

  “苍天保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林默内心祈祷苍天,在曾画书宣布考核结束的那一刻,咬牙从炉灶中把那块板砖扯了出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