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章青春文章

庄桥涵,女人下部

2020-10-14 20:04:36 写回复
  云太苍的最后一具分身丘比机,也死了。

  被罗鸿一剑钉死,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昆仑宫的神兵,监天镜也被罗鸿一剑给凿穿。

  昆仑宫是神兵不错,但是罗鸿的邪剑,可是半圣之兵,融了不少神兵打造而成的,质量自然是极高,凿穿个监天镜也不算太难。

  血云滚滚,丘比机的死,还是引起了天色的变化,毕竟,他是一位陆地仙。

  而随着丘比机的身死,这一场征伐昆仑的大戏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人间所有修士都有些恍惚,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战,大家居然能够胜的如此酣畅淋漓。

  没错,就是用酣畅淋漓来形容。

  哪怕昆仑宫背后站着天人,但是,依旧是挡不住覆灭的趋势。

  昆仑宫崩灭,灰飞烟灭,而入人间的天人,也全部都惨死,天门虽然仍旧高高悬挂在天穹之上,但是却没有天人敢轻易入人间。

  人间修士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捍卫了人间的尊严。

  罗鸿杀了云太苍之后,倒是也没有在大周王朝久留。

  这一战,罗鸿也是收获极大,他突破到了陆地仙,还了解到了关于邪神的一些秘辛,认识了邪神老大零号,抱住了大腿。

  最重要的是,罗鸿感受到了,意志海中的人皮册子,完成了维护更新,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小的变化。

  罗鸿很是期待,他期待的是所获得的罪恶,当然,对于声望罪恶罗鸿差不多已经放弃了,他在意的还是针对对象所提供的罪恶。

  针对对象的实力越强,所获得的罪恶就越多。

  这一战,罗鸿杀的天人多达数十,更是杀了几位半尊,甚至,连惨死的元魁天尊,其实都与罗鸿有关。

  所以罗鸿还是颇为期待的,他期待兑换出完整的天魔不灭体的时候。

  单单只是天魔一指,就强大的一塌糊涂,无物不破,甚至连邪帝的脑袋都能点爆。

  那完整的天魔不灭体一旦兑换成功,他罗鸿……是不是可以战天王?!

  罗鸿回到了昆仑宫废墟。

  他杀丘比机并未花费太长的时间,主要还是丘比机的实力太弱,罗鸿都无需花费太多的精力。

  而李修远等人也与夫子完成了叙述与交流。

  李修远将夫子化作石雕镇压三界之后的事情尽皆告知,但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时间过去并不算太遥远,三言两语间就说的差不多了。

  夫子的神色愈发的复杂。

  夫子最大的感受便是……家没了。

  罗鸿这是把稷下学宫都给搬空了啊。

  难怪化身雕塑的时候,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还有莫名涌现人间不值得的复杂情绪……

  “难怪此子能够轻易镇压天人,原来是得到了书山和苦舟的传承……”

  夫子摇了摇头,这他是真没有想到,哪他是夫子,也很难动用两件圣兵,可是,罗鸿却是得到了圣兵的承认。

  夫子一念及此,眼眸中竟是闪烁起了希冀的光华,或许还是有希望的。

  罗鸿虽然被邪物的强大所吸引,但是,书山和苦舟的强大也是毋庸置疑,圣人之兵的晕染,或许,还能让罗鸿回心转意呢?

  夫子感觉自己也是太难了。

  曾几何时,罗鸿还只是个初入修行的懵懂少年,那时候的罗鸿多乖,心悦诚服的就拜师于他。

  而现在……唉。

  这届弟子,实在太难带了。

  昆仑宫的废墟之上,一道又一道身影悬浮着,气氛有几分热烈。

  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萧五六等强者都流露出兴奋之色,兴奋中还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很茫然。

  赢了!

  人间修士……居然赢了!

  人间战天界,人间获得了大胜!

  虽然,人间也战死了许多的修行者,但是,比起天界所陨落的天人,天尊而言,人间的代价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大家没有感伤悲秋,毕竟,战争哪有不死人,这就是一场战争!

  人间修士与天界天人的战争!

  夫子悬浮着,感慨的叹了口气。

  尔后,抬起头,望向了穹天。

  天门紧闭,天人们皆是龟缩了回去,这一次,天界算是被打怕了。

  夫子目光深邃,其实也是猜测出了些事情。

  “也罢,零号的出现,足以让天界中的那些强者们忌惮一段时间,至少,那些老家伙会明白,人间的水,还是很深的。”

  夫子笑了笑。

  天界各族被震慑了,倒也算是个好消息,人间至少能够得到不少喘息的时间。

  罗鸿回来了。

  脸上带着兴奋,邪剑的剑尖之上尚且滴淌着鲜血,那是丘比机的血。

  “杀了也好。”

  夫子并没有散去规则之鞭,衣袍鼓荡着,须发皆扬,扫了罗鸿一眼,夫子淡淡点头。

  云太苍的本体还被镇压封印在地藏秘境中。

  分身全部被剿灭,云太苍在人间的布局算是彻底破灭,倒是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老师,您破封而出,会不会导致封印破灭?让那地狱尸王和南天王也破封而出?”

  李修远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忧的问道。

  女帝,吴清华等人也是担忧的看过来,元魁天尊虽然死了,但是那一入境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实力,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天尊境界的实力,若是没有规则限制,当真是强的可怕!

  移山填海完全不在话下。

  而只是天尊便这么强了,那天尊之上的天王和尸王又该有多恐怖?

  众人不敢想象。

  “无妨,老夫接下来还会继续坐镇望川寺,继续维持封印,之前处于石化之态,能够多镇压一年半载的,现在,解除了石化状态,再加上规则的削弱,大概还能镇压个一年左右吧。”

  夫子淡淡道。

  封印还能维持,还能继续镇压?

  这倒是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但是,想到镇压封印的时间,缩短到只有一年,大家的面色亦是不由的沉重了起来。

  他们确实是开心不起来。

  天尊这般可怕,一旦人间没有了人皇规则的保护,天尊天王纷纷入境,谁能挡的住?

  一年时间,足够人间诞生出天王级别的存在吗?

  哪怕是李修远,也沉重无比,心中没有一点底。

  他虽然完成了二次涅槃,但是让他打天尊级别的强者,他还是打不过。

  让他一年内达到媲美天王的程度,也基本

小月憋尿

上不可能。

  做梦都没那么快的啊!

  至于小师弟罗鸿?

  也很难啊,罗鸿如今才五境陆地仙……距离天王,还差的远。

  夫子倒是没有说什么,局势变化,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是,如今的局势在他看来,还算是好的。

  因为,在他的预计中,他解除石化,那距离规则消散,其实也已经不远了,那是最糟糕的局面。

  而如今,还有一年的缓冲时间,依旧算是非常的理想情况。

  蓦地。

  有恐怖的气机弥漫。

  夫子猛地抬起头,看向了头顶的虚空。

  却见,有四扇庞大无比的天门横亘于穹天,无数的规则交织而出,宛若雷霆抽击在那天门的门户之上。

  而门户之后,隐隐约约有伟岸无比的存在浮现。

  有佛陀,有神龙,有妖气冲天,亦是有神光漫漫。

  夫子目光闪烁,笑了笑。

  尔后,他扫视了在场的诸多半尊。

  “诸位都是人间的希望,跟老夫来。”

  众人一愣。

  不过,夫子没有给他们解释,周身气流萦绕,开始不断的升空,升空……

  罗鸿倒是没有在意,此刻他的心神则是沉入了刚刚完成了维护更新的人皮册子上。

  罗鸿都有些忘记这是人皮册子的第几次维护更新了。

  反正每一次更新,人皮册子都会有些许的变化就是了,当然,变化都是好的方向,就像那储物页,储物空间的功能虽然不算很强大,但是……胜在实用啊,而且还解决了罗鸿不少麻烦事,比如装生命精华等等。

  说到生命精华在与邪帝的战斗中,罗鸿的生命精华全部耗尽了,这让罗鸿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去生命长河中,再灌满生命精华。

  生命精华是好东西啊。

  不管怎么说,储物页的出现,对于罗鸿而言,重要性还是很大的。

  因而,这一次,罗鸿也颇为期待人皮册子的更新。

  不仅仅期待自己拥有了多少的罪恶,更期待人皮册子会不会出现什么新的功能!

  ……

  罗鸿的心神沉于意志海。

  心神一动。

  人皮册子顿时熠熠生辉,其上有六个血色大字在悬浮闪烁。

  “维护更新完毕。”

  罗鸿心中一喜。

  打开了人皮册子。

  映入眼帘的是面板页。

  人物:罗鸿

  罪恶:+3080888

  等级:15(5奖励待领取)

  称号:大恶人

  职业称号:邪灵铸剑师(2级)

  种族:人族(凡人)、阿修罗(已激活)

  洞天:圣邪洞天

  神通:《斩神》、《弹指见鬼都(伪)》

  修行功法:《万煞归一(残)》、《剑气诀》、《蕴剑诀》、《焚天决》

  精神修法:《北斗经(残)》

  术法:《千手邪佛》、《小邪燃灯经》

  剑法:《化龙剑》、《红尘劫》、《阴阳劫》

  境界:五境(邪仙)、开道五千里(剑、儒、武、佛、道)

  罗鸿扫了一眼,发现改变不是太大,基础信息的变化并不多。

  尔后,罗鸿视线落在了罪恶一栏,这一看,罗鸿呼吸骤然急促。

  三百万的罪恶啊!

  比起之前多了两百万,这一趟平灭昆仑宫之战,竟是让他收割了这么多的罪恶。

  但是仔细想想,却也差不多,主要是杀的强者多,巅峰半尊级别的邪帝,天人半尊都有好几尊,再加上最后那惨死的元魁天尊!

  罗鸿觉得这数据还算是符合。

  或许声望罪恶还削弱了些呢?!

  一念及此,罗鸿顿时有些焦急,得赶紧置换奖励,罗鸿对自己的情况心中还是有数的,不然被人夸的罪恶可能要缩水。

  罗鸿快速的扫了一眼人皮册子,发现这一次的维护更新,在针对对象页,储物页的基础上,又多出了新的一页,这一页的名字叫做【复制页】。

  “复制页?”罗鸿一怔。

  似乎对这新出的一页有些疑惑。

  不过,很快,一行血字浮现而出,为罗鸿解惑。

  “复制页:当前可复制机会三次(免费),可复制宿主所见过的强者力量,加诸己身,时限一分钟。”

  复制……强者的力量?

  艹!

  这特么……神技啊!

  罗鸿呼吸急促了起来,这特么是什么神仙更新?!

  这样的更新,请给我再来一打!

  可复制所见过的强者,那他罗鸿是不是可以复制……零号?!

  罗鸿激动的几乎要抖动起来,他可以想象的到,此刻自己的表情应该是在傻笑。

  可惜只有三次机会。

  “若是三次机会用完……是不是就没有机会了?”

  罗鸿问道。

  人皮册子上,血色文字再度涌动而出,比起之前,似乎更加灵动了些。

  “三次机会用完,可充能,每次充能需花费一百万罪恶,充能时间,三天。”

  罗鸿看着浮现而出的血色文字,心顿时冷寂了下来。

  果然,这等神技,不

文学

是穷人家的孩子能玩得起的。

  也就是说,他罗鸿迄今为止的罪恶,只能充能三次?

  罗鸿忽然莫名有些黯然神伤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索然无味。

  充什么能,是天魔不灭体……%1,不香了么?

  “【友情提示】:附赠一次【复制页】体验机会,持续时间十秒,是否体验?”

  或许是感受到了罗鸿那么大的悲伤。

  人皮册子上一行血字浮现。

  罗鸿眉毛一挑,用户体验么?

  就算这样也抹不去我心中的那么大的悲伤!

  “体验!”

  “请选择复制对象。”

  血字再现。

  嗡……

  霎时,罗鸿只感觉意志被拉扯入了不断变换的画面中,那是他的记忆画面,不断流转,不断的旋转。

  最后,罗鸿的眼眸一亮,锁定了复制目标。

  那黑暗笼罩,走出裂缝,让天地都只剩下其脚步声的恐怖存在邪神老大,零号。

  “复制对象:零号。”

  ……

  轰隆隆!

  四扇上三重的天门悬浮在人间的天穹之上,光芒万丈,刺眼夺目。

  更是有四道庞大无比,气息盖压天地的身影浮现,俯瞰人间,仿佛冷酷无情的,高高在上的仙神。

  压力,前所未有的压力盖压而下。

  尽管四位存在未曾走出天门,但是,他们仅仅只是眼神,所带来的压迫,就已经极其恐怖了。

  天王!

  真正的天王级别的存在!

  李修远面色难看,他的涅槃之火都险些被压爆!

  夫子倒是如沐春风,身上的素袍飞扬,面色淡然,手握规则之鞭,天王级别的威压,对他而言,似乎影响不大。

  而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等人间半尊,都和李修远一样,感受到极大的压迫。

  “老师……这是要全面开战了?”

  李修远深吸一口气,凝重无比,道。

  “开战?不……只是谈判罢了。”

  夫子背负着手,淡淡道。

  “这一场战斗,人间大获全胜,也是我们谈判的资本。”

  夫子笑道。

  说完,夫子还用余光瞥了一眼远处的罗鸿,却是一愣。

  他带李修远,罗鸿等人来谈判,其实也是为了给他们感受一下压力。

  但是,没有想到,罗鸿居然在这个时候……走神了?!

  看着那一脸飘忽,脸上带着傻笑的罗鸿,夫子面色微微一滞,感觉自己对牛弹琴了。

  李修远等人都在压迫下,面色难看。

  而罗鸿,感受着天王威压,居然是一脸傻笑。

  你小子……能不能给天王强者一些尊重?!

  夫子轻咳了一声,罗鸿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夫子明白,自己的如意算盘怕是要打空了。

  这个弟子,真的难带。

  没有在关注罗鸿,夫子收回心神,手持规则之鞭,仰头望着天穹上的四尊天王。

  四道身影也在俯瞰人间,盯着夫子。

  与天王谈判!

  高空之上,霎时寂静无声,只剩下恐怖的威压在席卷弥漫着。

  “夫子,这一战,的确是你们人间大获全胜。”

  “但是……这一战无关痛痒,改变不了什么。”

  北天门之后,一头巨龙虚影嘴巴张合,发出了轰鸣之声。

  “改变不了什么?那你们倒是下来啊。”

  夫子嘴角一撇。

  “你们应该是在担心刚才那一位吧?别担心,那是一尊邪物,正邪不两立,老夫与邪物不共戴天,不可能让他再度降临。”

  夫子认真道。

  而这话,落在穹天之上的四位天王的耳畔,却有了不同的意味。

  那尊邪物真的不会再度降临了?

  看夫子说的言之凿凿,他们却是不相信了,夫子说的话能信?

  云太苍的几具分身凄惨的下场可都还历历在目呢。

  但是,几位天王却是也有了想法。

  零号让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他们感受到了忌惮,若是人间真的与这尊存在有联系,那他们也得掂量一番。

  至少,在人间规则未散之前,谁入人间,都是一个死。

  就算是天王存在入人间,怕是也要遭罪。

  若只有夫子,规则之力虽然强,杀不了天王,只能封印,可是零号不一样……那横亘天界的倒钩,释放着极致的危机!

  “无妨……那尊存在应该是来自黑暗禁区……黑暗禁区有禁忌,他的确不可能轻易出手。”

  来自中天门,神光漫漫的中天王亦是开口了。

  夫子心中一凝,脸上却是不动神色。

  黑暗禁区?

  学到新知识了。

  罗鸿背后的那些邪物……来自黑暗禁区么?

  对于黑暗禁区夫子只是有所耳闻,了解不多,上古典籍中提到只言片语。

  “阿弥陀佛,夫子,南天王野心勃勃,欲要侵吞人间,但是,我等却无这般心思,至少,我西天门后的佛国并无这等想法……”

  “不过,如今人间规则开始变弱,夫子也能感受到吧?这意味着‘人皇墓’即将开启了,十万年前,人皇陨落,天地至暗,三界分立,纷乱不休……”

  西天门的佛陀开口。

  然而,刚说了一些就被夫子给打断了:“废话就别说了,老夫比你更懂人间历史。”

  西天门的佛陀沉默了一番。

  许久之后,开口:“人皇立墓,传闻人皇墓漂流在时空长河中……五万年会停滞一次,一次停滞为三年,而这一次,人皇墓于学海秘境中现世。”

  “夫子你借助规则镇压南天王和地狱尸王,恰好也是三年时间,贫僧若是所料不差,如今的人皇墓应该已经可以开启了,但是……你不想让人皇墓现世,所以想要瞒过这三年,让人皇墓……重新漂流入时空长河吧?”

  这话一出。

  犹如天雷炸响。

  李修远,女帝,吴清华等人顿时色变,没有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样的秘辛。

  夫子眉头一皱,没有想到,居然还是被发现了。

  徐徐叹了口气,这消息应该是云太苍告知了这些家伙的吧?

  不过,其实也没差别了,人皇墓出世的消息,瞒不住的。

  人皇墓出世,其中蕴含着人皇传承,天王级别的强者都会有所感应,哪怕有稷下学宫镇压,也无法彻底的压制这种感应。

  他本想趁着封印南天王来压制这种感应,可效果看来并不是太好。

  “所以,你们想要如何?”

  夫子道。

  “既然人皇墓已然开启,吾等需要入人皇墓的名额,众所周知,上古时代,人皇立神朝,神朝有王境一百零八,故人皇墓有入墓令一百零八,十万年来,入墓令尽皆掌握在稷下学宫之中。”

  “所以,我等别无他求,只需要入墓令。”

  西天王佛陀开口。

  而他的话一出,巨龙虚影认同点头,妖气冲天的身影和神光漫漫的身影亦是同意。

  夫子笑了起来。

  “老夫若是说不呢?”

  “如今人间的规则尚且存在,强闯……你们可未必有这个胆啊。”

  夫子手持规则之鞭,冷酷道。

  轰隆隆!

  然而,夫子话语刚落,四大天门中的天王,尽皆爆发出了恐怖至极的气机。

  “夫子,你镇压了南天王,已经力有不逮,可还有余力镇压我等?”

  “况且,规则力量如今已经开始衰弱,而且元魁天尊如何入的人间,夫子可不要忘了,这十万年来,飞升天界的人间陆地仙数量可不少……”

  佛陀开口。

  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夫子若是不允,那便破罐子破摔,直接利用之前元魁天尊降临的方式,以天人死亡的代价来加速规则的削弱,撕开规则的漏洞。

  恐怖的威压,再加上这话语,顿时使得整个天地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夫子眼眸骤然变得冷酷:“你在威胁老夫?”

  西天门的佛陀笑了笑:“阿弥陀佛,贫僧并无此意。”

  但是,身上的气息没有收敛,其他三族天王亦是迸发出气机,使得人间天地色变。

  天王气息,如一片可以洗礼人间的瀚海,陡然砸落而下。

  李修远等人骤然色变,只感觉压力大的喘息不了。

  人间修士突破不了半尊极限,而天界却没有这个限制,人皇规则看似是对人间的保护,但是,一旦规则消失,对人间而言,则是灾难!

  同时,他们也有些悲愤。

  人间……何以至此啊!

  哪怕是人间最无敌的夫子,竟是也要遭受到这般威胁,他们心中憋着火,可是这火,无处宣泄。

  夫子看似动怒,其实心中倒是并不在意。

  人皇墓的暴露是迟早的事。

  而人皇墓开启也是必然。

  夫子本来打算借助人皇墓来增强人间修士,亦或者说增强人族的实力。

  人皇墓内,没有规则限制,人族修士可以于其中突破入尊境!

  一旦以后人间规则消失,至少,人间有尊境强者坐镇,也能有几分抵抗之力。

  气氛变得有些严肃。

  四尊天王强者俯瞰着夫子。

  压迫感,让虚空都凝固了似的。

  许久,夫子笑了起来:“人皇开创神朝,海纳百川,万族来朝……所以,诸位想要入墓也并不是不可以。”

  “但人皇墓,非天骄不可入,尔等想入是没指望了,但是可以让你们各族的天骄入内。”

  “并且,修为不得超越尊境。”

  夫子道。

  妥协了!

  李修远等人看向夫子,叹了口气。

  哪怕是人间最无敌的夫子,面对四尊天王的逼迫,也是选择妥协了,毕竟,面对南天王,夫子都只能选择镇压,若是四位天王同时出手,夫子也未必挡的住。

  一股莫名的悲怆和憋屈敢,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夫子倒是很淡定。

  说妥协倒也不算,主要是……入人皇墓至少都得有九境修为,人间……凑不出那么多强者。

  单靠人族修士,还真未必能凑齐一百零八枚入墓令,开启人皇墓。

  而四尊天王则是对视,夫子妥协了!

  这对他们而言是个好消息。

  至于修为不得超越尊境,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们可以直接让各族天骄们压境入人间……

  而入了人皇墓内,直接解开压境的修为,便足以了。

  “夫子可拿出多少枚入墓令?”

  中天门的神光漫漫的天王开口询问。

  夫子扫了他一眼,“五大天门,每个天门十八枚,我人间修士也只入十八人。”

  夫子的话,让四大天王都是微微一愣。

  什么?

  夫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会不会有诈?

  不过仔细想了想,想入人皇墓,也是有要求的,没有巅峰九境的实力,根本入不了秘境。

  而人间想要凑出十八位巅峰九境,甚至都有点难。

  四大天王想通了这点,顿时大笑了起来。

  “可。”

  夫子目光一闪,倒也没有废话。

  人间十八枚入墓令足够了,太多了……人间真凑不出那么多的强者来。

  心神一动。

  霎时。

  安平县,稷下学宫。

  学宫广场之上,历代夫子雕塑散发出璀璨光华,尔后,一位位历代夫子雕塑张开了嘴,从他们的口中吐出了一枚枚令牌。

  共一百零八枚,宛若一百零八道星光冲天而起。

  仿佛组成了漫天星辰!

  轰!!!

  天穹之上,四大天门之后的天王强者眼眸骤然闪烁。

  人皇墓,入墓令!

  夫子冷肃,抬起手一抓,欲要抓住人间修士的十八枚入墓令。

  而天门之后,四大天王眼眸闪烁,下一刻,恐怖的气机迸发,也亦是探出手,规则缠绕而至,抽打的他们的手臂布满了裂纹。

  但是他们不在意。

  他们直接朝着入墓令抓来。

  蓦地。

  夫子眸光一变。

  因为,这四个老家伙,居然打算将人族的十八枚入墓令也都一并给取走。

  夫子冷哼了一声。

  便欲要抽出手中的规则之鞭,贪心不足蛇吞象!

  不过,就在夫子打算抽出规则之鞭的时候。

  夫子身边。

  一直悬浮着,安静傻笑的罗鸿,忽然睁开了眼。

  他刚刚催动了复制页的功能,复制……零号!

  霎时,罗鸿的眼眸化作了漆黑如墨的颜色。

  他的背后,骤然无尽的黑暗涌动!

  隐隐约约间,有一只漆黑如墨的倒钩虚影悬挂穹天。

  四大天王刚刚探入人间的动作陡然一僵。

  尔后看向夫子的目光就变了。

  艹!

  不是说好正邪不两立?

  这届夫子……太阴险!

  PS:有点卡文,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