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章青春文章

美女张开腿,扬大明翻身压到苏晴身上

2020-10-14 19:09:47 写回复
  臣子都是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哪有皇帝自己骂自己变态?

  自家陛下,果然是朵绝世大奇葩。

  为了名正言顺的退位,不惜自黑,而且都黑出翔!

  太强了!

  但不必如此吧!

  燕云歌:“……”

  她容易吗?

  她牺牲多大啊!

  从小到大,她都没这么骂过自己。

  她都为难成这样,要是这帮老臣还不理解她,依旧不支持她,她可是要翻脸的。

  “陛下大可不必,大可不必啊!”

  “虽说人老了,偶尔老糊涂。可是,老话不也说人老成精,经验老道,帝国巨轮走不偏,一直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年轻人的确好,可是镇不住场子啊!”

  “信亲王在朝堂历练多年,早已经独当一面。你们说他镇不住场子,是看不起他,还是在羞辱朕?他是朕亲自栽培的继承人,他继承了朕的优点,他怎么就镇不住场子?”

  “可是……”

  她直接打断,“朕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无非就是担心一朝天子一朝臣,担心信亲王登基后,你们这群老臣子都没了用武之地。

  但,就算朕依旧在位置上,尔等,到了任期,也得统统致仕,要么去长老院,要么就去边疆吃沙子。不会有任何区别。

  制度就在那里,不会因为皇位更迭,某人提前致仕或是推迟致仕。制度就是制度,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破坏制度。”

  “陛下已经拿定主意了吗?两三年,当真要退位?”

  燕云歌叹了一声,“你们舍不得朕,朕也舍不得你们。要是愿意,等朕退位,尔等致仕,随朕一起游山玩水吧!”

  公款旅游,还有这等好事。

  诸位臣子都很心动。

  “陛下邀请臣等随同游山玩水,就不担心臣等碍眼,妨碍到陛下和萧圣人?”

  “你们要是能妨碍到我们夫妻,算你们本事。今日谈话,莫要外传。若是外面有关于退位一事的议论,朕不问缘由,只找你们背黑锅。”

  “陛下打定主意,再无更改?”

  燕云歌笑了笑,指着自己,“你们瞧着朕,像是三心二意,朝令夕改的人吗?”

  臣子们纷纷摇头苦笑。

  就是因为陛下主意太正

yinsewang

,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他们才更伤心更绝望啊!

  但凡,能将陛下拉回来,何至于情绪起伏如此大,如此疲惫。

  哎!

  劝来劝去,到最后反倒是自己被说服。

  找谁说理去。

  打发了这群臣子,燕云歌也感到疲惫。

  她和萧逸抱怨,“后面还有得受。这只是第一批,等着瞧吧,后面还有满朝堂的反对声音,奏疏一箩筐一箩筐地砸过来。”

  萧逸笑着问她,“你怕了吗?他们反对,正好证明了你的威严,你在臣子们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比。纵然是我,也要甘拜下风。其实,你现在改变决定还来得及,不是非得退位。”

  “你少废话!退位并非你是的责任,更不是你的怂恿。这件事,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你现在叫我反悔,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厚道。”

  萧逸哈哈一笑,“我是真怕你后悔啊!你后悔,我就是罪魁祸首。我就想着,要不,我

文学

主动给你铺一条后悔的路,你也有台阶下。”

  呵呵!

  燕云歌白了他一眼,“姑且不说我到底会不会后悔。即便我真的后悔,我要改变决定,也用不着你给我台阶下。我没那么好面子。”

  “是是是,是我浅薄,是我小看了你。”

  萧逸赶紧赔罪。

  燕云歌看着铜镜里面的容颜,这会心情还不错。

  因为……

  她觉着镜子里的自己怪美的。

  她握住萧逸的手,“从今以后不能离开我身边,你要多活几年。知道你戒酒困难,但至少要少喝一些。”

  萧逸笑道:“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活到七老八十,耄耋之年。只要你别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

  “若是嫌弃你,何须等到现在。早八百年就一脚踹开你。”

  “等咱们一起退位,去看看老朋友吧。我担心,再晚些年,老朋友们都不在了。”

  岁月不饶人,大家都上了年纪,不再年轻。

  燕云歌点点头,答应下来,“世代的弄潮儿,应该都能长寿。”

  “何以见得?”

  “因为决心,信心。心情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健康,这一点你得承认。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心性坚定的人,可以长久保持良好精神状态。精神好,没道理身体不好。但凡身体不好,精神头通常都不足。”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当然有道理。

  燕云歌一直坚信,精神会影响身体状况。

  她的生命,一直富有激情,一直精神十足。

  这些年,除了一些几天就能好转的小感冒,她没有得过一次重病。

  母亲去世那段时间,她很颓废。

  但也仅仅只是颓废,身体没有出现意外。

  反倒是二姐姐燕云琪,精神出了大问题,似乎很厌世。

  到了现在,恶化到不见外人,连子女也不肯见面。

  长此下去,身体必然垮掉。

  ……

  燕云歌很积极地为退位做准备。

陈翔的女友



  待到开皇二十年,燕云歌,萧逸,开天辟地第一对夫妻皇帝,人称二圣,正式下退位诏书,让位于长子萧元初。

  退位仪式隆重,肃穆。

  许多老臣,尤其是长老院那帮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舍啊!

  这一退位,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接下来,是下一代人的世界。

  浓浓的不舍,让祭台周围,充斥着哭声。

  凌长安特意从凉州赶回来,参加退位仪式,还要参加新皇登基仪式。

  他也上了年纪。

  凉州苦寒,岁月在他脸上刻上了厚重的痕迹。

  曾经最帅最年轻阁臣,已经是历史。

  如今的他,就是个依稀能看出昔日帅气的‘糟老头子’。

  岁月不曾优待任何人。

  然而……

  岁月又优待了他们所有人,这一代的人,有幸见证了最辉煌的一段历史,并且成为历史的参与者,这是何等的幸事,何等的骄傲。

  遥想千百年之后,人们以自己为人物原型,书写话本传奇,书写野史,何等的豪迈。

  人可以死,精神永存!

  生死于是变得简单。

  面对圣人退位,突然之间,众人变得坦然。

  他们的历史惨烈,辉煌,壮丽……

  他们经历过,参与过。

  如今是时候落幕。

  更重要的是,两位圣人带着大家一起落幕。

  这等经历,前后一千年,绝无仅有。

  这是独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荣耀经历,足以著书立说,传承后世。

  当两位圣人缓缓走下祭台,凌长安笑了,开怀大笑。

  他一笑,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更多的人,又笑又哭。

  远处的年轻臣子不懂,偷偷询问,“他们为什么笑?他们为什么又笑又哭?”

  “他们是在欢喜,是在庆贺,是在追忆……”

  年轻的臣子不懂。

  毕竟,没有经历过那段波澜壮阔,英雄辈出的岁月。

  德亲王萧元嘉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哭过之后又哈哈大笑。

  众人看他,犹如是在看一个癫狂的疯子。

  他却视若无睹,并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和狗爱爱



  他哭,是因为他伤心。

  他笑,是因为他开心。

  从今以后,父亲母亲不用长居京城,也可以去南疆玩一玩,其他的地盘潇洒一回。

  京城就留给老大,留给那帮臣子。

  只是……

  看着父母亲手放下打拼的江山,心中难免会有些酸涩,有些不是滋味。

  放下,太难!

  尤其是放下江山社稷,更是难上加难。

  但,父母做到了。

  他激动,他自豪。

  他迎上去,用最大的力气抱住父母亲,不顾礼部官员急得跳脚的表情。

  仪式还没有完全结束,德亲王这是公然破坏仪式,果然是纨绔。

  真是气煞老夫!

  礼部官员的眼神就跟刀子似得,嗖嗖嗖,扎在萧元嘉的身上。

  他却半点不在意。

  他脸上挂着泪,哈哈大笑,“父亲母亲好样的,我要学你们。等我老了,我也主动退位让贤,不让子孙嫌弃。”

  萧逸一个暴栗敲在他头上,“也不看看场合,松手!”

  哈哈哈……

  萧元嘉笑着松手,还和气急败坏的礼部官员友好挥挥手。

  礼部官员:“……”

  求求德亲王隐身吧,后续的仪式就别出来冒头,心脏病都快被刺激得病发。

  卸下厚重的衮服,燕云歌浑身轻松。

  正式退位,精神上似乎都不一样了。

  “浑身顿时觉着轻松了十斤!”

  她是真的轻松啊。

  从今日起,她不用再去处理堆积如山的奏疏,不用去面对朝臣唠唠叨叨,一唠叨就是半天。

  一切都交给长子萧元初。

  她和萧逸,亲眼见证了长子萧元初登基大典。

  她调侃萧逸,“你应该是少有能亲眼见到亲儿子登基称帝的父亲。历朝历代加起来,一巴掌都数不完。”

  萧逸嘚瑟一笑,“那是!历朝历代,没哪个皇帝能比我更高风亮节,更淡泊名利。你都没我坦荡无私,我对权利是真没多大野心。”

  “是啊,是啊!就数我野心最大,可以了吧!哼!”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