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章青春文章

沈冰老公,凤飞飞简介

2020-10-14 18:17:37 写回复
长孙无忌激动得想作舞了。

  第三名哪。

 

丁香花chengren

 是我儿子,亲的。

  一年前,他的这儿子还是个浪荡子呢,成日游手好闲,飞鹰走狗。

  长孙无忌宠溺归宠溺,可也不无担心。

  老子在朝堂上争权夺利,是为了啥?难道就只是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子孙后代吗?

  碰到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长孙无忌为了家族谋划的心情也就更加的迫切了。

  毕竟,直到他两腿一蹬之前,他能积攒多少家业便要积攒多少家业,如若不然,若是家底不够厚实,谁晓得这个败家玩意,会折腾到什么程度!

  这半年,其实长孙无忌淡然了许多,儿子终于稳重了,这令他欣慰,只要儿孙们尚有一些出息,长孙无忌反而不至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在朝中花费太多心思!

  毕竟,长孙家的家底已够厚了,没必要瞎折腾,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是长孙无忌活得最舒适的一段日子了,每天按时办公当值,偶尔与友人踏青饮酒,便是面对李二郎,他的心里也淡定从容了许多。

  儿子不争气,才需要老子去奋斗。

  现在儿子渐渐稳重,那勾心斗角,自然也就大可不必了。

  自己也活得轻松一些,毕竟长孙家已出了皇后,自己又是吏部尚书,其他的兄弟多有官职,说是位极人臣也不为过。

  现在自己的儿子……真正有出息了。

  将来一定能继承自己的衣钵,自己又有什么可以忧愁的呢?

  他心里欢喜又激动,二话不说,直接举起了桌上的酒盏,深情地凝视陈正泰。

  第三啊,天下十道,关内道文风最鼎盛,一个本没出息,被许多人都看不起的儿子,居然名列第三,长孙家不以文学见长,这是多么荣耀的事。

  他看陈正泰时,眼里几乎要冒出小星星。

  越发觉得陈正泰魁梧伟岸,英俊潇洒,亲切可人!

  他将杯中酒水一口饮尽,随即就道:“陈詹事,有劳……”

  话不多,可意思尽到了,这是当真感激涕零,毕竟以他的身份,总不能抱着陈正泰的大腿嚎啕大哭吧。

  长孙家也是要脸的。

  众人都看着长孙无忌,面上多是一脸羡慕的样子。

  有子如此,夫复何求呢?

  现在看来,长孙家至少还可延续三代公卿了,是至少……

  许多人心里则是不是滋味了,那长孙冲,从前似狗一般的人,哪一个不嫌弃?在这长安城里面,那家伙可谓是恶名昭彰,谁曾想到,现在真是出息大发了。

  陈正泰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也举起酒盏!

  饮一杯酒,叹了口气,他才道:“这前三都是大学堂的子弟,我陈某人与有荣焉,虽然这都是他们奋发图强的结果,我陈正泰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因材施教,平日里管束严格一些,偶尔传授他们一些大道理,给他们一些提点而已,可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是他们为我争了一口气啊。”

  众人:“……”

  这话说的……

  陈正泰自觉得自己已很低调了。

  而殿中,那赤裸着上身,袒露着大肚腩的吴有静,身体却依旧僵硬,此时像是魔怔一般,面上还表露着一个大儒和名士应该有的气度,只是这等气度,僵在此刻,竟仿佛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时间……对于吴有静像是静止了。

  李世民龙颜大悦,心里也不免感慨!

  长孙冲,便是自己那外甥啊。

  这个家伙……居然中了第三。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啊,上一次能中秀才,他就觉得,已经十分的难得了。

  谁料到,冲儿这个小子,还有这般造化。

  是了,还有那邓健,一介寒门,听闻他家境贫寒,读书对他已是万分幸运的事,竟也如此的争气。

  李世民最看重的,是邓健这个身份。

  若是出是钟鼎之家,自幼饱读诗书,能中第一,其实并不稀奇,可似邓健这般,在逆境之中,因为被大学堂收留,从而鲤鱼跃龙门,这其中付出的艰辛,自然是寻常人无法体会的。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杰啊。

  张千继续念下去。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只是让人所诧异的是,这些名字之中,绝大多数人,闻所未闻。

  可是大家看陈正泰眉飞色舞的样子,显然……这里头,只怕大学堂的生员,占了绝大多数。

  这……就让人觉得恐怖了。

  一开始,大家都鄙视大学堂,结果在州试之中,大学堂大放异彩。此后大家认为大学堂不过是让人死记硬背而已,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能行,我们也可以学,哪里晓得……大学堂依旧还是直接碾压了过去。

  这说明什么?

  说明此前对于大学堂的印象,完全错误。

  你瞧不起人家,人家还瞧不起你们这群废物呢?

  这么多人的中举,包揽前三,这就已不再只是运气和简单的死记硬背这样简单了。

  这里头,一定有一套深奥的方法,最恐怖的是,岂不是将来,只有进入大学堂读书,才能得到功名?

  若如此,这天下的族学,还有从前大家所津津乐道的所谓家学渊源,不是都成了笑话?

  当念到第三十五位的时候,张千顿了顿,唱喏:“房遗爱。”

  房遗爱……

  又是一阵哗然。

  房遗爱是谁,百官们当然是有耳闻的。

  就是那个……从没有礼貌的小子,听闻从前只和不良子们厮混,跟从前的长孙冲一样的货色的家伙,坏透了。

  大家都曾笑谈,房家有二宝,一个是房夫人,另一个便是这房遗爱了。

  有了这两个宝贝,才塑造了当今宰相房玄龄稳重的形象,毕竟,房公可是楷模,连一个小妾都没有。

  房玄龄本是稳稳的坐着,此时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名字,心里骤然百感交集,他一时之间,竟是脑海一片空白,眼睛都已直了。

  又中了。

  似乎名次比上一次还好。

  吾儿才多大啊,就已这样的有本事了。

  他努力的想使自己绷着脸,好教自己当着君臣们的面,依旧能保持着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可嘴角就像是抽筋一般不自禁地裂开,还是乐了。

  他意识到,大家的关注点,都在自己的身上,便又努力地想将脸绷紧。

  好在张千继续唱喏着名字,一个个名字,在大殿中回响。

  等到所有的名字,统统都唱喏完了,众人却还疑如梦中一般。

  而此时,吴有静心已乱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熟悉的一些秀才,在这份皇榜名单里,竟是一个名字都不曾出现在里头。

  一个都没有

文学

啊。

  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自己站在殿中,就如一个小丑一般。

  此刻,只恨不得立即穿了衣,躲到角落里去,最好再没人关注自己。

  可是自己如此的鲜明,如此的引人注目,如黑暗中的萤火虫,怎么可能……没人关注?

  张千念罢,便将皇榜收了,而后趋步上前,弓着身道:“恭喜陛下,择了一百三十五位贤才。奴来时还听说,这二皮沟大学堂在此次大考,可谓是大放异彩,其中关内道参加考试的生员有一百二十五人,而中榜者,竟有一百一十九人之多。这一百三十五位新举人,二皮沟皇家大学堂,占了巨大多数。”

  张千是个很聪明的人,说到了二皮沟皇家大学堂的时候,他故意念了全名,尤其是皇家二字,他故意咬得很重。

  大学堂太厉害了,你看,皇家也是有份的,名字上不就写着吗?

  而显然大家瞩目的重点更多的是……

  高中一百一十九人……

  殿中百官,觉得自己呼吸都凝固了。

  而吴有静的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要知道,这学而书铺里的秀才,可是一个都没有中。

  再看看人家。

  李世民自是大喜,随即他四顾左右。

  他已看出,群臣所表现出来的惊骇了。

  实际上,李世民也是很惊骇啊,因为他实在无法理解,陈正泰这个小子,到底是给那些生员们喂了什么枪药,怎么那些人,一个个都像疯魔了似的。

  能将弟子调教到这个程度,这……太让人惊叹了啊。

  李世民嘴角含笑,颔首道:“好,好的很,这乡试能有如此佳绩,朕心甚慰,陈正泰是有大功的。”

  一句大功之后,目光却不免落在了吴有静的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也随着

周琦 结婚

李世民的视线,落在了吴有静的身上。

  很显然,此时的吴有静站在殿中,无所适从。

  李世

洪爷社区

民哈哈笑道:“吴卿家方才一席话,实在是精彩,卿家曾言,要为朕作舞,是因为卿家只能依靠舞蹈来取悦朕。这一点……吴卿家倒是颇有几分自知之明。不错,卿家的舞姿,倒是比卿家的才学更佳一些。”

  吴有静:“……”

  众人再看吴有静时,方才吴有静所表现出来的魏晋名士风采,现在已是荡然无存了。

  剥除了他身上的光环之后,只用肉眼去看这吴有静的模样,这家伙……活脱脱一个小丑。

  虽然许多人,有子弟也去考试,却大多是铩羽而归。

  可此时……反而有一些愤恨了。

  他们自是不恨陈正泰,陈正泰再如何,人家这么弟子高中了,那是人家的本事,他们恨得是此前那些侃侃而谈,说是大学堂不过尔尔的人。

  若不是因为如此,当初他们如何也会受这些人的蛊惑,最后对大学堂嗤之以鼻,甚至瞧不上眼?当初不说将子弟送去大学堂,就算是虚心一些,只怕也未必会耽误自己的子弟学业。

  李世民则继续凝视着吴有静,道:“噢,朕倒想起来了,吴卿家是在书铺里传授学问,吴卿家,那些秀才,有几人参加科举了?”

  吴有静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呼吸了。

  他不能回答,也没办法回答。

  张千倒是适时地在旁道:“奴听说,吴先生传授的子弟,参加考试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那有几人高中?”李世民很满意的看了张千一眼,他淡淡然的询问:“将名字报来,既是吴卿家的弟子,朕自当格外的青睐一些。”

  张千张口要说……

  可方才,还如沐春风的李世民,突然狼顾张千一眼,厉声斥责道:“朕这一次,没有问你,朕在问的是吴卿家!”

  这突如其来的厉喝,骤然使殿中的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

  众臣再看李世民,方才的李世民,还一脸和蔼的模样,可转瞬之间,却如一尊威严的金刚石像,双目有神,神色冷峻,身上的冕服,竟也无法遮盖李世民浑身上下肌肉的紧绷。

  此时的李世民,更像一头咆哮的猛虎,浑身上下,带着骇然的气势,似乎此刻正盯梢着猎物,只稍有丁点的异样,便要一下子咬断猎物的脖子。

  吴有静此刻竟是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理智告诉他,他一定不会有事,这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吴家,历经数百年,不知经历了多少天子了,谁敢轻易动他们?

  可就偏偏,当李世民这一声诘问之后,他竟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弥漫了全身。

  此时他又羞又愤,更多的却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惧,他本是昂首,眼睛直视李世民,可李世民那如炬的目光与他的目光触碰,刹那之间,吴有静竟犹如失了魂魄似的,整个人竟不由自主地趴下了,身如筛糠。

  “朕在问你,你传授的那些弟子里,有几人中榜?”李世民的声音,残酷而冰冷,略显不耐烦。

  “草民……草民……”吴有静极艰难地道:“无……无一人中榜。”

  “无一人中榜?”李世民大笑,声震瓦砾,随即继续道:“哈哈,尔不是自恃学识高深吗?如何无一人中榜?”

  吴有静已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了。

  而李世民则继续道着:“你不是还说,陈正泰不过是邀功取宠之徒,徒有虚名吗?那么……你呢?”

  “臣……臣……”

  “大胆。”李世民大喝:“尔一庶人,也敢称臣!”

  吴有静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彻底的慌了,竟发现自己好像说什么都不对:“草民,草民……万死。”

  李世民冷笑道:“死不死,不是你说了算,朕要你死,便可教你阖族无分老幼,纵是家中鸡犬,亦是不留一个。”

  吴有静:“……”

  李世民依旧直直地盯着他,缓缓道:“可朕若不下旨,你也敢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