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励志文章

入室奷贞洁美妇小说 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

2020-08-07 11:35:57 写回复

而后一把甩开了她的手,“马小雅,都到了这个地步这场婚礼你觉得还能继续吗?”

马小雅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梁博的话更是犹如一道雷一般正正的劈中了她。

此刻的她,脸颊泛起了泪水,打湿了原本精致的妆容,跪在地上拉着梁博的手哀求道:“梁博,不要不要啊!我知道错了,你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原谅我好吗,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

她爱了多年的男子眼看着就要和自己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了,她为这个男人付出了一切,她不甘心眼见着即将要到来的幸福这就这样被毁了。

梁博面若冰霜,丝毫没有要原谅马小雅的意思。

而是看向沈悦,他们还回得去吗?

宾客们纷纷被这始料不及的一幕给搞蒙了,这什么情况啊!

这婚还结不?

而更是有离谱的人猜测新郎对江天恒的女朋友一见钟情不愿继续这场婚礼。

望着这般场景,望着痛苦的马小雅,沈悦依旧是淡定的站在原地。

丝毫没有为马小雅这般境地感到可怜,反倒觉得她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江天恒也是如此,对面前的事情事不关己,要不是沈悦,今天自己又怎么可能都到这里来。

不过经过此事大概也了解了几人之间的关系,他的目光望向沈悦,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她的情绪。

马小雅见梁博依旧没有一丝动容,就望向沈悦。

“沈悦,帮帮我,梁博他最听你的话了,沈悦,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肯帮我,你要我怎样都行。”

沈悦嘴角扯起一丝讽刺,她马小雅不顾一切的陷害自己背叛自己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现在还要自己帮她?呵,可笑至极。

沈悦自然没有理会马小雅,不过想着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望向梁博,淡淡的开口:“梁博,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就和马小雅安心过日子吧!”

说着她望向江天恒,“我身体不舒服,以免动了胎气,我们先走吧!”

江天恒自然是答应,挽着沈悦带着众人的目光厉害了酒店。

梁博愣愣的定在原地沈悦离开前最后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

以免动了胎气?她怀孕了,怀了江天恒的孩子。

一时间,梁博竟然没有勇气再追上沈悦。

马小雅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但是现在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她望向梁博,却还没来得及开口,梁博就先甩开了马小雅的手决然离去。

小说文学

马小雅绝望的看着梁博的背影,整个人摊到在地。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完了。

宾客们看着这般场景摇了摇头,纷纷疑惑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而没过多久就有人宣布婚礼因为突发了点状况结束了举办,而礼金将会一一退回。

众人很是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随着婚礼的终止也都纷纷散了。

这场婚礼,似乎就成了场闹剧,而马小雅,更是成了笑话。

马小雅扶起地上缓缓起身,她疯狂的扯着白色的头纱,

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发型就这样被毁了,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结束了,她梦寐以求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

梁博,你为何如此绝情,你为何就不能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留下来。

此间,马小雅想起了什么,她的眼角一缩,泛起了仇恨的光芒。

 

都是沈悦,她是故意的,她故意破坏自己的婚礼,她不想自己和梁博在一起。

沈悦,为什么你都有了江天恒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你还要来和我抢梁博?

马小雅不甘,不甘自己就这样沦为了一个笑柄和沈悦却怀着江天恒的孩子受着万人瞩目的光芒。

嫉妒,可能让人蒙蔽了双眼,谁也不知道,马小雅接下来会做出什么。

…………

沈悦和江天恒已经回到了家里,而沈悦情绪显然不怎么好,更是没有心思如同往常那样走到厨房做饭。

躺倒在沙发上,沈悦莫名的有些无奈,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依照她对梁博的了解,这婚礼必然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江天恒自然是看出了沈悦的情绪,倒也没有怎么为难她。

反倒带着沈悦惊讶的目光走进了厨房。

沈悦惊讶的看着带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认真的男人最好看,江天恒这般模样看得沈悦都犯花痴了。

一时间也忘记了所有的烦恼,静静的观赏着厨房里认真的男人。

别墅里的佣人连同助理阿强更是惊讶,少爷今天竟然亲自下厨,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这少奶奶果然了得。

江天恒做完一系列后转头看向沈悦,发现她正用着迷恋的目光看着自己。

江天恒玩味的笑了笑,调倘道:“你口水流出来了。”

听了这话的沈悦下意识的擦了擦口水,然而,什么也都没有。

沈悦顿时反应过来这丫的在耍她,同时

小说文学

也心虚的低下了头,发花痴被当场抓包,还有比这更丢脸的事情吗!

看着桌上的菜色,沈悦即刻转移话题,“江天恒,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做菜啊?”虽然看起来一般般。

经过了这几十天的相处,沈悦也摸清楚了这个男人的脾气。

倒也不像是外界传闻那般冷漠,相反沈悦还觉得这个男人很是细心,只要不触碰他的底线,这个男人还是挺好的。

沈悦也就没有什么拘谨的了,两人倒也还是处得挺自然。

江天恒自然很是得意,“有什么我不会的。”

沈悦:“……”自恋鬼。

同时也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想要尝尝江天恒的手艺,嗯菜色看起啦一般般,吃起来更是一般般。

不过这话沈悦可不敢说出来,江天恒难得下厨,要是听见了自己这一番话,那她估计是完蛋了。

吃饭间,气氛一时间也安静了下来,沈悦也就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看向对面的江天恒,“你难道就不想问我什么吗?”

江天恒难道就不好奇今天发生的事情。
 

江天恒淡淡的看了眼沈悦,没有说话,而后低着头继续吃饭,看不出来在想着什么。

沈悦见状,缓缓开口:“梁博是我的前男友,我们认识几年了,而马小雅则是我大学时的好闺蜜。”

其实沈悦也觉得自己太傻了,没有早点看清楚马小雅的真面目,想在想想以前马小雅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确实经常提起梁博,很是关心他的事情,而沈悦则是以为马小雅对自己的事比较上心罢了,现在想来实在是可笑至极。

“后来的事情你也大概知道了吧,马小雅喜欢上了梁博,不惜陷害我这个闺蜜,然后,她怀了梁博的孩子,而我,怀了你的孩子。”

听到事情的经过江天恒也不算是太惊讶,毕竟这都是开始就猜想到了,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不管你们过去有什么,但是你现在是我江天恒的女人,一言一举的关乎着江家的声誉。我不希望以后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沈悦当然明白江天恒话里的意思,她现在是江的少奶奶,要传出什么绯闻必然是不好的。

沈悦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再和梁博来往。”

听到了沈悦的保证,江天恒这才满意的看了一眼她。

其实,要说是为了江家的声誉那都是借口吧!江天恒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别人说些什么,不过是不希望沈悦和梁博再来往,是个男人都会介意自己的女人和别人有瓜葛,更何况还会死江天恒这样占有欲极强的人。

傍晚,沈悦靠在床上抱着电脑看着电视,而正当她兴致勃勃的看到精彩部分之时,电脑忽然被抽走。

沈悦不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干嘛啊?”

江天恒无奈的瞥了她一眼,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太宠了,“你现在是孕妇,电脑辐射太大对胎儿不好。”

沈悦叹了口气,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比自己还要细心。

不过现在还这么早,这也太无聊了吧!

而沈悦不知道的是,以前经常在房间内处理公务的江天恒现在都是在书房。

江天恒似乎猜出了她的想法,丢给了她几本书,“你要是无聊,就看看这些书吧!”

沈悦拿起书,之间书封上的标题大多都是什么孕妇需要注意事项等什么什么与孕妇有关的书。

沈悦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为了能够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她还是翻开看了看。

还真别说,这孕妇需要注意的事情可真多啊,这都是沈悦以前不知道的。

沈悦看向江天恒,她突然有些期待他们的孩子长什么样子。

“江天恒,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沈悦的问题使得江天恒愣了愣,男孩还是女孩?

这个问题江天恒还真没有想过,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更是始料不及的。

他望向沈悦的轮廓,心里却在描绘着那和她相似的小小的模样,而后淡淡的开口:“女孩。”

沈悦点了点头,要是万一自己生的是男孩呢?

不过这话沈悦也没有问出口,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爱。

而相比于别墅这边的美好,沈家就没有那么平静了。

从婚姻回来以后,沈家公司立刻传来消息,之前做的几个项目都亏损了,而且亏损的不是一点点,沈父几个月前几乎将公司所有的钱都投到了这个项目。

而沈氏现在直接面临着破产。

接完电话的沈父脸色瞬间煞白,王芳也在一旁听到了电话声音,同沈父一般,表情瞬间沉了。

“老沈,这可得怎么办啊!公司……公司不会就么破产了吧!”

王芳嫁进沈家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钱,自从嫁进沈家后她就不愁吃不愁穿,而且身边交往的都是一群上流社会的太太。

眼看这不愁吃不愁喝的日子可能就要没了,王芳怎么可能不害怕。

沈父握着电话的手莫名有些抖,不,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公司就这么破产,沈氏是他辛辛苦苦经营出来的,沈父又怎么甘心看着它毁了。

这时候,王芳突然想起什么,猛然说道:

“找沈悦,老沈,今天咱们不是看见沈悦和江天恒在一起了吗!不会还传闻沈悦有了江天恒的孩子,只有沈悦肯和江天恒说说,江天恒肯跟我们合作,就一定有救了。”

沈父这也才想起来,是啊,依靠江天恒的势力要想救活一个小小的沈氏又有什么难的呢!

说时迟那时快沈父就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沈悦的电话。

两人打定了注意是要找沈悦帮忙,沈悦毕竟是沈家人,这个忙她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而此时的被利益蒙蔽两人早已经忘了以前是怎么对待沈悦的,今天在宴会上又是如何谈论沈悦的。

在两人焦虑的等着沈悦接听电话时,对面却传来了一个机械般的女音。

沈父脸色沉了沉,王芳怒气冲冲的开口:“老沈,这丫头该不会是把你拉黑了吧!你看看你都养了什么好女儿,她现在是攀上了江家不要我们沈家了是吧!真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些年是谁养大她的啊!”

沈父气愤的将手机丢到了地上,显得很是烦躁。

第二天一早,沈悦因为怀孕,最近有些嗜睡,醒来后江天恒早已到公司了。

下午,沈悦在家实在无聊,在佣人多的陪伴下出去走了走。

商场内,沈悦正四处逛着。

而她所在的区域正是婴儿区,沈悦看着玲琅满目的小孩子用品。

沈悦第一次觉得,小孩子的东西是那么可爱。

一想到自己就要做妈妈了,沈悦莫名的觉得有些不真实。

再次四处逛了逛,沈悦莫名的走到了男士区,想起江天恒这些天一直陪着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沈悦就想想要不要送他些什么。

但是江天恒这个人什么都有,而且他的东西都是定制的,会稀罕自己送的吗!

沈悦再三纠结到底是送还是不送,最终决定送,反正自己的心意到了,江天恒喜不喜欢就是他的事了。
 

而还没有等沈悦开始挑选要送什么的时候,就传来了一个略带气愤的声音。

“沈悦。”

沈悦随着声音来源淡淡的转过头去,只见沈父正在朝他走来。

沈悦皱了皱眉,似乎很是不想见到沈父,也就淡淡的转身想要离开。

但是沈父好不容易见到了沈悦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她离开。

“你给我站住,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悦不悦的开口:“有事?”

没有任何前话,沈父直接开口:“我公司出了点问题,你去和江天恒说一下,叫他同意跟我们合作。”

沈悦噗呲一笑,就知道沈父来找上自己准没好事,“是要破产了吗?破的好啊,来找我干嘛,你认为江天恒会听我的话?你想多了。”

沈悦这态度顿时使得沈父脸色铁青,但是他明白事情的重要性,急忙拉住想要离开的沈悦。

“我好歹也是你爸爸,你就念在以前的旧情,帮帮爸爸吧!而且这公司不止有我的心血,还有你母亲的心血,你难道就想让你母亲看着她当年的心血就这也被毁了。”

沈父无疑是在打感情牌,他知道沈悦最在乎的就是她的母亲,不可能不答应的。

看着沈父这贪婪的嘴脸,沈悦就不禁讥讽:“这公司没有我妈半点心血,只不过是你自己拿着她的钱造的罢了,我妈要是在天上看到公司破产,一定会更加高兴。而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爸爸。”

当年的沈父并不像是现在有钱,而沈氏也只是一家小小的公司罢了。

沈悦的妈妈林梦是一名富家千金小姐,当年不顾家里人反对嫁给了沈父,还用自己的钱帮他公司壮大。

而最后呢?自己的妈妈却不明不白的死去了,他面前这个“好父亲”在没过多久后就带着王芳嫁入沈家。

还将她妈妈的嫁妆给霸占了,沈父这个人太过于贪婪,欲望太大,公司这些年都是依靠这母亲的嫁妆维持着。

而现在,看来是彻底败光了。

沈悦不禁感到心寒,王芳嫁进了沈家后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他有关心过吗?他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自己。

现在公司出事,他就想起自己是她爸爸了。

谈什么旧情,这只会让沈悦感到恶心。

沈悦丝毫不留情的讥讽使得沈父彻底怒了,“看来你当真是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了,今天就让我来好好管教你,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的女儿了。”

说着沈父就要扬起手打向沈悦的脸,沈悦瞳孔一缩,以前不是没被沈父打过,但是现在自己怀着孕,这巴掌下来指不定哪里会受伤。

但是眼看这这一巴掌快要打下来了,沈悦却无处可避。

她缩着眼角,面前一双手握住了沈父的手臂,沈悦这才避开了这一巴掌。

被打断了的沈父怒气冲冲的看向边上的人,刚想破口大骂之时,而在看到江天恒本人时却哑然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沈悦同时愣愣的看着江天恒,他怎么在这?

只见江天恒脸色似乎有些阴沉,一把甩开了沈父的手,而后走向了边上的沈悦。

沈父立刻想要解释些什么,一改刚才对沈悦的面色,笑盈盈的看着江天恒,“江总,好久不见,刚刚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真的跟小女在一起了,你好,我是沈悦的父亲。”

沈悦眼里闪过一丝讽刺,呵,开玩笑,要不是刚才江天恒及时赶到这巴掌恐怕早就打在自己的脸上了。

江天恒自然是看出了沈父的阿谀奉承,丝毫不犹豫的开口:“滚。”

沈父面色一僵,没想到江天恒这么不留情面,自己好说歹说也是沈悦的父亲,他还不得叫自己一声岳父。

尽管江天恒再怎么不留情,但是机会就摆在眼前,为了公司,沈父继续不要脸的开口:“江总,我们沈氏最近有意与江氏合作,不知道江总可不可以给我们个机会?”

沈悦无语,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能够不要脸到这样的程度。

倒是江天恒身上的怒气越来越重,“滚,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沈父再次一愣,对上了江天恒那骇人的神色,顿时背脊一僵,犹豫了一会他还是选择了离开。

江天恒这个人可不能轻易得罪啊,自己要是真的把他惹怒了恐怕公司就真的完蛋了。

看着江天恒依旧阴沉的脸色,沈悦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拽了拽他的手臂,“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我父亲人就这样,以后遇到不用管他。”

小说文学

江天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身边的保镖呢?”

这里是江氏旗下的商场,要不是今天自己途经这里办事,这沈悦指不定出什么事,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沈悦撇撇嘴,我让他们在外面等我。

不过是逛个商场,身边带着两个保镖怎么看都很奇怪,但是沈悦也没想到会遇到沈父。

江天恒搂着她,顿时才注意到这里是男士区,他眯了眯眼,这个女人要买东西给谁?

察觉到江天恒的疑惑,沈悦尴尬的笑了笑,“路过而已。”

江天恒却一眼看穿了她,“说实话。”

她该不会是要买礼物给梁博?上次不是保证绝不来往。

一想到是这样江天恒心里就莫名的有些堵。

沈悦垂着眼,只好乖乖交代,“我这不是为了感谢你这几天照顾我,昨天还陪我参加宴会,想买个礼物送你作为回报,但是还没来得及挑选就被打断了。”

江天恒顿时眼前一亮,“真的?”

沈悦疑惑的看向她,“不然呢?”

不知怎么的,她感觉江天恒心情似乎变得大好,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沈悦摇摇头,真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知道沈悦是买礼物送给自己,江天恒心里自然是舒坦多了,心情自然也好了。

“你要不要,要的话我就继续买?”

江天恒:“要。”

此刻的江天恒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但是沈悦全然没有察觉他只是因为一个礼物心情大好,就连江天恒自己也没有察觉。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