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励志文章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 高H肉宠文bl

2020-08-07 11:35:30 写回复

“你你你……你的女人?”李新亮坐在地上不敢起来,他看了眼台阶上的女孩,不可置信地问,“时颖,这怎么回事?!”他觉得什么东西被侵犯了,顿时有苦难言。

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穿着也十分讲究,和他家的颖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

也就是说,时颖不可能高攀上这样的男人!

他李新亮能娶时颖都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了,因为时家是生活在嘉城最低层的家庭。

“滚。”

对待这种角色,盛誉从来没有耐心的。

李新亮感觉到了危险,他来不及探究什么,连滚带爬地迅速离开了。

只留下时颖愣在台阶上,她迎着冷风,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盛誉看向面前的女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那双眸子却是深沉的。

“看在你刚才替我解围的份上,我在这儿先提个醒。”时颖眸光微转,她淡漠地看向盛誉,“你会为你在酒店的行为付出代价,请做好心理准备。”

盛誉承接着她的目光,蹙着眉无声无息,代价?好陌生的词。

盛夏的冷风中,两人对视了几秒。

时颖冷冷地,淡漠地,仇恨地瞅着他,“成年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她相信这个男人此时是清醒的,她正在努力记清他的样子,她是学设计的,绘画功底超好,呆会儿进了警察局可以将他的样子一毫不差地画下来,警察找到这个男人,可就轻而易举了。

时颖是个睿智冷静的女孩。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总给人一种帝王般的错觉。

盛誉眯着冷眸,迎着时颖审视的目光,他的声音并不凛冽,喑哑的声音里满是忍耐,“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去调查你的,但是……”

时颖心一沉,拧眉问他,“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我们还有第二次遇见,你就做我的女人。” 这是盛誉对她最大的忍让,让他相信一次上天的安排。

他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讨厌她,不近女色28年了,这让盛誉自己都觉得意外。

五米以内不能有女人挡道的他,居然在睡过她之后,对她一点也不讨厌。

“……”时颖眼眸瞪大,“你也有病!比刚才那个男人更病!”

时颖腹诽,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不等时颖再说些什么,盛誉却转身离开,颀长的背影消失在冷风中。

盯着那背影,时颖简直凌乱了,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双手紧握成拳。

不一会儿,商务车里有司机走下来,并迅速朝时颖走来,“小姐,盛先生让我送您回去,请问您家在哪?”

知道了她家在哪,再见面岂不容易?

时颖冷笑,“还是先送他去医院吧!他病得不轻!”说完,时颖转身离开。

司机没有去追,整个人都愣住了,真的是诧异万分,这姑娘还蛮高冷的,要知道,盛总的车子可从来没有女人坐过,大家都知道他特别讨厌女人,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盛先生今晚破了例,还有就是这女孩居然敢拿这种态度对盛先生,同样让司机大跌眼镜。

双手撑在商务车车身,盛誉眉间锁起别样的深意。

凉凉的晚风,吹乱他柔软的黑发。

他从来都是呼风唤雨想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他是天之骄子,他是嘉城只手遮天的人物,他是人人敬仰畏惧的神话。

在今晚却被人摆了一道。却误打误撞对一个女人不讨厌。

这种感觉真的太不正常了。

出租车开出百来米远,司机第二次转眸问,“姑娘,你要去哪里?”

时颖的脑袋有点乱,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捏在一起。

 

“姑娘……”

“警察局。”时颖一字一字咬得很重。
 

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忙音,司溟心跳漏了半拍。

盛誉耳尖,再加上办公室里格外寂静,所以奶奶的话他只字不落地听在了耳里。

站起身,盛誉说,“走,去商学院。”

“啊?”司溟盯着那背影。

“欧阳不是病重了吗?我去看看他。”

“盛哥,欧阳老师已经康复了。”

话锋一转,总裁大人气定神闲地说,“我去找他下盘棋!”

“……”司溟噤声,只好跟上那稳健的步伐。

一来,是躲老佛爷吧?

二来,恐怕是去找未来的盛太太吧?

如果下棋可以找莫少爷啊,非得找到商学院去?

专属电梯里,盛誉双手抄在裤兜,面沉似水。

司溟陪在他身边,挑了挑眉,小心地开口汇报,“盛哥,老佛爷要来公司。”

“所以嘛,赶紧撤。”

“可是……您总要回来的。”司溟不想让爷孙俩相互折磨,“倒不如……”

寒眸扫过来,司溟再次噤了声。

叮。

镀金梯门打开。

盛誉步伐凛冽地往大厅旋转玻璃门迈去,绝美的容颜没有丝毫瑕疵,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盛总好。”

“盛先生好。”

不尽相同的称呼,同样敬畏的语气。

司溟陪在他身旁,在两人来到停车场的时候。

白色沃尔沃的车门打开,驾驶室里的女孩下了车,迅速朝盛誉跑来,“盛哥!”

商务车前,盛誉和司溟止步,盛誉双手抄在裤兜,听到那声音,眉宇间毫无波澜。

倒是司溟,在见到沐紫蔚的时候惊诧了一把,“沐小姐?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距离盛誉五米开外,沐紫蔚十分主动地停下,生生不敢靠近。

“司特助。”看向他,那精雕细琢般的小脸上扬起一丝浅笑,“你可以先回避一下吗?我有件事想跟盛哥谈谈。”

“回什么避?”盛誉扫向她,眉目阴鸷,“沐紫蔚,自己种下的果子,就必须自己吞,找我谈没用。”

“果子?我种了吗?”女孩不满地瞅着他,情绪不免激动,语调也高扬了,“节能计划是我爸爸的心血!整个沐氏所有高管五年的心血!你报复我也用不着这样吧!而且……我做什么了吗?昨晚的事是奶奶一手策划的!你这么做只是杀鸡儆猴!对我们家太不公平了!”

“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盛誉凉薄的视线扫过她。

司溟听得满头雾水,拧眉竖起了耳朵。

沐紫蔚胸口剧烈起伏着,她气不过,抱怨道,“盛哥,你这么做太不厚道了。”

“你跟我谈厚道?”盛誉那轻轻瞟过去的目光,带着疏离漠然,“不这么做,是怕你不长记性!上次算计我的人,坟头的草都有你高了。”

“药是奶奶下的!你凭什么警告我啊!”一急,她脱口而出。

“终于承认了。”盛誉没有动怒,眸光一收,闪身坐入车里。

司溟也坐进去,司机替他们关上车门,坐入驾驶室,将商务车开走了。

司溟满头雾水,什么药?到底什么意思?

留下沐紫蔚愣在原地反应慢了好几拍,生气地皱着眉头,心急如焚,“盛哥,你混蛋!”

商务车疾驰在去商学院的路上。

车后座,盛誉面沉如冰,冷漠矜贵,眉峰紧锁。

那俊美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柔和的表情,深若寒潭的眸子里带着明显的清冷与疏离,甚至还有隐隐的不快。
 

此刻,他在回想奶奶昨晚下的套,越是回想心情就越糟糕。

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攥成拳,邃黑的眸子里是浓烈的恨意。

作为天骄国际这艘商界航母的全权掌舵者,作为圈子里最年轻有为的总裁,盛誉是世界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商界传奇,他是嘉城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就是这样一个神话般存在的男人,竟然会被自己最敬重的奶奶下药?

这个事实让盛誉太难接受了。

望向车窗外被过往车辆扰碎的风景,男人的眉目忽然变得阴鸷,冷着一张俊脸。

他在想,如果昨晚没有遇到时颖,他是不是就会睡了沐紫蔚?

那强劲的药性让他现在回想都是有所畏惧的,秒秒钟战胜理智,以奶奶的心计,一定弹无虚发,她是测好了排/卵期的吧?

这边,商务车刚开出来。

载着老佛爷的加长林肯车就驶入了天骄国际,俨然成了一道绚丽的风景。

天骄国际是嘉城地标性的建筑,高耸入云的楼宇近百栋,气势磅礴,高大威严,是盛家的家族企业,是人人向往的高端工作场所,只可惜这里的离职率为零,所以招聘会为五年一次,那也是为扩部门而招。

停车场。

黑色西装的中年司机拉开车后座门,恭敬地道,“老佛爷,请。”

首先着地的是一根精美的龙头拐杖,黑色高跟鞋,皮肤松弛却很白皙的小腿……

老夫人下了车,身旁扶着两个保镖,微风中,一身墨绿色手工旗袍,银色丝发盘得一丝不苟,发间还插着一支翡翠簪子,神态威严。

老人家80岁高龄精神却依然抖擞。

“奶奶?!”

正要迈开步伐,急切的女声撞入耳膜。

老佛爷闻声转眸,看到一个穿着抹胸裙的姑娘迅速朝这边走来,她眯了眯眼才看清楚那姑娘的模样,“……紫蔚?”

“奶奶!” 姑娘在老夫人面前站定,嘟着小嘴满脸委屈地告状,“盛哥他把节能计划撤资了!该怎么办啊!”

老夫人蹙起了眉,“我跟他谈谈。奶奶会给你做主的。”老夫人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迫不及待地转移了话题:“紫蔚啊,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睡了别人呢?”这似乎是老夫人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脸颊一红,沐紫蔚尴尬地躲闪着眼,越想越委屈。

“紫蔚,你倒是说呀!”老夫人很着急。

小说文学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坐在房间里等,房门还是虚掩的。”沐紫蔚很沮丧,她抿唇道,“我等了四五个小时,当我出去的时候,看到他正好离开,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

“……”老夫子浑浊的眸子转了转,像是明白了什么。

不睡沐紫蔚是不服气?但总算是睡了一个女人。

小说文学

老人家心里的石头也就落地了。想着,她正要迈开步伐。

“奶奶!盛哥他刚出去了。”沐紫蔚赶紧汇报,“他

小说文学

是刚才出去的,还带着司特助一起。”

“他……还好吧?”老人家浑浊的眸子一转,特别担心宝贝孙子。昨晚释放得还算彻底吗?

“还能取消节能计划,还能生气呢,能不好吗?”沐紫蔚心情却特别糟糕,真不知道爸爸那边要怎么交差。毕竟事情是因自己而起。

“……”老夫人却松了一口气,没给憋坏就好。

是哪只幸运的小白兔呢?

“奶奶,这事您为我做主吗?”沐紫蔚好看的眼睛布满晶莹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