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励志文章

重生嫁给三猎户H 我挑开她内裤将手放在她的蜜

2020-08-07 11:35:23 写回复

凌冽的掌风,拂过宋南衣的脸庞。

掀起耳旁碎发飘扬。

可那巴掌,到底没落在她脸上。

边上有人攥住了沈在松的手腕,微微用力,就如同钢筋一般,要勒入他的血肉之中,疼得沈在松脸都白了。

徒劳的张着嘴,愣是发不出声音来。

来人却淡淡开口,眼神睥睨,冷得要杀人,“打我的女朋友,经过我同意了吗?”

肖红立马星星眼,“宋南衣,你男朋友也太帅了吧!”

可不是吗?

宋南衣毫不避讳,得意的仰起头来,“当然。”

好半天,沈在松才回过神来,怒视顾青裴,“你放开我。”

这是第二次见到顾青裴,也是第二次因为顾青裴丢人了。

周围汇聚起来的行人,都对他指指点点。

沈在松有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希望,没有下次,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顾青裴警告着,这才松开了沈在松。

手腕如同碎了一般的疼。

可沈在松却没心思再纠缠下去。

他是真心惧怕顾青裴。

更惧怕,旁人对他的目光。

再一次的,他落荒而逃。

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为了宋诗余而来。

烦人精离开,宋南衣轻松了不少。

又看向顾青裴,问他,“你怎么过来了?”

“担心你。”顾青裴言简意赅。

虽然在同一个学校,但训练场那边得到消息,却是最晚的。

没办法,那地方都是群男生,八卦之心要淡薄很多。

这消息还是老四告诉顾青裴的呢。

他最近不用训练,溜达着去了隔壁英语系看漂亮学妹,得知消息,便赶紧回去告诉顾青裴。

至于顾青裴的反应……

很是剧烈。

当场解散正在加训的众人,直奔着医学楼而来。

然后,才有了刚才那番场景。

“我们单独聊吧。”宋南衣也注意到边上那些人的眼神,颇有些不好意思。

肖红极为有眼力见,立马告辞,“我去准备答辩,下午见。”

他们两个人去了学校的湖边。

绿草莹莹,湖水清澈,水面有几只鸭子浮游。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都向顾青裴说了一遍。

最后她道,“其实这都是小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搞定了。”

顾青裴又问她,“那你去找老四拿药,也是小事,不用我担心吗?”

果然……

老四的嘴巴是把不住门的。

“不是我受伤,你放心吧。”宋南衣给出了这个回答。

“我知道。”顾青裴微微颔首。

真要是她受伤,他不会坐以待毙到现在。

宋南衣也反应过来,抿唇轻笑。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阵子。

 

而后她才又和顾青裴说,“既然被你知道了,不如你再帮我一个忙,怎么样?”

“可以。”顾青裴毫不犹豫。

这倒是宋南衣诧异了,“我都没说是什么忙,万一你做不到,或者让你为难怎么办?”

“只要是帮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可以。”顾青裴回答。

不由地,她脸颊有点发烫。

上刀山和下火海都太夸张了。

她要顾青裴帮的,是一个小忙。

说定之后,她才起身离开,&

小说文学

ldquo;那我还要准备答辩,先走了。”

才往前走了两步,就被顾青裴叫做。

转头回去,她对上了那双赤诚的黑眸,深如漩涡,将她整个人给拉进去。

“下次再有事,直接找我。”

“好啊。”她应得脆生生,笑颜如花。

从湖边回教室,宋南衣从包里面拿出准备好的第二份论文。

这样的招数,她上辈子见宋诗余玩过一次。

只不过那时候是宋诗余在医院竞选科室主任。

为了能拉下那个人,她调换了人家的职称论文,闹得全院皆知。

那个医生本来还哭诉自己没有这样做,可到底是因为顶不住舆论压力,辞职离开了。

这一辈子,宋诗余将这样的招数用在了她身上。

有句话还真是说得对。

坏人就是坏人,不会因为坏境年纪所改变的。

在宋诗余主动去柳教授办公室的那次,宋南衣就洞悉了她的心思。

并不着急揭穿,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就比如现在,收获颇盛。

她思考了一阵子,而后收拾好心情,专心整理答辩论文。

下午的毕业答辩十分完美。

宋南衣的论文被柳教授称赞了好几次,而答辩时也条理清晰,让人挑不出错来。

她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

肖红也一样。

近乎欣喜若狂,她嚷嚷着要和宋南衣去吃饭庆祝。

宋南衣拒绝了。

笑着告诉肖红,“家里头还有事情要解决呢,以后有的是机会,下次我请你。”

肖红就反应过来。

撇了撇嘴,“你还说不念亲情呢,等你回去,还不是一样的。”

回了家,面对的都是骨血至亲,到时候,宋南衣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吗?

“那就请你静候佳音。”

宋南衣再次笑起来,露出细糯的小牙齿,人畜无害般的天真美丽,阳光下那双眸子亮闪闪的。

能这样笑出来,肖红就确定她是有把握了。

也就不再担心其他的。

“下次请我吃汉堡,两个!”她摆手,和宋南衣说再见。

宋南衣也摆手,笑意盈盈。

只是这样的笑意,在肖红转身之后戛然而止。

热情的笑容,从不会浪费一分。

小说文学

宋南衣并不着急回家去,溜溜达达在学校外面的饰品店逛,最后买了个一毛钱的小夹子。

然后,她又去吃了一些小吃,撑得肚子圆圆,这才散步回家,权当是消食。

才到家门口,就听到凄厉的哭喊声。

隐约的,可以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宋南衣推开门走进去,站在鞋柜旁,目光淡然,看向客厅里的三人,“我回来了。”

有些缥缈的声音,让三人都停了下来,纷纷看向她。

夕阳西下,血色比夕阳更为让人着迷。

宋南衣整个人都隐匿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清楚神色。

但她看得很清楚。

她看见了倒拿着鸡毛掸子,盛怒的宋知秋。

看见了哭哭啼啼,声声哀求的沈嫣。

也看到了跪趴在地上,早已经皮开肉绽,后背一片模糊的宋诗余。

真好啊。

看样子这场好戏,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
 

宋诗余也看到了宋南衣。

她此刻跪趴在地上,全身都疼,却还勉强的往宋南衣跟前凑,脸上眼泪成串。

“姐,救救我,求你。”

宋南衣就往后退了两步。

显然,她没这个兴趣。

这两步,让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有光线落在她的侧脸上,神色清晰,目光却平淡如水。

仿佛这件事情,和她毫无干系。

她只是个过客而已。

但其实屋里的四人都知道,宋南衣在这件事情上,有绝对的话语权。

毕竟,她是受害者嘛!

宋诗余继续哭着朝她伸手,“我再也不敢了,姐帮我劝劝爸爸,我快要被打死了。”

“诗余,这就是报应。”宋南衣轻声道。

自作孽,不可活。

也就是说,宋南衣并不打算帮她求情。

照这样打下去,她今天非死在这里不可。

还要张口,宋知秋一棍子就抽在了她伸出去的手上。

十指连心,她在地上痉挛的蜷缩,尖叫哭喊,实在惨兮兮。

“你太让我失望了,宋诗余,你残害姐妹被抓现行,你哪来的脸面求帮忙?”

说罢,又是狠狠的一棍子下去。

宋诗余就顾不上再哀求,在地上匍匐着乱爬,躲避这凶猛的棍子。

而宋南衣只是在边上静静的看着。

她甚至知道宋知秋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前世的时候,她不就是现在的宋诗余吗?

那时候,可没见有谁来向自己求情。

总该让她自己尝尝滋味的。

可正想着,边上的沈嫣却上前来,攥住了她的手腕,凄苦哀愁的脸朝向她,“南衣,你妹妹真的错了,她不是故意的,你原谅她这一次,就当……就当我求你,好不好?”

当然不好。

凭什么要给沈嫣这个面子?

可面上,宋南衣不露半分憎恨和厌恶,有的只是为难,“可我今天差点不能毕业啊,这要是传出去,爸爸多没面子。”

面子两个字,正好是戳中了宋知秋的心。

瞧瞧!

什么才叫做亲闺女?

论文出了问题,宋南衣第一想法是怕他丢面子。

可宋诗余却变着法的做恶心事,如今,让他颜面扫地。

回想起今天从学校接走宋诗余时,办公室门外那些围观的人,他就觉得脸上臊热一片。

手上的鸡毛掸子,打得更是咻咻作响。

沈嫣快心疼死了!

这时候什么都不重要。

能救自己的宝贝女儿,才是头等大事。

她紧咬牙关,竟然就这么扑通一声,跪在了宋南衣跟前。

宋南衣脸上诚惶诚恐,却没要扶她的意思,“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呀,我会折寿的。”

“南衣,那可是你妹妹啊,你总不希望她今天被打死吧?你帮帮她,跟你爸爸说说情,好吗?”沈嫣哀求道。

如今只有宋南衣高抬贵手,才能让宋知秋消了火气。

“那……好吧。”宋南衣犹豫一阵,咬着红唇答应。

不等沈嫣高兴,又听见她道,“但是诗余能保证吗,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顿了顿,眼神又怯弱的,飘落在宋知秋的身上,“毕竟诗余前不久冤枉我偷钱,现在又撕碎我的论文,妈妈,事不过三,下一次,我是不是就直接在南城被千人指万人骂了?”

闻言,沈嫣要呕血。

这哪里是在帮忙,简直是雪上加霜!

都来不及补救,宋知秋已经怒吼出声。

“你回房间去,用不着你来管,这个家我做主,我想干什么,还没人管得着。”

那当然最好。

只可惜不能再看到这样的好戏,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

宋南衣极为顺从,期期艾艾的上了楼去。

到了门口,还往楼下看了一眼,眼神复杂。

然后才关上门,彻底从这场好戏中撤离出去。

宋知秋继续挥舞着鸡毛掸子。

他将丢脸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宋诗余身上。

净白无暇的后背此刻,被抽得找不到好地儿。

沈嫣求助无望,只能自己冲到了鸡毛掸子之下,一把护住宋诗余,“你要打死她,就先打死我吧!”

“滚开点。”宋知秋极为不满。

他伸手去推沈嫣。

又听见沈嫣说,“我知道你不待见诗余,那不如拿菜刀捅死算了,何必折磨她?诗余,你还不如直接死呢,受这样的委屈!”

说着,便重重的在宋诗余的身上掐了一下。

宋诗余明白了过来。

挣扎着,从沈嫣的怀中掏出头来,极其虚弱的哀求,“爸,你直接杀了我吧,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一点的……”

话未说完,脑袋就往边上一偏,失去了意识。

沈嫣顿时惊呼出声,“老公,诗余怎么了,是不是死了?天呐,她要是死了,我也不要活了!”

见状,宋知秋哪里还打得下去,鸡毛掸子往边上一扔,又把钥匙丢给沈嫣,“送去医院!”

如此,这场打骂,就算是结束了。

沈嫣带着宋诗余去了医院。

一整晚,她们都没回来。

就连第二天早上的早餐,也只有宋知秋和宋南衣两个人对坐着享用。

等她吃完手里的包子,宋知秋这才缓缓开口。

“诗余那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宋南衣面无表情,反问宋知秋,“爸爸,你有什么想法吗?”

他还真有。

一晚上的冷静时间,他现在已经回过神来。

小说文学

放下杯子,暗暗的搓了搓手,这才道,“到底是一家人,诗余被开除,对你来说也没好处,不如息事宁人,去学校说是误会,澄清一下,怎么样?”

宋知秋会改变主意,她昨晚就猜到了。

无论是昨天的暴怒,还是今天的试探询问,都只是为了两个字。

面子。

为了面子,宋知秋可以抛弃所有。

不禁的,她反唇讥讽,“所以在你面前,我受的委屈,都算是无所谓,对吗?”

她又拿起了桌上的筷子,绕着手腕比划一圈,“那我现在就去医院戳瞎她的眼睛,说是意外,她可以原谅我吗?”

简直是胡扯!

宋知秋顿时勃然大怒,拍桌而起,“宋南衣,我是你老子,这件事情我怎么决定,你没有反驳权,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就这样定了,中午我就去学校找你,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他都走到玄关处了,才听到身后宋南衣悠悠然开口。

“你大可以去试试,如果你敢去,我一定让你这辈子都后悔这个决定!”

初晨的金色光芒之下,宋南衣的眼神中带着寒气,冷如冰窖。

倏然地,就让宋知秋打了个寒颤。

心中有恶鬼在四处逃窜。
 

宋知秋是宋南衣的爸爸。

他大宋南衣整整二十岁。

可现在,此时此刻,他被宋南衣的眼神给吓住了。

即便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又去单位里见识形形色色。

可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

很可怖,心有恶寒。

一时间,他忘记了反驳。

等再回过神来,宋南衣已经回了房间去,悄无声息。

如果不是桌上还有吃剩下的半个包子,宋知秋真该怀疑自己在做噩梦。

简直是见鬼!

在玄关处踌躇了半晌,宋知秋还是没上楼去再谈判,转身出去,开着那辆灰色吉普离开。

宋南衣就站在二楼的卧室窗户前。

她目送宋知秋离开。

那个方向,是去往医院的。

这个爸爸还和前世一样,是靠不住的。

有些无力的,她将光洁的额头抵在了玻璃上,疲乏得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家里面,她单枪匹马,偶尔也会难过。

但片刻的难过之后,她又打起了精神来,坐在桌前看书。

毕业答辩已经顺利完成了,再休息两个月,她就要去军区医院报道实习。

很多不太巩固的知识,现在要抓紧时间记牢。

而宋知秋如他所想,真的去了医院。

在病房门口,他就看到了沈嫣。

昔日娇滴滴的妻子站在自己面前,眼睛肿得像是核桃,见到他,红唇嗫嚅好几番,说不出话来。

一下子,宋知秋就心软了。

昨天他在暴怒之下,什么都思考不进去。

可现在理智回来,他开始怜香惜玉。

最见不得沈嫣在他面前哭。

“嫣儿。”宋知秋喊了她一声。

沈嫣就哭啼啼的扑进了他怀里,“老公,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和诗余了。”

“不会,我这不是来了吗?”宋知秋安抚她。

两个人在走廊上的长椅上坐下。

沈嫣依偎在他的怀里,哭了好一阵子,这才勉强止住哭声。

眼眶仍旧是红彤彤的,吸了吸鼻子,问道,“老公,你来医院,是为了诗余的事情吗?”

她就知道的,区区一个宋南衣而已,能左右宋知秋的主意吗?

为了他的面子,也会来解决的。

只可惜,她只猜中了一半。

“户口本在哪里,我去学校给她办手续,早点退学吧,省得看笑话。”宋知秋道。

退学?

沈嫣就懵了。

这和她想得完全不一样!

不应该是退学的,是和解,是顺利的毕业,是成功的分配到实习单位。

她脸上的笑意有点慌张,“老公,你搞错了吧,诗余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退学,之前四年就算白费了。”

“她自己都不珍惜,怪得了谁?”宋知秋又道。

沈嫣又问,“是不是南衣不肯让步?她不愿意原谅诗余,对吗?”

的确是这样。

可宋知秋没法承认。

他好歹四十多岁的人,被一个黄毛丫头吓住,忌惮那番话,从而改变主意。

这事传出去,还有什么面子?

被沈嫣追问得烦了,他便蹭然一下站起来,面露不悦,“是诗余自己作死,我没打死她就算她命大。

今天中午我就去办退学手续,你不用说了,等她伤好了,就去我们单位的基层工厂干活儿,等过几年风头过去,就让她嫁人!”

说罢,便直接起身离开。

在这里多一秒,都不想待下去了。

沈嫣追了好大一截路,最后撞到了一个病人,再抬头,宋知秋早就没影了。

她蔫头耷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病房。

才发现宋诗余正捂脸痛苦。

刚才门外的那番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完了,这辈子全毁了!

都怪宋南衣,如果她昨天愿意帮自己说说话,自己或许就不用走到这个地步了。

“诗余,你别哭,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沈嫣赶忙过去抱住了她。

可换来的,却是宋诗余冷冰冰的拒绝。

她一把推开了沈嫣,很是用力。

歇斯底里,朝着沈嫣怒吼,“你怎么帮我,他中午就帮我去办退学手续了,你都不去拦着,你回来干什么啊,我读了四年,现在连毕业证都拿不到,还那么丢脸!”

沈嫣何尝不想去拦?

可她深知宋知秋的脾气。

现在就算是去拦住了,也只是让宋知秋更加恼火,到时候说不定连她都受影响。

到时候就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我会想办法的,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去想办法。”沈嫣说道。

……

宋诗余哭了一上午。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沈在松来了。

气喘吁吁,神色很是慌张。

他来给宋诗余汇报消息。

当然,是坏消息。

宋诗余被开除了,虽然没有贴公告,但昨天的事情闹得太大,完全就压不住。

就算柳教授想低调处理,这个消息,还是被扩散开来。

闻言,宋诗余死死攥紧了拳头,“她压根就不想低调处理,她和宋南衣是一伙的,要害死我,说不定这件事情,就是她传出去的!”

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像是巨石砸在了心口之上,连疼都感觉不到,直接就懵了。

好半天,她才缓过神来,“那我爸呢,我爸去学校了吗?”

当然也去了。

可他得知是开除不是主动退学,就怒气冲冲的掉头离开。

沈在松跟在他边上走,追问了好久,才得知宋诗余住院的消息。

这不,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

“诗余,你现在怎么办,我听你爸那个意思,要送你去厂里上班。”沈在松问道。

厂里头都是些没文化的乡巴佬,又臭又脏,她多看一眼都受不了,更不要说天天在一起工作。

宋诗余光是想想都恶心。

她坚决不会去的。

而之所以弄成现在这个惨状,全拜宋南衣所赐。

凭什么?

她在坠落深渊的时候,宋南衣可以顺利毕业,得到好工作,整个人生璀璨夺目?

原本,这些都该是她的。

宋南衣才是该下深渊的那个人。

如今她弄成这样,宋南衣也别想好过!

对!

宋南衣也别想好过!

宋诗余的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光,指甲深深嵌入掌心都浑然不知。

半晌,她才看向沈在松,道,“在松哥,你再帮我一次,我要和宋南衣鱼死网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