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文章精品文章

粉嫩入口处粗黑进进出出 爸你的好大我忍不住了快点

2020-08-07 11:35:49 写回复

这戏演的,太次了……

真不明白,当初怎么就被这种三流演技给哄骗了!

她忍住厌恶,扯着唇笑了笑:“姐姐啊,哭就哭,好歹掉两滴眼泪嘛,演戏好歹要投入一下的吧?”

“祝安好!”

祝启泓气的一把推开宋曼琳,扬起手掌就朝祝安好的脸上打了下来。

祝安好看着头顶这落下来的手臂,咬紧牙关,往后退一步准备躲开。

却无端的跌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熟悉的气息,温暖有力的手臂。

“安好已经是时太太,她做错了什么,要岳丈动手打她?”

时临渊轻而易举单手扼住祝启泓的手腕,语调冷淡轻慢。

时临渊?

他怎么来了?不是说去公司了吗?

祝启泓没想到时临渊突然出现,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臂:“临渊啊,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男人睥睨着房间的情况,俊脸微沉。

病房的门大开着,走廊逐渐有伪装的便衣记者走来走去。

这些都是祝安好提前联系好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种豪门狗血恩怨,最受大众欢迎了。

祝安好看着眼前面色各异的三个人,顺势一倒,倒在男人怀里,满脸委屈:“老公,你别生气,姐姐都割腕自杀了,不管怎么说,那肯定是我不对!”

“你给我闭嘴!”

祝启泓余怒未消,呵斥祝安好。

他自己的女儿,还不能打不能骂了?

“呵!”祝安好被呵斥的一股怒气上来,也就不屑陪他们演戏了,“闭嘴?从小到大,我又哪次说过话?”

“祝安好,你别倒打一耙!”

宋曼琳扶着自己女儿,眼角挂着泪,一副受害人模样。

祝安好笑,目光落在祝念晴被纱布包裹的手腕上:“新闻上报道的照片,你手腕流的血把整个浴缸都染红了,伤口很深吧?”

她说着,从时临渊怀里走出去,一把拽住祝念晴的手腕:“来,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刚才这么折腾,伤口不会崩开吧?”

小说文学

“不……不用……啊……”

不等祝念晴反应过来,祝安好就一把扯下她手腕上缠着的纱布。

血,一点没有。

伤口,自然也不会有。

“怎么会这样!”祝启泓脸色黑了下来。

 

祝念晴和自己妈妈宋曼琳更是脸色尴尬难看,目光躲闪的垂下了头。

时临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景,唇角微挑,好像……他的担心多余了,祝安好不是来讨骂的。

门外隐藏的记者,开始大摇大摆的探出头围观,其中也有医院热衷八卦的人。

“对呀,怎么会这样呢?”祝安好晃着手里的纱布,装作满脸疑惑:“姐姐昨晚不是刚割腕自杀么?我看报道上的照片,手腕上的伤口可是很深呢!一夜之间就痊愈了?姐姐你有超能力呀?”

祝念晴捂着自己白净的手腕,支支

小说文学

吾吾:“我……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

“可能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割腕,怕疼吧?”

截断她的话,祝安好脸色一变,娇冷的目光锐利逼人。
 

祝安好笑了笑,主动走到媒体跟前,“那你们觉得是我做的么?”

时临渊看着女人胸有成竹的模样,眯起狭长的眸子,看戏。

记者们心里的脑洞都能演一部电视剧了,可谁也不敢在时临渊面前造词,纷纷摇头,“不……不知道……”

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无奈的皱了皱眉心,“爸爸,本来碍于我们祝家的面子,我是不想公布手里这段视频,但既然姐姐闹到这个地步,我现在又是时家的人了,总不能一直替她背锅,对吧?”

“什么视频?”祝启泓瞪大眼睛。

祝念晴更是紧张了起来。

视频,什么视频?

“当然是酒店的监控视频了,我今天早晨特意去拿的呀!”

祝安好说着,已经点开了手里的视频,在所有人面前播放。

祝念晴脑袋里闪过昨天的画面,精神紧绷起来。

“视频上确实是祝大小姐自己进房间的啊……”

几个记者是眼睁睁看着视频里祝念晴进了那个房间,此后再没有别的人出来。

现场的人,脸色各异。

祝念晴不服气,却又哑口无言。

“对了,姐你肯定会说我是藏在房间里早早等着你了,对吧?”祝安好手指拉动视频的进度条往前走:“那大家一起看看之前这间房都有谁进来。”

“够了!”

祝念晴沉下脸,扔掉手中的碎瓷片,阻止祝安好继续播放视频:“是我!”

她咬牙承认:“是我自己约的许总。”

视频再往前播,一定会拍到顾州泽,他们原本的算计就露馅了!

要是让时临渊知道,肯定不会原谅她的。

祝安好见好就收,对看的津津有味的记者笑了笑,收起手机:“好,既然姐姐承认了,那就到这里吧!”

她又变成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乖巧的走到时临渊身边,主动牵起男人的手:“老公,中午了,咱们去吃火锅好不好?”

她得想办法让时临渊不帮祝念晴才行!

男人隐去眸色里的审视,以自己独有的身高优势扫视了挡在他们面前的几个记者:“嗯。”

记者和医院围观的人主动让开了一条路。

留下身后一片混乱,祝启泓暴躁的怒斥,祝念晴慌乱的哭闹,以及记者口无遮拦的问题。

…………

餐厅的包厢里。

川味火锅在桌子中央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锅里翻滚着食物。

祝安好坐在位置上,调了一份干碟,一份麻酱,吃的津津有味。

时临渊盯着锅里翻滚的肉片,面前红艳艳的辣椒干碟,蹙眉。

倒是从没跟祝安好单独出来吃过饭,更没想到她喜欢的口味是这样的。

“老公,吃肉。”

祝安好夹了一片肉放入男人面前的碟子,热情殷勤。

“我不饿。”时临渊坐着,目光在滚烫的火锅里扫了一眼,没有动作。

说起来,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暗蓝色西装,衣着考究,方端的坐在她身边,确实跟火锅格格不入。

她扑哧笑了一声,指着他碟子里的肉片:“呐,这个不辣,超好吃的!”

时临渊一怔,低头看着女人给他夹的肉,有些出神:“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辣?”

 

他似乎从没说过这些。

祝安好脸上的笑一僵,随即掩饰道:“在家吃饭……你都不吃辣啊!”

“是么?”

时临渊回想起来,昨晚那顿不愉快的晚餐,是他们在家一起吃的第一顿饭。

他没有深究,还是动了筷子吃了碟子里的肉。

祝安好松一口气。

她怎么能不记得,时临渊胃不好,不能吃辣。

偏偏上一世她作死的,每顿饭都要陈姨做很辣很辣的菜,这男人竟也一声不吭的都吃了,导致胃病越来越严重。

“你怎么知道祝念晴是假自杀?”时临渊忽然问。

“啊?”祝安好回神,喝一口果汁:“因为……她用的那个颜料,是我调的啊!”

“颜料?”

时临渊回想起从新闻上看到的那张浴室自杀照,已经猜到了什么。

“说来巧了,我从法国里昂艺术学院毕业的时装设计课题是‘永生’,刚好需要用到血浆上色,调色很成功,我就保存了一小瓶在家里。”

祝家是靠时装产业起家的,所以她跟祝念晴从小学的就是服装设计,画画,调色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她自己调过的颜色,当然认得。

她今天去医院,本来是想直接拿视频打脸的,谁知道祝念晴还另送一颗人头。

“是么?”时临渊堪堪放下筷子,眼眸幽深,不可窥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聪明?”

祝安好手里的动作一顿,觉得男人的目光有些锐利:“……是吗?”

“还知道先去酒店调监控,故意引导那些记者来医院,我没说错吧?”

时临渊不紧不慢的说着,顺手还给她夹了一块藕片。

祝安好乖巧的把藕片塞进嘴里,躲避男人的目光,小声道:“这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吗?”

“正常?祝安好你大概忘了你做过多少不正常的事儿了吧?”

时临渊突然靠近,拉住她的椅子一转,强行让她面对着他。

祝安好低头看着手里的筷子,如坐针毡,不敢抬头。

“抬起头,看着我。”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强制她抬头。

看就看!有什么不敢的!

小说文学

祝安好心一横,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睛,忽然变得理直气壮:“对,我就是有心机,我就是算计她了,怎么了?只准她诬陷我,就不准我还击了?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个傻子,活该背锅,活该受欺负,活该没人疼!”

她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凭什么她永远都是背锅侠!

男人被她突然冒起的脾气,俊脸微沉,盯着她看了良久。

她气的眼眶都红了,腮帮鼓起像一条金鱼,模样竟有些可爱。

“乖,你做的很好。”

时临渊手掌轻轻托起她像包子一样的脸,嗓音变得柔和。

对,就是现在!

祝安好就是准备顺杆爬,双手抱住男人的手腕,委屈道:“时临渊,你刚才凶我了!”

祝安好嘴角一扬,抓住机会,占据主导权,这样才能提条件!

时临渊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觉得她似乎……在撒娇?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