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文章精品文章

按摩师坐在两腿中间按摩,小骚逼

2020-12-26 15:46:14 写回复
  “四嫂啊,前几日那布头还剩下几多?弄些我来做个围裙。”

  “还有些,待我去取来。”

  佛宝奴坐在河边洗衣裳,耳边传来的全是村中农妇的嬉笑声,无趣且平常。

  她是个生面孔,不时有人过来与她搭上几句话,但也都是无油无盐的家常话,什么“你是谁家的媳妇”“你怎的生的如此好看”“哟,看身子怕不是有了”之类的东西。

  倒也是有人会把家中存下来的一些吃食拿来分享分享,但也都是一些干巴的红枣、果脯之类过年剩下的东西,看着便有些倒胃口。

  “这宋家的媳妇生的好看是好看,就是笨手笨脚的,一看就不是能干活的人,倒像个大户人家私奔来的小姐。”

  旁边突然出现了关于佛宝奴的讨论,她没有搭话只是竖起耳朵听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说她笨手笨脚了,但她并不在乎,因为她本来就笨手笨脚。

  这几日来,她每日都围着那家长里短的事情,洗衣做饭、灶台水缸的,说真的已是有些厌烦了,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开心的事,那便是每日宋狗下了工回家时给她带来一些零碎时最是开心。

  那些往日连瞧都瞧不上的东西,如今倒是成了稀罕东西,哪怕是半只烧鸡、一块猪肉都够她开心许久。

  洗好了衣裳,她端着盆跟一众农妇回到村里,一上午的时光便已过去,转眼便到了该做午饭的时候了。她会做饭,因为在军中打仗时倒也需经常做饭,只是不好吃,她吃了这几日之后现在最常干的事情就是拎着食材去隔壁杨大嫂家蹭,这也算是一种投机取巧,但……谁在乎呢,反正宋狗狗又不知道,晚上的时候等他回来做饭便是了。

  今日她又是如此,拎着昨天宋北云买来的东西,来到隔壁寡居的杨大嫂家中,这杨大嫂说是大嫂却也不过二十八九的岁数,丈夫早年间死在了宋辽之战中,家中倒是有个女儿已经十四五岁了,长得倒是秀气在城中一处绣坊中给人当绣娘,收入勉勉强强够上糊口。

  “杨大嫂,今日又要麻烦你了。”

  佛宝奴把肉蛋菜放在桌上,然后笑盈盈的坐在那逗弄起杨大嫂家中的老猫来,那杨大嫂端着一捧山芋糊糊走了出来,满脸愧疚的说道:“宋家妹妹,这怎的好意思,每日都劳烦你送菜来,若是让你家男人知道了,是要骂的。”

  “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佛宝奴笑得前仰后合:“那厮聪明着呢,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唉……你们二人,一看那就不是乡下人,怕是城里逃婚来到这的吧?”杨大嫂叹气道:“这金童玉女的模样,哪里是这乡下地方能出来的。”

  佛宝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坐在那笑,而正在这时,外头突然一阵嘈杂之声传来,佛宝奴好奇的走到窗口张望。

  那杨大嫂一边处理着佛宝奴送来的肉,一边无奈说道:“那是镇上来收租子衙内,每月都来的。等会子你莫要出去,我来与他说。”

  嘈杂声逐渐近了,杨大嫂放下手中的活出门去应付收租的人,而佛宝奴好奇心重,在屋里听了一阵后终究是忍不住了,拿起桌上一块芋头加面粉烙出来的饼,叼在嘴上便走了出去。

  “大爷,这田税又涨了,让我们该怎么活啊,我家男人去的早,就靠这三亩薄田过日子了,这隔三差五的涨,我们可吃不住啊。”杨大嫂在那央求着那些收租的人:“你们倒也

色狼狈

是行行好。”

  “你罗嗦什么罗嗦,早叫你将田地卖与员外,你就是不卖,那如今涨了你怪得了谁?”

  那人一把推开杨大嫂,走到她的屋子前,刚想伸手去推搡佛宝奴时却停了下来。而此刻周围的数十名暗哨的手已经全部握在了刀把上,只要那人胆敢触碰佛宝奴,一息之内这些人必然全部人头落地。

  “哟,这位小娘子面生的很啊。”

  佛宝奴往旁边走了走,继续吃着手中的芋头饼,样子看上去傻乎乎的。

  “大爷问你话呢!”旁边的狗腿子嚷嚷了起来:“你为何不回答。”

  佛宝奴慢条斯理的把饼子吞下,然后仰起头问道:“这田税不是朝廷早已定好的么?为何你们说涨就涨?”

  那一群张牙舞爪的人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哄然大笑起来,而那被称作衙内的人一边嬉笑着一边想要上前调戏佛宝奴,但却被她一把推开了手,而这时旁边的暗哨已经在默默倒数。

  好在这时候杨大嫂冲了过来,拦在了佛宝奴的面前,苦苦央求道:“大爷,这是我家远房的表亲,刚住来没几日不懂规矩……”

  “少废话,滚一边去!”

  被甩到一边的杨大嫂再也不敢上前,而那衙内则站在佛宝奴面前,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位风姿绰约的美少妇:“小娘子,我这

赵大格 背景

般与你说了吧,这朝廷的税是朝廷的税,县里的税是县里的税,朝廷的税是给那皇帝老儿的,县里的税嘛……嘿嘿嘿,小娘子要是肯赏脸陪我喝上两杯,我说不定就能网开一面。”

  佛宝奴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你们也不怕王法?”

  “王法?哈哈哈哈,笑话。我舅父为朝中五品大员,他说无妨那便是无妨,这地方讲王法?王城的门儿朝那边开你们这些泥腿子都不知道!还讲王法?”

  他说完,转身看向身后那些围观的村民:“你们这些穷鬼都给我听好咯,明日我还来,若是再不把税补齐,小爷将你们的屋子都给扒了。”

  他说完,转过头对佛宝奴笑着说道:“小娘子,明日来时我给你带些礼物,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佛宝奴站在那气得浑身哆嗦,她从来都不知道就这么个离新都两百多里的地方居然都能成个法外之地,公然增设苛捐杂税不说,还强行兼并百姓土地。

  这种事她在朝中是一点都听不到也看不到,没人跟她说也没任何报告呈现上来。

  不怪手底下的情报人员无能,而是这地方实在太小了,小到一个村只有五六十户人家,谁也眼睛都看不到这种细枝末节。

  只不过当她设身处地的感受到时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而且就在她眼皮子底下。

  五品“大员”说无妨,有趣有趣,当真是有趣。

  “妹子,你快去县里寻你家男人,趁夜走了吧。”那杨大嫂流着眼泪走上前对佛宝奴说道:“这衙内好色的紧,若是让他盯上的女子,十之八九是逃脱不得的。”

  佛宝奴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拿起手上的饼又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问道:“杨大嫂,这个饼为何如此劲道?”

  杨大嫂不知道她的意思,但看到她没有要走的意思,深知道自己是劝不住了,她哭哭啼啼的走回到了房里去继续做饭,佛宝奴也跟着回去了,细细碎碎的聊了一会儿,这杨大嫂也不是个什么有文化的人,自然也是没聊出什么东西来。

  下午的时间佛宝奴没什么事干,就躺在木板床上睡午觉,但今天她怎么都睡不着,不光是因为上午看到了那些基层小官的肆无忌惮,还有那些上层精英的腐朽不堪。

  这种事五品官知道,还说无妨。那就代表着他上头的人也都知道,而且也都说无妨。

  “砰”

  佛宝奴一拳砸在床板上,作为皇帝来说她觉得自己实在太失败了,如果不是宋狗带她出来走这一趟,她还不知道要被蒙蔽多久。

  “我回来啦。”

  小宋的声音在外头响起,但佛宝奴并没有跟往常一样出去迎接,小宋走进房间看到她躺在床上一脸愤慨的盯着房梁,好奇的走过去捏了捏她的脸蛋:“怎么了?谁给我家娘子气这逼样了。”

  佛宝奴没说话,只是腮帮子鼓起来像个河豚……

  “不是,你水也没烧,衣服也没晒……你一下午都干啥了?就躺床上啊?”

  “气死朕了!”佛宝奴突然开腔:“简直就是该死!都该死!”

  小宋:“???”

  佛宝奴支棱起身子,将中午的事跟宋

文学

狗这么一说,宋狗居然一点都不意外,反倒是将油纸包里的肘子和荷叶饭放在桌子上,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张罗佛宝奴吃饭。

  “你不觉得惊奇?”

  “这有什么好惊奇的,王朝的历史性问题而已。”小宋摸着下巴:“我就是好奇那个衙内明天要给你带什么礼物。”

  小宋说完,摸了摸下巴:“这样,明天我不出去上工了,就在这看看他给你带什么礼物好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有人调戏你家娘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小宋手一挥:“他肯定碰都没碰到你。”

  佛宝奴惊奇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他碰了你,他全家老小的人头应该都摆成一排了。”小宋翘起二郎腿:“还能容得他明天给你送礼物?”

  佛宝奴愕然道:“你还布置了暗桩啊?”

 

总裁嗯啊别舔那里 好爽

 “不告诉你。”小宋摆手道:“等明天看看吧,这件事你先做好个心理准备,可能要挖出好大一坨,怎么处理其实是一件很难办的事。”

  佛宝奴沉思片刻,眯起眼睛说道:“杀!”

  ----------

  下午去医院挂水,如果不需要留院观察的话,晚上就回来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