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文章精品文章

25个安慰自己的方法,我年轻善良的继坶

2021-08-20 20:13:09 写回复

最后,严如山都开口劝了,老爷子才勉强答应;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临走时依依不舍,大有反悔的趋势,最终在严如山小两口的劝说下才上车,由严如山开车离开。

他们一行人,只留下了三个孩子,钟毓秀和顾令国、方国忠、冯正四个大人;前面仨人来送人,冯正吃过早饭后就没出过

文学

厨房。

目送车子远去,钟毓秀收回视线,与顾、方二人道:“走吧,回去看看孩子们醒了没有。”

“好。”

顾令国和方国忠跟在她身后进入宅院,却在进入二进院分开了;他们二人去端孩子们的辅食,东西是做好了的,冯正亲手做的,他们端出来送到三进院里就可以。

钟毓秀迈进孩子们的房间,如她所料,孩子们早就醒了。

“礼记、礼明、礼真,看这里。”拍拍手走上前,对三个孩子伸出手。

“啊。”

“麻麻。”

“麻.......”

三个小子同时伸出手,都朝她扑过来;钟毓秀气定神闲的伸手接住,三个孩子加在一起好几十斤呢,也就她有异能,不然,还真没法一下子抱住三个小子。

“乖儿子,醒了都不哭,好样的。”

母亲的亲近让孩子们乐的咯咯笑,抱着她的脖子亲了又亲;身为母亲,被儿子糊一脸口水也是开心,心里甜着呢。

“好了,咱们起床了。”把孩子们往床里侧推了推,她去床架上放着的行李包翻找出三个儿子穿的衣裳;天气热,穿的薄,还都是短袖,一会儿的功夫就给他们穿好了。

三套衣裳一模一样,大小也没什么区别;等他们再长一岁,就这么牵出去,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三胞胎。

“麻麻。”

“麻麻麻。”

“啊,麻麻。”

小子们活泼好动,过了一岁后,他们会越来越灵活,越来越聪明;也会越来越不好骗。

她一人抱不过来三个,只能哄着孩子们玩;直到顾令国跟方国忠端着辅食过来,才帮着把孩子抱到了外面客厅,抱孩子勉强还行,喂孩子的活儿,是真不行,两人忙活半天,糊了

文学

孩子们一脸,愣是没吃上多少。

也就钟毓秀怀里的这个吃的好,吃的香。

喂完怀里的儿子,一抬头,面对两儿子满脸食物残渣,毓秀忍俊不禁乐出声来;转瞬又停了笑声,瞟了一眼满脸羞窘的顾令国二人,道:“碗里还有辅食吗?”

“还有一半。”

“我这里还有一点。”

顾令国喂的更小心一些,也更慢,因此没浪费多少辅食;方国忠本身性格如此,急性子,太耿直,喂孩子吃饭这会儿对他来说就是折磨只想赶紧喂完了事。

可,需知,人在急切求成时总是容易出错,方国忠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

钟毓秀微笑颔首,“放桌上吧,顾同志,我们换换;方同志,你抱着孩子们哄哄,等我喂完礼明,再喂礼记。”她抱着的是礼真。

顾令国松了口气,将礼明交给她,又抱了礼真起来;顺便还把剩下的半碗辅食放到她身边的小桌上。

“钟同志,我去打盆温水过来,等会儿给孩子们洗洗脸。”说到洗脸,顾令国免不得耳根发烫,面上还一本正经,好似从未发生过此事一般。

“打热水可以,但是抱着孩子不方便端水盆,你去孩子们屋里拿床投好的褥子过来放地上;把孩子放褥子上,让他自己玩吧。”钟毓秀点头应了。

“好。”

顾令国赶忙应声,抱着礼真去了孩子们的房间,从柜子里翻找出一床颜色暗沉的套子投好的褥子;拿到大厅,顾不得地上脏不葬了,直接给铺上,礼真放软绵的被褥上,这才转身出了堂屋往院子外面走。

方国忠目光落在礼真身上,他想把礼记也放上去的;可礼记脸上实在是太脏了,一上去免不得要把食物残渣蹭到被套上。

钟毓秀可不管方国忠,她先用手帕给礼明擦了擦脸,慢慢喂他吃饭;小家伙饿着了,顾令国喂饭的时候还不是每一口都能完全喂到嘴里,吃了半天还是没吃饱,小家伙不着急才怪。

看对面的礼记,扒拉着伸手要她抱就知道。

“方同志,用帕子给礼记擦擦脸,放他到被子上玩吧。”这样抱着不是办法,方国忠不会哄孩子,那样儿,她都觉得有点可怜了。

方国忠着实松了口气,转而道:“钟同志,我没有手帕。”

“这里。”钟毓秀将用过的手帕递给他,“麻烦你了,孩子脏兮兮的,手帕也脏了;给礼真将就用着吧。”

方国忠接过手帕,小心翼翼又粗鲁的擦干净礼真脸上的残渣;擦完之后,发现小娃娃白嫩的脸蛋上有些红痕,方国忠心虚的瞟了钟毓秀一眼,赶忙将礼真放到礼明身边,让他们小哥俩玩。

一开始,礼记还想往钟毓秀身边凑,可他身边的是礼真;皮小子一个,吃饱喝足了,又有哥哥陪玩,抱着哥哥开心的很,弄的礼记要哭不哭的瘪着嘴。

“钟同志,这样没问题吗?礼记快哭了。”谁让他不会哄孩子呢,哭了他也没法。

钟毓秀没去管,人家小哥俩的事情,她一个做妈妈的管多了反而不好;适当引导便是,她的想法很开明,不是原则上的错误,她不会出手去管。

小家伙们有老爷子疼,有严如山严厉管教,她只要做个开明舒朗的妈妈就好了呀。

“不用管他们,让他们玩去。”她不想娇惯出一不如意就哭闹不休的孩子。

方国忠听后,一时间手足无措,“那,那我去帮顾同志一起端热水。”

“嗯。”孩子们有伴儿,就算腾不出手,看住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方国忠如蒙大赦,快步跑了出去;钟毓秀喂完礼明,把他塞给礼真陪玩,成功抱起礼记。端来另一碗剩下不多的辅食,喂完之后,礼记意犹未尽,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喊麻麻,想是没吃饱了。

“等你顾伯伯和方伯伯回来,让他们再跑一趟厨房拿些吃的才行;我手里没吃的,所以,别拉我了。”三个小碗都给他看,每个晚上只沾了点儿残羹冷炙,确实没吃的了。

喜欢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