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短篇合篇500篇免费阅读 边吃胸边膜下娇喘视频

2020-08-07 11:36:25 写回复

“混蛋,今日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江如龙心里恨不得将江尘挫骨扬灰,今日之事,无论是自己还是江震海和慕容展,都在被江尘牵着鼻子走,让他唯一不解的是,这废物为何突然变的如此精明。

但事已至此,结局已然无法改变,江如龙只期盼这位慕容小柔人如其名,若能得到一个美貌娇妻,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慕容小姐到。”

几分钟后,门外响起护卫的喊叫,随后,一个身穿紫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江家父子三人同一时间扭过头去,当看清楚慕容小柔之时,三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啪!

江震海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饶是以他的定力,也被深深的震撼了。

“尼玛!她叫小柔?”

江尘剧烈的咳嗽起来,只见对面所站之女,身高八尺有余,完全继承了他老子的雄壮,更让人惊讶的是,此女不但纵向发展猛,横向发展也不让须眉,膀大腰圆,浑身横肉,少说也有三百斤的分量啊。

妈的,她竟然叫小柔。

身材雄壮倒也罢了,大姐,你头顶高高竖起一个冲天辫是闹哪样啊,是嫌自己身高不够吗?

再看这张脸,倒也是白皙透水,不,应该是透油才对,这一身横肉真给面子,脸上都渗出褶了,再看那张嘴,倒也红唇欲滴,奈何就是太大了一些,这要是想吻一下的话。

呕!

江尘心里已经吐了,堂堂天下第一圣,见多识广,什么罕见事物没有见过,却惟独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女人。

是的,这是天下最丑的女人,没有之一,最起码,在江尘是见识里是这样的,关键是他还叫小柔。

江尘脸色涨红,那是憋的,他憋足的劲没有笑出来,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啊。

江如龙啊江如龙,报应啊!

这一刻,江尘对慕容展的敬意直接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您老怎么这么会生啊?您老怎么这么会取名字啊,慕容小柔,柔你妹啊。

“咳咳!快给慕容小姐上座。”

江震海轻咳两声,脸上也是极其不自然,同时,他心里也庆幸不已,幸亏这门亲事没有给江尘定下来,幸亏江如龙是入赘啊,这样的媳妇若是娶进门来,他这个城主,以后走路都抬不起头。

“哈哈,柔儿,快来见过你未来的夫婿。”

慕容展哈哈大笑,帮助慕容小柔引荐江如龙。

慕容小柔看到英俊潇洒的江如龙,整张大脸上满是花痴,眼中泛起小星星,她大步走到江如龙身旁,一把挽住江如龙的胳膊,用自以为很发嗲的语气道:“夫君,人家第一次来城主府,你带人家到处转转呗。”

江尘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憋的五脏六腑都快抽筋了,这大姐发嗲的声音犹如海豚咆哮一声,让人浑身发冷。

天啊!谁知道江如龙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生不如死那是肯定的。

“嗯,如龙,你带小柔去城主府到处转转吧。”

江震海点了点头。

“是,义父!”

江如龙的声音在颤抖,这一点谁都能够听出来,他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堂堂气境九段高手,竟然是被慕容小柔生拉出去的。

“大哥洪福齐天。”

背后传来江尘的祝福声,江如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

“爹,慕容叔叔,既然亲事都定下来了,以我看,选个良辰吉日为大哥大嫂把婚礼给办了。”

江尘建议道。

“好,明日正是良辰吉日,便迎娶江如龙公子过门。”

慕容展道。

噗通!

他话音刚落,刚走出大厅不远的江如龙直接趴在了地上。

“慕容叔叔说的是,喜事要赶早,爹,你和慕容叔叔聊着,孩儿不就打扰了。”

江尘对着江震海和慕容展抱了抱拳,大步离去。

望着江尘的背影,江震海忍不住蹙起了眉头,他可不是傻子,今日之事,很明显是江尘故意为之,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何要陷害江如龙,平日里江如龙对这个

小说文学

弟弟还是挺不错的,更让他惊讶的是,今日的江尘,和往日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至于江如龙,江震海忍不住暗叹一声,暗道真是委屈这孩子了,回头一定要好好补偿补偿他。

江尘离开大厅,一溜烟回到自己的别院。

“哇哈哈……慕容小柔……笑死哥了,江如龙啊江如龙,你不忍就别怪我不义,跟我玩,玩不死你。”

江尘大笑不止,想到慕容小柔彪悍的长相还有依偎在江如龙身边的样子,他就忍不住肚子痛,除了想吐之外,更多的是爽快和过瘾。

 

这种玩人的手段江尘最拿手,可比直接扇脸更让人痛快。

这次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当然,这口气还没有出完,江如龙要害死自己,结局只会被自己害死。

接下来,要考虑最重要的问题了,那就是修炼,圣元大陆,武者为尊,无论走到哪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江尘虽然是天下第一圣,但重生之后,还是要从新起步,如今,只不过是气境八段的小虾米罢了。

江尘回到房间内,关紧了房门,盘膝坐在床榻之上。

修炼一途,最重要的是功法,选择功法的级别越高,以后的成就也就越高。

作为天下第一圣,一生中收录的功法不知道有多少,随便拿出来一门,都足以让天香城打破头抢夺。

在圣元大陆,功法分为凡,地,天,圣四个等级,江尘的记忆中,单单圣级的功法,就有三部,每一部的价值都难以想象,就连神州那些传承久远的超级大派功法都无法与之相比。

不过,这三门功法,江尘都不准备选择,甚至前世自己修炼的玄元功他都不准备再修炼。

因为他的手中,还有另外一门功法,化龙诀!

这门功法是江尘前世在一片遗迹内所得,无上神功化龙诀,上古遗留功法。

按照江尘的估计,此功法已经远远超越了圣级,达到连他都无法触及的层次。

只是,修炼这化龙诀有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修炼者必须要从基础境开始修炼,当年江尘得到化龙诀的时候,已经是圣人修为,就算以他的魄力,也没有勇气自废修为重新修炼。

前世,没有能够修炼这门无上神功,是江尘最大的遗憾,如今,他重活一世,正好弥补这个遗憾。

他现在只不过气境修为,连气海人丹都没有形成,刚好具备了修炼化龙诀的基本条件。

化龙诀的口诀早就被江尘熟记,此刻意念一动,那些玄妙的口诀,顿时犹如潮水一样涌入他的脑海中。

此神功霸道异常,按照口诀上记载,修炼化龙诀,可融合天地间任何血脉,万千血脉融一身,单单这一项,就足够变态了。

化龙诀,修炼者在丹田内形成龙纹,每形成一道龙纹,便增加一万斤的力量,化龙诀的巅峰,可在体内形成十万八千道龙纹。

而且,龙纹和龙纹之间也是有相互增幅叠加的,按照口诀上所说,形成十万八千道龙纹,便可踏破龙门,一跃化龙。

一道龙纹一万斤力道,十万八千道龙纹的综合,很难想象,若是将化龙诀修炼至大乘,会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就连江尘这个天下第一圣,也要倒吸冷气,根本无法想象,若真达到那个层次,举手投足间就刻毁天灭地。

“而且,这化龙诀本身还是一门强横的淬体功法,修炼此无上神功,肉身可得到最大程度的淬炼,我现在这具身体虽然从小被灌输灵药,如今药力也已经被吸收,但肉身还是太弱了,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化龙诀的冲击。”

江尘暗道,开始慢慢运转化龙诀。

随着化龙诀的运转,江尘体内的元力犹如流水一样开始不断运转。

“小七大七,形成冲击漩涡,可排斥体内杂质。”

这是化龙诀上记载的,在江尘的控制下,将体内远离完全隔离成两部分,一边运转七个小周天,另一边向反方向运转七个大周天。

待元气运转完毕,江尘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玄妙的状态,他的身体好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根本停不下来。

砰!

两股元力相互碰撞,在丹田内形成一股,气旋猛的散开,冲入江尘的四肢百骸。

噗!

在这样的冲击下,江尘哇的吐出一口血,肉身伴随撕裂般的疼痛,血是黑色的,那是体内的污渍,直接排了出来。

“化龙诀果然恐怖,仅仅这第一步便如此痛苦,不过效果却出奇的好,这一口黑血,简直相当于洗精伐髓了,再来。”

江尘稳住心神,身为大圣,在修炼方面,他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优势。

“抱神守一,乾坤在顶,力之极致,化龙之始……”

化龙诀的口诀如清流一样流淌在江尘心间,由于淬体的原因,他的肉身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撕扯般的痛苦,不过,这些疼痛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两个时辰之后!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江尘体内传出,旋即,一股股天地元气如潮水般涌入他体内,气境九段,突破了。\]

化龙诀的强大,连江尘都想不到,仅仅修炼了两个时辰,便再次突破,达到了气境九段。

而且,江尘得到的好处,远不止元力上的提升,肉身经过淬炼之后,不知道比之前强横多少,无论是肉身强度还是协调性,都得到极大程度的提升。

江尘继续运转化龙诀,体内的元力再次形成两股漩涡,这两股漩涡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丹田,在丹田内形成一道血色的龙纹。

只不过,这道龙纹颜色非常的虚淡,远远没有凝实,随着江尘意念一动,虚淡的龙纹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一股庞大血气从江尘体内冲出。

喝!

江尘暴喝一声,猛然打出一拳,这一拳,将空气都震的猎猎作响。

“好,这一拳至少有五千斤的力道,第一道龙纹还没有彻底形成,等完全凝聚出来,我便可拥有万斤巨力,一般的气境九段也就三千斤的力量,就算一些天才,充其量也就四千斤,我修炼化龙诀,才刚刚晋升气境九段,便直接拥有五千斤力道,果然恐怖。”

江尘眸子生辉,气境九段,五千斤的力道,无疑是非常吓人的,如此强大的底蕴,就算是对上气海境初期的高手,也不遑多让。

呼~

呼出一口浊气,江尘停止了修炼,比起修炼经验,他比谁都丰富,他很清楚基础境的重要性,修炼一途,贵在循序渐进,切不可急功近利,修炼化龙诀亦是如此,他刚刚入门,便形成了半条龙纹,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且,武者修行,所需要的资源很多,丹药,天地灵粹,都是必不可少的,江尘修炼的化龙

小说文学

诀可吸收炼化天地间任何的血脉,这无疑是很恐怖的,要知道,这天地间的血脉太多了,一些强大的上古血脉,一些荒古异兽的血脉,本身都伴随着强悍的能力。

“我死了一百年,也不知道这一百年内都发生了什么,在本主的记忆中,天香城只不过是齐州地域内很普通的一座城,不知道距离神州大陆有多远。”

江尘暗道,他虽说是圣元大陆第一圣,但记忆中却根本没有齐州这样的地方,圣元大陆浩瀚无垠,不知道有多大,想来这齐州只不过是偏远一偶。

“去书房看看,我爹是天香城城主,收藏的应该有与圣元大陆历史有关的书籍,我百年前剑斩苍穹,破开仙界大门,如此大的事件,就算是再偏远的地方,应该也会知晓。”

江尘说着,走出了房门,向着书房方向而去。

城主的书房,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里面不但有江震海喜欢看的书籍,还有一些基础战技,一般人根本进不来,当然,江尘可不是一般人,整个城主府,都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对于书房内摆设的那些战技,江尘自然是懒得多看一眼,江尘找到一本圣元史册,便直接翻看了起来。

这本圣元史册,不但记载了圣元大陆重要的历史,还有圣元大陆的地域划分,虽不详细,但足够江尘了解了。

看到圣元史册的第一页,江尘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第一页书写的,便是百年前天下第一圣剑斩苍穹,陨落圣崖的事情。

百年前,江尘圣血耗尽,劈开了连接仙界的门户,自己也陨落圣崖,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按照圣元史册上记载,这百年来,圣元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劈开仙界门户之后,大陆上那些存活了不少岁月的圣人们,一个个得到了晋升的机会,在后来的十年里,全部飞升仙界。

由于失去了圣人们的庇护和管辖,大陆也陷入了混乱,除了妖魔四起,各大势力竞争也是激烈,连传承古老的大门派都陨落了,自然也有新的门派升起,可以说,这百年来,圣元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惜,史册上对于神州大陆的记载很少,而且含糊不清,江尘无法得知神州大陆到底有哪些大派,也不知有什么成名人物,但他知道,他那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如今,是一个新的开始。

圣元大陆广袤无垠,无边无际,大陆板块就划分为五块,东大陆,西大陆,南大陆,北大陆,还有最鼎盛的神州大陆。

江尘的前世,便是神州大陆的人。

天香城只不过是齐州一偶,莫说圣元大陆,就算相对于整个东大路,天香城也是小的可怜。

东大路共有一百二十八个州域,齐州,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具体的排名,史册上也没有记载。

“东大陆,一百二十八个州,看来以后的路还很长啊。”

江尘合上史册,嘴角升起一丝笑意,令无数修士向往的神州大陆,他早晚会再次踏上,重活一世,他会重新踏上这个大陆的巅峰,进入仙界大门。

江尘望向窗外,发现天色已晚,他之前修炼化龙诀,又在书房坐了这么长时间,一时投入,忘记了时间。

“老爹送走慕容展竟然没有找我?”

江尘笑了笑,有点吃惊,以自己今日大厅的表现,江震海肯定会找自己的,却没什么动静,实在奇怪。

事实上,江震海的确第一时间找江尘了,听下人说自己的儿子竟然进了书房,那叫一个震惊啊,十五年了,自己这个儿子还是第一次踏入书房啊,此等老天开眼的好事,江震海自然不会前来打扰。

江尘起身,接下来,他要去见一个人,江如龙。

江如龙绝对不会娶慕容小柔,而且是入赘,这种绝对,是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很简单,若是换成江尘自己,让他在自杀和娶慕容小柔为妻二选一的话,江尘宁愿自杀。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如果不出意外,江如龙今天晚上必定有所动作,如果是江尘的话,他只有一个选择,离开城主府,日后再回来报复。

以江如龙的为人,这些年的努力变成了泡沫,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小说文学

他恨江尘入骨,顺便连整个城主府都恨上了,以他的天资,离开城主府,也能过的很好。

江尘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更加不会允许一个有潜在威胁的敌人继续存在。

离开书房,江尘走向江如龙的别院。

身为城主府的义子,江如龙在府内的地位自然不低,居住之所也不会差劲,他和江尘一样,拥有自己的别院,环境幽静,适合修炼。

此刻,江如龙换了一身黑衣,站在别院内,月光下,他一脸的阴沉,一双眼睛犹如毒蛇一样。

“江尘,你毁了我的一切,这个仇,我早晚要报,总有一天,这城主府将会属于我江如龙的。”

江如龙咬牙切齿的说道,拳头握的咔咔作响,想到今日陪着那个丑女人逛了半天城主府,江如龙浑身就忍不住发抖,那简直是一种度秒如年的折磨,灵魂和肉体的双重摧残,若是真的娶了慕容小柔,入赘到慕容家,以后的日子,简直不能想象。

没有男人能够忍受慕容小柔,最起码他江如龙无法忍,所以,他要离开。

可惜,他想走,有人偏不让。

“吆!大哥,这么晚了穿这么整齐是要外出啊,明日就是你和大嫂的大婚之日,以我看,大哥还是好好歇着吧。”

江尘从别院之外走了进来,上来先恭喜一番。

看到江尘,江如龙眼中顿时绽放出两道寒芒,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从心头升起。

“江尘,你为何要害我?”

江如龙阴冷的说道。

于此同时,一人出现在大门之外,正是赶来看望江如龙的江震海,江如龙这句话被江震海恰好听到,江震海收住脚步,屏住呼吸站在别院之外。

“害你?大哥,我怎么会害你呢?要和慕容家联姻不正是你一直渴望的吗?我这是在帮你啊,何况,你看慕容小柔的形象,说明慕容家伙食好啊,你去了,不愁吃不愁穿,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江尘一脸认真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无耻。

“够了,不要再给老子提那个丑女人,昨日是你恳求我代替你联姻的,可没说是入赘,江尘,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如果想要赶我走,说一句话就行,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江如龙眼中满是怨恨,恨不得上去咬江尘两口。

听了这话,门外的江震海脸色一阵暗淡,觉得江如龙真是委屈了,在这件事上,江尘着实有点过分了。

“哼!对我好?那咱们就彻底摊开牌,好好算算账。”

江尘脸色一变,江震海在门外,江如龙或许察觉不到,但却逃不过江尘的感知力,既然如此,那就把牌彻底摊开来,他是不会给江如龙逃走的机会的。

“江如龙,我来问你,你让杨勇杨爽二兄弟将我掳到荒废区,意图杀我取血,置我于死地,这是为我好?一旦除掉我,你就成为了江家唯一的继承人,一旦除掉我,和慕容家联姻就落到你的头上,这就是你对我好?我说的对吧,我的好大哥。”

江尘眼中寒芒越来越盛。

他这话一出,门外的江震海脸色瞬间大变,但他依旧没有动作,他要继续听下去。
 

江如龙的脸色瞬间变了,他终于明白江尘为何要陷害自己了,让他不明白的是,这个纨绔,为何突然变的聪明起来。

“两个奴才而已,胆子再大也不敢弑杀主子,而且,以杨家兄弟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得到净化丹,江如龙,既然你想要联姻,那我就成全你,只是没想到慕容小柔竟然如此霸气,哈哈,真是让人痛快,如果你明日好好的完婚入赘的话,我或许会一直不摊牌,因为看一个人痛苦,比直接除掉他更要过瘾,可惜,你却要逃走,我怎么会让你如此轻松的就走掉呢?”

江尘一脸的笑意。

不单单是江如龙,连门外的江震海都觉得是第一次认识江尘了,这家伙出了名的纨绔,没想到深藏不露,竟然如此精明,联姻这件事,简直是老谋深算。

“哈哈,江尘啊江尘,没想到我一直都小看了你,看来你没有想象中的笨,可惜,你却干了一件蠢事。”

江如龙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眼中,已经毫不掩饰对江尘的杀意。

“蠢事?说说看。”

江尘耸肩。

“你真的很蠢,既然你知道我今晚要走,就不该一人前来,因为凭借你气境一段的修为,根本就是来送死,反正我要走了,走之前将你除掉,他日我有所成就,再回到这城主府,送江震海那个老糊涂下去和你团聚。”

江如龙杀机已经锁定了江尘,在他眼里,江尘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他随手就刻碾杀,杀了江尘,自己便远走高飞。

“不好。”

门外的江震海暗道一声不好,就准备冲进去,却听到江尘的一句话。

“你杀不了我。”

江尘的语气,很自信。

“是吗?你我如此近的距离,就凭你气境一段的废物修为,我要想杀你,就算是江震海及时出现,都救不了你。”

江如龙嗤笑一声。

“很抱歉,我已经不是气境一段,而是气境九段。”

江尘说着,直接释放出自己的气息,一股强横的元力透体而出,浑厚的元力,直接将江如龙震的后退两步。

“什么?”

江如龙直接惊呼了出来,看向江尘的眼神犹如看到鬼了一样,这个情况,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门外的江震海也隐蔽的看到江尘的变化,心中的震惊丝毫不比江如龙差,但旋即而来的,就是狂喜。

“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原来我儿子不是废物,而是一个天才,这该死的小子,隐藏够深啊,连老子都被瞒了。”

江震海差点老泪纵横,自己的废物儿子一直是他心里的伤痛,却没想到自己儿子不但不是废物,而且如此天才,十五岁就气境九段,整个天香城都没有啊,而通过对付江如龙的事件上,江尘更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城府和心机,远超同龄人。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三天前你还是气境一段,难道你一直在隐藏?就算是气境九段,元力也不可能如此浑厚。”

江如龙被震惊坏了。

“这个世界上,你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江如龙,你本来可以有大好的前程,却被你自己亲手摧毁,一切,结束吧。”

江尘身躯猛的一晃,眨眼间到了江如龙身前,他手掌如钢钳一样,闪电般扣住江如龙的脖子,在纯力量上的压制下,江如龙连动一下都不能。

“住手。”

江震海大喝一声,从门外跳了进来。

咔擦!

可惜,他没有快得过江尘的动作,江尘大力掐断了江如龙的脖颈,断了江如龙所有生机。

“哎呀,尘儿,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看到躺在地上的江如龙,江震海叹息一声,除此之外,江震海眼中还流露出浓浓的震惊,同为气境九段,江如龙却被江尘一击必杀,这太不可思议了。

“爹,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不杀他,留下是个祸害。”

江尘道。

“哼!枉我培养他这么多年,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该杀的,只是,你杀了他,明日的大婚怎么办?城主府和慕容家关系本来就不好,这下更完了。”

江震海蹙眉,这才是他担忧的问题。

“爹,你太天真了,你要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在这天香城,城主府和慕容家是不可能和平相处的,而且,那慕容老家伙根本没有将我们城主府放在眼里,还对我们进行光明正大的羞辱,我们为何要和他慕容家客气。”

江尘笑道。

“羞辱?”江震海一愣。

“爹,你别看慕容展大大咧咧,这老儿心里比谁都精明,今日联姻,他利用慕容小柔,本身就是对我城主府的羞辱,我城主府好歹也是天香城大势力,若是娶了那样的女人进门,岂不是让天下人嗤笑,以后哪里还有颜面可言,如果让江如龙入赘过去,更是大大丢了我城主府的人。”

江尘眸子生辉:“那丑女人就是羞辱我们的筹码和手段,我甚至怀疑那女人是不是他慕容展的女儿,天香城就这么大,慕容家又是大家,慕容家主的女儿如此奇丑,怎么会从来不被人提起,如果这门亲事真的定下来,如论是城主府娶了那丑女人,还是让江如龙入赘到慕容家,城主府都将成为笑柄,被慕容家压一头。”

江尘一席话,让江震海豁然开朗,他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没有想通这一点,经过江尘这样一说,完全明白了,他本想着利用联姻缓和两家关系,却差点被人利用这个机会羞辱一翻。

一山不容二虎,城主府和慕容家,不可能和平相处。

“尘儿,你怎么突然变的如此聪明了?”

江震海看着自己的儿子,好像看稀罕物一样。

“爹,我一直都不笨的好吧。”

江尘笑道。

“对了尘儿,你的修为怎么突然进步这么多?”

江震海吃惊的问道。

江尘微微一笑,他知道江震海肯定会如此问,早就想好了对词:“爹,三天前杨勇兄弟要杀我,孩儿却被一个游历的高人相救,那高人不但除掉了杨勇二人,还帮助我改善体质,助我吸收了体内积压这么多年的药力,让我一举达到了气境九段,要说这都是爹的功劳啊,要不是那么多灵药的话,我不可能成长这么快。”

“哈哈,我儿因祸得福啊,不知是何方高人有如此手段,可惜没有机会见识一下啊。”

江震海开心的大笑,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儿子有出息更开心的。

“爹,我们完全不用去想着和慕容家缓和关系,以我看,天香城只能有一家独大,慕容展要玩的话,咱们就陪他玩。”

江尘说道。

“对,不然还以为我江震海怕了他,尘儿,明日大婚怎么办?”

江震海看向江尘,如果是以前,这样的大事他是绝对不会和江尘商量的,但如今自己的儿子变了,说不定有比自己更好的注意。

“辱人者,人恒辱之!”

江尘脸色一寒:“慕容小柔的出现,已经让我城主府颜面受损,既然如此,咱们便辱回来,让他慕容家颜面丢失,在这天香城成为人人嘲笑的对象。”

“你想怎么做?”

江震海眼睛一亮,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又什么主意。

“简单,他们不是要迎娶江如龙吗?找人定做一副棺材。”

江尘笑着说道。

在江尘的眼里,朋友就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他从来不会想办法去讨好敌人,和他为敌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江如龙是这样,慕容家也会是这样,一山不容二虎,除掉慕容家,是江尘重生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

江震海能够成为城主,在这天香城占据一席之地,自然也不是怂包,要说心里不想除掉慕容家,那是骗鬼的。

而且,江尘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如今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突然变的如此睿智起来,他心里别提多高兴,儿子说干,那便干,谁怕谁?

第二日,城主府依旧张灯结彩,比昨日更加热闹欢庆,至于江如龙的死,除了江震海父子,没有人知道。

江家的护卫和下人们不断窃笑,昨日江如龙带着慕容小柔在城主府逛游了一遍,很多人都见到了慕容小柔的真容,当真是惊为天人啊,大少爷能够娶到这样的老婆,肯定是上辈子没少烧高香。

天香城内,人高马大的慕容父女并排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几个慕容家的青年才俊,一个个脸上带着傲慢,迎亲的队伍拉的足有三里,后面跟着八抬大轿,毫不威武。

迎亲大队向着城主府进发,一路上引起的轰动无疑是巨大的。

“我勒个天,那是女人吗?怎么长的跟闹着玩似的。”

“呕,老子要吐了,慕容家的大小姐长的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我听说城主府的大少爷可是青年才俊,这尼玛以后还能活吗?”

“城主府这是将大少爷往火坑里推啊。”

…………

一路上指指点点,果然不出江尘所料,慕容家就是羞辱城主府的,如此大张旗鼓的在天香城内晃荡,弄的满城风雨,已然让城主府成为了笑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