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等你报效完国家,能不能回来抱我(230)

2020-01-13 06:02:54 写回复

《等你报效完国家,能不能回来抱我》

第230次更新

作者:苏希西

首发公众号【苏希西】,请勿转载

后台回复【等你】

即可阅读前面所有章节

“那你这有电话吗,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第230集

三天之后。

临出发前,蒋柒音接起电话,听了没两句,眉头蹙起:

“我知道他在新加坡,找到人了吗?什么,度假山庄?包了一栋温泉别墅……”

又嗯嗯了几句,他挂掉电话,点开对方发来的视频。

碧蓝色的露天泳池,池水似乎是从附近的温泉湖直接引来的活水。

水面流动,波光粼粼。

天是蓝的,池是蓝的,附近的湖泊也是蓝的,整个画面像是镶嵌于蓝色琥珀中的仙境。

泳池周围只有寥寥数人。

几个前凸后翘,身着比基尼泳装的白人辣妹,躺在别墅前的沙滩椅上。

戴着太阳镜,懒洋洋晒着日光浴。

两名手臂挽着白色浴巾的男仆,恭敬侍立在池边。

而泳池里,只有一个英健男人,以自由泳的方式在水中前行。

矫健,灵活,四肢有力,动作迅猛,毫无吃力表现。

游至岸边,他攀住阶梯扶手,整个上身破浪而出。

镜头拉近——

那男人甩着头发,宽肩,窄腰,由肌腱衔接而起的腹肌线条强韧,像一块块巧克力,延伸到水面之下。

他攀着阶梯朝上走,像出浴的天神。

碎发湿漉漉滴着水,麦色英俊的脸上,笑容深邃又阳光。

——正是程元坤!

岸上几个辣妹听闻动静,笑嘻嘻扶起太阳镜,争先恐后跑了过来。

男人上岸,两名男仆一左一右围过来。

一人为其擦头,一人张着双臂,为其裹上浴巾。

蒋柒音反反复复,这出水这段看了好几遍。

甚至将画面定格,放大,去看那男人的大腿。

毫无异状。

大腿结实有力,肌肉贲张,行动自如。

从出水到被众人围住,裹上浴巾,时间不超过两秒。

只是因汗毛浓重,又挂着水珠,不太看得出有没有伪装。

而在水下自由泳,大腿正面朝下,也看不出有没有伤痕。

程元坤上得岸来,左臂揽住一位身形较高的辣妹,右手则在另一位美女臀部拍了一把。

那美女嗔笑着,嘟唇迎上来,他右臂搭在她肩头,侧面托着她的脸,轻浮地打了个啵……

左拥右抱着,一行数人消失在独栋别墅的主建筑。

程元坤进入别墅,关好门,确定潜伏在前方山头的人再也无法窥视,这才猝然倒在沙发上。

同行的医者揭去缠绕在他大腿上的隔水绷带。

以及覆在绷带上,远看与大腿皮肤的质地和色泽极端类似的仿真皮肤层。

尚未愈合的枪伤创口暴露出来,流出血水。

医者颤着手,为他清洗伤口,消毒,重新包扎。

“坤哥,您这枪伤反复撕裂,再折腾下去,非得留下后遗症不可——”

“我心里有数。”程元坤不慎在意地瞥一眼外面。

这温泉别墅的落地窗是特殊玻璃,可以从里望向外面,外面却无法看进来。

“已经躲了三天,再不露面,姓蒋的那小子肯定要起疑。”

蒋柒音看完视频,手下的短消息也发了过来:

柒哥,看样子,这厮腿部没受伤,会不会是误会?金三角那边的事,有可能不是他们干的?

蒋柒音看完信息,未置可否,只招呼跟在身后的老尚、阿哲和强子等人:

“这次交易的对手是新人,不明底细,走货量又大,阿浪又……总之,你们一定要万事小心,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停

原创文章

止交易,记住了吗?”

众人皆点头。

司机老王从驾驶座下来,递给阿东一个塑封袋。

阿东把自己手机放进去,又招呼其他几人,把通讯工具全放进去。

然后给每人发了个老式手机,只能打电话和收发短信,无法上网、发送定位的那种老人机。

这是老规矩了,几人都习以为常,陆续上了商务车。

主位给蒋柒音留着,他却迟迟未上车,只说了个地址,并告知司机在何处,与何人会面,换车。

阿东趴在车

原创文章

窗上,有点迟疑地追问,“柒哥这次不亲自去吗?”

蒋柒音笑笑,“第一次跟英国佬交易,只怕我不露面,那货未必肯跟你们交易,你们先走,我晚点就到。”

商务车开到距离蒋氏私家森林不远处,一方寺庙旁,停下。

鸣笛,三长两短。

从寺庙后门开出一辆农用皮卡车,满载着一箱箱菠萝,停在他们身边。

司机看起来年岁不大,戴着鸭舌帽,太阳镜,只露出口鼻和下巴。

双方交换暗语,对上头后,换车。

依旧是老王开车,顺着广袤田野的乡间小路,向着废旧的海湾码头驶去。

一路都是或缓或急的下坡。

路面坑坑洼洼,车窗外是五色斑斓的颜色,如浓墨重彩的油彩画。

黄的是油菜,绿的是麦苗,夹杂着浅粉深紫的不知名的野花,空气清冽,景色宜人。

而一行人无心赏景,皆是满面肃穆,提心吊胆。

他们还不知道,毒品藏在皮卡车的哪个地方。

只能保持手机畅通,等待蒋柒音的下一步指示。

突然,车的左前轮陷进一处凹处,车内人全都朝前扑去。

马力全开,驶出凹陷,众人又被狠狠向后甩去。

强子猛地踹向驾驶座,“我靠!老王头你能不能开慢点?”

老王唾沫星子直溅:“你能你来!”

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在没有阿浪指引下,几人单独前往交易地。

阿东冷冷道,“浪哥第一次没跟着,你们他么都给我稳着点!出一星半点岔子,谁都别想活着离开!咱也争点气,回头交易成了,按柒哥以往的大手笔,还能亏着你们谁不成?”

众人听完,纷纷面露憧憬之色。

此次交易额,据说以千万计算,还只是牛刀小试。

后期如果长期合作,免不了还是他们这几个熟面孔去跑,一年分个几十万不成问题。

到了废旧的海湾码头,周围空无一人,等了一会儿,电话响了。

阿东接起,指示老王:“坐标东南,三公里之外,是市医院的分院,朝那里开。”

“又要换地方?”老王不满地嘟囔,拉起手刹,发动车辆。

强子:“去医院?!那地方经常死人,多晦气!”

“废话恁多!”阿东递过手机,“要不你跟柒哥建议,换个地方?”

……

同一时间。

王嘉林也接到蒋柒音改变

原创文章

交易地点的电话。

“靠,要改去医院?你耍我?”

“不是耍你,我们第一次交易,彼此慎重些会更妥当,医院人来人往,万一不慎暴露,也能制造混乱,迅速离开,您说呢,米勒先生?”

未完待续 /

第230集结束

郑重声明:我不曾(过去不曾,现在不会,将来也永不可能)去做恶意举报其他公众号主的卑劣事情,不论其跟凌某某关系如何,近期有没有互推;请后台扑天盖地诅咒我“要点逼脸”,请我“私人恩怨私下解决,不要报复其他号主”的读者,莫要被小人误导了。

我跟裳是私交很好的朋友,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引发龃龉,更不会因小人的挑拨离间而关系疏远,这件事情自始至终是有人想要祸水东引,请凌某某的读者明辨是非,不要轻易被人利用,当枪使,谢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