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假装情妇,智斗渣男。

2020-01-13 06:02:25 写回复

原创文章

原创插画|喵喵夏 文|清辰

今天是一篇很好看的古风故事,一定要看完才能看到精彩的反转哦。

01

美人儿信手一拨,清丽澄澈琴音响起,天上鸟儿闻之驻足,花间蝶儿翩飞跟前。

弹出奇妙曲调的人,是桃花巷曼乐阁的新晋头牌:袅袅姑娘。

初到京都不足半月,她就凭借一手好琴扬名立坊。

袅袅姑娘卖艺不卖身,抚琴不陪聊,天天轻纱掩面,只露出墨玉剪瞳。

听闻,见过她真容的人统共不超过三个。

曼乐阁当家欢娘算一个,袅袅贴身侍女小翠也算一个,剩下那个,是来寻欢的公子走错房间,撞见她小口小口地吃汤圆。

那公子出了曼乐阁四处吆喝,说袅袅美过仙女下凡,望之欲醉。

于是,富家公子慕名前来,一掷千金,就为了听得姑娘一声玄妙琴音。他们更盼吹来一阵狂风,掀起掩面的轻纱,好看看曼妙的身姿之上,是何等绝色。

风到底是没刮来,有人耐不住性子:“出多少价,袅袅才肯见人?”

欢娘双手一摊,无奈道:“袅袅本是落魄千金,恃才性子犟,使得鬼推磨的银子,到她这就不好使了。”

“但”

原创文章

,欢娘话锋一转:“姑娘重乐重情,如果觅得知音,无论什么人,都愿引为入幕之宾。”

恰好,侯府二公子司马卓路过,手执摇风,扯出一抹笑意:“哦,这姑娘有意思!”

02

七夕之夜,曼乐阁贵客如云。

欢娘喜气道:“为答谢诸位捧场,袅袅准备了游戏,胜出者可以亲眼见到袅袅的花容,并抚琴作陪一夜。”

此话一出,四座哗然,连司马卓也轻轻挑眉。这群人早对袅袅好奇不已,个个跃跃欲试。

游戏是隔帘猜乐器,侍女小翠一早将十数种乐器,置于月映纱之后。

待袅袅绰约背影在纱帘后朦胧摇曳,个个竖起耳朵听,像极月宫那只肥兔。她广袖一扬,怆然一声响起。

有人兴奋道:“奚琴。”小翠将一根羽毛放在他桌上,路过司马卓身旁时,有意无意停留。

第二轮,司马卓笃定答道:“洞箫。”接下来,他从容应对,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就答出琵琶、桐瑟、箜篌、埙......

最后,司马卓成了大赢家,翠翠将他带到雅间。

屋内紫纱飘飘,粉香盈然,袅袅侧身行礼:“今夜由袅袅为公子弹奏。”

说罢,她轻轻摘下面纱,绫罗雪肤,樱桃巧唇,让人心魄荡漾。

命人奉茶后,袅袅指尖落入琴间,曲调若浅浅溪流汇入江河,又将轻舟带过万重山,拂过江南岸,穿过百川,终汇大海。

司马卓轻啜茶水,将曲意间的起承转合,细腻粗放逐一品出,拍手称妙。

袅袅的玉容粉黛露出春色:“想不到,公子竟是世间少有的知音人。”

月笼流银,四目深情脉脉相对。

那日起,

原创文章

司马卓成了袅袅的入幕之宾,时常出入曼乐阁,在暖阁弹琴互品,好生快活。

司马卓也不像寻常公子只会送金呀玉呀,四处找来名家曲谱赠佳人。

而袅袅也推掉许多重要宾客,将芳心暗许,时常抚琴陪伴。

03

春光甚好,阁内琴音响起,窗外鸟儿翩然飞来。

司马卓把玩着鸟儿身上的羽毛,笑着问袅袅:“我曾向小翠问起你的御鸟御蝶之术,她不愿说,却被我撞见她收起一本古怪曲谱。我要借看她竟然不肯,情急之下说那是《魅魂谱》,能迷惑人的心魄。”

袅袅一惊,急急瞪了小翠一眼。

翠翠扑通一声跪下,发丝间全新的精巧珠钗剧烈晃动:“小姐,对不住,奴婢不是有意瞒着你的。”

司马卓打断小翠,转向袅袅:“你我两情相悦,又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

袅袅将房门掩好低声道:“我与小翠相识于困苦之时,她自然知晓我许多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太过重大,不能轻易对人言。”

司马卓大惊:“世上真的有这么玄妙的曲调?”

袅袅点头,多年前,家道中落的她跟随师傅学习琴技。后来,她得知师傅曾游历西域得到一本《魅魂谱》。它能控制飞鸟虫鱼,还能让听者神思恍惚,醒来不知自己做过什么。

司马卓沉思:“弹一遍给我听吧!”

袅袅大惊失色,可架不住他请求,只好紧闭门窗,命小翠奉茶。

她盘腿坐下,素手一挥,琴音从九重天流泻而出。

司马卓只觉得自己御风而行,耳畔天籁阵阵,他将瑶池的琼浆玉液一杯杯往嘴里倒。

良久,感觉美妙的司马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凉地上,袅袅满脸恐慌。

司马卓忙问出了何事,可她憋半天说不出话。

小翠扑通一声又跪倒:“公子,对不住啊!奴婢今日忘了把姑娘的恭桶拿去倒,方才公子,公子拿起杯子就往桶里舀,姑娘和奴婢,是拦也拦不住啊!”

司马卓冲到恭桶前发现空空如也,恶心得连胆汁都吐没了。可不管他怎么回想,都记不起自己做过什么。

04

几日后,司马卓到曼乐阁问袅袅:“你可愿与我厮守终生?

袅袅眸中露出喜色,他却道:“可你知道,我在家中是庶子,就算想娶你,家人也不会同意。”

司马爵府有兄弟三人,老大老三是嫡出,司马卓是庶出,亲娘是倒洗脚水出身的小妾。

三年前,老大司马衡意外过世,老三司马筠人品出身俱佳,除了酷爱音律,从不踏入风尘,重病在身的父亲,有意将爵位传给老三。

见袅袅眸中星光黯淡,司马卓将她拥紧:“三弟虽然出身比我尊贵,可族中对名声要求甚高,若能借你之手让三弟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败坏家风,那爵位自然归我,到时要迎你进门轻而易举。”

沉溺于浓情蜜意中的袅袅,毫不犹豫点头答应。

于是,在司马卓生辰前夜,他邀请司马筠到花船赏乐。待其入座,又击掌让两位婀娜红衣女子奉酒伺候。

小翠偷偷将两团厚厚棉絮塞给司马卓,袅袅调好琴徵盈盈一笑,素手轻扬开始演乐。

塞住耳的司马卓,只见袅袅玉葱般的指尖愈发激动,有如弹奏魔音。

那厢,司马筠开始撕扯自己衣衫,两个美娇娥也伏倒在案前。

可扯着扯着,司马筠竟停下手向船边走去。可他一直徘徊在船边,却没有更多荒唐举动。

突然,司马卓悄然起身,将神志错乱的司马筠,推入刚下过暴雨的河里。

袅袅惊呼救命,司马卓却捂住她的嘴:“此事除了你我,再无人知晓。三弟方才也喝了酒,就当失足落水,不然你的魔音难以推卸责任!”

05

半月后,河里捞出一具泡得面部模糊的尸首,身上衣衫正是司马筠穿过的贵服。

司马卓亲自领人到曼乐阁搜出《魅魂谱》,以戕害侯府三公子为名,将袅袅送至官府。

他向京兆尹揭发,说妖女袅袅能控蝶御鸟,还以邪曲害人。

袅袅不服,向青天大老爷申辩,那些只是为了让她扬名的雕虫小技,世上根本不存在此等歪曲。

还有,她亲眼所见,司马卓将微醺的司马筠推入河里。

二人各执一词,京兆尹一时之间也犯难。

最后,小翠将袅袅的云霄琴匆匆抱来,袅袅当众表演,周围不见一丝异动。

司马卓脸色发白,强行狡辩:“方才你弹奏的,根本不是《魅魂谱》里的曲。”

袅袅冷笑:“想来如今,我也只能砸破饭碗自保清白了。”

当初,为了让鸟儿驻足堂前,袅袅驯养了一批能辨琴音前来的飞鸟,太笨的都被拔毛炖了。

然后,她又让小翠将掩面的纱巾用鲜花香薰,再去田间抓来彩蝶到房里养着。等到她弹琴时,再放出饥肠辘辘的蝴蝶,它们闻到花香自然寻来。

众人哗然之时,司马筠突然出现。

他向京兆尹举报,正是他二哥司马卓亲手将他推入河中,还派出杀手,借搜寻失踪公子的名义前来追杀。

那时,司马筠腿伤难以再逃,恰好见到一具溺水者尸体,情急之下将身上衣物互换才得以逃生,等伤势好转才回来。

京兆尹最终定案,无罪释放袅袅,将司马卓打入天牢。

06

幽深天牢,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来到司马卓面前。

司马卓咬牙切齿:“你是我三弟的人吧!”

袅袅道:“不错,我的确是三公子安排接近你的,不然你哪能轻易收买小翠,又能在游戏中胜出,还知道我有《魅魂谱》。”

司马卓不甘:“那为何当日在你房中,我会神智错乱,喝下,喝下你那......”

袅袅大笑:“喝下那桶马尿,哈哈!我提早让小翠给你喝了让人神思错乱的药石,那东西分量太多,自然飘飘欲仙。”

司马卓吐血:“你竟敢如此对本爵爷。”

袅袅冷哼:“爵爷?别痴心妄想了,老爵爷刚刚过世,将爵位给了三公子,你永远都是阶下囚。再说,你杀了大公子,三公子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天牢的。”

司马卓面色铁青:“你...你瞎说什么大公子。”

袅袅含恨痛骂:“难道我姐姐楚衣和你大哥,不是都死在你手里么?”

原来,袅袅的姐姐楚衣,因家破流落青楼。她以风华绝代的舞姿在京都扬名,司马卓故意接近让她情根深种。

后来,司马卓为了夺得爵位撇清自己,不惜借用美人计,让楚衣以媚色俘获大公子,还借她手在杯中下毒,最后两人暴毙。

司马卓以为天衣无缝,却不料被楚衣婢女发现内情,千辛万苦找到袅袅。

为了复仇,袅袅进京调查,无意中发现三公子也在寻找大公子被害线索。

苦于死无对证时,司马卓又想故技重施,四处寻美人攻破司马筠。两人将计就计,引蛇出洞让司马卓露出马脚。

司马卓气得咬破舌头,可再也无法重见天日。

07

京都郊外,长亭古道边,司马筠抚琴送别。

他说:“我已备好足够银两,望姑娘安度余生。”

袅袅谢过,带着小翠上马车离去。

小翠不解:“当初小姐跟三公子因琴结缘,又是真正的曲通心意,还共同谋划大事。如今三公子留你做妾,为何执意离开?”

袅袅掀开帘子,望着天边咸鸭蛋般的澄黄夕阳,不发一语。

当初,楚衣也以为遇到知音人,对司马卓言听计从,结果丢掉性命,成了替罪羔羊。

司马筠看似酷爱音律的翩翩公子,实则城府极深。他想为大公子复仇,也想争得爵位,便装作与司马卓兄友弟恭,暗地却伺机厮杀。

当初两人商定谋略,是司马筠为她造势,还找来个公子帮她吆喝天仙般的容貌,处处诓司马卓入局。

那日溺水原在司马筠的计谋当中,他早从偏远州县寻来跟他身形相似的死囚当替死鬼,想一次将司马卓置于死地,他好坐稳爵位。

袅袅深知,她出身风尘,司马筠想留下为妾,也是贪恋她的绝色容貌和一手好琴,指不定哪天于他有大用。

更何况,她见过他真实的阴暗和狠绝,跟这样的人睡在一张榻上,如何能够安稳!

倒不如将所谓的情意换作金箔,在浩大江湖寻一桃源之地,过悠然日子。

望着最后一抹紫霞沉入天际,袅袅想起姐姐的前车之鉴,默默叹息:“情爱好比琉璃脆,不如银子好傍身!”

·完·

往期精选

(点击下列标题阅读)

“绿茶”女顶替了我的位,我给她点赞。

“我帮老公还400万债后,他喜滋滋和情妇结了婚。”

做我的小情人,太累了。

我在老公公司谎称他表妹,抓住猫腻。

?点阅读原文,看《袭月记》

在看,鼓励左左?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