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丽莎安,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2020-10-15 16:07:17 写回复
  小瑜特意说清舒这些年的不容易,是想告诉封菲菲什么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想得到就得有付出。

  相对小瑜的委婉,雷氏就直接多了:“符大人不仅样貌出众天赋下人还文武双全,这样的人娘去哪给你找?你也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就直接告诉我想要嫁个什么样的?”

  “我也没想过未来的夫婿封侯拜相,但总得对我一心一意吧!刚才那祝达偷偷看了小艳好几眼了,我宁愿出嫁也

亲爱的好想让你抱抱我

不要嫁这样的男人。”

  她说的这个小艳并不是贴身丫鬟,而是封菲菲去年年底从外头买回来的。这丫鬟长得非常漂亮,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很是勾人,这次相看她特意带上这丫头就是要考验下男方的品性。这祝达不仅长得丑还好女色,这种男人她才看不上。

  说起这事雷氏又上火了,冷着脸说道:“谁像你一样,相看的时候还特意带个妖媚丫鬟在身边?这事若传出去,真就得留在家里做老姑婆了。”

  “老姑婆就老姑婆,咱

h小故事

家又不是养不起我。”

  母女两人又吵了起来。

  小瑜赶紧说道:“菲菲,你去外头的马车上有什么话咱们回家再说。不然让外头人听到你跟你娘吵架,到时候还以为咱们国公府的姑娘没规矩。”

  封菲菲也不想跟雷氏吵,只是有时候真的忍不住。

  等她下了马车,雷氏说道:“这孩子,都被我宠坏了。”

  小瑜笑着说道:“嫂子,菲菲在外谁见了不夸赞,就是在婚事上挑剔了一些。不过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谨慎些也是该的,不然像我一样定亲了再看清楚对方就晚了。”

  听到这话,雷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要谨慎一些,但她这也太挑了。都相了十二个了还没寻到满意的,现在外头就有人说她了。”

  挑剔太过,现在她与别家的夫人说起这事很多人都不接话了。

  “唉,真是冤家啊!”

  小瑜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犹豫了下说道:“嫂子,我倒是有个人选,就是不知道你看不看得中?”

  “谁啊?”

  “猜猜?”

  雷氏抬头看着她,笑骂道:“怎么还跟我卖起了关子,谁家的孩子?可是我认识的。”

  小瑜故意说道:“你认识,还见过好几次呢!”

  雷氏一连猜了好几个都没猜对,到后来懒得猜了:“直接告诉我,若是好的话就让他们见一见。”

  她现在已经放低了要求,只要家世清白有能力品性好就行。其他的没有也没关系,只要能让这丫头看上就行。

  小瑜笑着说道:“是聂胤。”

  雷氏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莫不是拿我寻开心?虽聂胤跟兰家的亲事没成,但符景烯不会与我们封家结亲。”

  从兰家这亲事可以看出,符景烯是想给聂胤娶个文官家的姑娘。而以符景烯的地位,想给聂胤寻个文官或者书香门第的姑娘又不是难事。

  小瑜说道:“聂胤的婚事还得清舒拍板。只要清舒答应了,符景烯哪怕不乐意也不会说什么。嫂子,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雷氏面露犹豫之色。

  “嫂子,聂胤这孩子咱们可是知根知底。除了家世差了点,样貌、才学、品性那可都是一等一的,若是错过了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雷氏说道:“我知道你跟清舒关系好,但这婚姻大事还是得双方都心甘情愿才好。你用多年的情分求清舒,符景烯该不高兴了。”

  清舒宽厚,可若是一家之主符景烯不乐意这亲事,女儿嫁过去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

  小瑜笑着说道:“嫂子,我也不瞒你我早属意聂胤了。这孩子啊是符景烯一手调教出来的,对投怀送抱的女子一向不假辞色,咱菲菲要嫁了她以后日子肯定过得舒心。”

  “我知道聂胤是好,但符景烯与清舒都不乐意,咱们也不能仗着交情好就要他们同意这亲事。”

  要这样的话,小姑子跟林清舒二十多年的交情也得毁于一旦了。

  小瑜乐呵呵地说道:“符景烯是想给聂胤找个有助力的妻子,但清舒却是希望聂胤能娶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以后过着幸福和美的日子。在聂胤与兰姑娘亲事告吹以后,我又与她说了这件事,她说得看两孩子有没有缘分。”

  “什么意思?”

  小瑜失笑,说道:“她的意思是可以让两孩子相看下,若看对眼就定下来,看不对眼也是两孩子没缘分。这事啊,符景烯也松口了。”

  这等于是将选择权交到两孩子身上了。

  雷氏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这么大的事我还能骗你。清舒走后我本来就打算与你说这件事,谁知大哥又相中了祝达,所以我当时就没说。”

  雷氏心情豁地好了,说道:“这丫头不是说想要嫁符景烯这样的夫婿吗?聂胤可是符景烯教导出来的,我看她还有什么说的。”

  小瑜却觉得若是侄女连聂胤也不满意,那只有一个可能,这孩子已经有心上人了。

  将这个

得得网

杂念摒弃,小瑜说道:“大嫂,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聂胤的继父开了一家青楼。”

  小瑜是个藏不住话的,聂胤的生父过世她之前跟雷氏聊天提起过,只有这件事没说过。

  雷氏蹙了下眉头后问道:“这事聂胤知道吗?”

  “知道。他说不管是那男人还是他生母都与他没关系,他以后要奉养尽孝的是聂茁与弓氏。”小瑜笑着说道:“聂茁与弓氏都是厚道人,两人说他们没有供养教导过聂胤也不用他奉养。”

  雷氏闻言笑着说道:“该尽的孝道还是要尽的,只要不来京与他一起生活就可以。”

  至于说聂胤的生母,只要聂胤不认她,别说是她后嫁的丈夫就是她自己开

文学

青楼都影响不到聂胤。

  小瑜笑着说道:“那不会。这可是白纸黑字写下有字据为证的,他们想反悔也不行,再者还有符景烯与清舒呢!”

  这字据是符景烯要求立的,就怕将来聂家的其他人借着养恩为难聂胤。

  雷氏听闻立下字据连最后的一丝顾虑都没有了:“等清舒回京就安排两孩子见面,要看对眼了就将亲事定下来。”

  “好。”

  ps:o(* ̄︶ ̄*)o,求月票。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