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被客人玩站不起来了,依依色图片

2020-10-15 12:49:48 写回复
“其实以前,我也想过,我将来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呢?我想跟你在一起,但你又不跟我表白,我就想啊,等毕了业,我就租个小房子,找个机会把你骗过去,办了你!……哈哈!真的,我真是这么想的!”

  说这话时,齐元歪在彭向明怀里,身上搭着薄薄的睡毯,枕着他的肩膀,脸上露出憧憬的神色,笑容很是甜美且纯净。

  “那时候我想,等我把你办了,咱俩就在一块儿了,你学导演的,肯定没我学表演的出来的快,头几年,我就踏踏实实多接戏,多赚点钱,养着你。”

  “房子咱肯定买不起,先租呗

拍戏的时候真被进了

。我自己觉得,从长远来看,我演戏未必能红,但你磨练几年之后,兴许有机会能火起来。我一直都觉得,你还是有才华的!”

  “当然,我知道你不是什么老老实实守着我的主儿,你在外头,肯定很多女的嗷嗷的扑你,你又那么好色,肯定也扛不住!”

  “所以我都想好了,你在外头花,我就装不知道,反正我对你还是比较了解的,你这个人,顶天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但绝不会丢了碗里的,所以,我自己觉得……还行!就那么过呗,咱俩谁跟谁呀!等你老了,也就老实了。”

  “当然,你也可能一直红不了,那就不红呗,反正我寻思,就咱俩这点本事,总也能有口饭吃吧?就算实在是燕京混不下去了,你要回老家,我也跟你回去!当然,我还是盼着你红起来,让我过一过富太太的生活。”

  “等时间长远了,你要是愿意结婚,咱就结婚,生俩孩子,你要是不想结婚呢,我也无所谓,反正我觉得,等咱俩都老了,你肯定还是更愿意跟我在一块儿,俩孤寡老人相依为命的,也不错!”

  “结果呢……你没按我的剧本演啊,这还没等毕业呢,你居然一下子靠唱歌红了!我一下子就慌了你知道吗?这怎么办呀?我的计划全都完蛋了!”

  “而且你还跟柳米忽然又好上了……你肯定已经把她办了!你别笑,我猜都猜得出来,上个月我还跟她聊过两次天,柳米可嚣张了!”

  “你说这……我一下子就更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争不过人家柳米呀,那老娘们家里有钱的很!她长得又好看,反正是……只比我差了一丢丢的那么好看,关键是我知道,她也很了解你,也很喜欢你,我觉得我根本也拼不过她!”

  “你不知道,那时候你叫我跟陈宣去那个酒局,跟杜思明他们介绍,说我是你女朋友,我特么高兴的想蹦起来,但我又不能笑,我憋得肚子疼!”

  “但是……唉,谁让我聪明呢?等离了那个场,我马上就回过神来了,你那是怕他们那些老流氓找机会欺负我,所以先给我挂个名头,他们就不好碰了。”

  “然后就……演戏呗,我进了组之后,想过好多回,要不算了,糊涂日子糊涂过,干嘛心里想那么清白?谁办谁,不都是办?瞎计较有什么意思?”

  “反正你那么帅,就算啥也不因为,咱俩在一块儿,我也不吃亏,更何况我都喜欢你三年了,这辈子也没打算再换个主儿……”

  “但我就是想计较计较,就是想冲你发个脾气!这股火儿不发出来,我憋得难受!你怎么就红了?干嘛那么着急?你等我把你办了再红,多好?”

  “以前我巴不得,但最近我就老是烦你跟我磨磨蹭蹭的,就觉得好像是你已经付过钱了,我该提供服务了似的!”

  “昨天晚上我一夜都没合眼,就翻来覆去的想,现在好了,我是过了瘾了,可以后怎么办?跟你掰了?不舍得呀!再说了,我都守了三年了,没道理忽然让给柳米呀!我是那认输的人吗?而且我都想好了,等咱俩老了,要一块作伴的!”

  “早上起来一看,没见着你,问陈宣,他说你给他微信留言了,回去了,我忽然一下子就后悔了。何必呢?我什么事儿容不下呀?我连柳米的事儿都不愿意跟你计较了,何苦为这点事儿来回掰扯?还故意说话怼你,气你?”

  “然后我就忍不住了,熬到九点钟,我就去找萧制片和杜导请假,我说我得回燕京一趟,去试个镜。他俩的确很给面子,当时就同意了,然后我就订机票,我还不大会,让陈宣给我弄的,回头得把机票钱转给他……”

  “……”

  彭向明扭头看时,她已经睡着了。

  自己说着说着睡着的。

  面容平静,又带着一抹释然后恬静的微笑。

  于是他往上又扯

辣文

文学

牛奶h

了扯毯子,给她盖严实了,自己却露着上半身,继续歪在靠枕上,看着头顶的灯光发呆。

  …………

  第二天下午,齐元去参加了安敏之新剧的试镜。

  顺利通过,拿到了女二号,据说是一个人设很活泼、动感,偶尔泼辣的女孩。

  当天晚上,叫上赵建元,也叫上舒雨欣,四个人跑到校门口去吃羊汤。

  第二天一早,彭向明亲自跟车,把她送到了机场,又特意打电话给萧禾,让那边派部车子过去接一下,萧禾欣然应允。

  等把她送走,彭向明转头就投入了日期排的满满登登的工作。

  首先是给叮咚拍广告,静态的、短视频的,并且很快就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叮咚短视频,在全站闪屏强推的情况下,第一天就收获了八百多万关注,第一条短视频也获得了四千多万的点击,和三百多万点赞。

  其次是《红颜劫》和《菩萨蛮》的录音。

  蒋纤纤很省心,歌技纯熟,声音底子出色,练歌又极为勤快,录音时一直都发挥超级稳定。

  但她目前的问题其实也很明显,声音出色,很干净,但明显缺乏一点让人一耳朵就记住的特色。

  吴冰结束了新生军训之后,渐渐就有了时间,而且她也很刻苦,不但军训期间断掉的声乐课程很快就恢复了,还每天都抽时间躲到他们的教学楼顶练歌。

  两个人的录音,都比较顺利,也比较愉快。

  而随着这两首歌的录制完成,当初拿了人家那140万,接下来的《大宋风云之平娘传》的一首片尾曲加两首插曲,就算是全部完成。

  这中间,齐元走了几天之后,就跟陈宣一起,又回来了。

  《大宋风云之平娘传》自六月末开机,到九月末,终于彻底杀青。反倒是差不多前后开拍的《剑仙奇缘》,据柳米说要一直拍到十一月中旬了。

  宁小成拍戏特别细。

  但齐元她们回来,也就到学校里歇了四天,转头就又进组了,这次是安敏之的新剧,最终剧名确定的是叫《青春无悔》。

  这是一部都市青春剧,倒是不需要跑太远,大部分外景地就选在燕京城,室内戏则会在南郊的一个大型摄影棚里搭景完成。

  而就在齐元进组之后不久,随着《三国》的剪辑完成,后期工作必须要展开了,彭向明暂时停掉自己的事情,跑去给霍铭老师帮了几天忙——他还挂着《三国》第一季音乐副总监的名头,也拿了人家九万块的工资呢,所以其实也不算帮忙,是在工作范畴内的活儿。

  就这么忙着忙着,中秋节就来了。

  按照孔泉以前的如意算盘,是准备给彭向明接两家电视台的中秋歌会的,但现在,因为叮咚短视频跟长江电视网有一台联合晚会,而且是现场直

柏拉图式性爱

播的,彭向明不得不放弃了此前打算去华通电视网捞一笔的打算,转而接受了长江电视网的邀约,参加了他们的这台晚会。

  他不同意参与主持或其它互动,更不想参与他们的那些小游戏,因此就是单纯的登台唱歌,出场费只拿到了200万——据说是第二档。

  毫无疑问,虽然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追梦人》已经不是当下最红的了,但这首歌也好,还是彭向明这个人也好,在歌迷和网民们心中的热度,仍未有丝毫的减退——主要是他极少出席公开活动,大家轻易见不着。

  于是,现场山呼海啸。

  那人气高的,连同来参加的周宇杰都有点羡慕。

  拿钱,出场,唱歌,祝福,下台,走人。

  当然,还是借这个机会,结识了长江电视网那边的几位主持人,以及不少同样来参加晚会的歌手、艺人。

  甚至还见到了此前在《剑仙奇缘》剧组见过一面的楚昊。

  彭向明本想主动打个招呼,但对方直接无视他,面对面走过去,眼珠子都没转一下,于是就作罢。

  他人气很高,也山呼海啸的,舞蹈也跳得很出色。

  等再回到燕京,短暂地歇了两天,他就开始着手给蒋纤纤录制第三首歌。

  因为此前给她录的那两首,都是电视剧里的歌,发布也好上市也好,都要配合着电视剧播出的节奏,所以别看已经录好了,一时半会儿是没法拿出来的。

  而现在这首歌,反倒是蒋纤纤的第一首可以拿出来的单曲了。

  对这首歌,彭向明可以说是精挑细选,根据她的声音特点,准备把她认真的打造出来,算是给人家姑娘这段时间辛苦付出的回报。

  这首歌,叫《隐形的翅膀》。

  书阅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