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章短篇文章

被体育生抱着干了一路,经典黄色小说

2020-10-15 08:11:11 写回复
  林江走了,于大海和赵红梅原该高兴,甚至晚饭也是一种变相的庆祝,可因为高秀芬不时的提起林江,提起孩子,问起林江和赵红梅这三年怎么过来的话题,而让气氛很压抑。

  刚从锅里出来的饺子,很普通的白菜馅,因为放入油炸的饺子皮格外的香,不郁的心情,因为一口饺子也退去。

  于大海是知道家中没有肉的,他咬一口饺子,看着里面的馅,有黄黄如炸肉碎在里面,“这放的是什么?”

  赵红梅也觉得饺子做的好吃,可于大海一问,她就觉得饺子的味道变了,倒了杯啤酒放到高秀芬的身前。

  “今天伙食这么好,我们也庆祝一下吧。”

  被她这么一说,于大海刚刚问饺子馅子的事也被带了过去,她才不会给高秀芬表现的机会,更不会让大海觉得她有优点。

  高秀芬端起酒杯,“我不会喝酒,就陪你们喝一杯吧。”

  至于于大海问的话,高秀芬也不想回答,用炸饺子皮捏碎当肉伴馅子是她前世从别人那学的,不是她小心眼,被别人学去无所谓,但这个人是赵红梅不行。

  借着赵红梅创造的机会,高秀芬也将话题带走,三人碰杯,一口喝掉杯中的啤酒,高秀芬放下杯子后忙吃了两口鱼。

  “这酒太厉害了,喝下去就觉得头晕。”高秀芬又连吃了两个饺子,似才缓了过来。

  赵红梅语气隐着鄙夷,“在农村女人是没有机会喝酒,在城里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多,女人也要能喝点,不然真有场合会被人看不起。”

  言外之意,自然是指高秀芬小家子气拿不出手。

  高秀芬只当听不出来,顺着她的话道,“农村女人是没机会喝,真有上酒桌跟着男人一起喝酒,还不知道背后被人怎么指点,说不正经。可在城里对女人的要求标准就又不一样,不会喝酒才会被人笑话。”

  说完,她吐吐舌头,“反正我是做不到。”

  又扭头和于大海撒娇,“大海,我不会喝酒你不会嫌弃我丢人吧?”

  赵红梅是要羞辱高秀芬的,哪知道她又扯着于大海进来,这个时候赵红梅也看向于大海,或者说是

文学

想看于大海站哪边。

  于大海喝了一口啤酒,“女人确实不该喝酒,不过红梅说的对,农村人没有见识才觉得女人喝酒不正经,做为新时代女性,要跟上时代的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步伐,打破沉旧思想,不然有场合时,大家都喝酒,只有你喝水,显的也另类。”

  于大海不动声色的偏向了赵红梅那边。

  赵红梅唇角勾起,笑了,“是啊,秀芬,你的沉旧老思想得改改了,大海现在是主任,你是他妻子,要跟上他的步伐,咱们厂里这些人啊,最爱背后讲究人,你又是从农村来的,他们可时刻盯着你呢,就想从你身上找毛病。”

  这话何尝不是说给于大海说的,一直在提醒着于大海,娶个农村的媳妇给他带来的坏处。

  于大

好性20岁

海眉宇间有几分暗沉,又给自己倒了杯啤酒,也没说话,桌子上的鱼炖的香,饺子也好吃,可这些有什么用?找一个农村媳妇,处处受人指点,那就是拖累。

  高秀芬淡然的由着赵红梅挑拨,还认真虚心的接受意见,“红梅,谢谢你今天和我说这些,我知道你是真心把我当朋友,才和我说这些的,不然外人哪会和我说这些。”

  贬低又鄙夷的话听不出来,还感谢自己,赵红梅越发看不起高秀芬,神色间也姿态高高的,“你也说了,咱们不是外人,以后一个屋檐下住着,我不帮你帮谁。”

  赵红梅心下得意,眉眼间带着风情看向于大海,“大海,秀芬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不过能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真的很不错。至于外人讲究的那

腰一沉没有顶进去好紧

些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那些人就是闲的,农村媳妇怎么了?你还是有良心的,没有回城后抛弃妻子,有多少人一回城里,别有妻子,就是孩子都不要了。”

  于大海觉得最懂他的还是红梅,没有看不起他带个农村媳妇,甚至为他可以偷偷的跟着他,他回望过去,眼底掩着深情。

  “男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没有承认是喜欢对方,只说责任。

  却也变向的对着赵红梅承诺,会对她负责。

  赵红梅笑了,心里也甜甜的。

  两人自以为话里的暗示只有两人明白,却哪知道高秀芬早就明晃晃的看透了。

  她心下冷冷一笑,现在高兴,哭的时候还在后面呢。

  饭后,高秀芬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头晕,“啤酒的后劲也挺大,以前只听他们说啤酒没什么劲,原来是骗人的。”

  赵红梅眼睛亮亮的,“碗我来洗,你快去躺着吧。”

  “这怎么行。”高秀芬忙拒绝。

  “哎哟,你也说咱们不是外人,你还和我客气什么,快去吧。”赵红梅想早点打发高秀芬睡下,好和于大海约会,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碗筷,嘴上还催促着,“快去吧。”

  高秀芬一脸为难的看向丈夫,“大海。”

  虽然恨不得立马回去躺着,但是高秀芬也没有忘记把丈夫为天表现的好好的。

  于大海开口道,“既然你头晕,就回去躺着吧。”

  高秀芬这才又和赵红梅道了谢,回西屋去了,她没有带上门,客厅里赵红梅洗着碗里的碗筷,一边侧耳听着西屋的动静,听到床咯吱的响起一会儿,然后恢复安静,知道高秀芬是躺下了。

  然后,立马嘟着嘴看向在看报纸的于大海,见于大海不看她,她粘着水的手往他那甩了一下,于大海这才抬头看她。

  赵红梅嘟着嘴,用唇型和他说话,于大海看出来了,她是在问‘想我吗?’

  每天都会见面,可两人正在新鲜期,哪怕时时刻刻粘在一起,也会觉得想对方。

  于大海回她一个笑,又指了指西屋。

  意思还没有睡沉。

  赵红梅撇嘴,快速的将碗筷洗出来,将一切收拾好,又假意扫地而路过西屋门口偷偷看一眼,只见高秀芬背对着床盖着被子躺着,她弯起嘴角笑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